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风

   截止今日,兄弟们一个一个的都奔着自己的目标去了,结果悲剧的我只能一个人在网上发发牢骚了: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适应力异常强大的人,每每看鲁滨逊漂流记里面的主人公因为岛上只有他一个人而苦恼万分的时候,我总是想,如果换作我们中国人的话,会比他强百倍,而且说不定再以后也不用因为钓鱼岛而和那个偏执狂加认死理的国家叫来叫去了。但当自己真正一个人的时候,当自己看一部电影到高兴处时,当自己下班回家时,当自己想打游戏打发时间时。。。。。我脑中会立马看看周围,没有人和你看着电影狂笑了,没有人和你比看谁回家早了,没有人和你一起打怪通关了,此时此刻,我只能苦笑。老实说,自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也知道这些情况的发生,等这些情况真的发生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知道不知道是一回事,会不会处理是另一回事。朱熹主张格物致知,主张人只要知道了万事万物的发展规律,那他就成功了。而王守仁主张知行合一,他主张不光要知道万事万物的发展规律,而且要通过实践来与自己心中所组成的思想体系进行对比、补充(难度升高了),个人觉得,这二人只是给我指了一条不可能看到终点的路,他们给我指出的那条路,那个目标就是狗屁(强调一下:这是个人想法,希望朱学和王学的信奉者看在我曾经也是这二人信奉者的份儿上,不要把我当靶子),所谓万事万物,那不只是光用一个万来衡量的,而且,每一种生物,每一株植物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都有它的特性和内涵,这是一条艰辛而毫无运气可言的道路,很多成功的人(就我个人有限的记忆中)一种是对人类研究的相当透彻,代表人物就是那些谈判者们,国事,家事,事业上的事,只要是事就都可以坐下来谈(其实事情本身很简单,复杂的是人而已);一种是对无生命或半生命物体深入研究的(研究透彻的人现在没有),代表人物就是亚里士多德等一些科学者,他们的理论或许已经被后来的科学者推翻了,但这也淹没不了他们对科学的追求热情和贡献。真正达到万事万物都了然于胸,顺带拥有通天遁地只能的人,估计也就是咱们中国人心中的佛祖、欧洲人们心中的耶稣,穆斯林们心中的真主阿拉,外带各民族的各种偶像(这样看来,真正完美掌握万事万物的人也相当的多嘛),我个人不信仰这样的人,也就是欧洲人所认为的那种连信仰都没有的野蛮人,但我相信,有一天,这样真正完美的人理论上是会产生的,或者已经有了,而我也是在自不量力的向着这个目标进发,

虽然自己知道,以我的资质,就是再给我几百倍的时间,也不可能实现这个终极目标,但谁知道呢,也许我就像雨中的风一样,会一不小心把那滴关键的雨滴影响到那个关键的地方,让那个有可能成为完美的幼苗得到滋润,朋友曾经问我到底想走一条什么路,我想经过这么多天的冥想(瞎想?幻想?),终于确定自己心中那条路了!在巴里安将耶路撒冷献给萨拉丁的时候,他问了一句:耶路撒冷到底有什么价值,为什么非要夺得这样一座城市?萨拉丁回答:nothing。随后又笑着说:everthing。萨拉丁曾经也是雨中的风。。。。。。

                                                                                                                                                             ————11.5.22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生物 游戏
个人分类: 文章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仿红包雨demo

2017年08月21日 160KB 下载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