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 Eric S. Raymond 大教堂与市集

“你常常在第一次实现一个解决方案之后才能理解问题所在,第二次你也许才足够清楚怎样做好它,因此如果你想做好,准备好推翻重来至少一次。”
我有一句相似的话:第一次购买总会失败,所以不要指望第一次购买一种东西时买得让自己满意。
 
“如果你有正确的态度,有趣的问题会找上你的”
我有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联想:当我状态好时(当我有正确的态度),我会对所有事情感兴趣;相反,当我状态不好时,我对所有事情的兴趣消失。
 
“我认为Linus最聪明最了不起的工作不是创建了Linux内核本身,而是发明了Linux开发模式”
我一直在想Linus有没有伟大之处,之前没有想到,因为写一个OS内核不是了不起的事,我也能做这事,但这一句话显然提醒了我,发明Linux开发模式的确是聪明和了不起的工作。
 
“Linus(如同前面所说)并不是惊人的原始设计者,但他显示了发现好的设计并把它集成到Linux内核中的强大决窍。”
窃以为,发现这‘强大诀窍’比‘好的设计’还要难。
 
“如果有足够多的眼睛,所有的错误都是浅显的”
我想到经济的自由化,政治的民主化。
 
“你很快将发现,如果你完全承认你从其他人那里得到多少教益的话,整个世界将会认为所有的发明都是你做出的,而你会对你的天才变得谦虚。”
因为人性是贱的,是逆反的。
 
“最好的设计不是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添加了,而是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去掉。”
当我想要做更多事时,说不定我正在把事情弄糟。
 
“我知道你不可以真得瞄准或计划出这样的结果,你只能努力去设计这些强大的思想,以后这些结果就好象是不可避免的、自然的、注定了的,得到这种思想的唯一办法是获取许多思想,或者用工程化的思考其他人的好主意而超过原来想到它的人的设想。……我们都不是人们所浪漫幻想的天才的创始人,但是大多数科学和工程和软件开发不是被天才的创始人完成的,这和流传的神话恰恰相反。”
就好像你有了一个神奇的厨房,按下按钮,一会儿就会自动做出地球上最好吃的水煮鱼来!
 
“我认为自由软件的将来将属于那些知道怎样玩Linus的游戏的人,把大教堂抛之脑后拥抱市集的人,这并不是说个人的观点与才气不再重要,而是,我认为自由软件的前沿将属于从个人观点和才气出发的人,然后通过共同兴趣自愿社团的高效建造来扩展。”
上帝或许会阻止这种行为,就像阻止了巴别塔的建造。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