一个深圳高级女白领的真实世界(2) ----什么叫人才?一个优秀的人没被人用时,只能算个“人”。只有

一个深圳高级女白领的真实世界(2) ----什么叫人才?一个优秀的人没被人用时,只能算个“人”。只有他被发挥才能时,才能称为“人才”。
第七节 教训

    我也有过因为太想出头而失得其反的经历。

    有一次,也是参加一个比较重要的三方会议。甲乙两公司就合作进行条件谈判。我们公司算丙方,其实算甲方的辅助者。我们公司派出高级管理者参加,我作为会议纪录。原本也没什么发言权。甲乙双方激烈地讨论着,各不相让。我的高层领导也积极地发表意见,似乎是第三方的立场,但其实是为甲方争取。乙方十分坚持,在两群人的夹击下丝毫不动摇。
 
我听了半天,很着急。事先我知道甲公司并非只和乙公司,还和其他同类公司上洽谈,择优而取。由是我忽然插话:“乙公司,你们给的第n条并不符合市场行情,某公司就可以提供......的条件。”并未留意其他人的表情,而是看到乙公司代表有点没反应过来的表情,就自认为中了要害。于是意尤未尽地补充了句“看来你们诚意不够!”

    会议嘎然而止,乙公司勿勿告辞。甲公司代表虽然没说什么,但用冷眼扫过我后也离去。我的领导很生气地说:“以为你是谁?”回公司的路上,同事一直埋怨我乱说话,我还很不服。这件事好一段时间才想通。确实暴露出我缺乏社会经验和不懂场合分寸。虽然没被炒,但有一阵公司都不安排我参加外部会议,令我大受教训。从此谨慎。

    在新公司的头一年收获颇多。学会做事之余,还得到宝贵的友谊。她只不过是公司的前台,但比我早来这个城市。我刚搬进宿舍时,她见我喝粥,有时会悄悄煎个鸡蛋端给我,有时留个水果,还常劝我注意营养。我们成为知己,直到现在。后来她的生活条件一直鲜有改善,我却大幅提高,于是总想着回报。她结婚生子我都送很厚的礼。但是,在我心里,始终觉得欠她许多。欠的是一份情,一份患难之情,岂是金钱能偿还!

    来这个城市后的第二年,可能算是一个变动比较大的一年。这一年,之前乱出头的惩罚结束后,我还是得到了公司的提升,成为资深职员。有更多的工作机会,开始全方位地建立我在行业内的发展基础,并开始培养自己的“职业化”。

    首先是对行业的理解,虽然不深,但能够比较全面,相关的各种知识都基本涉足。这一点有助于规划个人在行业中的发展路径。其次是对公司的理解。至少明确公司的目标、当前在行业中的地位,而这是能够使个体找到自己与团队之间的关联所在,因为个体的发展方向如果与团队的不一致,很难取得成功。再次是对自己的理解。发现最适合自己的工作方式,知道自己大概的能力,强项和弱项。这样,在工作当中才会提高效率,并能把握属于自己的机会。
 
我一直很强调人生规划。虽然俗话说“计划不如变化快”,可是如果没有一个计划做基础,变化来的时候就没有参照物,又如何能准确应对变化呢?我在前面的帖子中就谈过大学毕业时的工作目标,当时还不能算很明确。但随着思想逐渐成熟,我的规划越来越清晰,所以越来越能掌控个人轨迹。

    我对自己说要做这一行,结果就做了,虽然走过弯路;我对自己说要做资深职员,也做到了;我也对自己说要做经理,当然后来也实现了......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就同父母:“我不学自行车,长大了直接开汽车!”毕业时,我又说:“再过五年,我会开车带你们去兜风。”实际是刚好五年的时候如愿以偿。

    曾经有很厉害的算命先生给我算过,都不怎么准,很让对方没面子,只好解释说“你的命挺硬。”我坚持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常暗想“一切皆有可能”。当然,除了感情

    第八节 情变

    成了资深职员后,收入也有了大幅提高。

    这个公司的分配制度是个倒金子塔,也就是越高职位的人可分配到公司更多的利益。生活有了改善,开始尝试“小资情调”,酒吧、女士香烟、威士忌、蓝调,仿佛让我找到了和这个城市生活的血缘关系。

    事业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掌控,是因为其具有强烈的规律性和社会性,“付出总有回报”。而人的感情太微妙,可谓“喜怒无常”,“付出不一定有回报”,所以难以掌控,包括自己的和别人的。即使再自信的人,也不敢狂言可掌控感情。

    在我工作蒸蒸日上的同时,仍然和大学男友保持鸿雁传情。当时的想法是,他争取边工作边考研,考上后就有机会重新选择工作,或者就可以来这个城市相聚了。然而,毕竟相隔两地,仅凭几张纸的片言和电话里的数语,很难了解感情的真相。也许是花太多精力在这个城市打拼了,我也确实没有深究真相。

    其实他的信和电话的频率在逐渐减少,我却没有觉察。直到有一天,收到他的信,也是最后一封。信中坦言,我们之间已经有了不可逾越的鸿沟,空间、时间,我的脸在他心里也已模糊。他不知如何再维系那份情感。而当他困惑的时,走近了一位红颜知己,在被慰籍的同时,也被对方感动。当然这位红颜知己也得到了他父母的首肯。两人已开始谈婚论嫁。

    读着信,不顾还在办公室里,眼前一片模糊。那些文字在泪光中一个一个歪曲。那晚,我独自干了半瓶杰克丹尼、一包绿摩。回到宿舍,找出他寄来的所有信和礼物,逐一寻找这感情裂变的蛛丝马迹。寻到一点,我就自责一番。

    一夜未眠后,我做了个决定。第二天一早,我直奔机场。临时买了机票,登上飞向他的航班。飞机在高空颤抖,颠簸着我的心。到了他单位门口才给他打电话。他出现时的表情诧异中带点恐慌。两人都无语,他领我去了旁边的一家餐厅。面对面坐着,沉默良久后,他开始嗫嚅着解释着什么。我直盯着那张脸。然后他说"对不起。"我也开了口:"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是的,我怎能埋怨他呢。在每天报纸和茶的工作中,在亲人催促的生活里,他如何还能靠幻想生存?我说我理解你,就是想来再见你一面,你瘦了。他说我还是爱着你,也将一生爱着你。

    那天从餐馆出来,我直接去了机场,当晚就回到这个城市。遇到事业挫折时,我仍可厚着脸皮从头再来;遇到感情失败时,我绝不死缠烂打,至少给对方留下一个有尊严的背影

    第九节 独居

    后来我租了一个单身公寓,就搬出了宿舍。

    说是单身公寓,不过是农民房的一个套间。整一个开间,带厨房和卫生间。

    如果你站在这个城市标志性建筑物的顶楼向下望,就会发现在高楼大厦间穿插着横七竖八、形态各异的低矮房屋,仿佛是块破布上的补丁。补丁之间的缝线是极蹩脚的模样,歪歪扭扭,有宽有窄。身处补丁之间,就能深切感受什么叫“握手楼”甚至“接吻楼”。那最宽的“缝隙”也只能称为“羊肠小道”。路面或是铺水泥板或干脆是泥土,反正也不用看清,因为总是被污水和异味的垃圾所掩盖。这些补丁杰作出自当地土著民,从前的渔民。改革的春风把他们从渔船上解放到陆地后,他们占地为王,盖起小楼收租,轻易拥有了巨额财富,过上了“不劳动”“不学习”的生活。他们大多穿着沙滩裤和塑胶拖鞋在自家门口打麻将,有时开桑塔那出门。

    我租住的这栋还算比较新,房东是为和蔼的老太太。但我的屋子在顶楼,7楼,有减肥特效。尤其是换煤气罐的时候,我得自己动手,把空的拖下去换满的上来。这段楼梯平常上下我只花2分钟。但换气罐时得花一个小时。往上拖的时候,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挪,挪几个歇一阵。这个时候,如果有男士向我求婚,没准我会答应他。

    住在新房子里,我终于有了独立生活的感觉。有时也会孤独。所有的窗都被防盗网包裹,窗外是另一栋农民房的墙,再关上两层防盗门,好象与世隔绝。好在这房子的隔音效果不行,隐约能听见隔壁的动静,总有点人气。

    我估计隔壁也是个单身女性。有时早上,她在屋里走来走去,步履缓慢;有时深夜,会开着音乐,声音很大。而且老是放同一首歌。记得有首“夏天的果实”,她连续播放至少20遍。害我至今对这首歌“听力疲劳”。偶尔也是深夜,会有一位男性来看他,动静就会比较大......我能听到她,但似乎从未碰过面。只有对孤独的感同身受。

    没有男朋友,我就养了条小狗。杂毛的京巴,很廉价,也很好喂养。刚抱回家的时候只两个月大,晚上把它关到厨房里睡,它吓得呜呜哭。只好把它挪到床前,和我一头睡。半夜,它忽然会惊醒,猛一抬头,看我还在不在。我轻抚几下,它倒头又睡。我走到哪儿它跟到哪儿,连我上厕所也不放过。我坐在马桶上,它会蹲坐歪着脑袋看我。我洗澡,它更是目不转睛。我叫它“小流氓”。我和“小流氓”就这样相依为命。
 
    第十节 惭愧

    自从升为资深职员后,我更加关心公司的大小事务,也会和同事私下有些议论。

    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我的不成熟再次暴露,令我又一次深刻体会该怎样在一家企业立足。同时,也令我很歉疚。

    这件事的起因,是我所在的工作小组的组长辞了职,空出的职位自然引起多位老同事的觊觎。我的资质不够,当然没什么野心。但组里其他几个同事则各怀心事。公司是采取民主集中制,先分别找大家谈话,了解个人意图。我也推荐了个别能力不错的同事。一圈谈下来,领导迟迟未宣布结果。
 
某一天,经理召集我们组成员,介绍一位陌生女士给我们:“以后,**就是你们的组长了,希望大家能配合好她的工作。”“嗨,大家好!很高兴认识你们!”她愉快地招呼着,不知道有没有留意每个人脸上的五味表情。她做了我们组的组长,算是初级管理者了,令不少老同事十分不满。

    大家私下议论纷纷。在业余聚会上,有好事者大发牢骚,并鼓动要抵制新组长的管理,让她知难而退。我虽觉不妥,但不想被视为异类,便也参与进去。

    结果可怜的新组长被整得挺惨,最后只好到经理面前哭诉。经理又找大家挨个儿谈话了解情况,众人都添油加醋地指责她的不是。问到我时,我也落井下石了。新组长黯然地收拾东西离开,我不敢看她。其他人相互交流着得意的眼神,我心里更不是滋味。

    如果当时我只是有些同情她,在我后来当上管理者并遇到类似情况时,我才深深感受到这种行为的恶劣。这不仅仅是对个人造成了伤害,也是对公司的不忠诚,更是给自己的职业道德抹黑。

    职业道德就这样在我心中分量越来越重。然而社会真是个大染缸,时时都会挑战我们的职业道德。比如,做我们这样的工作还有一些机会在外头捞好处。虽然不涉及违法乱纪,但肯定要利用公司的资源为个人牟利。身边就有同事在那么做,甚至成为行规。

    我也有过机会,但坚决拒绝了。这事我想得很明白。我既然开始就下定决心在这个行业长足发展,就不该为眼前的利益所动。否则留下劣迹,将来很可能就会成为发展的障碍,有哪个公司会重用过于图私利的人呢?

    职业道德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对企业的忠诚。我以为,不做对企业不利的事情,仅仅是忠诚的初级层面。更高层面的内涵是——对企业愿景和文化的高度认同。企业愿景,也是企业的理想和目标;企业文化,是企业的行动方式和价值取向。说白一点,把个人的命运和企业的命运找到契合点,才能在企业中发挥出最大的优势。

    也许有人觉得我象在喊口号,但这确实是我真切体会。而且我也认为正是自己有这样的心态,才指引我没有偏离直奔目标的航道。然而,现在社会更多讲求的是急功近利,不少人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利用企业给自己创造财富。这本无可厚非,只是主次颠倒罢了。
第十一节 彷徨

    我在公司里又干了半年多资深工作,渐渐也能独当一面了。

    进公司满了两年,我心里开始不满足起来。没错,我也想尝试做管理工作。但是,公司人才济济,我的竞争力有限。我也主动找经理谈过,他很坚决地评价我还欠磨练。

    我虽然也认同,但总是心有不甘。不甘心的也不只我一个人,有些不错的同事陆续选择离开。这更让我产生动摇。想晋升的念头蠢蠢欲动。但上司却吝啬机会。加上老同事纷纷离去,更令人郁闷。我开始有点消极怠工,不再象从前那样积极加班,偶尔也加入办公室闲聊中。下班下得早了,我把时间更多消磨在百货公司里,既满足一个正常女性的逛街欲望和购物的虚荣心,也在灯火辉煌的热闹中打发寂寞。

    俗话说,赌场失意情场得意。有时还真是这样邪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渐渐和一个公司的合作伙伴暧昧起来。他是对方公司中董事级别的人物,行事爽快,为人亲和,丝毫没有富裕阶层的矫情。开始我就非常喜欢和他一起工作,效率高。而我的工作能力也令他十分欣赏,常常很直接地夸赞。但是,我们有着悬殊的社会背景和年龄差距,我本从未有过什么异想。况且,他成家多年,拥有美妻娇儿。

    然而,我还是很俗套地陷入第三者的戏中,一度演得自己都被感动了。这个城市的年轻人是中国最多的,单身年轻人也是最多的,单身年轻的女性更是最多的。冷漠的人群里,面包更加真实可靠,爱情只是调味料。同居是“爱情+面包”普遍的形式,第三者是“面包+爱情”另一种常见形式。这让我曾经怀疑自己究竟是被真爱击中,还是被他开的宝马踏中。我也问自己,如果他一无所有,还会爱上他吗?一切答案都是废话。他的身份和他已经融为一体。很难说,他的洒脱与他经济雄厚的自信无关。

    我还算是个真心实意的恋人吧,至少我从未想过得到任何经济上的好处。 这次的恋情和大学时代的截然不同。后者是一杯红酒,模样就很甜美,你忍不住一口接一口的喝,酸中带甜,喝的过程就是醉的过程。结束的时候,也是酒醒的时候。前者是一杯黄酒,看上去不知所以,刚开始喝的时候没特别的感觉,几口下去,劲道上来,越到后面越熏熏欲醉,直到血脉沸腾,欲罢不能。

    传统的羞耻心和责任感使我们的感情若即若离。只是在工作中交换关心的眼神。偶尔在一起吃顿饭。间或通过电话交流。说出来难以置信。我们始终停留在柏拉图式的阶段,顶多是一个拥抱。他很忙,基本没有太多的私人空间。也可以说我们是没有机会发展肉欲,或者我们都不想创造这样的机会。

    尽管在克制,我们都很清楚发展下去会有什么后果。他不可能离婚,我不甘做“二奶”,虽未必会惊天动地,也必会闹得都不愉快。那段时间,我常做一个恶梦,被一大群人围者,他们朝我不停地喊着“第三者,第三者,第三者......”回回惊醒,我在黑暗中下决心,要悬崖勒马。可是午夜他的电话打来,我又淹没在柔情中,舒服得不想上岸。
第十二节 转机

    按照哲学理论,当事物存在激烈的矛盾冲突时,就会发生质的飞跃。

    工作和生活的双重矛盾,也令我产生强烈的改变环境的想法。对于工作,是想寻找新的机会,对于感情,是想逃避。我就是不能坐以待毙,即使改变可能使事情变得更糟,但起码有50%变得更好的几率。

    我可以跳槽。但第一,公司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心存感激,不愿轻易背弃;第二,我在行内资质尚浅,即使换个公司,也难得到重视,反而要花不少时间博取信任;第三,换个公司也不能改变我和他的干系,总在一个城市里,想不见面也难。

    正当我前思后想时,一个意外的消息传来。公司准备拓展在国内的业务,要在另一个城市设立办事处,需派有经验的同事前往。那个城市在这个城市北边的百公里外,既是个传统的老城也是个走在时代前列的新都市。但它的脏乱差和排外的环境,和这个美丽城市的对比下,令人望而生畏。更何况仅是开办事处,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又怎值得放弃眼前的发展。几乎没有同事举手。

    我举手了。同事们都说我有毛病。我却想得明白。如果办事处开成了,就有可能开公司。我算是第一批元老,很可能得到更重要的职位。如果不顺利,就当是一次锻炼好了。我说过,学习的机会对于年轻人更重要,也没什么丢人的。而且,既然那份感情让我病得身不由己,不如把"距离"当药医。

    公司最后只筹到四个人,一个总负责,一个负责技术,一个负责市场,一个负责后勤。我是第二个。走的时候倒是平静,同事没太多祝福。我也不希望别人说假话;搬家当费点周折。公司又不派车,搬家公司也不送。还是找的货运。几件电器,一包衣服,一箱书;和他吃了一顿饭。环境喧闹,两个人没说什么话。吃到最后,他罗嗦了一堆注意安全之类,我终于控制不住眼泪掉下来。

    那个城市,我也曾去过几次,每次都晕头转向。尤其是那些高架桥,上去了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来。而且整个城市总是弥漫着一股烧腊的味道,闷闷的,熏熏的。只那条著名的江水,船只往来,两岸霓红,倒别有一番情趣。我租的房子虽不是什么美宅,推开窗却能看见那汪江水。我常凝望着她,思绪也随波逐流。

    刚开始并没有什么工作,我们主要轮流看守写字楼的装修现场,一边还要出去采购办公用品,一边在当地招聘人员。看着原本空旷的办公室渐渐被人和家具充实,我的心情也变得乐观起来。而且街上的小吃特别多,茶点和糖水,我都喜欢。

    还有我的“小流氓”跟着我。他对这个城市很有好感,常蹲在阳台上张望。尤其喜欢在江边散步。不过他已经从一只小狗长成一只中型狗了,而且毛特别的长,脑门上的都把整张脸都遮住了,两只眼睛只能从毛缝中吃力地看东西。这让我怀疑他的父母是京吧和松狮。
阅读(586) | 评论(2) | 转发(0) |

chinaunix网友2009-04-06 00:32:25

看了你的日记,让我想起我自己的工作。我特别欣赏你,真的。有时间我想和你聊聊,可以吗

chinaunix网友2008-04-10 14:11:54

写得真好,高!!

评论热议
  • 0
    点赞
  • 1
    收藏
    觉得还不错? 一键收藏
  • 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评论
添加红包

请填写红包祝福语或标题

红包个数最小为10个

红包金额最低5元

当前余额3.43前往充值 >
需支付:10.00
成就一亿技术人!
领取后你会自动成为博主和红包主的粉丝 规则
hope_wisdom
发出的红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