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着上七楼

来华为一周了,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中。

熟悉,是做的已然做了三年的软测。陌生,是不一样的人和技术。

正因为熟悉,我反而更加正襟危坐,生怕有闪失。担心自己对不起自己在这一行打下的心理基础。这道防线,若巩固,则可破荆斩棘,一路向前;若崩溃,则瞬间跌入万丈。而这一切之法在于辛勤的劳作。

我还谨记苏醒的空杯理论,现在正努力的倒干一切,并有意识的脱掉博彦的皮肤,只留下软测的骨架,再慢慢的长上华为的皮肤。刘勋估计要半年,我虽认同,但还是不免会希望自己快点再快点。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华为
个人分类: Weekly Memo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