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黑客(4)

8. 软件开发部和网络部的战争(2)

尽管我有100%的把握,但是想获得连接我们部的路由器的控制权利还是要费点事的。而且必须作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毕竟都是自己人,人民内部矛盾,大家开开玩笑也就行了。公开了就不好了。其实网络部那帮哥们和我的关系也不错。平时常在一起探讨一些网络问题。他们见过的东西多,所以我经常问他们一些问题。但是他们那个头儿,姓胡,长得和《渡江侦察记》里面那个狡猾得参谋差不多,瘦瘦的,戴个眼镜。和我们头儿经常在中层干部会上对着干,由于我们头儿是博士。那个胡队长(我们软件部的人都这么叫他)什么也不是,而且是学化学的,因为业余爱好计算机,玩计算机也不错,也就是其他部门心中的高手。由于当时用flash作了一个我们单位的宣传材料,深得上层人士得欢心。当时,还没有软件部,单位建设网络部得时候,没有其他得人选,于是这位“高手”就座上了网络部主任得宝座。当然这些我也是听其他元老级人物说得。我也是后来才来得。

当然我们头儿是后来才来得,否则,不可能能轮得上他。每次当胡队长在会上展示他们搞得网站,并且不可一世得时候。我们头儿总是会用若干无法辩驳得道理把他们得东西驳得体无完肤。每次胡队长都下不来台。你想,中国官场得斗争得微妙,大家应该心里有数。所以,他恨上我们头儿,并且连我们软件部得人都一起恨上,这是再好理解不过得事情了。以他得理论水平,想和我们头儿搞文斗显示是没戏了。胡队长是和我们得网络建设一起成长起来,虽然其他方面他不行,但是他在网络方面配置的熟练程度,这不是吹的。在路由器或者防火墙方面搞点小手脚。还不是小菜一碟?根本不需要其他人代劳。

我问过网络部的哥们,他们说路由器的密码只有他们头儿才有,路由器都是他们头儿配置的。看来,胡队长肯定和我们玩阴的了。其实,这些我们头儿,我想肯定知道。博士的思想水平绝对就是比你一般人高,不服不行。我们头儿是主攻方向是网络加密。对加密算法的研究不服不行。我请教过他很多加密算法方面的问题。真是厉害呀,一针见血,让我明白了不少。比有些狗屁书上说的好的多。说实话,有些书的作者我怀疑他自己都没有搞懂,就抄上去了。
但是我们头儿就是不说。就是不停的打电话给网络部催,或者打电话给头儿的头儿。

但是现在我的机器无法上网,招数再多,也没有用处。到隔壁财务处去吧,容易暴露。那帮家伙虽然对编程不懂,但是应该看的出来,你再作什么东西。而且,作黑客这个东西,还是自己的机器用起来顺手。

管他的,先想办法上网再说。财务部和我们软件部连接的是同一个交换机。这个交换机再连接到同一个路由器上。他们网络工作正常。说明凡是软件部的ip肯定被过滤掉了。网络部的机器都是通过一个交换机直接连接到总出口路由器上的。因为胡队长对全单位的机器都作了ip和网卡绑定,所以ip没办法改的,否则,改个财务部的ip就可以上网了。

ping了ping财务部的计算机。不出所料,果然是通的。显然不是交换机的问题。要上网,只好在财务部中找台计算机帮我一下了。呵呵,当然是那台财务部的信息发布server了。速度块,量又足。呵呵。

不用破密码,因为在他们安装补丁之前,我已经安了后门了。不过我什么都没作,就留个后门。从没有用过,我觉得没什么意思。但是现在必须要用一下了。

大家可能会说,你们这个财务处也太菜了吧,你们的金融安全如何保证呀?呵呵,他们菜是肯定的。但是,这个server里面没有我们部门的财务数据库。他们的数据库在另外一台单独的计算机上,没有接入网络的,从软件到硬件都是上级部门统一配发的。这台server就是发布信息的,具体的说就是搞工资查询的,每个月的工资数据都是使用access数据库copy上去的,所以,没什么价值。即使你攻入了,对财务也没什么影响。

非常轻松的进入那太server。先看看安装路由和远程访问没有?一看,没有!看来要安装一个代理服务器了。传了个proxy+上去,这个东西小而功能也强。一切顺利,很快我的机器就可以上网了。由于大家都是内部网,100M的规格,所以速度和直接上网没什么区别。
首先必须获得我们这个路由器的口令。然后就一切ok了。

本来想直接攻击胡队长的计算机。胡队长的的ip大家都晓得的。但是我扫了胡队长的计算机,他的2000专业版本该加的补丁都加了。而且没有开server。所以搞起来非常麻烦。需要时间。但是现在我没有时间,必须要速战速决。而且,他肯定安了防火墙的。说不定就会发现财务处的server再扫描他。所以,我必须要快快。毕竟,胡队长在网络配置和防护的水平绝对在网上算“高手”级别的。不可轻敌。

首先在财务处server上安装了个软件路由器。然后进入我们的总路由器,在路由表中加了一条规则,把胡队长的计算机的数据全部转发到财务处的软件路由器上,然后通过财务处的路由器在转向那个出口路由器。接着在财务处的路由器上安装了我的自己写的包过滤软件。这样,胡队长对外的数据包都会被我记录下来,他登陆路由器一般用的就是telnet,这个是不加密的。呵呵,你的密码还能跑的掉?

为了节约时间,必须让胡队长快点送密码,于是我拨了胡队长的电话。

“喂,胡主任吗?我软件部。刚才我们的网络通了3分钟,但是现在又不通了,麻烦你们检查一下好吗?”

放下电话,我就开动了我的包过滤软件。果然,很快,胡队长的ip数据包就开始源源不断的过来了。

呵呵,你差点笑出来。你想,明明是他刚才过滤掉我们的。但是我偏偏说我们通了3分钟,这根本不可能的。他对自己的设置还不清楚吗?所以肯定会重新登陆路由器,检查设置。当然,肯定设置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一会儿,他可能就会有所察觉。呵呵。

果然,一会儿,他的数据包就没有了。我立刻以最快的速度down下记录文件。并恢复了出口路由器上的设置,然后删除掉财务处server上我安装的所有东西。然后断掉连接。开始在我的机器上分析我拦截下来的数据包。因为我自己对telnet的数据包作个试验分析。所以密码的位置在杂乱的数据包中很快就被分析出来了。靠!密码居然是i*hate&doctor%zhang。哈哈,doctor zhang就是我们头儿拉。看来这家伙果然是恨上了我们头儿了,连密码都不忘记提醒。不过这个家伙的密码如果破译起来是有点难度的。

好了,立刻进入那个路由器,打开防火墙的设置规则一看。果然,这个混蛋把我们软件部的地址的数据包全部drop掉了。我删除掉后,立刻退出,网络立刻就通了。谁着李MM一身欢呼:“通了,网络通了”,我们的flashget都开始出现绿色线了。大家欢呼了几声,又开始作自己的事情了。

我在想,要不要把特权口令改了,让胡队长去找经销商。后来想想,不好。玩笑开的大了点。就放弃了。

过了一会儿,胡队长过来了。我们和他打着哈哈,大家都说以后不会断了吧?胡队长不自然的笑着。眼睛去不停的挨个看我们的屏幕。看来这个家伙肯定发现有人改了路由器,看来是来侦察来了。我心里暗暗好笑。但是表面不动声色,在编我的java程序。

胡队长转了一圈后,没什么收获。出去了。

我估计以他的知识深度,是不可能能想的通人家是如何进入路由器的。至于破译万能口令,他也是无法理解的。我想他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他的口令被别人猜出来。果然,他走后,我重新试图进入路由器,失败了。显然,他的口令已经改变了。胡队长不是傻子。一般网络管理员的素质绝对是有的。

“shit“我心里想,以后他又重新改设置怎么办,得想办法获得他得路由器口令,才行。
怎么一劳永逸的获得他的口令呢,我正想着。听见头儿叫我:“小王,进来一下”

我心里一惊,难道胡队长知道使我干的,告发我了?

我忐忑不安的进入头儿的办公室。
9. 软件开发部和网络部的战争(3)

进入头儿办公室,发现他正在桌上写着自己东西,好像是论文。

我的心放了下来,一般头儿要批评我,一般都会盯住我的。现在他居然连头都没抬。

“刚才总部那边打电话来,叫我们派一个解密高手过去,我现在没时间,你替我去吧”
“作什么呀,我可不是干解密的,这不是你的老本行吗?我的程序还没完呢?”我还要搞胡队长的路由器呢,我想推脱。

“没关系,工作量照算,手头的工作放下,这可是部长亲自要的人。”头儿,抬头笑着看了我一眼,继续说:“估计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大概是机器被病毒感染之类,你去玩玩吧。”

天,部长亲自要的人,这下可不敢推了。我们头儿确实是一个搞实事的人,连部长亲自点名,都不想去表现一下,把我顶上了。我心想,这些事情不是都是网络部那些人的事情吗,怎么总部叫上我们软件部的人了?

总部的办公搂修的就是***气派,进去的感觉像进了星级宾馆。我直接到指定的办公室。看见胡队长居然也在也在,还有财务部一个计算机比较牛的家伙。除了部长外,部长对面居然还座着一个警察,确切的说是一个非常年轻,估计22上下的女警察。那身警服,让我感到很困惑,我们单位谁犯事儿了?

“是软件部的吗?张博士怎么没来?”部长说话了。

“我是张主任叫我来替他的,他有事,来不了。”我赶紧向部长解释。

部长没说什么 ,开始招呼我坐下,然后接着说话了。

“这次叫大家来,主要是我们的友好单位需要我们的帮助,这位是市刑警大队的小林警官,他们一个案子设计到计算机方面的问题,需要大家帮助。在座的各位都是相关部门的计算机优秀人才,再说协助警察,打击犯罪,也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所以请在座的各位尽力协助林警官事情作好。。。下面请林警官和你们具体谈。”。作官的人说话都这味道,我知道怎么回事,心里立刻松弛下来。呵呵,看怎么回事。没想到今天还和警察接触,而且还是个案件。呵呵,好玩。

部长和那位林警官打了几个哈哈哈后,离开了办公室。现在屋里就我们四个人了。

我座在小林警官斜对面,部长走了,呵呵,没压力了。我开始打量她。哇,现在女警察的新制服还真的好看。挺精神的。而且这位林MM,怎么形容呢,应该说很“俊俏”。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短发,就是通常我们说的“乖乖”型的。而且两个小小的酒窝也瞒可爱的。

部长走了,就剩下三个大老爷们,都等她说话,小林有点不自然了。看的出来,她应该也是刚干这个不久吧。她过了一会儿,硬着头皮开始给我们介绍情况。

原来是她们有个案件中,有个嫌疑犯始终不肯交代。而他们没有其他的证据,只有一份被加过 密的计算机文件。警方怀疑这位文件里面都是证据。所以想解开,但是这个文件是被了个不知从哪里down的一个不出名的软件加密的。网上无法找到解密程序。他们的人努力了很久,也没有办法解开。所以只好请我们部的人帮忙了。因为我们部的计算机应用水平在这里是出来名的,虽然我知道这都是“宣传”的结果,说白了就是“吹牛”的结果。但是她们反正是动用组织关系,找上门来了。

我一句话都没说。偶尔看看林MM,再看看胡队长。这轮不到我说话。我也不想说话。呵呵。

“会不会是word文件加了密码?如果是的话,我能解开” 胡队长终于说话了。

我差点笑出来,靠,如果是word,用的着刑警队这么兴师动众?人家不是说了吗,是一个国外down的不出名的程序加的密。

“不是,是一个国外下载的叫filelock的程序加的密。”林mm看来还是行家。从她的眼里,我看到了一丝失望。大概她没想到我们这位计算机高手会问出这么外行的话。

“可以到网上搜索一下,一般都会有解密程序。”胡队长继续说。

“但是我们没找到。”她停了一下,补充到:“这个软件非常不出名,所以我们没有办法联系到作者,而且网上一般很少人使用这个软件,所以,对他的破密程序应该没有吧。”

我以想像,他们刑警队已经经过了不少的苦战了。

“我们曾经对这个程序进行逆向工程,但是这个程序好像加过密,我们没办法读懂他的程序,跟踪也失败了。”林MM现在好像比较自信了,大概看出我们的胡队长没什么了不起的吧。
财务处那个哥们一句话也没有说,我估计他听懂没有都难说,他是真不敢说话。呵呵,我是不想说话,我想看看胡队长到底有几把刷子。呵呵。

胡队长也看出来了,这位林警官不是外行。说不定就是他们警队的计算机高手。谁也不比谁傻多少。对内行,靠说空话是没什么用途了。他对网络配置再熟悉,但是对加密解密我敢说他是个外行。因为加密解密技术,一般不通过系统的学习是很难掌握的。胡队长一个搞化学的半路出家。整天都搞网络配置去了。哪有时间去研究这些。所以说他是外行绝对不过分。至于财务处的那位哥们,这可和注册表没什么关系。所以,我怀疑他压根就没有听懂。呵呵。

“那就没办法了,谁知道他用了什么鬼办法加的密?藏东西容易,找东西难拉。”胡队长开始要打退堂鼓了。

“是呀”林MM敷衍的笑笑。有些失望了。然后例行公式的说:“其他两位同志有没有好方法?”她的目光扫着我们。

财务处那位哥们尴尬的笑笑“没办法,这个确实困难”。

林MM把目光停在我的脸上,询问的忘着我。手里已经开始收拾笔记本,看来准备走了。

“你们能提供那个filelock软件吗?”我开口了。

我看到林MM的眼睛一亮,不迭的回答“能能,当然能。我们有这个软件,就是分析不出来。你可以帮我们分析吗?”

"呵呵,我也不是很懂,比你们刑警队的高手差远了。不过,可以帮你们看一看,瞎猫碰着死耗子的事情,也难说。哈哈”。胡队长在这里,话不能说的太满,否则,我们的网络日子不好过,等我拿到你路由器密码的时候,呵呵,我才不怕你呢。

林MM脸上露处了笑容。其实她也是年轻人。只不过工作关系,故意搞的比较严肃。现在,我这么一说,她也松弛下来。

“对对,让我们小王碰碰,说不定能碰出来”胡队长故意把碰字说的很重。

我呵呵的傻笑着。

大家都哈哈笑着,走出办公室。

我看到胡队长脸上的一丝不悦,尽管他在笑。我想,我们部的网络肯定又要出问题了。搞他的密码必须赶快呀。

我满腾腾的走出总部的大楼。正在考虑如何搞胡队长的密码。

刚出大门,听见有人喊:“唉~~”

我一看,一辆白色桑塔纳警车,里面一个女警察对我大叫。不就是刚才那个小林警官吗。

“叫我吗?我不姓唉,我姓王”。我走过去,“你还没走?"

"呵呵,我知道。这不是等你吗?,你到哪里,我送你吧“林MM有点腼腆的笑。

”我就住城北,不远,3站路”我大方的拉开车门,坐在前面,她的旁边。“走吧”。

警车开动了。这辈子桑塔纳座的多了,但是戴警灯的还真是头一回。感觉真是有点怪怪的。车子开动了。

“你帮我们破译那个程序,你需要些什么条件和工具。我们可以尽量提供”。原来她还是没有忘记她的工作。

“你是学什么专业的?不会是刑侦吧?”我问。

她一愣,然后说:“你猜呢?”

“我觉得你绝对是学计算机的。”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觉得是。你说对不对吧?”这个倒不是乱说的。学计算机的人遇到一起,几句话可能就能感觉出来。真的。

她笑了,没有说话。我想我是猜对了。

她现在说话随便多了。“你能不能破译这个程序?“,两个搞计算机的人说话,不需要再说废话了。

”你跟踪过那个程序,感觉如何?“

”有点难,他做过加密,还有反动态跟踪。我跟了几个星期,实在跟不下去了“。

”看到他的密码算法了吗?“

”唉,就是没有呀。“

”其实,动态反跟踪这些,倒是还好办。就怕最后跟出来,加密算法用的是什么世界上的通用算法。这就麻烦了。能不能破译,基本就是看运气了。“大概看我说的东西却是比较内行,现在她完全相信我了。而且开始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了。

”你一定要帮帮忙,这个案件对我们比较重要的。“

”这个需要时间呀,我慢慢试试看吧。“

很快就到我宿舍门前了,我下车。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林紫嫣。你叫什么,能给个email或者QQ什么的?我把程序发给你?“

我告诉了她的我的名字还有我的电话,以及email和QQ。客套的说:“要不上去坐坐?”

“下次吧,bye”她的车已经开动了。
10. 软件开发部和网络部的战争(3)

晚上上网的时候,发现QQ上已经有人请求加为好友了。呵呵,一看,网名叫若烟。可能是林警官吧。同意加为好友之后,一问,果然是她。

她迫不及待的把那个filelock程序给发过来。

我收了。程序很小,100k不到,只有一个简单窗口界面。我一边和她聊着天,一边调出softice开始跟踪。呵呵,其他不敢说,但是跟踪程序,解密加密还真是我的强项。

其实我们国家加密解密的黄金时代应该是使用dos操作系统的时候。那个时候,可以说加密解密就是高手的代名词呀。那个时代,无数的高手投入到这个加密解密的战场上来。那个时候无论加密还是解密,想出来的办法那才真是叫绝呀。现在windows下,程序大了。跟踪程序愈发困难了,还有防盗版的思想从技术层次发展到了法律层次,所以加密解密就弱化了。加上网络的流行,高手们几乎都把注意力转向了网络程序的攻击了。

我的加密解密功底就是那个时代练就的。当时解密kv300的钥匙盘,就是我的入门课程,debug就是我的最爱呀。后来硕士毕业论文,我的课题就是加密解密技术探讨。当时提出的一个万能解密技术在国内也是首创呀。我的导师都佩服的不行。
但是,跟踪程序仍然是非常艰苦的。你不要相信有些人吹牛,说自己一晚上就把一个几百k的程序读懂了。还破解了。绝对是吹牛的。

我跟了一段之后,还很顺利,但是很快就陷入僵局了。看来这个家伙采用过反动态跟踪技术。我心里有底了。对这个程序,不是普通程序,必须要慢慢来。这个家伙既然写加密程序,对解密绝对也不是菜鸟。解密的那些招数,他会不知道?反跟踪,首先就是反静态汇编。这个技术是加密者所必须的。就是让你反汇编出来的程序你无法读懂。不过,从理论上来说,程序都是可以破译的,因为不管你如何变换,必须要计算机能正确执行。但是让你无法读懂,计算机又能执行,这是容易办到的。比如给你加个1000个无意义的循环。计算机能执行。但是你能读懂吗?你不执行还不行,因为后面的代码必须要通过这个1000个循环来解密。你动态跟踪,他给你加入一些反跟踪措施,比如看内存中是否有调试程序,如果有,立刻拒绝执行。甚至让你的debug死机。甚至更绝的是通过执行时间来看是否跟踪,你如果跟踪,你的时间肯定长,直接连续执行,你肯定短的多的多。当时那帮高手们,当时我崇拜的偶像,现在几乎都是IT界的风云人物了。 而且后面的程序是重新加过密的,执行一段,解密一段。在内存中基本就只能看到很少的明文,全是密文。要对付当时那帮高手,才是真的难呀!

我跟踪了一阵那个程序。他的加密方法比较简单,就是使用的反复变换的方法。首先就是对自己进行拉多次变换,就是我们说的加壳。而且他不是使用现在流行的什么arj,什么zip加的壳。而是自己整的一个算法加的。这个程序一共使用了3钟变化方法,加了3层外壳。这些早在我的预想之中,所以,我很快就把他的三个外壳脱掉了。现在内存就出现他的原始汇编代码了。但是事情没有完,他采用了隐含调用方式。也就是当调用程序的时候不是使用call或者jmp等指令。而是拼命往堆栈压入数据,弹出数据,大部分是无意义的数据,根本就是麻痹你的。等你即使是孙悟空的脑袋也该昏了的时候,他才把正确地址压入,使用ret指令就转移了。你根本就看不到一句call和一句跳转指令。

看了他的代码,有防softice的代码。只要使用softice的跟踪,就死机。呵呵,他的招数比较老,所以我早有准备。我的softice是经过我改造的。他发现不了,所以对付他那些变换招数,因为可以动态跟踪,所以他那些什么隐含调用啊,什么加壳呀,全失去了作用。呵呵。
我给林警官发消息"你跟踪到什么时候就不行了?”

“就是脱壳的关键代码段的时候我的softice就死机了”。

呵呵,看来她的softice没有经过改造。当然死机了,每个解密的关键代码前面就有反softice的代码。而且你还不能跳过,跳过,后面就无法解密。当然就死翘翘了。

“你跟踪到哪里了?”林MM问。

“我?呵呵,脱壳完成了。”

“真的吗?你怎么没死机,你用什么跟的?“

”当然是softice,还有什么?“

”啊,你如何跳过他的反跟踪手段的呀?“

”我就一直跟呀,就没死机。“我故意装糊涂。呵呵,我怕她问我要那个程序。到时候不好推迟。真正的黑客是不会轻易把自己的工具送人的。况且对方还是个警察。

”呵呵,你骗我。“ 林MM当然知道怎么回事。笑笑,也没继续问了。

”你干警察多久了?” ,我一边继续跟踪已经脱了壳的程序,试图找到他通过解密文件的代码。

“一年多点儿”。她回答,“你觉得破译有希望吗?”她总是关心她的工作。

“你什么学校毕业的呀”,我无聊的问。同时自己使用那个软件,加密了一个文件。然后使用这个软件打开她,输入密码,试图找到她校验密码的过程。

“你查户口呀,要查户口我可以帮忙”消息后面跟了个俏皮的笑脸表情符号。

呵呵我回了个红脸的符号。

这个时候我发现了filelock程序的密码变换代码断。同时也发现了密码在文件中的位置。当然是经过加密变换的。

只要把这段密码变换代码读懂,如果不是很难的算法,基本就能解决了。我心里高兴起来。

”我找到密码变换入口了“。我给林MM发消息。

“太好了。真的吗?”我几乎能感到她的兴奋。她是懂行的,知道找到密码变换入口,几乎就成功了一大半。

“别高兴的太早,看她的密码变换算法了。god bless you"。我必须要泼泼冷水。其实说实话,对这个程序,才几个小时就能跟踪到密码变换部分,已经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了。可以看出其实这个程序本身也不是非常严密,毕竟只是网上的一个加密程序。又不是商业程序,说不定就是一个初学加密的人搞的试验程序。

我本来是做好通宵战斗的准备的。现在看来,似乎是非常的顺利。

我倒了一杯水,开始慢慢的喝着,一边尽下心来开始读那段密码变换程序代码。根据我的经验,真正考验毅力的时候到了,因为这是密码变换,你必须每句每句都读懂。不像动态跟踪,你可以大段大段的自动运行。只有你理解了这个加密过程,你才能通过逆过程把文件中的密码变成明文。而采用的密码变换为了被别人破译,通常会非常复杂。写的时候,作者一般也不会使用标准方式写,简单的说就是,怎样你读不懂,就怎样写程序。反正就是让你读不懂就对了。

凡是读过别人程序的人一般都知道,读别人的程序,有时候还不如自己写一个。现在我读的时候是别人故意让你读不懂的程序,困难度可想而知了。

“可以把那段密码变换程序发给我吗?”林MM发消息过来了。

“of course"。我把代码的屏幕copy给他发过去了。

我开始读程序。才读了半个多小时。我的心开始下沉。

这个代码算法我非常的熟悉,而且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复杂。

但是,正因为这样,我感到失落。我知道,要解密这个程序,远没有我开始预想的那么乐观。

写这个程序的那个家伙,其他地方都是使用的自己的算法。他的知识水平显然并不高,所以要破译他自己创造的算法,真的对我来说,不是非常困难。他的三层加壳,不是被我在几个小时之内就被脱的干干净净吗?关键是这个最关键的密码变换,他没有使用自己的算法。
他使用的一个我非常熟悉的算法。但是正因为我非常熟悉,所以,我知道,麻烦真正的开始降临了

我发了一声长长的叹息,给林。

“破译的可能性不大,就看我们的运气了。”

“这个算法好熟悉呀。。。”看来他还陷在读代码的泥潭里面。

今天晚上,我决定放弃了。因为,我知道

  • 0
    点赞
  • 0
    评论
  • 0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海报

参与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 后发表或查看评论
©️2022 CSDN 皮肤主题: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