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疏不宜堵,谈山寨机的合法化

宜疏不宜堵,谈山寨机的合法化
(文:王英雄)

山寨机,外形通常都与一些知名一线品牌的热门产品及其相似,又没有比较正式的品牌,甚至有些是打着Sonyericcson、NAKIA(效仿诺基亚Nokia)、SUMSUNG(效仿三星)这样的擦边球品牌。这些手机通常被称之为山寨机。

为啥山寨机年产量高达1.5亿部?

据传说山寨机的年产量有1.5亿部,这可不是小数目,按照全国六亿手机用户的比例,每12月更新一代手机的频率,山寨机的市场占有率拥有率超过25%。如果按照每24个月更新一代手机的频率计算,山寨机可以占据市场份额的50%。

山寨机产品为什么这么高?究其原因主要是几条,

1、产业链明晰。

台湾有一家芯片商,生产一种MTK的芯片,成本非常低。生产商只要将芯片买来,配上手机外壳和电池,就可以组装出一款手机。小作坊在家里就可以,买一些配件回去凑,手工就做出了,一天做几百部。而传统的手机生产商,从设计、开发、研制、生产,成本非常高。

2、偷税、漏税、无进网许可证。

大部分山寨机都是作坊生产出来的,没有工商注册,没有纳税,不需要去专业机构进行鉴定。当然可以省下很大的成本。

3、功能全。

山寨机别看是山寨产品,可功能一点也不弱,200万素照相、双卡双待、大屏幕、触摸板、外置大喇叭、上网、qq、大内存卡。像这个配置的机器,市场售价才600-800元左右。而具备相同功能的品牌手机要2000元以上的价格。

4、款式多

如果你去看过山寨机市场,会发现各种各样的山寨机,款式不可谓不新颖。

笔式机

psp机

佛缘手机

笔者王英雄前一段时去了一个二级城市有幸看到了山寨机市场,在二、三线城市,低端消费者都在消费这种低端手机,笔者王英雄曾经连续去了十几个店铺,都是这种手机,而品牌手机大部分都是翻新机或者淘汰机型。国内已经形成了,高端nokia、索爱、三星等厂商的品牌,低端被这种统一制式的山寨机所占据,而原来的国内品牌、联想、波导、等品牌都已经被山寨机挤压的没有市场。

山寨机的宜疏不宜堵,将山寨机合法化

有的学者提出来要严厉打击山寨机,我不太同意这个观点,主要原因一是:打击不过来,山寨机产销量巨大,生产点分散,如果采取打击的方式对待,必然形成一只猫抓一群耗子的现象。二是:能够每年销售这么多手机,说明市场需求量巨大。

我看对待山寨机不如合法化,监管部门需要转变思路,而不是放任自流。

第一:纳税,无论是生产商或者销售商都应该依法纳税。但是怎么纳税,这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大企业和小企业纳税的方式可能不一样,有关部门是不是应该把山寨机生产商作为小企业进行对待呐?

第二:手机牌照,虽然在2007年取消了手机生产牌照的问题,但是依然需要申请入网许可证。这里是否可以简易申请的,开放到什么程度,怎么个开放法,这都是值得讨论的。政府不该无视这种黑手机的存在,怎么来控制中小企业的手机入网许可证问题,这是工信部应该深入讨论的问题。这里要强调的是,原来管理大企业的时候可以才行现行的制度,但是现在很多小企业也可以做手机了,很多小企业甚至采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是需要深入研究方式方法的地方。

第三:应对重视产业链的建设,山寨机的出现和MTK有关。1997年一家IC设计公司正式成立——联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MTK)。或许当时谁也未曾想到,国内手机生产厂商会完败在台湾海峡对岸的MTK。2006年,MTK公司研制出了廉价的MTK手机芯片。MTK手机芯片把以前可能需要几十人,耗时一年多才能完成的手机主板、软件都集成在一块芯片里。这一下子让手机的生产没有了核心技术,只要投入适当的人力、物力、财力,谁都可以在短时间内批量生产手机。这犹如给当时的山寨手机注入了一剂强心剂,抢国内手机大品牌厂商的饭碗。

国内的手机企业应该反思自己,为什么自己做手机做不过一个小小的MTK。我看开放是大趋势,抱着自己做大而全的思想是不行的,把一部分环节放给别人去做,只做自己的擅长的。天语手机应该说就是完全利用了这个游戏规则,所以在山寨机中脱颖而出创立自己的品牌。

第四:加强山寨机和增值业务合作的监管,做SP的都知道,山寨机的还有一个重要收入来源是SP的收入,这方面虽没有官方数据的支持,但是业务人士都知道这一部分的产值很高,怎么更好的管理这也是摆在监管部门的重要问题。

阅读更多

公共云服务,堵还是疏?

08-08

随着公共云服务接受度的增加,各类机构和组织正在思考如何把这种服务应用到现有的IT基础设施和业务流程上。尽管外部供应商像公共事业一样按需提供计算能力很有吸引力,但对企业来说,整合这些服务会牵扯出一大堆有关技术、监管、许可和计费等事项。rnrn下面是一些主要机构和组织管理公共云服务所采取的方法。rnrn公共云提供的是商品化、无差别的按需服务,所以很自然,公共服务在通用管理任务中的应用最为广泛,比如人力资源和财务。使用SAP的顾客情况正是如此,他们选择把企业内部IT资源放在有差异性的业务上。rnrn然而,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发现,一些客户打算更广泛地使用云服务,通过投资SaaS(软件即服务)快速保障所需的技术和专家,从而及时抓住新的商业机会;投资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以此作为试验新想法的平台。rnrn对伦敦盖特威克机场首席信息官Michael Ibbitson来说,如果不用运行支撑服务的相关设备,当有更好的选择时,就很容易进行转换。“我们可以随时更换‘XX即服务’类的供应商。”他表示,“我们可以引进另一种服务,并且在核心用户中试验。如果效果比之前使用的服务更好,就可以都转移到新服务中。相比以前自主建设和拥有基础设施时,这样的转换简单得多。”rnrn当然,开始谈论公共云中该有什么时,就意味着企业IT部门实际上能够控制员工使用的公共云服务。但情况并不总是这样。数据显示,员工更倾向于使用为个人设计的公共云服务,应用最为广泛的云端存储服务是由Dropbox和Google提供的面向个人的产品,而不是像Box那种针对企业的云计算服务。rnrn屏蔽这种未经许可的服务,并不能有效地限制访问。有时候,阻止员工登录会导致他们换成更不安全的网络服务。由于连接的设备数量巨大,禁止访问的后勤问题也会变得棘手。一些企业开始试着恢复控制,方法之一是开发应用商店,让员工能够容易地获取经过企业许可的其他在线服务。rnrn即使IT部门对于机构和组织使用的云服务有所掌控,许可仍然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rnrn英国埃塞克斯郡议会的首席信息官David Wilde发现,许可问题使郡议会很难与其他政府部门共享服务。郡议会为6家以上的公共机构提供服务,但云许可的问题让这样的安排变得困难。“我不理解为什么搞得这样复杂。都是政府部门和执行机构,数都数得过来。”Wilde说。rnrn与其试着阻止员工购买云服务,还不如进行规范。BBC建立了一个中央组来规范使用,并且告知员工有关服务使用的事项。该广播公司制定并告诉员工云计算使用政策,规范了合规流程,一步步指导员工购买云服务时应该问哪些问题。中央小组成员是来自多个部门的代表,包括法律、信息政策、安全、架构、IT交付和大量用户。rnrn在BBC基础设施战略和架构部门负责人Paul Boyns看来,这种方式意味着接受现代商业中员工使用IT服务的现实情况。“我不是说员工应该购买云服务,但确实很难阻止这一点。因此,我们必须考虑如何降低随之带来的风险,直到员工感觉我们的服务不太需要去别处购买为止。” rn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