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猫李天驰:让编程教育回归互联网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遵循 CC 4.0 BY-SA 版权协议,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blog.csdn.net/English0523/article/details/51741307

编程猫李天驰:让编程教育回归互联网

猜猜今年苹果WWDC年龄最小的开发者几岁?只有9岁。

这位来自澳大利亚的9岁女孩——安薇塔•维贾伊(Anvitha Vijay),已经开发了两款IOS应用。“应用开发有很多步骤,包括原型设计、线框绘制、用户界面设计以及编码和测试等。”这一点都不像一个9岁小女孩说的话。但像她这样的青少年“天才”越来越多。

两年前,一名13岁的少年汪正扬成为中国年龄最小的黑客(白帽子),他的经历和维贾伊很相似,8岁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玩游戏,玩得没意思了开始尝试编写一些小程序,甚至是找专心网站漏洞,成为中国年龄最小的“白帽子”黑客。

如果你还在奇怪为什么现在的小孩子学习的东西太高深,倒不如看看家长们和整个社会的忧虑——牛津大学在 2013 年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未来 20 年里有将近一半的工作可能被机器所取代。而现在“人类是主宰机器人,还是被机器人反制”这种话题一再被提及,假如现在不学习编程,就像20年前不会打字、上网一样。

毫无疑问,编程已成为未来社会的通用技能。编程需要小孩子有特别的天分吗?

事实上并不需要,但是要让小孩子学习编程是有理论根据的。要知道,年幼的孩子在学习语言上的天赋,因为年轻的大脑更容易形成“程序性”记忆——一种深深烙印在我们神经中的记忆,调动时只是一个条件反射而无需意识参与。

国外一项研究证据显示,大脑在成长过程中,“程序性”记忆会逐渐让位于“陈述性”记忆,后者是用来累积事实的记忆。“陈述性”记忆的一个缺点就是,它要求精神集中苦思冥想——当你坐在飞机上企图想起一个动词变位时,恐怕脑中一片空白。要想让这些变位就像是你打娘胎带出来的,那就得在“程序性”记忆最好的时候学习它们。

如何吸引小孩子学习编程?腾讯创业与编程猫创始人李天驰进行了深聊。究竟小孩子适应什么样的编程教育,编程又给小孩子带来什么欢乐与成长体验,李天驰谈了谈他的故事。

码农做公众号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李天驰是一个开发工程师。在硕士阶段读的是人机交互,其研究方向就是图形化编程。在柏林硕士念到第二年,离毕业还差3个月的时间,他却决定辍学创业。

驱动他做这件事的契机之一是,2014年英国把图形化编程纳入了5岁以上小朋友的必修课;在法国,编程被纳入了初等义务教育的选修课程;在北欧国家如芬兰、爱沙尼亚也把编程作为了一门非常重要的义务教育学科。在中国,少儿编程教育还是一片未开发的处女地。

“在国外看到图形化编程在基础教育的可能性后,我决定回来做一个从兴趣出发,而不是从公益性出发的教育。”李天驰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机遇,没有思考太多,就拉着同学回国,在2015年1月做了编程猫。

编程猫最初是从一个微信公众号起家。最初,公号是推广只做一些培训少儿学员招募、发一些图形化编程知识及趣味游戏的文章,同期编程猫推出了教学软件,靠公众号去推广软件下载

有趣的是,编程猫公号在没有任何推广下,却能自发圈粉。“用户们下载以后登陆学习,慢慢地会有一些编程作品出来,因为家长们都有晒孩心理,自家孩子的作品会主动去朋友圈里晒,这样引发家长们之间攀比。关注我们微信号的家长和学生也越来越多。”李天驰说道。

一个公众号的走红有着很多决定性因素,比如话题热度、文本调侃到位、观点辛辣、个人风格恰好符合社会审美及持续化的运营,再加上那么一点点好运气。但这种公号的操作人多半是资深媒体人士。

这种法则并不适用于一个做开发的工程师,对编程猫来说,公号并不是全部,却是一个信息流量的入口。这个入口带来的巨大能量让李天驰吃惊:一开始编程猫的100个粉丝都是一二线城市的用户,但经过大约大半年的时间,反而三四五线城镇的用户反而占到了60%以上,甚至还有贵州黔东南、新疆克拉玛依一些偏远地带的用户。

现在靠着微信公号来带动软件下载量,编程猫软件注册用户超过了7万,用户停留时间平均每周约40分钟。为了守住微信入口,做好教学内容才是核心。

研究儿童心理学,生产有趣的教学内容

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如何让小孩子对编程感兴趣、又如何让他们对编程保持兴趣,这里面涉及到很多儿童心理学的门道。比如电视、课业、户外活动、游戏都会占据小孩子的注意力,但是他们注意力时间是有限的。一个小孩子如果花时间去看电视了,花时间去玩电脑了,可能他就没有时间去学习编程。

如何吸引小孩子去学习?编程猫决定用游戏化教学入手,采用项目任务的方式(project based learning)来让小孩子学习,回归到游戏场景里中熟悉的画面——为了通关去学习多种技能。这种学习方式与传统教授知识点的学习方式相比最大的不同是,可以激发学生的学习主动性与创造性。

编程猫李天驰:让编程教育回归互联网

现在打开编程猫学习界面,可以看到用一个卡通形象去代入式学习,而整个教学课程都是用动画+游戏的形式,让小孩子自己去完成作品设计,把二进制教学用图形化方式来表达,方便低龄用户理解。老师在线指导编程原理及操作。几节课以后,小孩子就能做出一个植物大战僵尸类似的游戏。

从小孩子的作品可以反映出他们的兴趣点。比如一个孩子做出一个天文应用程序,把太阳系周围的行星位置打乱,通过拖动给行星排序,那么他就要了解行星的排序。“编程学习不是教他编个游戏,而是叫他一个学以致用的途径。”李天驰说道,事实上,小孩子不需要了解这些模块背后真正的代码是怎样,目前只需要学会去选择、利用它们就好。在学习的过程中,建立起编程最重要的逻辑思维、算法思维,哪怕他们将来不从事计算机行业,也将十分有用。

编程猫李天驰:让编程教育回归互联网

这种边玩边学的过程中,小孩子会反馈很多意见。团队会特别留意一些低龄用户行为反馈数据。比如一个小孩子上第一堂课用了1小时,但第二堂课用了2小时,这说明课程对他来说有点难,那么第三堂课推给他的时候就会降低难度。正是因为去琢磨这些细节,让编程猫团队对教学内容迭代更加在意。

编程猫的教学平台完全倚靠人工智能和数据挖掘系统。孩子每一次的回答都会被这个系统用来进行深度学习,分析出每个孩子个体对各个知识点掌握的熟练程度,再以此为依据进行教学的调整。

“我们推给每个小孩的课程,都是不一样的,推荐课程完全是基于平台算法。”李天驰谈到,不断去迭代这套教学内容,让平台自我学习,去适应每个小朋友的学习节奏,再去做个性化推荐课程。现在4个老师就能在线去教7万个学生。

编程对小孩子会要求有特别的天分吗、对逻辑思维有要求吗?

“我看到的不是天分或逻辑思维能力,而是兴趣。”李天驰说道,小孩子们的作品是他们兴趣的一个反应,有些小朋友特别热衷做那种射击类游戏,做来做去都是射击类游戏,还有一个小朋友参加我们的活动,母亲节他做了一个跑酷,有些小女孩就是喜欢做那种换妆类的程序,还有的小孩子会做功能性的程序,比如帮妈妈减肥之类的软件。

让编程学习回归互联网本质

从李天驰创业之初,就拿到了猎豹移动CEO傅盛(微博)的种子轮投资,2015年年中拿到了紫牛基金天使轮投资。从用户数据来看,编程猫的发展稳健,但李天驰对项目商业化并没有太看重。

当下,很多教育类创业项目都瞄准了图形化编程教育,可能考虑到这是目前商业化变现最好的路径大部分项目还是愿意在线下授课。但编程猫却坚持所有的编程教学在线上完成,且大部分课程免费;甚至他们把编程教学推广到了学校(全国从北上广深到像枣庄和西柏坡等地的100多所中小学),但仍然不打算收费。唯一的收入来源,是每到寒暑假会开特训课,课程价格在千元左右。这对一个10多人的团队来说,可以基本满足自给自足。

在编程猫的课程体系中,现在的教学课程已经囊括了9个年级,届时课程会更加垂直细分化,而随着低龄用户的不断成长,编程的能力也会逐步提升,这也是培养潜在的开发人才。而应用开发的生意,最典型的莫过于Appstore,是不是想往这条路走,编程猫并未给出答案。

“我相信互联网的力量,线上一定是未来的主力。”李天驰说道,编程不像数学、英语需要面授,编程天生就带互联网基因,所有的学习都通过看视频、听讲座、找资料、泡论坛等方式在线上完成。“我们如果发力,一定是发在线上。”

【活动预告】

内容创业红利时代已经来临

接棒芒种计划,腾讯科技频道公布自媒体扶持计划

为专注于内容创业的你,带来更多福利

6月30日,T+科技自媒体矩阵成立仪式暨内容创投论坛

与你不见不散

【活动详情】

主办方:腾讯科技频道

时间:2016年6月30日13:30-17:30

地点: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金茂万丽酒店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