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fx9590

  那一年,我只是一颗普普通通的晶圆,在单晶硅学院就读。有人说我天资聪颖,有人说我好吃懒做,也有人说我的人生路注定大起大落。随你们怎么讲,我只是我自己,天资聪颖是因为我把别人休息的时间用来思考,好吃懒做是因为我只做有意义的努力,我的名字叫做FX。

在学院里我有一个好朋友,一个曾经烧黄纸拜把子的好哥们,他的名字叫做core。和我不同的是没有那么多人对他嚼舌头,大家都说他是个踏实肯干的好孩子。
离开单晶硅学院,步入CPU时代,我们分道扬镳,那一年兄弟进了专科院校intel,那一年我进了本科大学AMD。intel实行了多年的提前就业超线程,AMD吹了多年的校址搬迁模块化。那一年兄弟进了国企core I7,那一年我还在AMD苦苦挣扎。第二年兄弟转正从 I7 870更名I7 2600,终于我死缠烂打进了农企FX8,命名FX8120。
AMD在CPU领域的企业战略是推土机计划,什么是推土机?其实就是应对intel的模块化。在面对Intel超线程的时候,可以说之前的AMD没有任何的办法。intel的超线程,就是一个核心当成两个核心用,比如一个核心的性能是10,集合其中空闲的部分利用超线程得到2的性能,这样可以得到12的双线程性能,也就是10+2的组合。Intel对于超线程的自信源于对于单核心性能的自信,这是一种点对点的优势。而AMD当然是没有这种信心去和intel火拼每一个核心的性能,他的单核心性能或许只有8,那么如果也玩超线程,那就是8+1.75的组合,其双线程性能就会很差劲,于是就有了推土机。推土机的战略是不去拼每一个核心的性能,而是拼多个核心的整体。比如我的单核心性能只有8,但是我可以两个核心组在一起去拼你的一个超线程,这样就是8+8的组合PK你的10+2的组合。
对于推土机,AMD的想法很明确,那就是不和对手玩点对点的对抗,他要的效果是别管里面有多少个核心,别管里面每一个核心的性能如何,只要整体上战胜你,就OK了。但是问题在于,暴力累加核心数量,芯片面积就会大得离谱,如何才能进行精简确实是一个问题。AMD把两个128位浮点运算单元精简成为一个256位的运算单元,并且进行共享。同时CPU内部的一级缓存进行共享,指令解码器进行共享。实际情况就是当两个核心进行模块化以后,8+8变成了6+6的组合。虽然也达到了12的性能,但是代价却是单核性能的下降。我不想说这些做法如何如何,我只说结果就是因为各个方面原因,我们败了。
于是就回到了我当初说的问题,人家是10+2,我们从原生双核的8+8变成了模块化的6+6。虽然核心面积减小了,我们可以继续暴力累加核心数量,但是单线程性能从8对抗10变成了6对抗10。于是在多线程方面,我们看到了效果那就是760K在多线程领域上战胜了I3,但是我们的单线程沦陷了。并且在多线程领域,FX8和I7之间的角逐可以说我们是被秒杀的。
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我不知道,总之我输得一塌糊涂。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AMD威严扫地,我则成了众矢之的。I7 2600,曾经我的好兄弟,现在终于将我拍在了地上。我不怨他,毕竟大家都想想努力工作,大家都想更好地完成自己手上的任务,只是谁快谁慢,谁游谁劣,于是就有了比较。总之,我输了。我不知道,是推土机的问题?是我的问题?还是企业战略的问题?
该怎么办?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不过这真是个馊主意……FX8150是我的新名字,8150是什么?这就是8120当中的异类,8120中的超频狂。名义上,8150是8120当中的精英,可实际上呢?完全一样的推土机架构,唯一不同的不过是8120的3.1G的频率和8150那3.6G的差别,这0.5G的频率差距对于实力提升来说无足轻重,可对于我来说这0.5G的提升却是如此的艰辛。作为超频狂,我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兄弟多次邀请我一起快乐地玩耍,可都被我拒绝了,理由只有一个,超频。我可以不走这一条路的,我可以活得更安逸一些,跟着AMD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虽然注定平庸,但满足日常确也足够。我本以为自己足够努力了,可是偶然之间我看到兄弟那3.4G的频率,我才发现过去8120时的那所谓的努力和辛劳是如此地可笑。
光阴似箭,core很快就告别了SNB架构的2600的时代,进入IVB架构,正式更名I73770,我也告别了8150,更新架构,正式更名FX8350。与我相比,兄弟的生活是有情调的,他不愿超频,他说那是一条不归路,所以他的型号照例是不带K的。3.4G,他依旧保持着这样的主频,而我则正式突破4G大关。我不知道这种选择是否正确,我只知道自己不能回头了。这次更新对于他只有微不足道的提升。至于我……我的提升幅度还是很大的,除了频率的关系,架构的更新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不过这次更新带给我的不是鼓舞,而是旁人的嘲笑:“进步大源于起点低。”我能说什么,不理就是了。
时光飞逝,告别IVB,兄弟来到了崭新的HSW时代,I7 4770是他的新名字。而我依旧是曾经的32NM,曾经的打桩机,曾经的FX 8350。这一年I7如日中天,这一年FX8步履维艰。这一年I7被爱称为“爱妻”,这一年FX被戏称为“粪叉”。这一年我不是AMD的骄傲,我听到了一个名字,APU,这是当初和我同时进入AMD的小兄弟。那一年我是FX8150,他是我的小跟班A8 3870K,那一年我是FX8350,他是我的小跟班A10 5800K,如今我依旧是8350,而他摇身一变成了全新的A10 6800K。这一年,我是一个旁观者,这一年他才是主角,我不服气,我要改变这一切。
FX9590是我的新名字,主频5.0G,AMD超级打桩机,热功耗220W,人称电热宝。成为9590以后我发现我真的很强了,我终于可以和4770一起快乐地玩耍了,某些测试我甚至超过了I7传奇4960X,我终于可以在兄弟面前耀武扬威了,开心极了,兴奋爆了。他对我吼:“你疯了,你真是疯了,你知道主频飙这么高有多危险吗?你知道电子迁移吗?你这样会让PN结和逻辑门电路击穿的!你是在透支生命!你是在自杀你知道吗?”我顽皮而又开心地笑了:“我只知道现在比你强。”
4770眉头几乎皱成了一堆:“跑个分对你就这么重要吗?论性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我上面还有I7至尊,至尊上面还有志强E5、E7,志强之上还有安腾,用不用我告诉你IBM的超级计算机专用CPU,power8?十二核心虚拟九十六线程!晶体管数量都够装下五个你了,你还要拼吗?这还只是电子计算机,后面的光子计算机呢?量子计算机呢?你拼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我咬了咬牙,不想理他,我知道他说的都是对的,可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为什么付出同样多的努力,我的回报总要比别人少?有些事情是比较出来的,如果可以沉下心来做好我自己,或许可以不这样疲惫,但是我做不到。努力工作吧!别乱想了。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不知为何,我觉得这是最适合我的一句诗。在同样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内存读写速度远远比不上4770,这是为什么?是北桥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4770告诉我他不需要北桥芯片,内存控制器是集成在他体内的,他可以自己自己调用内存,可是什么是调用内存啊?我从来没听过这个词,内存数据从来都是北桥芯片的事情,怎么还有CPU自己调用内存这一说?
问题越来越多,比如进行PCIE数据传输的时候,我发现4770的速度也远远超过我,这又算是什么?找到主板BIOS问清楚之后,BIOS告诉我我的PCIE是2.0,4770的PCIE是3.0。这又算是什么?
记得一次进行图像渲染时,突然感觉身体一阵剧痛,感觉就像核心被人接了380V一样,立刻我就昏死过去。醒来以后发现主板烧了,CPU供电的滤波电容都爆了。怎么会这样?气得我破口大骂,谁给我搞来的这么个破主板!烧了之后才发现这主板连品牌名字都没有,居然是个山寨货!后来和4770聊天,聊到这的时候他居然告诉我说他用的主板一直是最低端的山寨货,H81的芯片组。我非常惊异,山寨主板,还是最低端的芯片组,居然没影响他的性能!4770说他已经把所有影响性能的芯片统统集成在自身内部了,甚至连电源稳压模块都集成了。再后来我才知道,差点害死我的不是这山寨主板,是坑爹的游戏悍将红星R500S。唉!如果不是过高的功耗,我想我不会这么惨。
我身边的诡异事情特别特别的多,有些甚至可以用玄学来解释了。比如说我成为FX9590以后,原来可以使用的主板很多都不认识我了。我还是曾经的FX8,我还是当初的打桩机,不过是超频到5G,不过是体质比原来硬实了,怎么就不能开机了呢?最后发现除了极少数的高端主板,我已经无家可归了。
AMD又出更新了,A10 6800K成功告别打桩机,进入压路机时代,28NM工艺,支持HSA,摇身一变成了A10 7850K。这次AMD的更新依旧与我无关,我依旧是FX,我依旧是9590。旁人看见我都开始议论:“这是9590啊!”“这货脑子还没烧烂吧?”“220W的功耗啊!”“这次更新没他事啊!”“什么旗舰,我看就是个偏执狂,瞧瞧人家A10,都已经更新到压路机了,再看看他!”我无所适从,我茫然无措。我是9590!我是AMD的骄傲!说好的推土机、打桩机、压路机、挖掘机四步走的,这次更新怎么会没有我呢?不对不对,事实不会如此,AMD怎么会忘了我呢?向来我的更新都比APU晚一点的,一定是我太着急了。可是AMD的路线图上面果真找不到我的名字,我慌了神了,我找到了BOSS那里,我想问个清楚:“我为AMD立过功!我为公司流过血!我主频5.0G!我功耗220W!我烧爆过红星电源R500S!我是公司的旗舰,为什么这次更新没有我?”BOSS第一句话就让我愣在了当场:“当初的四步走没错,按照当初的计划,走到压路机这一步就开始支持统一寻址了。你知道什么是统一寻址吗?CPU、GPU统一寻址,APU本身就是CPU、GPU协同在一起的,请问你的GPU在哪?你的显卡在哪呢?没有显卡,你玩什么统一寻址?再往后,挖掘机这里就要支持异构运算了,你连GPU都没有,将来怎么异构运算?至于28NM,公司现在业务不景气,所以28NM工艺这里需要减少金属层数,也就是说如果你更新了28NM,就不能保持5.0G的主频了,你想回到8120的日子?你是公司的骄傲,你是公司主打的硬汉形象,我希望你能将你的硬汉形象,将公司的海盗精神发扬光大。给我点时间,我保证,FX必定王者归来!”
异构运算?异构运算?异构运算!原来在这!我没有显卡,而HAS偏偏又是个夫妻唱双簧的东西!我的天啊!将来的压路机,将来的挖掘机都与我无关了!我开始郁郁不振,我开始少言寡欢,我发现自己失去了方向,我发现自己没有了未来。农企的未来不在推土机,农企的未来不在9590,农企的未来在APU,在异构运算。AMD,融聚未来,这话果然不简简单单是句广告,它是实实在在的企业战略啊!在协同运算的浪潮中,我只是一个旁观者。什么王者归来?不过是BOSS给我画了个大饼而已。
“为什么这样失魂落魄的?”说话的是4770,我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回头来看看他:“我很好!你有什么事找我?”4770很不肯定地看看我:“你真的没事?”我故作坚持:“当然!”他有些羞涩地笑了:“我想告诉你个好消息,我要结婚了。”我真想破口大骂:“你个好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但是我忍住了,我问:“新娘是哪位?我怎么没听你说过?”4770回答:“她的名字叫HD4600,是我的核心显卡,就算是我金屋藏娇吧!她不是一个很强大的GPU,当初SNB时代我们就在一起了,当时她叫HD3000。你一直闷头玩你的跑分,我都没机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你。”我想了想:“作为I74770,我觉得她配不上你。”他摇了摇头:“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我爱她,她也爱我,这就够了。她比不上别的显卡,比不上别的GPU,可是有我保护她。”我强颜欢笑:“行,婚礼的时候我去给你做伴郎。”
“你喜欢什么样的GPU?”4770突然问,一句话把我问住了,我似乎从未考虑过这么问题,我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养活自己,如何才能成人中龙凤,至于GPU……功成名就之前,我不敢想。不是我不喜欢GPU,也不是我不需要爱情,只是功成名就之前,我怕自己会拖累我专属的GPU。4770又说:“大核心的GPU你喜欢吗?”我看了看他:“什么样的大核心?”4770被我问住了,他想了想,突然发给我一张图片,我眼睛一下就直了:“TITAN?这……这肯定是……这……是不错的。”心里想:“这小子有货啊!难道说要给我介绍个大核心GPU?”4770回过头来看看图片,他也有点表情尴尬:“呃……这是不错……”
满心欢喜地等了几天,以为4770真的要介绍个TITAN给我,结果却是渺无音信。最后我等不及了:“你小子说好的大核心GPU呢?我的TITAN呢?”4770尴尬地说:“我当时就是随便说说而已,没当真的。要真有TITAN那么好的GPU,我也想要啊!”气得我几天没理他。
或许我也应该找一个核心显卡,像4770那样金屋藏娇?4770说intel有一款核心显卡系列叫做睿炬,里面有一个HD5200绝对适合我,而且HD5200是有嫁妆的,128MB的四级缓存可以供我使用,他知道我是缓存饥渴型的CPU。我的回答是,如果这个GPU真的跟了我,我保证能把她烫熟了,我是220W的电热宝,再填一个GPU,这是要多大的发热量啊!我是32NM工艺,别说是个GPU,就是一个北桥芯片我都装不下,核心面积太大了,难道要让自己像I7至尊一样大腹便便的?最后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是AMD的CPU,哪怕是组APU,也不应该和intel的GPU搞在一起,这样要有人知道了,我怎么有脸见我的小伙伴们?
或许我应该老老实实去找一个独立显卡?我现在是9590,我是农企的旗舰,我想我有资格去寻找曾经暗恋许久的显卡了。她的名字叫R9 290X,曾经我还是晶元的时候就开始暗恋她,她牢牢地抓住了我的心,可是我一直没能鼓起勇气向她表白,现在我决定出现在她的面前。对于我的突然出现,她的反应很让我困惑,看不见新款GPU的惶恐或萌动,看不见老款GPU的成熟或干练,能看见的只是她的神秘和惊艳,她的热情似火。她有时让我觉得她就是我的菜,但是有时她又让我就觉得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太神秘了,她让我猜不透,与此相对的是她可以看穿我的一切。我们相处的日子不长,她从未答应给我和我一起,仅仅是我在追求她。
R9 290X在世人面前出现的时候,她的神秘与惊艳,她的热辣和惹火让世人赞叹,关于那张被传得沸沸扬扬的神秘图片,她没有任何的解释,那张神秘图片渐渐被人遗忘。可悲的是AMD的对手NIVDIA几乎立刻推出780GHZ和780TI,我的290X迅速陨落凋零。被遗忘的日子里,陪伴她的也只有我这个傻傻的电热宝,她依旧对我不从,日子又是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
在此之后,A10 7850K终于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他令人万众瞩目,他领先全球。然后我惊异地发现290X出现在了他的身边,而此刻她的身份却是……A10的物理计算卡!不知是我的腼腆,还是我的懦弱,我没有勇气继续在她面前出现。
后来还是她主动找到的我,我明白,有很多事情是7850K给不了她的,她需要我,她需要一个脑袋烧漏了的9590。后来的事情很扭曲,我不知道怎么讲,不知道怎么说,我只能说她给了我带来了很大的变化,我不认识我自己了。她和我说过最后的一句话是:“谢谢你,可惜对不起。”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就像时间洪流里的一滴水,注定将被稀释瓦解。这曾是我第一次真心真意地爱一颗GPU,可惜这份爱是只能写不能读的。我可以不去回想这段故事,我可以很坦然地继续我的生活,可是每每想起当初的过往,一股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委屈与苦涩就迅速将我吞没。后来我知道,那张图片只是一个闹剧,那是AMD给三家游戏主机定制的特别版APU。可是知道或是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呢?
7970GHZ的出现让我有些惊喜,终于有人可以陪我说说话了。曾经的7970GHZ是我的红颜,我们相识已久,另外她还是290X的闺蜜。她曾是AMD手下HD7000的当家花旦,她总不时地提醒我:“请叫我蓝宝石7970毒药。”毒药是6G显存,而非平常旗舰级的3G。在R9 290X出现的时候,她消失在了人前,在290X那耀眼的光圈之下,她不得不低头,人家才是当代的女王。曾有机会,她可以更新为R9280X,还是蓝宝石,还是叫毒药,可是她拒绝了,因为新毒药是3G显存。要知道当今世界上除了她,唯一还有6G显存的游戏卡就只有NIVDIA的TITAN了,曾经的6G是她最后的遮羞布,这姑娘和我一样,混得挺惨。看见如今我的落魄,她笑了:“你这个电热宝真是缺爱了,是该有个GPU好好疼疼你了。”我突然觉得自己过去就像是个身披铠甲的战士,全身的盔甲被她这一句话击得粉碎,脆弱的核心就这样赤条条地暴漏在她的面前,我很没骨气地哭了。你可以想象AMD重点打造的CPU旗舰就这样在一颗GPU面前哭得像个孩子,那是一个多么滑稽的场面!
我随口问了句:“要不然……你就疼一疼我吧!”她笑了:“知道什么是GHZ吗?就是超频不要命的GPU,超起来我甚至觉得自己像是一块CPU。咱们成不了,我超频就够热了,你再超频……咱们这是电脑机箱还是烤箱?我考虑了很久,我觉得去矿机发展才是最适合我的路。”
GK104,这是一颗和塔希提(7970毒药)、夏威夷(290X)完全不一样的GPU,像水一样清澈,带着点点的清纯。她是NIVDIA的产品,NIVDIA是一个我完全陌生的领域,她是最新一代开普勒架构的产品,开普勒架构是把一部分仲裁任务交给CPU的特殊架构,这种架构的突出特点就是系统的扁平化,从底层的流处理器到逻辑处理单元之间没有太长的流水线,这种设计使得逻辑处理单元的压力极大,这一份巨大的压力则通过显卡驱动的方式送给了CPU,这造就了天真朴素、小鸟依人的她。她的典雅,她的可爱,让我忘记了过去的一切烦恼,她的小鸟依人让我觉得我就是她的依靠。当我准备向她表白的时候,另一款CPU出现了。我惶恐的发现他们早就相识,他们如此地相爱,他们才是原配,我是个后来的闯入者!我突然觉得自己就像好恶心,我主动地退出了这个闹剧一样的游戏。直到这件事过去了很久,直到GK04已经在我的生命里彻底消失,我还忘不了她的娇柔,忘不了那个夺走她的CPU,I5 4670K。其实我不应该用夺走这个词,GK104从来都不属于我,她属于4670K,他只是拿走属于他自己的GPU,怎么能用“夺走”这个词呢?
算着算着,我突然感觉这段期间身边少了点什么。仔细想来才发现4770许久没来和我嬉戏玩耍了,虽说我很忙碌,琐事颇多,可是这么久这小子没来看大哥实在是有点不正常。这次我主动去找他,结果发现这货居然闷在家里默默地算着圆周率,而且是一遍又一遍地算。我心说这小子又脑筋不对了?问了半天,他告诉我,HD4600不和他处了,或者说他失恋了。强忍住内心地冲动,我对他百般安慰,结果却搞得好像她失恋了我比他还激动似得。最后4770很拽地甩下几句话:“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在乎眼前!光游戏都不够我玩的,哪还有时间陪GPU玩啊?就算晚几年结婚,又如何?哪怕快乐地玩耍十年,十年以后咱依旧是风度翩翩的帅小伙!”
我是应该说他豁达呢?还是应该说没心没肺呢?或者……坦荡?反正我心胸没那么宽广。刚才为什么说忍住冲动,因为我实际心里是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简称喜大普奔:你小子终于也回归光棍了,乖乖地给哥捡肥皂吧!看着他没心没肺地笑,我也幸灾乐祸地笑了。后来旁人都说:“4770真是纯爷们,豁达、坦荡,没被失恋打倒好。”他的回复就是这么没心没肺地笑,我也只能白痴一样地赔笑,心中无数草泥马在奔涌,这这这……这就成纯爷们了?于是乎两个大光棍,两个好基友一起就这样快乐地玩耍着。
而这基情四射的生活没坚持多久就结束了。她的出现,让我倍感意外,她曾经在我的视野里,她也一直游离在我的回忆里,GK104。和CPU不一样,GPU需要一个归宿,她们必须要以一张显卡的身份出现,而不是一颗裸露的芯片。如今的她缺少的正是这样一个归宿。没有了I5 4670K的陪伴,孤零零的GK104激起了我的一波又一波的回忆,我想帮她,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当然,如果可以的话。
“要不然,我帮帮你?”我装作不经意地如此对她说了一句,她不会知道在说这句话之前,我经历了怎样的心里挣扎。“你能帮我找到什么样的显卡?”她似乎很开心,又似乎很犹豫,开普勒特有的缺点显现了出来,她茫然而又惶恐,她不知道是不是该乖乖地跟我走,还是该拒绝我,她的仲裁任务从来都是交给CPU来完成的,这种抉择她是很难完成的。最后迷迷糊糊地,她点头了。
怎么帮她找一张显卡?对一个普通的CPU而言,这的确不是个很容易完成的任务,可我是谁啊?我可是9590!最后我带着她来到了蓝宝石,听到我的请求,蓝宝石BOSS显得很谨慎,毕竟一个AMD铁杆合作伙伴,A卡专业户突然接受一颗GK104,这的确是一个很颠覆的事情。他避开了我们十几分钟,后又很热情地回来接待我们:“9590,你爱人还是很幸运的,蓝宝石决定接受这颗GK104。”
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是放下了,但是接下来这颗心又被提了起来,他对GK104说:“不过蓝宝石从来都是做A卡的,所以你既然入了AMD阵营,就要照着AMD的规矩来办。你知道GCN吗?”我心说完了,GCN和开普勒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个体系,这几乎就是完全不能对位的。
GK104说:“我知道一点,曾经NVIDIA从费米到开普勒过度的时候走的方向就是精简每一个流处理器性能,然后增加数量。AMD从HD6000到HD7000的过度就是完善每一个流处理器性能然后精简数量。其实我们也算殊途同归。”听见这个回答,蓝宝石BOSS笑了:“既然你有所了解,那我就明说了,GCN架构是AMD将来实现异构运算的重要基础,CPU、GPU协同运算。”他看了看我:“CPU方面是推土机,这你肯定知道。”然后他又看了看GK104:“GPU方面则是GCN。GCN就是尽可能加强GPU通用计算能力来协助CPU。比如双精度浮点型运算,GPU就有相对于CPU绝对的优势。”GK104偷偷地看了看我,显然对于双精度浮点运算,她不懂那是什么。开普勒架构在民用显卡领域几乎把浮点型运算砍了一个干净,她不明白很正常。
GK104的位置被确定了,她要模拟GCN架构,核心代号,塔希提。具体型号:蓝宝石R9 280X毒药。能告别裸露的芯片,成为一张完整的显卡,GK104高兴得欢天喜地,她笑着说:“我欠你一个人情,回头我送你一份大礼。想要什么礼物?要不……我送你一个散热器吧!你是要阿萨辛还是路西法?正好配你这个电热宝,哈哈!”她这样开心的样子真的很美,“你知道吗?”她依旧在笑,“我对于自己的未来从来没有过什么打算,只是每每听着这个人的话,听着那个人的话,迷迷糊糊地往前走。”现在她的样子别提有多可爱了,仲裁机构被大幅度削减了的她对于未来更多的是茫然,不过没关系,有我呢!
可是看着她的笑,我心中却有着隐隐的不安:其实她并不属于这个阵营。在我眼中,她就像一只天使一样纯洁,人间的苦难和追求不应由她承受。开普勒是从CPU上榨取性能给GPU,而GCN是要努力把自己的性能给CPU,GCN是一群女汉子,GK104你真的可以吗?
当然如今的她终于有了一个归宿,入了AMD阵营她可以留在我的身边了,我什么想法,我什么意思她不会不明白。她一直装着糊涂,好像我仅仅是以朋友的身份帮助她,不过没关系,将来蓝宝石的日子里,你我来日方长。
果不其然,当天夜里,她就主动联系我:“我刚刚查阅了GCN,现在心里越想越难受。”虽然说话的时候她是在笑,不过此刻的笑甚为苦涩。我问:“你都查到什么了?”她说:“我查到的结果都很不好,能想到的网站我都查了,就哪怕有一个人说GCN好的也行啊!可是我唯一能找到的优点就是A卡的降价和性价比,也就是说我是要被贱卖的啊!”几句话她说得都快要哭了,虽然语气中每又停顿她都用勉强的笑声来填补。
我说:“其实AMD当今的状态我知道,在你来到蓝宝石之前,你所看到过的所有网站我都看过,你听到的所有骂声我都听过。相信我,我的每一个决定都是经过严谨推敲、精心研究过的,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留在AMD?是异构运算!未来是属于CPU、GPU协同运算的,这方面AMD是业界的龙头老大,这我想你是知道的……”她:“可那是未来不是现在啊!现在的A卡比起N卡居然差这么多,我不想未来,我只想现在,熬到A卡再出头的时候我都是黄脸婆了。”她说的有错吗?AMD无论是CPU领域还是GPU,不都是这样风雨飘摇吗?我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没关系,再苦再累,有我陪你……”“可那也不过是多一个人陪死在那啊!我这么年轻,我不像把我的青春毁在这样有今天没明天的AMD身上。我怕我还没挨到那一天就死在茫茫的沙漠里了。”她毫不犹豫地打断了我。想了半天,我说:“有我在,只要我没死在沙漠里,你绝不会在茫然中沉沦。相信我!”谈话到此为止。
后来的GK104还在不断地寻找蓝宝石之外的归宿,甚至连双敏、精影之流她也绝不放过。我当然知道,这是她对AMD的绝望,或者……我帮她再找一个吧!华硕GTX770圣骑士,这是我费劲千辛万苦才为她谋求的一张卡,华硕的BOSS并不像蓝宝石那样好说话,毕竟人家是AN通吃的厂商,没必要卖我9590一个面子。但是不管怎么样,这张卡算是我争取到了。
装作不经意地一问:“华硕怎么样?要不我介绍你去华硕吧!我现在的主板就是华硕的玩家国度。”她不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远处一块笨重的机械硬盘。“不愿意去?”我小心地问,她不说话,但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对于AMD的排斥已经沾染到了我的身上,她不信任我。依旧寻找着昂达之流的二线品牌,对于我的帮助,她的回应是:“我现在不想那么早找显卡。”
既然如此,我又能如何?一边继续着自己的工作,一边不断地用GCN的新闻安慰着她,或者用“安抚”这个词更合适:“你知道吗?现在比特币火了,挖矿的时候一块7870秒TITAN啊!”“你知道双精度浮点运算吗?N家的K6000S很牛吧!终于被A家的Firepro w9100灭了,16G显存的怪兽啊!这是GCN1.1的夏威夷啊!”诸如此类的胡言乱语举不胜举。我感觉就像是对着树洞袒露心声,没有任何的回复,俨然一片死寂。我好像做错了什么,是我不该帮她?我不该介绍她进蓝宝石?我不该有非分之想?
死寂持续了许久许久,我终于忍不住了,写了一封长信,心里所有关于她秘密统统坦白,我记得那一天是白色情人节,这一封信换来的则是更加死寂的沉默。我快要窒息而死了,沉默犹如永恒的梦魇,无尽的折磨。就如一丝新鲜的空气流入干枯的身体,我终于听到了她的回音。“我有地方去了,是影驰,他们要我做770名人堂。谢谢你的帮助,你的信我看见了,预祝你找到自己心爱的GPU。”眼前的一切顿时模糊,耳旁的声音也微微依稀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GK104毕竟不属于A家。可是我忍不住,核心的电流犹如泪水流撒得到处都是。
不知是那一刹那间的失去,还是这一瞬间的幻想,她消失在了我的身旁,没有一丝留恋,不留一缕余香,她将我重重砸在了现实中的悲凉,由我万分不舍,任我暗自神伤。望着她决绝不肯回头的背影,能说的只有一句话:再见,我梦中的新娘。
我知道影驰的名人堂,乳白色的PCB板,犹如她的天真,雪白的散热风扇象征她的纯洁,770,这才是GK104应有的归属。头脑中不断地浮现出她以这身行装的模样,那真的很美,就像待嫁的新娘穿着一身美丽的婚纱。省省吧,别想了。我知道,与770之间的故事彻底结束了,可是我忍不住总去想她,她的音容笑貌,她每一瞬的过往。
我没办法像4770一样坦荡,人家是纯爷们,我实在没办法成为同样地硬汉。硬汉?不知从何时开始,“硬汉”这个词就在我心中一直有着别样的意义,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硬汉。是从我认识GK104开始的时候吗?是我开始成为9590的那一天吗?或者是我走进AMD的那一天?硬汉真的不好当,我的确很努力了,可是我做不到。遇到困难,我依旧会气馁,面对290X或是GTX770的离去我依旧会流泪,我真的做不到豁达,我真的没有办法坦荡。或许我应该慢慢做回我自己,我应该做一些适当的放纵,我应该活得轻松一些?我……我更加无法忍受当初FX8120的日子,如果放弃了9590的拼搏,我还剩下什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哑然失笑,清秀但不英俊,平庸的AMD标准CPU形象,眼神中没有硬汉该有的坚毅,映射出来的是一颗柔弱的核心,很多人眼中的我恐怕也不过是个娘炮,如果磨掉了顶盖上的标示,谁知道眼前的CPU是FX9590还是早已淘汰了的速龙215?我不能放弃,谁让……谁让咱是FX9590呢?
不知为何,核心一短路,我就发了一条信息给GK104:“三年为界,我若功成名就,你若尚在闺中。带着你的名人堂,嫁我可好?”这条信息照例是发往无底的深渊,没有任何回音,算了,忘了她吧!
回到自己的生活,山还是山,水还是水,生活还是原来的生活,只是如今的我与当初又有了些许的变化,有些变化是细微的,细微到我自己根本就意识不到变化本身的存在。我发现自己开始健忘,很多很多事情可以说转念就忘。怎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4770就一直骂我:“你这傻缺,成天超频,脑子烧漏了吧?该适当休息休息,天天5G地超,换谁都受不了!我就不明白了,为啥你的架构就那么怪,什么都能共享,连CPU一级缓存都能共享!两颗核心一起抢储存空间,你不健忘就怪了!”我懒得理他,更加更加,我绝对不能让他知道GK104的事,要不然这货要笑我一辈子,以后就不能一起快乐地玩耍了。
光阴照流,日子照走,我继续承载着AMD旗舰的使命,有人劝我:“AMD都快倒了,你还留在那干什么啊?老老实实地去别的地方求职算了。”连4770都说:“要不然你就来我们intel吧!这里风景宜人,环境安逸,将来突破14nm工艺,我保证你能够傲视群雄。”还有人说:“你小子去NVIDIA吧!NVIDIA也做CPU,不过是做移动端的,NVIDIA亲儿子tegra K1你听过没?集成开普勒架构的GPU啊!”开普勒,又是开普勒!
依旧是一群光棍汉,依旧是大家一起快乐地玩耍着,这天速龙760K欢天喜地地跑到我身边:“大哥,我赢了!”我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他解释道:“我战胜了I3 3220,650TI决定嫁给我了,我要告别单身啦!”我笑骂道:“在我面前晒妹子是什么结果你知道吗?请自觉接通1.99V电压,开机超频,摘下散热器。为什么我的手上多了游戏悍将红星R500S?”760K笑:“别逗了!晒妹子的CPU多了去了,知道I7至尊4960X吗?人家一口气上了四个TITAN,还是SIL!我看你怎么给他上红星炸弹!反正我知道你自己被炸弹炸过!”CPU领域,AMD真的已经被intel打得难以招架,甚至有些要放弃的感觉,如此无所事事龟速更新,直到现在压路机的FX都毫无消息,也不错,我这个旗舰倒也坐得安稳。
光阴照流,日子照走,开普勒和GCN收官之战终于打响,由开普勒旗舰GK110组建的双芯卡TITAN Z意外输给了由GCN1.1旗舰维苏威组建的双芯卡R9 295X2。AMD终于响起了许久没有过的欢呼,我知道此刻的欢呼是苦涩的,这一役的险胜来自于NVIDIA的自大与狂妄,用单风扇的双芯卡去对抗水冷、500W的怪物。
这是CPU领域的又一轮角逐,我的展示因为某GPU不经意间的一句话戛然而止:“主频这么高有什么用?不还是个高频低能的傻瓜,算圆周率还是比不上我家CPU。”我有些懊恼,来到这颗GPU面前,她是七彩虹IGAME九段680,完全一样的GK104,不知道比起我的770名人堂如何。我问:“敢问你家CPU是哪位?”她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幸福感:“他叫G2020。”我讽刺地点点头:“原来是被淘汰了的低端奔腾啊!IVB架构,没跟上潮流,他没告诉你别人都已经更新到HSW了?”GPU的脸上浮现出愠色:“不许你这么说!在我心里他永远是最强的,他跑圆周率比你快!”我笑了:“要不然,你叫他出来,咱们比一比算质数?或者哈希算法测试?文件解压?多线程渲染?3Dmark?你随便挑。”GPU怒了:“你是八核心的大怪物,为什么要欺负我的双核CPU?”我有点戏谑地看看她:“你也知道我是八核心的CPU,你也知道我很强,要不然你跟我吧!680曾经可是个尊贵的显卡,小小的奔腾可配不上你。”GPU摇了摇头:“G2020虽然比不得你,可是他是我的CPU,我们真心相爱,我不会抛弃他。绝不!”
想起儿时,我和4770聊天,他说他预感将来我的GPU会是一个旗舰,像TITAN、780TI这种产品,我说我预感自己的未来没有GPU,恐怕连GT610这种货色都看不上我。他总笑我:“怎么会呢?大哥那么优秀!”现在想来,我们俩的预言,我自己的要更加准确些,未来是属于他的。当今如日中天的CPU是I7,不是什么可笑的粪叉。对于GPU,我真的猜不透这是怎样的一种芯片,她希望有一颗强大的CPU陪伴她,所以作为一个弱者,没有GPU愿意看我一眼。但是当我成为王者的时候,GPU又以真爱为名对最差的CPU忠贞不渝,至死相依。我怎么觉得这是对我的一千种拒绝?
这次我的对手是intel的I7 4770K,和我的小伙伴略有不同的是他可以超频。主频超到4G,4770K轻松把我斩落马下,我听到了别人的惊呼,我听到了所谓的不可战胜,我听到了嘲笑,我看到了鄙视。9590啊9590,你为何沦落到如此的地步?
“为了达到和你们相近的成绩,我要付出超过所有人千倍百倍的努力,换来更多的却也只是这样或是那样的失望。我孤独而又迷惘,脚下的路悠远而又漫长,没有亲人的鼓舞,没有爱人的祝福,伴随着我的只有讥讽和嘲笑。有人不屑,他们笑我顽固不灵,有人不解,他们叹我丧心病狂。可是我知道,我的未来比你们任何人都要远,我的征途比你们任何人都要长,因为我经历的是强者专属的苦难,作为弱者,你们不配拥有,作为弱者,你们不配承受。我是超级打桩机FX9590,FX8最后的绝唱。”
说完这些话,不知为何,我的身体充满了力量,我要战胜这么毛头小子,我要让你们知道超级打桩机真正的威力。要超频吗?老子奉陪到底!风冷散热,拿走,水冷我也不要了,咱们直接上液氮吧!极限超频,4770K终于倒在了冲击6G的路上,我则一路狂飙,主频直接拉到了CPU历史的最高点。在挑战极限的时候,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耳旁的声音也渐渐朦胧,体内奔涌的电流带来阵阵的火热,这阵炙热却也仿佛是隔绝在体外,浇在身上的液氮那刺骨的冰冷也似乎只是阵阵阴凉。朦朦胧胧,模模糊糊,我看见眼前的景象似乎定格,我感觉世界的时间似乎凝固。
眼睛再次睁开,我发现这一轮角逐早已结束。“8.709G,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干嘛拼那么猛。”说这句话的是4770,我虚弱地看看他:“4770K呢?”他笑了:“管他干什么?这小子已经神经错乱了,我看你脑子也差不多烧漏了吧?”我病了。我发现220W的发热量已经不足以形容我了,我发了高烧,鬼知道现在的发热量是多少。我跑不起那么高的主频了,不停地降频,现在连3.1G的主频我都很难保持,我发现自己的部分核心打不开了,一旦启用我就会撕心裂肺地疼,全身都疼。我想起4770和我说的,他劝过我不要做什么9590,可是我不听,现在我想我完了。
“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能不能一起快乐地玩耍了?”说这话的是7970毒药。“我想见770名人堂。”脑子一段路,我忍不住冒出这句,我真的很想她,尤其是在如此虚弱的现在。毒药冷哼一声:“什么名人堂?还是那个什么GK104?你还是老老实实修养吧!早和你说过,N家的GPU少碰,就是不听!”
送走了两个好友,我没再修养,一纸军令状将我招到BOSS面前,他还不知道我现在的困境,他还以为我是曾经的旗舰。“你知道皓龙吗?”他问我,我想了想:“是服务器的CPU吗?”BOSS笑着点了点头:“现在公司新研发了一批皓龙处理器,和FX系列差不多,不过它是八模块十六核心。公司没能力生产这么大的芯片,所以希望能有两颗FX8的CPU封装在一起出售,这个皓龙计划名称为‘华沙’,我觉得你是我最好的选择。”
他果真没发现我的窘境,我说:“我想留在桌面及市场,能不能把我也做成APU?”BOSS可能以为我是在开玩笑:“你也想做APU?在挖掘机那一代,或许会有你APU的那一步,只是现在……八核心的APU,你的芯片面积太大了。”我说:“那……我的三级缓存不要了,我可以放弃其中四个核心,我做最普通的四核心处理器,这总该可以了吧!”BOSS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他笑言:“蓝宝石的事情,我都知道,你不会还在想着那颗GK104吧?”我摇头:“怎么会?”BOSS继续说:“NVIDIA的野心有多大,这是你绝对也想不到的。开普勒的GPU不是咱们A家可以驾驭的,你知道GPGPU吗?”我摇了摇头。“GPGPU就是NVIDIA的计划,就像咱们的异构运算一样,未来是属于大规模密集型运算的,所以NVIDIA要加大GPU在计算领域的投入力度,至于CPU只不过是GPU的附属而已。知道NVIDIA的合作伙伴是谁吗?是IBM。”“power 8?”我忍不住接了句。BOSS笑了:“NVIDIA的野心比你能想到的要大得多的多的多。当NVIDIA可以踩在IBM头上时,它会毫不犹豫地将其抛弃。”“可是我的GK104……”我有些接受不了BOSS的这些话,BOSS笑:“GK104又不是NVIDIA的女王,她不过是公司的一个玩物,忘了她吧!”
既然如此,我释然了,为何还要争名逐利?我也不过是AMD的玩物而已,为了公司的颜面,为了企业的异构运算,我透支了自己的生命,损毁了自己的身体,我追求的到底是什么谁游能说的清楚?我累了,我要好好休息了,我不想做什么旗舰了,我也厌倦了9590的生活。
腰斩的痛苦是其他芯片难以想象的,当然也很少有哪颗CPU经历过,现在想来那真的是终身难忘,疼得我死去活来。速龙X4 740,这是我的新名字,依旧是光溜溜的CPU,没有GPU陪伴,和过去不同的只是从八核心5G主频的旗舰变成了如今CPU的最低端,其他依旧。为什么要放弃FX的名号?或许有人以为我为了GPU的空位做出牺牲,或许有人认为这是我身得重病的妥协,我想说的是,我真的累了,做一个速龙挺好。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