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日子(一)

那些日子(一)
2009年06月30日
  "吃不能吃,睡不能睡,没有了你,全都不对,我都学不会把爱敷衍,用笑容来把眼泪催眠,想不想,哭不敢哭,忍不想忍,朋友都说着,不过失恋,可我觉得连呼吸都断绝,能不能不爱了,因为爱太痛了,我痛得快死了,却无法把你忘了,能不能不爱了,爱情它太痛了,我痛得快死了,却无法把爱割舍,我不能睡………………….. "
  一听到这首歌就会让我想起,洋同志,手机里播着这歌,小声哼着,走在家门前那路上,消瘦的身影,看起来有些许的苍凉,我总是觉得他深处有着一种不为人知的忧郁,淡淡的,浅浅的,可我并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或许,或多或少,过去的那段情感对他有很大伤力,他曾说过,过去有多幸福,如今他就有多痛苦.
  "无所谓,谁会爱上谁,无所谓,…………….. "
  让我想起,我俊霸,杨玉龙,华同志,我弟,还有园滴滴,在马家铺那个前面, ,脚似踩着烟头,手似颤抖,用极难听的嗓音模仿着杨坤的这首>,不过,据他们说,园滴滴模仿这首歌,极像,可惜,我没听他唱过,那次让他唱,他竟然说现在不想唱,几个人怎么说都搞不定他,估计这小子也偶尔也有点害羞.害我都失去听真人版模仿秀的机会.
  这几个家伙,没事骑着摩托兜风的时候,估计嘴巴里面吼出来的就是:无所谓,无所谓………………
  他们啊对人生怕真是无所谓了,买马买到疯起,什么都敢玩,什么都不怕,大半夜也骑着车,溜着跑.早上,睡到中午起,还叫做自然醒
  不过,估计现在不会了,天气这么热了,还整日窝床上,必然是受不了滴,会被老爸老妈们唠叨死的.特别是我哥,那家伙睡觉得真是睡得一流,贪睡得……………..
  说到早睡早起,洋同志到还值得表扬,起得很早,一般七点多估计就起来了,那段时间我早早起来跑步,在河边看书,我就看见他起来了,他经常很早就要去白帮他姐夫的忙,不过,有时候,我挺纳闷的,在想他哪来那么多的精力,晚上睡得极晚,早上却醒得极早,这叫什么精神状态啊…..一天才睡几小时啊,哪里来的精力哦.怕是强人.
  “我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却总能把冬天变成了春天”这首歌,便是华同志和我的共同喜欢的歌曲一了,恐怕也只这首歌吧, 这么多年的同学友谊,我今年才发现他也对这首歌情有独钟,那么就是我和他之间唯一的共同欣赏之歌曲啊.感叹,经过多年后才发现终于有一个共同点了.呵呵,
  我最喜欢哼着这首歌,在晚饭后,一个人悠悠的在路上走来走去的,声音时高时低,歌词这首飞到那首,反正想到什么就唱什么,谁也不知道我究意唱的什么,只知道我这也叫做在唱歌.
  那罗凯的老爸带着他来我家串门,说了句这样子话,气得我心里面呱呱叫
  说‘以后别竟唱些听又不听懂,难听的歌了.”
  我说:我想唱就唱,管不着.
  嘿嘿,又继续逗他的宝贝儿子,捏着那肥肥嫩嫩的脸蛋,舒服极了,呵呵,他的儿子,管他叫凯司令,才七八个月的样子,可是肥得很,肉嘟嘟的,喜欢死我了,叫他做鬼脸,就把嘴巴撅老高,有段时间还老喜欢吐舌头,这招还得有功于医药店的老板娘,三雄老婆,有次她逗他吐了吐舌头,一次两次,他就会了,这正是说明了婴儿的模仿力极强,我老喜欢去抱他,可他很重,抱不了多久,就得换人,真是辛苦他老妈了,才让我觉得母亲不容易啊,多重都得抱得动,承担得起,不管自己的力量是小是大.幸好,小凯司令,很听话,不过,我出来之前,他已经开始在学走路了,不太愿意要抱了,总是要吵着下来走路,有时候让他靠着墙壁,几个子对他招着手,让他走啊走啊……….
  估计,这会,他又长大了不少,学会了走路了吧,咿咿呀呀也开始变成稍清晰的词了吧.看了看时间,七点,这时候,家里的落日余辉还未完全散去的,那金黄的颜色,衬托着独有的宁静, 也有好几次,在这个时候,吃完饭,溜哒着,就撞见凯司令在家门前的车上子里面吃饭的,每次他的晚餐就是泥鳅汤或者其他什么汤伴着饭,我凑过去给他喂饭,用勺子舀了一大勺,放在他嘴边等他张嘴,他想吃的时候,很好喂,一口接一口,他吃饱了,你给他喂一口,他就吐出来,他还喜欢动来动去的,脖子一会扭到这边一会扭到那边,往往很多时候会撞到我伸过去给他喂饭的勺子,饭全洒到他身上,所以总是要不停的给他擦…..擦…..擦…….给BB们喂饭真是要艺术的.
  华同志,被我标为最勤快之男人,比起俊霸,还有很多XXXX,这里面名字就不一一清点了,毅力强多了,肯干,脚踏实地,不好高鹭远.不过我还是有讨厌他的地方,他很喜欢抽烟,还喜欢嚼槟榔,身上总是有股让我觉得很讨厌的烟味,因为我不晓得为什么,就是对烟味敏感,估计是一出生就定了的.所以,很多次叫他们少抽烟少抽烟, 不过,没什么影响力,烟照要抽起,槟榔照样嚼起,只是后面在我面前稍稍有些收敛,还是会偶尔照顾下我的情绪.
  不过,槟榔嘛,就让他们嚼吧,整天和他们在一起,我也偶尔会嚼上一两个,感觉还不错的,味道香浓,呵呵,不过我就没试过他们常说的一句:烟加槟榔,法力无边. 这我到没体会过.不晓是个什么法力无边法.
  说起槟榔,到是真让我醉了一回,这也得怪英婆子,那天她本来和她同事一起去邵阳的,可她突然说心里面不舒服,就又折回家,晚上冒着雨溜我房间来了,还把我吓了一大跳,因为她走路无声. 她扔了包“老口子”,在我堆满书,乱七八糟的书桌上,那晚上我没嚼,因为我嘴里面长了个泡,晚上竟和她在瞎扯了,扯她那些奇怪胆大的想法,这到让我惊奇不已,她懂得得可真多,教会我不少道理,最大的收获就是叫我如何从一个男人的行为来看出他是否真心爱你。可是说实话,在听的时候我觉得我记住了,可实际上比如现在我好像又忘得光光的了。
  不管他的行为如何,我就是搞不清楚是爱是不爱,是真心还是虚假的。估计英婆子听了,会气得说:真是个猪类!
  两个人聊着聊着,就这么睡去了………………
  我那段时间起得比较早,要看书,我起来时,英婆子还在睡,我不管她,一个人念书去了,叫她自行吃早餐,厨房有我妈准备好的早餐,可她睡到十点我,给我发了条消息,说滚回家了,晚点再联系我。
  中午十分,回到房里,看到老口子,就打开包装,连放了两个在嘴里,嚼了起来,(因为他们常吃的是七妹,七妹没什么威力)我以为这个也不会有多大,可事实是我全身发热,冒汗,脸,脖子,身上,全是红红的,头也觉得晕,全身突然软了样,力气都不见了,躺床上不知怎么滴睡着了,醒来,一看表就五点多了。后面我就再也不想碰老口子了,本来这老口子,也是英婆子想要带给华同志他们吃的,那天她在小店买了包老口子,运气好,连中了两包。
  英婆子,本来回家是因为他老哥生了宝贝儿子,请了几天假,回来滴。在她要去工作那天,我告诉她艳凤同志那天下午也到家了,所以她又改了时间。早上,艳凤同志给了我短信,说到中午就将归到家了,到时候去她家玩。大概一点多的时候,艳凤同志来信息说到家了,那个时候我正在和唐同学家的两个小宝宝在玩咧,唐妈妈可真是累的,一个人带她两个儿子的儿子和女儿,都还只两三岁的,玩着玩着,小唐源就要睡了,我只好抱起他,一会就睡了,唐妈妈就要我帮他抱回家,他家要上一段坡路,也不算太远,可能是我的力气太小了,走到一半,我就觉得手好痛的,但还是把他抱上去了,唐妈妈就背着小唐辉,唉,我问她:平时她带两人,前面抱一个,后面背一个,有多累啊。她说,没办法的,背不动也得背,锻炼出来了。我在想,当妈的还真累,当奶奶了还是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操不完的心,一辈子活着,很少是为了自己的。
  小唐源抱到床上睡了,唐妈妈说家里面有早上蒸好的番薯,她知道我喜欢吃这个,呵呵,我不客气就去她的厨房找番薯去了,我问她:这里面有没有那种黄黄的粉粉的番薯?她说:有的。可是我找了半天,我没有找到一个,每一个都被我捏破点皮验证,可都是像南瓜一样的番薯,所以我放弃了,我连续吃了两个,小唐辉也在厨房,好像也在弄番薯,唐妈妈在后屋水沲边弄着什么,我吃完,就溜了。是跑着下去的,呵呵,我给英婆子发了信息,叫她去艳凤家。
  见到艳凤,第一感觉,真是不像样子,这么瘦,以前那么肥的她,怎么可以变成这样。又看到我的样子,(那时候在家我真的有些肥,不过近段时间好像又自行恢复过来了),真是让我觉得我应该减肥了,所以,接下来,我俊霸,英婆子,会经常听到我说我要减肥的口头禅似的碎碎念了。有时候我哥都听烦了,说总是听我说减肥减肥……不过,深感安慰的是,华同志,洋同志,我俊霸都说我那样子挺好的,不胖不瘦,刚刚好,健康。真是感谢他们这些话了,不过不知道他是不是真这么认为,还是言不由衷,只是为了安慰下我,反正我也开始觉得那样子挺好,想想外国很多影星,不都是很肥,而且也很有味道么。
  嘿嘿,我胖,可还是有人比我更胖,就是英婆子呗。她说,以前她也很瘦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腰这么肥了。
  艳凤还没冲凉,她去冲凉时,我和她老妹在电视房里面看湖南台的挑战麦克风,她老妹大声说,不要把护肤乳当成是沐浴乳用掉了。估计她是没听到,她一出浴室,就说,害她挤了好多都没有泡沫,还怪她老妹不提醒她。哎,这老大,这上面写有字的。呵呵……
  后面,英婆子,还有她姐,还有她姐的小女儿,可爱的涵涵,溜达上来了,她姐在这呆了会,就走了,我们在想去哪里拍照去哪里玩,后面就打电话呼叫那群男人,可那几个男人一个跑到木材站,一个忙着家事,另一个忙着打牌,忙着打牌的就是我俊霸了,后面我们仨,冲到我哥打牌的地,他就不打了,然后在聊天了,凤同志说我俊霸要请她去吃麻辣烫的。我哥就说,那晚上去。于是一一把人约了。
  又溜回到艳凤家,然后几个人与说玩麻将还是地主,后面我们就玩起了地主,我口袋没装钱,俊哥投资了二十,可总是我输,一下子二十又没了,然后又要投资,英婆子坐在我旁边看我打,我叫她帮我出主意,可她好像和我一样笨似的,反正是输得多。后面我俊哥有点事先走,恰好,洋同志归来了,然后我们又继续,我哥走时,又投资了给我……后面我都打得没有信心了,干脆叫英婆子上手,让她来打……后面就是输光光啦
  我哥就是投资失败。
  艳凤爸妈盛情邀请我们这几个同学务必要在他家吃晚饭,吃就吃咯,发个短信给老妈,就搞定,反正我在同学家里从来不客气的,晚上的菜很好吃的,反正就是我爱吃的,不过我吃得比较快,最慢的怕是洋同志了,细嚼慢咽的……
  晚上七点,男士们每人一辆摩托,准备出发,我坐喜老头的车到艳凤家,呵呵发现杨斌也在了,于是好说歹说,一起去了。很开心的,可是快要到达目的地时……………………意外,发生……这些事就懒得说起了,总之,是华同志的车撞墙了。后果就是华同志,英同志脑袋各缝四针,再加零零碎碎的伤,凤同志腿撞肿了,到现在都还有个黑印子在。那晚,其实也让我看到医院没人性的一面,叫的救护车上面连个护士都没有,司机态度还差得死,到了医院,穿着天使衣服的女人们也是冷漠无情,也不伸手援助,或指引。我姐打电话给我了,她在医院内科上班,后面她的出现,才让那些冷漠的天使有一点人性。
  那晚,对医院有些许的心寒,不再信任。
  后面,家长全部来到医院了,来了好多人,感觉挺壮观的。幸好不是很严重,缝好了针,华和英在打破伤风时,看着他们两个人头上的那个像角样的包扎,大家还开起玩笑来了,也好。
  家长们说,这个麻辣烫吃得可够辣。
  打完破伤风,差不多十二点了吧,我们就打的回家了,我晚上陪着英婆子,她的脚也伤到了,她妈妈在家门前看到英婆子那样,心痛得不得了,不过都是些开明的父母,不责怪我们。
  拿了些药酒,给英婆子揉,她的大腿,一条腿到处是柴紫的,我用力的揉,英婆子啃住了个东西,不知道是枕头,还是什么来着,反正我现在想不起来了,反正她很痛。
  看到她那样,事实上我还有些害怕,晚上和她睡在一起我怕会出什么意外,很怕的。不过,很困了,洋同志还发了短信过来,后面就睡了。早上很早醒来,看到英婆子那个头套,全成一个角了,那样子特搞笑,我总是忍不住,她也笑,她笑她的脸就会痛,因为她的脸也有些肿,可她还是忍不住的笑,她就怪我笑。下楼上了个WC,然后又折回床上继续闲聊,英婆子竟然有心情开始玩手机发短信,哈哈给喜洋洋发短信,这是她给洋同志取的名字,英婆子里面的手机的名字存得都是怪怪,把我叫麻婆,真是搞不懂,为什么给我取这个名字。
  早上大家都起来了,呵呵她姐说:你看你说你不想去上班,现在真有机会在家休息了。涵涵看到英婆子那样,可能刚开始觉得有些可怕,涵涵叫她草鱼的(本来是叫小姨的),现在连叫都不叫了。
  吃了饭,然后扶着英婆子去我家旁边的打消炎针,英婆子特意穿了件有帽子的外套,把头给罩住,就知道她怕别人笑话,刚到我家旁边,俊霸也带着华同志出来了,哈哈,那场面真是有趣,他们在打针的时候,我拿相机给她们拍了好多照留作纪念呢。
  我妈也来了,我妈看到,真是心痛极了,打针的时候,我妈叫我给她们俩倒开水去喝。中午的时候,煮了面条给我们,还要我给她们削慈果吃。下午,他们还得打针,得连打一周,在看电视也无聊,后面我们三人就地主,谁输了就唱歌。
  这招还真灵,我的手气比他们好,他们连连挫败,反正我要他们唱两只老虎,或者其他的儿歌。……………………
  后面不知道,是怎么结束了游戏。不过她们两个欠了我好多首歌,我还得找机会算账。
  那个杨大公子―玉龙同志类,肥肥的,发型总是被周师傅恶搞,创造出来的发型呢总是独具风采,马见有次的发型,也够让我跌破眼镜的,也是拜周师傅所赐,周师傅的特长就是有着俊霸,杨玉龙,马见这群试验对象做他的发型创造,创造出来的第一眼就让人觉得啼笑皆非,可过得一段时间,还慢慢真成了一个不错的发型,不晓得是久了,习惯了,所以就觉得发型也越来越帅。
  我妈常说杨玉龙是一个大少爷们来着,有味了,他自己整天还嚷着为什么家里面的人总是不让他干事,明明是他自给懒的,穿的衣服总是怪怪的类,有件短袖的衣领好像是从里面翻出来的,帽子总是歪带,整天黑黑的,骑着的摩托车也是轰轰的好大声,难听到极致,他的技术在这群人当中算是很强的了,有次和马见坐他的摩托去白,第一次见识他那狂的车技,骑得飞快,还老是拐来拐去,和地面偏离得好近,只听得我在后面忍不住的叫唤,吓得我后怕,下车了后,我就决定再也不坐他的车了。
  不过后面还是经常坐他的车,呵呵到后面反而是不怕了,习惯,再说,他摔了一跤,摔得脚好长一段时间都是走不直的,手腕也擦伤的好严重,就是有一天他和哪个家伙在白耍洋,摔的,后面他车技就开始有点收敛了。
  我也摔了跤,那天骑着车带着杨这家伙去他收木材的地方,到了目的地,他就下了,我又自个骑着车归家,想呆会再骑上去接他,没想到快骑到家了,竟然还摔了,重不拉叽的摩托压在我的右脚上面,幸好我弟和那个谁骑着车也下来了,赶紧扶了起来,手也只是轻微的擦伤一点小皮,杨的车灯也摔坏了,还让我有些过意不去呢,就是我贪骑车,搞得……
  回家拿碘酒清洗了下,自己在房间看了下我的膝盖,原来擦伤了好大块,紫的,我没敢告诉我妈,我妈就讨厌我玩弄车了,自己悄悄的在房间里面涂了点药,随便揉了下,这么点小伤我还是经受得起的,嘿嘿,再怎么说也是强人一个么。杨后面回来了,还特意来问候了下我,有没有伤到哪里,还有点让我感动的了。其实杨是最可爱的了,呵呵记得很冬天的时候,我们都喜欢睡懒床,早上很晚才起来,特别是我弟,每次都是杨骑着摩托在他的房间外狂叫,狂敲他的门,才会引起我弟的稍微响动。然后他又骑着车去叫懒人俊霸。呵呵,老话,他有味的,肥肥的,可爱的,嘿嘿。
  现在突然觉得有点饿了,先吃点署片类。
  下次有空再继续写……
  回忆录
  2009-6-17晚凌晨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