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的——写在七夕

记忆里,奶奶有生之年从未和爷爷红过脸。奶奶戏称自己是饲养员,爷爷也很幸福的当一头吃饱了睡觉的猪。于是几乎每个中午,都上演着同一幕轻喜剧:
“掌柜的,来瓶啤酒!”
“不许喝了,没收!”
“掌柜的……”
是的,岁月把爱情从上个世纪带到这个世纪,把激情变成亲情,一切情爱简简单单的化成了左手对右手的痴缠。一声“掌柜的”,还需要过多的诠释吗?

曾经玩过一个很有意思的小游戏:牛郎和织女七夕相会,你要帮他们回答问题,答对一个,鹊桥便合龙一格,否则便拆开一格,当你答完了所有的问题时,他们就相会了,还会有很好听的音乐伴奏。
每一对伴侣,从第一次邂逅开始,他们所做的,就是在面对不同的问题,提问的是现实,是人生、也是自己,答对了,便靠得近一些;错了,便离的远一些。有些问题,也许永远没有正确答案,但只要回答了,就会有希望让这座桥更完整一些,让两个人更近一些。
佛家讲缘起,每一对眷属,其实前世都是早已相识,但今生,他们还要从头开始去面对所有的问题,辛勤的搭建一座鹊桥,也只有用心去面对所有问题的人,才能搭成这座桥,这座通向彼此心灵的桥。

上世纪末北京地坛公园谁的回头率最高?
明星?美女?错!是一对老人,他们的头发一色的雪白,五十余年的相伴,他们的相貌几乎变得一样,你几乎分不清谁是谁。每个风和日丽早晨,他们就这样搀扶着,在地坛公园缓缓的散步,和银白头发一样安详的,是他们的步伐。
很白痴的猜想,白发老头会不会这样叫白发老奶奶:“掌柜的!”

母亲小时候,听说每年的七夕,夜里十二点,天上都会下一阵雨,毛毛的,只有在露天才能感到脸上一小阵的冰凉,于是便真的和女伴们在一个七夕的夜晚等到了半夜十二点……
“妈,后来你等到了吗?”
“这个,你自己去等等看,就会知道了。”
我没有真的去等过,也许城市的尘嚣早已经把那一阵细雨抹煞了。不过,父母亲却沿袭着爷爷奶奶的传统,母亲到了50岁还冲着老爸撒娇,于是父亲很委屈的说:“哪有饲养员向猪撒娇的!”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们也一天一天的面对更多的问题。今天,就在今天,让我妄想,也许七老八十了,我真的会去等那一场小雨,在某一个七夕。不过也许没办法出门,为什么?
那个……掌柜的要我乖乖按时睡觉!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