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 的正义理论(Web3 是我们打造更好互联网的机会)

Web3的正义理论

原文链接: https://li.substack.com/p/a-theory-of-justice-for-web3?s=r

Web3 是我们打造更好互联网的机会

凡是见过我的人都知道,已故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的思想在我的世界观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尽管距离他的代表作《正义论》出版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罗尔斯的观点在互联网时代仍然特别重要,因为平台在扩大获得经济机会和延续财富不平等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的工作讨论web3,挑战我们采取一个“veil of ignorance”推理的原则,以确定一个社会的资源公平分配。

今天早些时候,这篇文章发表在《哈佛商业评论》上,通过罗尔斯的正义理论对 web2和 web3进行了评估,并提供了一系列原则来指导 web3的发展,从而创造一个更公平、更好的互联网。我希望它能引发关于 web3的“为什么”的讨论,以及围绕我们作为生态系统的建设者和参与者所产生的影响的更大程度的意向性。

围绕 web3最有力的论述之一是,它是一场走向更好、更公平的互联网的运动。具体来说,web3的支持者设想了一个互联网,在这个互联网中,用户可以从少数抽取性的、中央集权的机构手中夺回权力,在这个互联网中,每个有互联网连接的人都可以在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中参与。

但 web2一开始也有一个类似的承诺,那就是赋予个人创作者权力,去除中间机构ーー这个承诺没有兑现。现在,站在互联网新时代的悬崖边上,我们应该扪心自问: web3实际上是在使机会大众化吗?如果没有,我们如何更好地设计平台和治理系统以促进公平?

社会和政治哲学家 John Rawls 在其1971年颇具影响力的著作《正义论》中提出了被称为“无知之幕”的思想实验,为这些问题提供了一个有用的框架。在为一个理想社会创造基础的时候,Rawls 认为,我们应该想象我们不知道我们自己会落入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也就是说,我们应该采用一个无知之幕。一个公正的社会是“如果你知道它的一切,你会愿意进入一个随机的地方。”罗尔斯补充道:

这种情况的基本特征之一是,没有人知道他在社会中的地位、他的阶级地位或社会地位,也没有人知道他在自然资产和能力的分配、他的智力、力量等方面的财富。我甚至可以假定当事人不知道他们对善的概念或他们特殊的心理倾向。

Rawls的思想实验在现在尤其重要,因为我们正站在拐点无知之幕所想象的那种世界。**Web3提供了从零开始建立一个全新的互联网——实际上是全新的经济——的机会。**那么问题就变成了: 我们应该创造什么样的互联网?

有些人可能会说 web3还很年轻,这些问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自行解决的。但是在 web2的设计中,关于影响和外部性的问题被留得太晚了,其后果从选举操纵到广泛传播的疫苗错误信息。一些指标表明,web3中的早期设计选择正在复制或复合 web2和现实世界的不平等。

我们如何决定什么是公平的?

几个世纪以来,哲学家和思想家们一直在争论如何在社会参与者之间最好地分配资源。致力于回答这些问题的思想体系被称为“ Distributive justice”,在这个学科中存在着不同的思想流派:

  • Strict egalitarians argue that the only just system is one in which resources are distributed absolutely equally — in other words, everyone should have the same amount of material goods. The principle is rooted in the belief that everyone is morally equal, and thus deserves to have equal access to materials and services.
    严格的平等主义者认为,唯一公正的制度是资源绝对平等分配的制度,换句话说,每个人都应该拥有相同数量的物质产品。这一原则植根于这样一种信念,即每个人在道义上是平等的,因此应当平等地获得材料和服务。

  • Luck egalitarians argue that what’s important is equality of starting position, and that any inequalities that emerge after that point are justified by differences in merit.
    幸运平等主义者认为,重要的是起点地位的平等,在那之后出现的任何不平等都是因为价值上的差异而合理化的。

  • Libertarians argue that individual freedom should be the sole consideration, and that any effort to redistribute resources infringes on that freedom.
    自由主义者认为个人自由应该是唯一的考虑因素,任何重新分配资源的努力都侵犯了这种自由。

  • Utilitarians argue that the most just system is the one that maximizes the sum of total happiness and well-being of all participants. Under utilitarianism, redistribution of wealth would be desirable because each marginal dollar would do more to raise the well-being of a poor person than a wealthy person.
    功利主义者认为,最公正的制度是使所有参与者的总幸福和福祉最大化的制度。在功利主义下,收入再分配是可取的,因为每一个微不足道的美元都比富人更能提高穷人的幸福感。

这些正义理论的共同之处在于,自由和平等这两种同等重要但往往相互对立的价值观之间存在紧张关系。一个所有行为者都完全自由的社会很可能导致严重的不平等,因为个人追求财富的动机不同,他们的行为方式也会促进他们自己的利益。相反,一个完全平等的社会会抑制自由,因为个人的行为不能导致他们与其他人不平等ー即使这种不平等的结果是通过努力工作或技能”挣得”的。

通过无知之幕的推理,Rawls 引入了他自己的 Distributive justice 理论,即众所周知的公平的正义它由最大平等自由原则和差别原则两部分组成。最大的平等自由原则赋予所有公民最大限度的平等权利和自由,这些权利和自由与拥有这些自由的其他人是一致的。正义要求人人享有平等的权利。

差别原则认为,社会中存在的任何社会或经济不平等都应满足两个条件。首先,他们必须“在公平平等和机会的条件下担任向所有人开放的职务和职位”社会职位,比如工作,应该对每个人开放,并且根据成绩分配。换句话说,一个人的成功前景应该反映他们的天赋水平和使用它的意愿,而不是他们的社会阶层或背景。 其次,任何确实存在的不平等都应该使最不富裕者的利益最大化。这是一个意义深远的原则。根据这一原则,医生比保安挣得多是可以接受的,因为这种薪酬差别激励医生追求自己的事业,并确保保安(以及其他所有人)在生病时能得到高质量的护理。

罗尔斯的理论是微妙的,但总之,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如何解决自由和平等的竞争需求之间的中心紧张关系。通过要求不平等惠及最弱势群体,罗尔斯建立了一个自然的矫正系统,来纠正猖獗的不平等现象,否则这种不平等现象就会出现在一个特权自由高于一切的体制。

这种自由与平等之间的平衡使得罗尔斯的理论作为互联网的哲学框架具有说服力。它为建筑商的贡献留下了回报的空间,这对于激励友好、有抱负的人在生态系统中建设是必要的。与此同时,以一种为弱势参与者创造机会的方式进行建设,也给建设者和整个生态系统带来了负担。

当前互联网的公平正义评析

当前的互联网在多大程度上遵循了罗尔斯的原则?在许多方面,web2互联网扩大和增加了广大人群的机会,并且比互联网出现之前的世界更接近罗尔斯的差异原则。在互联网出现之前,参与各种行业的机会受到少数守门人的限制,从电影工作室到音乐公司。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平台使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内容的创作和传播,从而使更多的创作者获得成功。

但是你不需要在其他方面寻找 web2互联网没有达到目标的证据。举几个例子来说明 web2平台是如何抑制平等和违反差异原则的: 零工经济平台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而提供服务的一线工人挣着贫穷的工资,被排除在影响他们生活的决策之外。社交媒体公司和媒体平台从算法推送中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广告收入,这些广告收入提升了虚假信息并损害了脆弱的社区。平台的创造者基金通常会奖励拥有最多观点和参与度的创造者,这导致收入集中在那些已经拥有充足收入来源的创造者身上,而无法为那些不那么富裕、有抱负的创造者扩大获取渠道。我们以前也写过,互联网不支付的原罪是如何导致了当今定义 web2经济的抽取性的、基于广告的商业模式的。

但不仅仅是 web2平台没有达到 Rawls 的正义标准。Web3 目前的形式也加剧了不平等。Web3 项目通常将加密令牌作为价值的数字表示形式发布。早期版本的令牌分发已经导致了不可持续的动态: 投机者获得回报,而不是那些通过实际使用为网络增加一致价值的人。一些为赚钱而玩的游戏实施了双重令牌系统,在这种系统中,用户赚取收入,但没有治理权力,从而产生了复制当前经济动态的风险,即工人赚取工资,但没有股本,这加剧了财富不平等。商业作家 Evan Armstrong 指出,当前的一些 NFT 项目和多层次传销计划有着很强的相似之处,在这些项目中,由于系统设计的原因,后来进入生态系统的人在结构上无法取得与早期采用者相同的成功。

如何在 web3中确保公平正义

我们已经看到,web2互联网和 web3的早期版本都未能确保一个免费、公平的竞争环境,使最弱势群体受益。那么,一个符合罗尔斯标准的互联网会是什么样子呢?一些普遍的反原则开始成为焦点:

  • Don’t build a system that only benefits the wealthy, because what if you’re poor?
    不要建立一个只有利于富人的体系,因为如果你很穷怎么办?

  • Don’t build a system that disproportionately favors early adopters, because what if you’re not embedded in networks that give you early access to knowledge?
    不要建立一个不成比例地偏爱早期使用者的系统,因为如果你没有嵌入到那些让你早期获得知识的网络中会怎么样?

  • Don’t build a system that demands extreme technological savvy to succeed, because what if you don’t have the aptitude or resources to learn those skills?
    不要建立一个需要极端技术头脑才能成功的系统,因为如果你没有学习这些技能的资质和资源会怎么样?

使用这些反原则作为指导,建设者和 web3生态系统的参与者可以做3件事情,以确保它符合罗尔斯的理想的自由,平等和差异原则: 第一,促进自决和机构。其次,奖励参与者,而不仅仅是资本。第三,纳入有利于弱势群体的举措。

推广自决和代理

web3 的核心原则之一就是自决的理念: 与 web2平台不同,web3社区的创始人、执行官和股东拥有所有的权力,web3社区将由他们的成员控制。这与经济学家阿尔伯特·赫希曼的“退出-声音-忠诚”模型是一致的,该模型描述了个人在组织和国家面临不满意情况时的选择。理想情况下,在 web3平台上,用户可以表达关切,试图改变他们的处境; 退出到新的平台; 或者出于忠诚,等待情况得到解决。

但今天的现实更加复杂。早期的治理结构在很大程度上采用了象征性加权投票制,结果就是富豪们与他们本应用来纠正的董事会没有多大区别。富豪统治的问题在于,不管是在董事会还是在反对党不和的渠道,掌握权力的人很可能会为自己的利益着想。

作为将网络3的未来与罗尔斯的正义原则结合起来的第一步,网络3生态系统的参与者和建设者需要推动民主治理体系,让所有成员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仅仅是少数几个。每个人都应该平等地参与他们所参与的制度。

还有一些额外的治理体系可以对抗富豪统治,比如:

  • Reputation-based governance: According greater governance power to those with higher reputational value.
    基于声誉的治理: 给予声誉价值较高的企业更大的治理权力。

  • Delegation: Enabling community members to nominate others to vote on their behalf.
    代表团: 使社区成员能够提名其他人代表他们投票。

  • Pods/subDAOs: Smaller groups within an organization whose scope of governance can be constrained to their missions.
    Pods/subdao: 组织中的较小组,其治理范围可以受到其任务的限制。

一个项目有意使其成员基础多样化的例子是 Mirror 的 $WRITE 令牌空投,这个令牌需要在平台上注册一个自定义子域,以及在未来参与治理。为了扩大能够影响治理的用户基础,令牌根据一种旨在最大化不同社会集群的算法进行分发。据《镜报》报道,这次空投“进一步民主化了选拔过程,拓宽了进入的标准… … 到目前为止,镜报社区的扩张将取决于那些在形成过程中起到最重要作用的人。”

除了发言权的重要性——人们通过治理从内部改变系统的能力——参与者还需要一条可行的退出途径。web2平台通过网络效应和封闭数据来强制用户的忠诚度,退出平台会让创作者无法接触到他们的受众或内容。web3提供了建立系统的机会,通过真正的数字所有权,开放数据和网络建立用户代理和自决开源软件。

奖励参与,而不仅仅是资本

Web3的一个核心哲学信条是,为生态系统提供价值的方式要多于通过资本ーー而且,这种价值应该能够获得,而不仅仅是购买。这完全背离了现有的结构,即那些拥有资本的人通过投资赚取的收入高于人们通过工作赚取的收入,随着时间的推移,贫富差距不断扩大。

将所有权分配给参与者也是从现有平台的构建方式上的一个重大转变,现有平台的实际所有权归于雇员和投资者,但不包括其内容和贡献使这些平台具有价值的用户。

**使 web3与公平正义原则相一致的一个重要步骤是确保人人平等,并能够通过自己的功绩和贡献获得权力或补偿地位。**到目前为止的现实是,那些在正确的知识网络中的人可以通过像西比尔种植(创建多个账户)这样的策略来增加他们的财富,以获得额外的令牌空投。虽然早期代币的分发往往反常地刺激了短期雇佣行为(比如参与收益农场,几天后退出,以寻求更高的收益) ,但仍有机会重复和改进这一过程,以支持网络的长期保持和可持续性。一种方法是通过持续参与网络而不仅仅是资本投资来获得所有权。通过积极贡献扩大所有权的项目包括 RabbitHole、 Layer3、 Gitcoin、 BanklessDAO 和 FWB。

纳入惠及弱势社群的措施

差别原则的基础是不平等本身并不是一件坏事。以公平的机会平等为先决条件,不平等仍然是人们的自然能力、挣钱欲望和努力程度的必然结果。但是,当不平等确实出现时,这些安排是否有利于社会中的弱势群体?

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原则,适用于技术的背景。但是考虑一下这个思考练习: 当前的社交网络提要算法是否促进了最大化利益给最不富裕的人的内容?对于基于观点和参与度向内容创建者支付费用的平台创建者基金: 这种支付方式的不平等是否能最大限度地为用户中最不富裕的人带来好处?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尽管顶级创作者有很多赚钱的方法,不管创作者有多少钱,他们都可以维持自己的产出,但是由于财政拮据,最穷的人甚至可能不会参与内容创作。

差异原则对于 web3的民主化特别重要,因为参与者将在不同时间进入这个生态系统,具有各种各样的背景、收入、技术流畅性和访问途径。已经有许多项目利用加密技术最大限度地提高最不富裕人群的福祉。例如,一个营利性的创造性教育平台 SuperHi 正计划将所有权下放给其成员和教师,该平台测试了一个基本收入方案,目的是扩大获得创造性职业的机会。像《人性的证明》和《影响市场》这样的项目试图利用区块链技术作为基础,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基本收入。像 LaborDAO 这样的社区正在利用积木建造工人的力量,而其他社区如 she256,we3和 Komorebi Collective 则专注于增加区块链空间的多样性。

除了将社会公益作为明确使命的项目之外,还应该鼓励所有 web3网络遵循差异原则,最大限度地惠及最不富裕的人,因为这种做法最大限度地吸引新参与者,进一步推动网络效应。一个公正的网络是一个其中的参与者将愿意进入在任何时间,在任何位置,与任何水平的令牌。

一个公平、公正的互联网是可能的

Web3提供了一个进行有意义的课程修正的机会ーー一个重新设想互联网并根据第一原则建立新平台的机会。 但是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就这些原则应该是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样做达成一致。罗尔斯的正义原则提供了一个有用的起点。如果不充分了解我们的立场,我们的目标应该是设计以公平和兼顾所有人为基础的新制度。

  • 0
    点赞
  • 1
    收藏
  • 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2022 CSDN 皮肤主题:Age of Ai 设计师:meimeiellie 返回首页
评论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