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 三个败家子(6)——很黄很暴力的刘禅

无论刘封是否刘备嫡亲骨肉,甚至于无论是否另有刘备嫡亲骨肉在益州或荆州出现过,但阿斗刘禅并非如《三国演义》中所言是刘备长子这点,却是不争的事实。

通过前面分析过的原因我们可以知道,故此不再复表。

看似“憨厚庸人”的刘禅同志,他的青少年时期同样不是风平浪静的;因为事实上他非但不是长子,而且并非正室所生——他老娘<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甘">甘</personname>夫人只是个二奶(妾)。

在三国中有类似遭遇的皇帝,无一不是兢兢业业,即使登基后也还心有余悸。比如代汉成魏的曹丕,本来是曹魏的开<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国">国</personname>君主,按说应该顾及不多。但他在称帝后还常常感叹“家兄孝廉,自其分也”,就是说“要是我那官居孝廉的兄长(曹昂,死于宛城之役)在,这皇位便应该他坐”。

而看看历史,曹昂也只是年长罢了,他老妈<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刘">刘</personname>夫人早死多年,其正室地位早就被曹丕之母<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卞">卞</personname>夫人取代,况且让当时正室所生的嫡长子曹丕如此担心;更何况这既非长子,又非嫡出的阿斗刘禅呢?

也许有人会说,你前面提出的刘禅非刘备长子,刘备尚有嫡子在世的说法毕竟只是推断,没有真凭实据,甚至应属于荒谬的疯话。

那么,我想请大家不要忘记曹丕的另一点担心“若使仓舒在,我亦无天下”(如果曹冲(字仓舒,曹操宠爱的幼子)还在,这天下也不会是我的)。

有时候老皇帝宠爱皇妃的儿子,是要比皇长子更有资格当皇帝的;自古以来不管什么风,都没有枕边风来得直接、来得猛烈、来得无孔不入、杀人于无形当中。

就算是一代仁君刘备家的情况也是这样。

由于刘禅之母<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甘">甘</personname>夫人早死,而<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东吴孙">东吴孙</personname>夫人又早早“潜逃”回东吴去了。所以不习惯独具的刘备,便早早的另结新欢;更老当益壮,一下就替刘禅添了两个官方认可的兄弟——刘永与刘理;同时也为刘禅这自小没妈的苦孩子,又找了“一些后妈”。而对于刘禅的精神世界而说的,对于亲生父亲长期征战在外,从缺少关爱教育的刘禅而言,他同样缺少父亲,一个能教育他、关心他、给他信心的精神上的父亲。所以从本质上讲,刘禅实则与孤儿无异。

由于刘禅自幼孤苦,所以他的童年情绪在其成年后难免会或自觉或不自觉的找渠道宣泄,宣泄到那些“剥夺”,“减弱”他母爱及父爱的人身上;而刘氏家族中能供其打击的目标,在刘备死后就只剩下吴皇后、刘永、刘理兄弟等寥寥数人了。

说起刘永、刘理这两兄弟,尤其是提到刘永,我们倒是真该竖起大拇指夸夸。就某种意义上讲,他才是刘备最顶用的儿子。

你问他有什么用?听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句老话吗?在历史上,他起到了刘禅想起而起不到的作用——延续了刘备一门几乎断绝的香火。

是的,刘备家的香火延续最终要靠这位在《三国志》中毫不起眼的刘永延续,而非蜀汉后主刘禅。

根据孙盛蜀世谱中的记载“弟,瑶、琮、、谌、恂、璩六人。蜀败,谌自杀,馀皆内徙。值永嘉大乱,子孙绝灭。唯永孙玄奔蜀,李雄伪署安乐公以嗣禅后”。

在蜀汉灭亡之后,刘禅的子孙都被迁移到中原,后来赶上永嘉之乱(就是俗称的‘五胡乱华’,后文介绍,此处搁置不表),刘禅的子孙都被人杀光。只剩下刘永后人(刘理子孙多早死,其幼子刘辑归晋后便没有记载)逃回西蜀,被李雄充当为刘禅后人(李雄,盗蜀之人,后文介绍,此处搁置不表)。

也就是说若没有刘永,可能刘备就要和关羽一样绝后了(由于刘封是否确为刘备亲子无法考证,此处不考虑他的后人)。所以现在姓刘的朋友大可以放心地说自己是刘备后裔,而无须担心被人抓住把柄,将刘禅这‘昏君祖先’当武器攻击你了,因为刘禅在官方史料记载中——已经断子绝孙了。

史上无论那朝那代帝王,对于自己兄弟——也就是那些同样有着皇位继承资格的人们,通常只有两种对待方式可供选择——要么纵容,要么刻薄。

纵容同族产生的坏例子不少,比如汉朝的吴楚之乱,晋朝的八王之乱。而刻薄同族产生的坏例子同样很多,比如曹魏的司马氏代曹,唐晚期的朱温代唐。

两种对待方式都有很大风险,或许你说做到不偏不倚,做到“中庸”就好了。但遗憾的是,中国历史上还没有那位帝王在对自己亲族的处理问题上曾经做到过不偏不倚,做到“中庸”的。

因为人心,打出娘胎起,就长偏了。

刘禅也是人,而且不单是个人,还是个希望成为皇帝的人。所以对于同父异母的两个兄弟刘永、刘理,他也会要么纵容、要么刻薄。

而从结果上看,他选择了刻薄。

根据《三国志·二妃子传·附刘永传》记载“初,永憎宦人黄皓,皓既信任用事,谮构永于后主,后主稍疏外永,至不得朝见者十馀年”,陈寿在这里,将罪责一股脑推到了阉人黄皓身上。认为是“皓既信任用事”,才造成“后主稍疏外永,至不得朝见者十馀年”的人伦悲剧。

其实,这就好像是你将鱼放置在猫的食盘中,猫吃掉鱼,而我归罪于你将鱼丢在猫的食盘中一样。

猫之所以吃鱼,并不是因为鱼放在它的食盘中,而是因为它天性喜欢吃鱼,或者说它祖先世世代代吃鱼形成了吃鱼的本能。无论你把鱼放在那里,只要你控制不到鱼,猫最终都会吃了它。但如果你放在它盘子中的是一堆稻草,那就是你强迫它吃,恐怕它也是吃不下的。

黄皓,就好比那个食盘;刘禅就是一只贪嘴的老猫;至于刘永,则是一条鱼,而且是一条很腥很臭——很该死的鱼。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可你说有错的究竟是蛋?还是苍蝇?

在成为皇帝之前,十几岁的刘禅,他与刘永、刘理,或者说这些孩子的母亲——刘备的新近枕边人们(刘永、刘理为异母所生,但没有记载究竟为何人)究竟有过怎样惊心动魄的争斗呢?能引起后来刘永“至不得朝见者十馀年”的可悲结局,这种“不到黄泉誓不相见”的仇恨,想必不会太小。但因为蜀汉的史籍资料实在少得可怜,详情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

但是,单凭刘禅“后主稍疏外永,至不得朝见者十馀年”这股狠劲判断,恐怕此事件造成的结果同样不愉快,同样的非比寻常。因为连刘永、刘理的生母资料——刘备最后那些女人们的资料,都压根没有被《三国志》收录。

若按照吴懿之妹(也就是后来的长乐宫穆皇后)嫁与刘备为妻后生下刘永、刘理兄弟的说法(参照《三国演义》)去判断,还有一件更恐怖的事情——那就是陈寿以“失其行事,故不为传”为名,甚至没在《三国志》中为吴懿立传。

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是否吴懿兄妹,在对刘禅及刘永或刘理的皇位继承问题上有过激烈斗争呢?

乃至于在《三国志·邓张宗杨传》最后,没有立传那些人的简短记录中,才能找到关于吴懿的只言片语——“后主世,稍迁至骠骑将军,假节,封绵竹侯”,一个曾在刘备在世时贵为车骑将军的吴懿,在刘备死后被后主刘禅稍迁至骠骑将军记录便戛然而止,甚至连能够立传的历史资料都没有流传下来。恐怖啊,真的只是资料丢失吗?一个国家能糊涂到把自己国防部部长的资料都丢失了?实在难以想象其中的开始与终结过程。

再从《三国志》中有限的线索推断。身为骠骑将军吴懿之妹,贵为蜀汉国母,被封皇后,后来更成为皇太<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后的吴">后的吴</personname>夫人处境看则显得更加奇怪。因为《三国志·二妃子传》中提到这位活着当上国母的人时,竟然只是一笔带过,介绍语句之少比那早已死掉的<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甘">甘</personname>夫人更有不如。乃至于压根没提到过她究竟有没有生过孩子,刘永、刘理与其究竟有没有关系。

我们只见《三国志·二妃子传》中在记录到“后主即位,尊后为皇太后,称长乐宫。壹官至车骑将军,封县侯”一句时,突然便话锋一转,直接就写“延熙八年,后薨”——“蜀汉皇帝刘禅继位8年以后,太后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病死的?老死的?——还是被杀死的?

一个堂堂蜀汉皇太后就这么没了,而堂堂《三国志》中竟然就只留下这么一句“后薨”;至于他兄长吴懿则连交代都不曾交代,不免令人联想到吴懿兄妹结局之惨淡。

由于蜀汉历史极度匮乏,我们不得而知事情的本来面目。但从吴懿兄妹条件允许的遭遇上分析,他们极有可能遭受到类似东汉大将军何进兄妹那样的命运——甚至于还有所不如。

无论事情是怎样发生的,但总之这场政治斗争的最后胜利者依旧是刘禅,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刘禅决不是我们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简单的人物。

至少,他让某些蜀汉重量级人物——悄无声息的从三国历史中蒸发掉了。

阅读更多

哲学问题6.1:左与右(续)(很黄很暴力

07-20

哲学问题6.1:左与右(续)(很黄很暴力)rnrn我的意思是这样的:编译器工具链的实现,必然晚于对所在系统字节序的确定。rnrn这种情况,在我们日常编程或Hacking中,确实是属于很极端的“古怪”情况。rnrn但是在一些非常规领域,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rnrn比如,在军事情报领域,俘获一段信息,甚至是完整的信息,比如一段完整的密文。rnrn但是,不知道它的字节序是如何事先被约定的,那么只有猜。猜本身不难完成:50%vs50%,先读出来再说。再根据现有的信息储备(比如字节序列呈现概率统计数据库),甚至是已经掌握的密钥等算法储备,判断是哪种字节序。rnrn然而,如果这段信息是被精心构造的,两种读法都得出了“有意义”但意义却完全相反的结论的话,那么,麻烦就大了……rnrn===== ===== ===== ===== ===== ===== rnrn更搞笑的是,在这两种都“有意义”的信息中,各自都包含了认可自己、否定对方的信息:rnrn用Little-Endian解密出来的信息是:本信息是用Little-Endian编制的,不是用Big-Endian的。rnrn用Big-Endian解密出来的信息是:本信息是用Big-Endian编制的,不是用Little-Endian的。rnrn你觉得这个例子,发生的概率很小吗?这种精心的构造十分困难吗?rnrn我觉得未必。我马上就编出一个例子,大家来看看……rnrn在某个城市,发生了一起枪击案。rnrn当事者有两人:一个人开枪射杀另一个人,然后此人开枪自杀。rnrn在这个地方,谋杀与自杀都是重罪。如果罪名成立,罪犯将可能被处以一个终身监禁加一个多年徒刑。(这当然不是在我国。计划生育国策与推迟退休年龄的政策,实际上是在暗示:“自杀是被(消极地)鼓励的”。一个人自杀,给周围人带来的好处,通常大于坏处。谋杀更是如此,从保留和高效运用死刑的立法与司法实践来看,谋杀一旦发生,可以“一石二鸟”地解决至少2个人的问题。—— 唉,扯远了……)rnrn紧凑的两声枪鸣之后,有人报警。警方迅速赶赴现场。rnrn在现场,两人均深受重伤,不省人事,于是被即刻送医抢救。rnrn待两人苏醒之后,各自均指称对方是杀人凶手,且均表示不知道任何关于自杀的事情。rnrn警方勘验现场后,得到如下证据和结论:rnrn(1)A、B双方各被一颗子弹近距离射中要害部位。rnrn(2)两颗子弹来自同一把Pistol。该Pistol在现场被发现。rnrn(3)两颗子弹原本在Pistol内的位置(即射出的顺序),无法判定。rnrn(4)Pistol的主人,无法核稽。rnrn(5)Pistol上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只留下了一只手套的纹理痕迹。rnrn(6)吻合纹理的一只(不是一副)手套,在现场被发现:手套事先由化学药液浸泡,且手套很薄,吸纳与浸润液体的能力很强,它上面残留的血迹,以及血迹的方向,无法被判读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但是,手套上残留了一些指纹信息:手套内面有A的指纹,手套外面有B的指纹。这是一只右手手套。rnrnA是习惯用右手的人,左手十分不灵活。rnrnB则相反,他是习惯用左手的人,右手十分不灵活。rnrn于是,警方判断,谋杀案的凶手与自杀者,定然是A。rnrn检察官在法庭上,指控A犯下两宗重罪,刑求甚高。rnrnA的辩护律师,作了如下辩护:rnrn作为最关键物证的这只手套,虽然看起来是一只右手的,但是,它可以轻易地内外反转,并且内外纹理完全一致。也就是说,它完全可以是一只左手手套,那么:rnrn这是一只左手手套;手套内面有B的指纹,手套外面有A的指纹。rnrn那么根据A、B双方截然相反的用手习惯与各自都有一只手十分不灵活的事实,可以推定:B才是杀人凶手与自杀者。rnrn法官采纳陪审团的意见,最终裁决:A的谋杀与自杀罪名不成立,完毕。rnrnA的辩护律师,辩护方法非常巧妙,而且也使得A最终完全脱罪。A向他的辩护律师支付了高额的费用。rnrn其实,B也应该向这位律师支付费用,因为,利用这位律师的方法,也完全可以让B脱罪。rnrn这岂不是非常荒谬?rnrn这个涉及两宗重罪的刑事案件,最终竟化为无有!rnrn如果你被上面这个关于手套左右的故事,搞得稀里糊涂的话,那么就想想安全套吧!rnrn但是,安全套本身没有手性(Chirality)。如果你非要设置一个有手性的场景不可的话 …… 那么,哇 —— 你的口味太重啦!!rnrn呵呵……rnrnrnrnrnrnrn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