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五年升阿里P8,他如何从低谷登上“光明顶”?

作者 | 蚂蚁技术

电影《太空旅客》里,无人驾驶的阿瓦隆号飞船去往家园2号要经历120年,飞船的顺利抵达必须依赖一套高端智能运维系统。在蚂蚁,技术风险部的智能监控就好比那个智能运维系统,而智能监控团队便是背后那群看不见的守护飞船的人。

2019年双十一的凌晨三四点,阿里西溪园区附近的某家网咖里门客冷清,只有几个神色淡定的青年小伙聚在一排座位上愉快地进行DOTA游戏, 他们时不时看一眼手机上发来的消息,像是在守着什么不敢掉以轻心,但脸上又流露出胜券在握的信心。

就在几个小时前,这群看似“不务正业”的网咖少年还坐在阿里双十一最核心的作战室“光明顶”,与阿里众大佬高管一起值班,助力双十一决胜千里。

他们正是蚂蚁集团技术风险部智能监控团队。

对于阿里人来说,“光明顶之战”为每年大促中的巅峰一战,能够登上“光明顶”的非泰山北斗即拥有超强武功的高手。作为该团队主力之一的陈伟荣说,光明顶上各路阿里大神、大佬汇聚一堂,每年的双十一就是智能监控团队的“高光时刻”。

从象牙塔走向“光明顶”

 

在蚂蚁技术大事记上,智能监控团队于2012年就曾被留名:首次实现秒级交易监控。之后,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技术突破。2014年至2016年期间,蚂蚁监控就用一套xflush系列产品成功走出蚂蚁实现与阿里集团监控团队的合作,为当时的淘系赋能。之后的sunfire监控、新一代阿里集团网络监控与IDC监控均是在此基础上迭代而来,并且沿用至今。

这期间,一位青涩少年正从象牙塔走向阿里。他就是陈伟荣,2015年以应届毕业生身份加入阿里监控团队成为一名工程师。

和很多刚毕业的同学一样,陈伟荣对互联网公司的技术体系并不熟悉,彼时他眼中的监控团队更像是一个运维工具组,日常工作就是服务器上看看日志,看看CPU、内存指标,再做下数据展现就完事了。相较于消息中间件、数据中间件、虚拟化、块存储等各种基础技术团队相比,初入职场的陈伟荣偶尔也会觉得智能监控好像并没有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因此才刚工作几个月,他就判定自己在监控团队肯定呆不了多久就会转岗。

但是随着进一步深入工作领域,他发现大家工作对标的是各类流式计算,加之团队重视底层引擎研发,在对计算框架和时序存储研究一番后,陈伟荣意识到团队在做的事一点都不比其他基础技术团队简单: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垂直领域大数据应用,技术和业务上都非常具有相当挑战性。

在技术层面上,实时、稳定、低成本、高精度都是对监控的要求,这些约束条件做到一点两点不难,但是要同时做到,极难。但陈伟荣所在的团队就是落地了这样一个高度稳定,秒级延迟,PB级吞吐的监控平台,他透露后面团队还将重点发力算法和智能化能力。

2016年发生了很多让陈伟荣迄今难忘的事,有一些事情的影响至今存留。

那年支付宝新春红包登上了央视春晚,春晚直播屏幕前是全国人民一双双充满期待的眼睛。对于春节红包项目组的技术同学来说自然是严阵以待、不允许有丝毫差池。入职仅半年的陈伟荣有幸和团队其他精兵强将一起加入项目组,承担实时数据计算部分的任务,他主动提出要做项目内相对复杂的内存缓存部分研发。

但代码写出来后陈伟荣被师兄狠狠痛批了。本来对于自己的技术和工作态度都很有信心的陈伟荣看到师兄一边改bug一边骂、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心中的底气彻底被击碎。

此后,少年卸下傲气,行路时步步夯实。

2016年的双十一如约而至,这是陈伟荣在监控团队的第二年,面孔依旧很新,但是双十一活动却已经迎来了第八年。恰逢又一年的光明顶之战,团队却正好缺位,陈伟荣主动挺身而出,承担起阿里16年双十一监控系统稳定性负责人的角色。

那次双十一,陈伟荣首次挑大梁,最终拼尽全力不负众望完成任务。双十一交易巅峰来临的那十几分钟也成为陈伟荣至今回忆起来最难忘的一段时间。据后来公布的数据了解到,2016年的双十一支付宝支付峰值已达到12万笔/秒,全天交易量达十亿,但是没有一笔交易异常。

“平时研发中只要我认定这个事情从长期,或者更高视角看能帮助到团队和用户,我就愿意去做一些非常危险的,甚至短期都看不到收益的研发工作,”陈伟荣说。

2017年,陈伟荣从阿里集团转到了蚂蚁集团,随后逐步切入工作,带领着蚂蚁技术风险部监控技术中台,负责数据的采集链路和实时计算的架构,并在此基础上构筑监控的数据服务体系。猛将加持,蚂蚁监控团队持续发力,2018年后,他们便结合自身的定位和业务目标,重新审视监控这个领域,又推出了Antmonitor系列的监控产品,现已发展到了2.0版本。

 

五年升P8,回首依然是少年

 

十年前,高考在陈伟荣生命里落下帷幕。只不过这场尽力准备了三年的考试,结果并不如意。

高考成绩出来后陈伟荣大失所望,比正常发挥时几乎掉了一个层次,最后被南开大学德语专业录取,几乎等同于被调剂。高考后的暑假,难以接受打击的陈伟荣一度靠游戏度日。在复读和将就之间纠结了很久后,最终他决定向前看,并开始着手调研和规划大学的学习计划,为转专业作准备。

高考失意,大学时奋起直追,陈伟荣通过各种努力走出了一条独特的发展道路:从文科的德语专业到软件工程专业,期间还修了金融学学位。

毕业前的校招季,不少互联网公司开始招实习生,陈伟荣把简历投递给了阿里。但那时他心里更想走的是继续出国深造的路,所以当年投的简历更多是无心插柳之举。

经过几轮紧张的现场面试后,没想到第二天阿里面试官就电话通知陈伟荣面试通过了。人生就是这样不可预料,同期报名的同学中仅他一个临时起意投递简历的被录取了。来了阿里后,陈伟荣一下子被阿里技术体系的先进性吸引了,实习转正后,他便决定不再继续读书直接工作了。

他不知道自己本科拼命几年扭转的人生方向是否正确,只携一身热血前往,不回头。

从2015年加入阿里开始,陈伟荣一直在监控领域做事,但是工作范围逐渐放大,从最初采集agent研发到逐步深入理解整个数链路、开始掌握数据技术架构,到现在能带领团队推进技术架构演进,他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

五年时间弹指一挥间,说起过去,陈伟荣的回忆里酸甜苦辣翻涌。但要说最开心的时刻,他觉得是今年年初完成pontus2.0项目研发并最终上线支撑业务监控场景这个事。这次的技术升级突破了先前的监控技术框架,真正统一了监控数据层模型为未来数据建设铺平了道路,大家一起攻克艰难让项目按时落地,过程中的不易最后都变成了开心的回忆。

团队里同事们年龄相仿,组队打篮球或者去网吧开黑打DOTA成为大家最放松的时刻,或嬉笑怒骂,或相互扶持,抛去工作上的对接合作与依赖关系,他们可以聊天南地北,聊海阔天空……

最近,有一件事让92年的陈伟荣比较开心,那就是他专门定制的电吉他终于到货了。

原来,这位少年还是一位重金属音乐爱好者。说着,他给我发来一个Arch Enemy在2016年wacken音乐节现场的视频链接,还提醒我要关小声音听。

“我去过两次这个乐队在上海的live,还跟主唱的那个妹子击过掌。”

我眼前浮现这样一幅画面:“光明顶”少年与Arch Enemy歌曲中那些真实直白歌词达成了共识——人生也要“不断突破,向死而生”。

更多精彩推荐
☞被称为“Google 最大黑科技”,开发谷歌大脑,这位 AI 掌门人到底有多牛?
☞彩蛋还是陷阱?我所经历的期权往事
☞腾讯拟全资收购搜狗;英特尔人事大变动,首席工程官将离职;TensorFlow 2.3.0 正式发布 | 极客头条
☞Python, C++和Java代码互翻,Facebook开发首个自监督神经编译器
☞MongoDB 计划从“Data Sprawl”中逃脱
☞离岸密码的未来:概述
点分享点点赞点在看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0元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