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之二 圣恩*梦魇后的情缘(二)

黄昏,普隆德拉南面的草地。
圣恩正躺在草地上闭目养神,过了不久,一位剑士走到圣恩旁边,坐下。
“姐姐,我…”女孩把话说到一半就咽下去了。
“圣护,你别学卢渊那家伙,有话说出来嘛!”圣恩依然闭着眼。
“我想我要离开你了,我要永远跟灵悯在一起!”圣护说。
“你…你为了那个书呆子连姐姐都不要了吗?姐姐不让你这么做!!你知道吗?”圣恩从草地上起来,“你知道吗?我要看着你结婚才放心,我要按照爸爸妈妈离开前的叮嘱,要你一辈子平安无事才行,可是你现在告诉我你喜欢那个贤者,那我呢?我在你心目中究竟是什么地位啊?”圣恩望着圣护的眼睛。
“姐姐…”圣护在圣恩面前跪下,抱着姐姐:“我会去跟灵悯去朱诺定居,到时候你要来看我,虽然我违背了爸妈的意愿,可是这才是我真正的幸福啊!!我不管什么,总之我要跟他在一起,你是我最爱的姐姐,我希望你永远站在我这一边!!”圣护放开圣恩,向远方跑去,一边跑一边流出的泪水吹到空气中,在黄昏的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跟圣水一样澄澈纯净。
“圣护,回来姐姐身边!!不要走…”圣护却越走越远,无论圣恩怎么叫喊,她都听不到。
“哎哟…疼死我了。”卢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摔倒在圣恩后面。
圣恩转过身,看见卢渊,然后说:“本来我早就安置好陷阱,等你来找我的时候摔倒在我面前,可是我妹妹走了,这下你开心了,没竞争对手了!”
“圣恩,我迟早会比你妹妹厉害,我会变得更强…”“啪”的一声,一个耳光扇在卢渊脸上。
“卢渊!!我告诉你,无论你怎么努力,我妹妹始终是我唯一的亲人,谁也不能替代!”圣恩一边说一边看着圣护离开的方向。
“为了那个跟她相处了几天的贤者,连我这个姐姐都不要了…为什么!!!!!”圣恩感觉自己的心好疼,因为从小跟自己一起玩耍的圣护在今天离开自己了,除了不舍还有一点点遗憾,是自己对妹妹不好吗?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圣恩,你妹妹走了,你还有我啊!”卢渊望着失落的圣恩同样很伤心,但是他知道伤心是没用的,此刻他要守护着她。
“卢渊,你不懂我!!”圣恩继续望着圣护远去的方向。
不久,圣恩闭上眼,想起了往日发生的一切…
有浴室里面两人互相泼水的情景;有两人一起消灭摇滚蝗虫的场面;有两人遇难时逃跑的状况;还有跟卢渊认识的场景…
想着想着,卢渊的呻吟声打断了自己的思绪,当圣恩转眼望去,发现身后的初学者和卢渊都被很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僵尸包围住。
圣恩见状,拿起自己的流星锤。
“神啊!赐予我神圣的躯体,为消灭世间邪灵而战!!天使之击!!”流星锤变成一团光包围着圣恩的手,同时圣恩借助这股神圣的力量快步向僵尸群攻击过去,很快僵尸都被圣恩消灭殆尽,可是周围还是不停地出现僵尸,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圣恩发现僵尸群里的人都不见了,只剩下她一个人!!
“怎么会这样!!我…”圣恩利用手中剩余的神圣力量杀出重围,想要逃出这个地方。
正当圣恩跑远了停下来之后,她突然听到身后远处卢渊传过来的声音,“圣恩!!枉我这么喜欢你,你竟然不救我,为什么!!为什么你连一点点的好也不留给我!!我恨你…”
圣恩愣了,顿时,圣恩的周围一片黑暗。
“我真的有在乎过卢渊吗?我有的!!我相信自己有在乎他!!!”圣恩不断在问自己,可是又不安地用掩饰的回答堵塞自己对现实问题的面对。
“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要霸占他的世界,为什么不让他自由!!”一个声音从黑暗中传过来。
“我没有!!!”圣恩捂着头。
“那你为什么三番四次冷落他,还不停地拒绝他,玩弄他的感情!有时还以驱魔为理由躲开他!!”那声音战战克克地在四周响动着。
“我没有那样做过!!!”圣恩的声音颤动着,并且流出泪水否定着连自己也相信的一切。
“你真没用,连妹妹都被人抢了,又不珍惜爱自己的人!!你生存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声音语气很沉,可是笑声却不停地捶打着圣恩的心脏。
“是谁!!快给我出来!!”圣恩站起来,四周JC着。
“要看我是谁,用自己的本事吧!!”那声音依然在四周荡漾。
圣恩知道声源很难找,于是拿起手中的手杖,双手前伸并转动手杖幻化出十字星的轮廓。
“圣眼!光猎!!”十字星的光芒逐渐增强,透过光芒圣恩看见了一书页。
只见那书叶以不一般的速度飞来飞去,时不时向圣恩攻击去,圣恩很本能地避过,不过书页最后在一阵利刃进肉的沉闷声音中结束了。正当圣恩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看见卢渊苍白着的脸,不舍得闭上的眼睛一直望着圣恩,一直张开但是来不及说一些什么话的嘴……
“卢渊——————!”圣恩跑上前去抱着卢渊冰冷的身体,不顾留下的泪水大声说着:“你说过要保护我的!!你说过的!!不许这样离我而去,不许你这么做啊!!你快点回应我!!”圣恩的心更加疼了,是撕心裂肺的疼。
突然,周围由黑暗变成白茫茫一片,远处走来两个人,分别是圣恩的父母圣泽和惠恩。
圣恩马上跑上去,圣泽抱着圣恩,说:“我的乖女恩恩,我们不在的日子过得还好吗?”
惠恩亲了圣恩一下,微笑地问圣恩:“恩恩,小护有没有按照我们的意愿跟你一样打算转职成为牧师啊?她人呢?”
“爸,妈,我…”面对刚才发生的一切,圣恩不知道如何开口。
“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吧!”圣泽的笑容消失了,望着圣恩,他皱着的眉头透漏出对圣护的关切,同时惠恩也看着圣恩,说:“你是一名服事,我不希望你说出违背神的意思的谎言!!”
“圣护成为了剑士,爱上了贤者灵悯,现在跟灵悯走了!!”圣恩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坦白跟父母说了这一切。
“什么!!圣护成为了剑士?还跟灵悯跑了?”圣泽望着圣恩,目光移向别处,显然非常失望。
“我…只是让她做自己喜欢的事。”圣恩回应了圣泽以平复圣泽的失望。
“那应该没有我们的事了,圣泽你继续弹你的音乐吧!我们的表演还没设计好呢!!”惠恩从后面抱着圣泽。
“亲爱的,恩恩只在乎妹妹不在乎我们,而小护都懂得照顾自己了,我们走吧!!”圣泽含情脉脉地看着惠恩远去了。
“爸,妈,你们别走!!不要啊!!!!”圣恩望着远去的父母,内心非常无助。


“圣恩姐姐!!”圣恩的身后突然想起凛释的声音。
“凛释,怎么在这里?”圣恩对凛释的出现非常好奇。
“我一直想问你,爱是什么?”凛释眼神慷慨,非常期待圣恩的回答。
“呵呵,你什么时候研究起爱情来了?这问题我不能完全正确地回答,不过我对基督的爱我就非常了解,现实中人与人的感情解释我却无能为力,因为神都是要我们无论在什么情况都要用爱感化世人,对现实中爱与爱的情绪变化我们还是要花一些时间去研究!!”圣恩望着自己感应到的圣堂的方向,解释着。
“那你可以告诉我卢渊在哪里?我想找他!!”凛释四处看了看。
“他被纸妖杀死了…”圣恩低下头哽咽着,因为她也不想回顾刚才不堪的记忆,而且它是多么真实地打击着自己的内心。
“圣恩姐姐,你的痛苦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不能告诉我爱是什么,而卢渊哥哥刚刚也不在了,我只有去别处找去了!!”凛释失落地转身慢慢走远。
圣恩看着凛释,感觉自己除了在他面前很表面地搭讪上两句,认真了解一下,原本自己根本没给予他什么,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接口可以把他留下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留住凛释??是对卢渊的爱??但是我对他那行为…”圣恩捂着头,思绪挣扎着。
     

“圣恩!!”突然圣恩面前出现了两个人,他们的声音顿时让圣恩立马站起来,虔诚地看着自己。
“托马斯主教!!欣诗修女!!你们怎么在这里?”圣恩看着眼前这两位圣职者,心中无限憧憬。
“神庇佑的圣恩妹妹,有什么困难是你不能解决的呢?”欣诗修女看着圣恩,微笑一直没有变化,依然非常灿烂,有着非凡的包容力。
“我…为什么身边的人都离开我!!为什么??”圣恩流着泪,扑向欣诗修女的怀抱。
“圣恩啊!你知道的,神的爱是不求回报的,你将你的灵魂奉献给神,就要做到无怨无悔地用自己的大爱去付出。然而刚刚你问的为什么就已经违背了神的意旨。我们的爱是没条件的,只要这个世界更加美好!!而不是在驱魔的时候被恶魔的邪恶力量吞噬自己,我们应该在必要时牺牲自己,才能或者自己灵魂的永生!!”托马斯主教依然微笑摸着她的头。
“神将这么神圣的力量赐予你是为了什么你应该明白的,是不是?”欣诗修女的声音充满温馨。
“托马斯,我们走吧!我们相信她能领悟到基督的爱的真谛的!!”声音说完,两人都消失了。

“爱的真谛…”圣恩对他们说的话都非常有疑问,她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是做服事的料。
良久,圣恩思绪回到了现实,立马就开始怀疑自己在什么地方。
“不行!!我要立即回去!!我不能失去大家!!”圣恩拿起手杖。
“圣职者的强烈救念!!传送之阵!!”念咒结束后,圣恩没观察到任何的变化。
“是谁?是谁将我带到这个空间,快出来啊!!”周围依然白茫茫的一片,圣恩面对着空荡荡的一切感觉无能为力。
“我想出去,我只想回到他们身边,我知道我错了!!”眼泪开始从圣恩眼里流下来。
“我不能再任性了,大家应该都支持我去阻止那世界末日的到临,我知道就算我牺牲了自己,大家也不会怪我舍弃他们!!因为…之前有稚气的我根本没有为他们付出…”圣恩想到这里心里非常的疼,“更为了我命运给予我的神圣的使命!!”圣恩拿起手杖,心里想着:“我再不是那个有稚气的服事,我是为世人无私奉献的牧师!!”
“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将他为人牺牲的神悯语言传授于我!赋予我促进智慧者对世间真理的唤醒能力!牺牲祈福!!”圣恩感觉自己充满力量。
“我以方才为了神圣使命决定而流的泪水,愿神回复我神圣身份,将我传回梦魇的起源地,让迷失的我苏醒!!痊愈术!!”四周由白茫茫一片变回有昏暗灯光的古城废墟房间的一角。
圣恩睁开双眼,站了起来。看见眼前非常痛苦的黑影。
“迷幻之王…”圣恩看着眼前的黑影,慢慢走近,“圣职者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谁而存在,而是为了传达神的意旨而存在!”
“笑话!!”迷幻之王忍着痛苦念起咒语。
“深渊梦魇降临!!”脚下的三角形黑魔法阵发出紫色拥有鬼魅力量一般的气息企图侵入圣恩的思绪。
圣恩拿起两个圣杯,往里面倒进受过祈祷的圣水放在地上,然后打开圣言之书。
“尊神啊!请赋予我众人弥撒朝拜的神圣之躯,无惧黑暗力量的侵袭!!圣之祈福!!”一束光笼罩着圣恩,并且吸收着黑暗气息。
“迷幻之王,我知道你以前是个被黑暗命运捉弄的不幸的神的子民,我为神传达口谕,将你带去你原本遥远到达的来生!!转生术!!”四周的灵气聚集到圣恩身上,并且通过圣恩神圣之躯的力量作用而转化为神圣的灵气散发开去,迷幻之王面前幻化出充满神圣力量的十字架。
迷幻之王起初非常痛苦地挣扎着,不过最后化成一阵烟消失了。
看着消失了的迷幻之王,圣恩松了口气。这个时候门突然打开了,圣恩走出去,然后四处望了一下,从刚刚走进来的走廊的不远处发现一个手推车女孩的身影,经过圣恩的仔细观察,才知道是素灵。
此时素灵也向着圣恩所在的方向转过身,发现了圣恩。
“野丫头,你知不知道你的任性让他们四处找你!!不过这些我才不管,重要的是你令我吃尽了这等苦头,今天我就要在这里处决你!!”素灵向着圣恩的方向用力扔出了一根又一根的血迹树枝,眼睛瞪大着,非常愤怒的样子,不过也有些许的妒忌。
一支支树枝掉在地上,幻化出非常恐怖的魔物。
那些魔物行动非常迅捷,不到几秒就围在圣恩身边。此时素灵得意地望着眼前被很强力魔物围着的圣恩,然后拿出蝴蝶翅膀。
“蝴蝶飘飞的魅影,将我传送到遥远的魔法之都!”素灵消失了。
然而圣恩面对着这些魔物的降临已经非常好奇,但是更令他好奇的是为什么素灵会说出这样的话和有此番举动。
面对那些魔物的逼近,圣恩打开圣言之书。
“守护神的天使,请守护我!!让我神圣的躯体不受黑暗力量侵蚀!!天使之障壁!!”顿时,圣恩周围都被一层保护膜包围着,保护膜上还幻化出圣堂的钟敲出非常纯粹圣魔法的钟声,令那些魔物听到后都非常难受。
“是机会了!!”圣恩合了双手,开始念动咒语。
“为不能饶恕的罪恶进行加倍惩罚!!天使之怒!!”圣剑把一只只魔物都钉在地上。

“圣恩,你先回去!!你大伙都着急找到你呢!这里我们有就行了!”突然圣恩后面出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人穿着华丽的红白相间的大衣,身段跟贤者相仿不过看起来比贤者帅气得多,黄色的头发下有着一双湛蓝色的眼睛,手握着一本连圣恩都看不出是什么语言的书籍,只知道那书籍印着一串串奇怪的符号。而另外那个人穿着就比那个华丽的人相对简单得多,只见他身披着蓝白竖间的长袍,中间还绑着一条非常粗的布条,脚穿一双小丑一般滑稽的白色亚麻布鞋,看上去非常朴素。
“魂宇,准备好了没?”穿着华丽衣服的人对朴素衣服的人说。
“马上开始!!”只见那穿着朴素衣服少年拿起手中的拥有暗淡蓝宝石的灵魂之杖,念起咒语。
“凯旋智慧的再生仪式!!凯易哲!!”一股蓝色幽光附在华丽衣服的人身上。
“好强大的辅助魔法!!”圣恩心里想着,不过为了配合他们,圣恩也打开了圣言之书。
“圣之魔法啊!!请把传送到我心中根定的城市!!瞬间转移!!”圣恩一下子不见了。


吉芬西面的森林里。
“卢渊哥哥,天色晚了,我们回去吧!!说不定圣恩已经回去了呢?”凛释看着天色逐渐昏暗,提醒着为了寻找圣恩而忘记了时间的卢渊。
“这疯婆子从来不会离开我这么久,这次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我要找到她为止,要回去你先回去吧!”卢渊在四周寻找着,无暇看着凛释,只好大声回答。
凛释拿起鹅毛笔,打开了自己的记录本,写下:
“  爱情是忘却饥渴的守护;爱情是孜孜不倦的付出;爱情是彼此永恒的承诺;爱情是彼此了解的感应;爱情是入心入肺的在乎;爱情是…”
凛释停下笔,望着天空。
“我究竟会在将来什么时候才能爱上一个人呢?那感觉是我在图书馆看书的那种忘我?还是我对付魔物那种坚决?抑或者是我逃走时对世界的那种热爱呢?”
“凛释!!卢渊!!终于找到你们了!!”雪锋的声音打断了凛释的思路。
卢渊快步上千,抓着雪锋的衣领,说:“快告诉我!!圣恩回去了没有?”
雪锋很镇静地说:“都回去了!!我那个不懂事的妹子那回去了!!”
卢渊立马松了口气,大家在互相告知事情之后,都向着吉芬城的方向回去。



凛释的家。
圣恩很不自在地站在中央,而素灵非常谨慎地围着圣恩团团转,大量着圣恩企图找出圣恩的不妥之处。
“挺不错的嘛!!你这个野丫头竟然逃过我设出的一劫!!”素灵说话的语气里面充满妒忌。
“哈哈哈哈哈!!你那些渣废物能为难得了本小姐吗?早就有人帮我收拾了!!用不着本小姐高贵的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圣恩伸了伸舌头,然后大笑起来。
“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次!!我可是花了很多钱买回来的,你竟然说是废物!!”素灵拿起斧头,向圣恩砍过去。
圣恩向自己施展了加速术同时向素灵施展了缓速术,“神啊!!为了轻罚邪恶的人,请允许我这样做!”圣恩心里祈祷着。
“死野丫头!!别走啊!!”素灵追着圣恩,圣恩笑着跑了起来。门外,凛释看着他们的举动非常吃惊,而卢渊却看得入神了,雪锋却摇了摇头。
之后经过非常漫长的调解过程之后到了深夜,素灵又回到旅馆,凛释把海神留下的武器交给卢渊,并且告诉卢渊今天自己在纸条上说明的事,在说到圣恩的项链的时候,凛释说了个谎言瞒了过去。
因为凛释知道魂凌喜欢安静。


茫茫沙漠中。
“大叔,知道去梦罗克的路在哪吗?”魂凌向一个年老的商人问路。
“请你从这里一直往西面走,然后往南面再走一段路,再往西走很长一段路,再往北,再往南走,你就会大致看到城墙。”年老的商人说了一大堆方向词,不知道是否可信。
“谢谢你!!大叔。”魂凌谢过大叔之后,按照大叔的方法利用自己特快的跑步按照大叔说的顺序跑去。深夜的沙漠异常寒冷,魂凌身体跟风摩擦的声音很清脆。
忽然“啪”的一声,魂凌跟一个人相撞了,彼此因为撞击力度太大而晕倒在地上,可是在晕倒之前,魂凌很清楚看见对方非常奇陋的样貌下披着一张非常奇怪的披肩…

  • 0
    点赞
  • 0
    收藏
    觉得还不错? 一键收藏
  • 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评论
添加红包

请填写红包祝福语或标题

红包个数最小为10个

红包金额最低5元

当前余额3.43前往充值 >
需支付:10.00
成就一亿技术人!
领取后你会自动成为博主和红包主的粉丝 规则
hope_wisdom
发出的红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