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节 三个败家子(17)——少侠孙坚

谈到东吴,我们都知道那里是老孙家的天下。

自打春秋时齐人孙武子在吴楚战争中打出名堂,江左孙氏便多自诩孙武后裔,以名门士族自诩;此后孙氏在各朝各代都人才辈出,更为后世百家姓 “赵钱孙李”四大姓之一(依据公元2006年百家姓排名,新十大姓为“王李张刘陈杨黄赵吴周”);乃至于近代的国父孙文先生,也有人考证其为江东孙氏后裔。

而至于东吴奠基人,则可以追溯到吴大皇帝孙权的老爹孙坚那辈。

孙坚字文台,生于永寿元年(公元155年),吴郡富春人(今浙江富阳),祖上世代都是小官,但究竟是多小的官《三国志》中则没有记载。《盐城县志》及刘宋刘义庆的《幽明录》中写孙坚父亲名叫孙钟,是位出色的“菜官”,平生种西瓜为生,姑妄听之。

孙坚生性勇猛,自幼习武,一生专精于刀术;凭此与名扬天下的另一用剑高手曹操并肩而立,时有“北倚穷苍孟德剑、南定沧海文台刀”之说。

但他初次崭露头角,还需从其17岁时说起。

话说当年孙坚武艺初成,可谓少年得志,于是邀请父亲乘船去钱塘观潮赏玩。没想刚行到半路,却忽见衙门悬赏的海贼胡玉正率领手下于江边商人,更明目张胆于岸边分赃。见此阵势,试问附近过往船只谁还敢走?尽皆停在江面上不动。

这可把少年侠客孙坚气坏,他狠命踹了身旁船夫一脚,骂道“本少爷要去钱塘观潮,你这厮还不开船?是不是要打得你吐出潮水来我看!”

虽然身份有别,船夫又岂容个孩子如此侮辱?闻听此言,忽然回骂道“开你个娘希匹!有本事怎不见你把这些盗匪抓了?!”

到底是少年心性,孙坚闻听船夫一言,不与船夫计较,却心中对盗贼有气,转身对父亲说道“爹爹!待孩儿将船去,铲除这群海贼再游钱塘!”

可这孙钟本是淳朴农民出身,又那里敢做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连忙喝止儿子“胡说!这岂是你一个小娃娃管得了的事情?!”

谁知孙钟不说还好,却非要说孙坚“管不了此事”;对性如烈火的孙坚而言,这可是句如同拔龙逆鳞的禁语;旁人若说此话,那此人就非死不可,却偏偏是他老子说他,孙坚顿觉有气没处撒,一定要找个倒霉鬼宣泄才行。

顷刻间孙坚满腔怒火,尽数转化为对岸上群贼的仇恨;只听他仰天一啸,内息吐处,竟震得方圆十丈内江海翻腾,继而纵身跃起二十丈有余,御风而行来到岸边。周围民众见此无不目瞪口呆,惊为天人。

“什么人?!”群贼见此,同样颜色大变,惊声喝问。

“你家爷爷孙坚!”孙坚话落身也到。

只见孙坚手分上下,分指东西双方,气循阴阳,运转周天诸穴。刹那间风云凝聚,群贼只觉周围百丈内如起飓风,直令群贼有目难视、有耳难听。

“好深厚的内家修为!”群贼中不乏颇有武功根基者,见此更觉骇然。

正当此际,忽见贼群中金光一晃,随即一剑快似奔雷,强若霹雳,竟能突破孙坚护身罡气,旋即径真朝他刺去。

原来贼首胡玉见多识广,方见孙坚御风而至,此刻内息运转更达体外百丈,已知此子修为之高,实乃生平仅见;深恐对方有更强杀招在后,是以话也不说,直携“天下十剑”之一的龙渊宝剑杀向孙坚。

“好剑!”

说的一声好,孙坚眼看来人剑势凶狠却不慌张,等闲间避过剑锋。继而罡气吞突,胡玉只觉身形一歪,剑势顿时瓦解。

此刻孙坚只夸剑不夸人,显然是对用剑者武功颇为不屑。

“小子找死!”谁料胡玉手中龙渊宝剑突然剑气大盛,虎虎生风,剑身更隐隐吐露白色剑芒,达至剑外三尺有余;任凭孙坚护体罡气如何厉害,也再难撼动龙渊宝剑半分。

原来胡玉眼看自己出师不利,已知孙坚武功高过自己不只一筹;却见孙坚空手没有兵刃,又欺其年幼,随催谷十成功力于剑上,引动龙渊剑芒,欲至孙坚死地而后快。

而这孙坚也是年少托大,妄想空手生擒胡玉这成名十数载的江湖巨寇,岂知单凭肉身又如何制得住龙渊宝剑?顷刻间左右支吾,身处险境。

“可怒也!”逆境,却只能让孙坚斗心更盛。想他平生又曾服过谁来?输过谁来?

眼看对方一柄宝剑将自己压在下风,孙坚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喝一声,要下杀手了!

“咔嚓!”

霹雳般巨响传出,电光火石交错间烟尘滚滚,鲜血泉涌而下;再看龙渊剑,竟已弃于平地,转瞬间断为两截。

而此刻孙坚手中,却凭空多出两样东西。见其右手,乃是明晃晃、金灿灿一柄单刀,寒气吞吐,鬼神惊惧。而左手中,却赫然提着匪首胡玉的人头。

“风紧扯呼!”群匪眼见老大伏诛,喊声黑话,顷刻间若鸟兽散;也顾不得劫掠的财物,纷纷逃命去了。

原来孙氏先祖曾随吴王夫差伐越国有功,获赐越国上古名刀;后以万金购得当年越国囚徒自刎破阖庐时所用刀五百柄,合天外陨铁精元炼化,融入“破军”而成一刀。因以上古名刀为体,万铁凝集为刃,故名曰“古锭”。

孙氏辗转百代传承古锭刀,终被孙坚一系先祖所获;却因其先祖武艺平庸,古锭刀名珠暗投,只以‘’藏之,利器而无所施;直到孙钟这代生下个儿子孙坚大有名堂,机缘巧合下获此古锭神刀,才借他之手重放异彩。

古锭刀集千钢之精、万铁之华,饮死囚怨气百炼而成,霸道非凡,实乃刀中至尊。时人为之谚曰“古锭重光,天地称皇;何堪匹敌,倚天青缸”。

即明言当世唯有曹操倚天、青缸双剑合璧之威能方堪匹敌此刀。龙渊宝剑虽为欧冶子所塑,但毕竟凡铁打造,与古锭神锋争雄焉能不断?

但世传古锭刀出,必饮人血方能收鞘,否则必反噬刀主,所以孙坚也不愿轻用此刀。今日与胡玉龙渊宝剑交锋势成骑虎,情急下才动用古锭神刀折断龙渊剑,斩杀了巨寇胡玉。

孙坚之父见此先是震惊,旋即也觉颜面生光,大慰老怀,以此子为荣;心知其非常人也,此后便不再过问孙坚之事,安享晚年。

再说今日古锭刀出,显尽孙坚英雄,举江南全境上下,无不骇然。从此少侠孙坚威名远播,天下闻名,气焰一时无两,时人谓之“江东猛虎”,与曾独杀张让府中百余人的剑侠(剑戟双绝)曹阿瞒一南一北,各擅胜场。

汉朝朝廷闻之,也感孙坚大有用处,破格提拔年仅17岁的孙坚入府为假尉(代理郡尉官职,有兵权),没过多久又提升为郡司马(郡的军事长官)。

后来会稽妖道许昌修炼不世魔功,炼就水火不侵之体,万刃难解之身;从此野心膨胀,以其父为越王,而自称“阳明皇帝”(1300多年后,同样是这里出了个王阳明),在句章与其子诏扇动诸县造反;许昌魔功盖世,诸县无有匹敌,加之朝政,故能势如破竹,聚集民众以万数。

而孙坚守土有责,眼见妖道势力猖獗,随募集兵勇数千人(民兵武装),协同州郡部队共讨“阳明皇帝”许昌,初时州郡诸将难敌许昌魔功,一一落败,“江东猛虎”孙坚闻知大怒,遂携古锭刀独战妖人许昌。

激战数昼夜后,妖道许昌空有魔功护体,终不敌古锭神锋,被孙坚一刀斩为两段,手下兵将战死者更以数万计,许昌之乱遂平。

当时的刺史臧旻深感孙坚战功卓绝,非常人可比,所以特意向朝廷为他表功,于是朝廷下诏封孙坚为盐渎丞(即盐渎县县丞,此官职相当于现在县级法院院长兼县党委副书记,是县一级的第二把交椅),而此时还是熹平元年(公元172年),孙坚还是17岁。

可惜好景不长,虽然孙坚在任上表现很好“所在有称,吏民亲附”,但随后几年中也只是调到盱眙、下邳等比较富庶的地方做县丞,而没有进一步高 升。不过对他来说值得庆幸的是,“乡里知旧,好事少年,往来者常数百人”,由于孙坚侠名已闻于天下,而且大小也当了官;所以很多“道上朋友”、“社会青 年”都去投靠了他,使得孙坚从普通公务员向“有黑色会性质的犯罪组织头目”迈进了一大步。

但至于官运,则直到中平元年(公元184年),他的机会才再一次降临。

阅读更多
上一篇第16节 三个败家子(16)—— 曹魏灭亡
下一篇跨越源界限.开创新纪元--暨微软互操作阶段成果汇报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