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程序员58

燕儿说的茯苓饼确实好吃,因为很甜,很多人吃不惯,但绝影却非常喜欢,越甜的东西他越喜欢,本来是带给燕儿的,到最后反而被他一个人吃全光了。不光吃光了,还吃上了瘾,以后每次BOSS Liu从北京回来,他都特别关照多带点茯苓饼,而无论BOSS Liu带多少,他都一应照单全收。

再去公司的时候,Bug Yang他们表现得非常积极,好不容易等到老大回来,肯定第一件事就是检查他们的工作成果,自己到公司公司三个月,周总提都没有提转正的事。要不要转正,当然得周总说了算,但说实话,自己做的再好他们也看不到,天高皇帝远啊!某种程度上说:工作做得再好,还不如绝影的两句美言。

几个人本来是热血沸腾,正如XXX颁奖晚会上下面坐着的演员,一个个甚至都把台词准备好了,就等着一会上台说:“感谢CCTV,感谢MTV,感谢XXX,特别要感谢XXX。”

结果一上来绝影便泼了他们一盆冷水。按道理说,新人做出了一些成绩肯定应该以肯定和鼓励为主,但这道理对绝影来说就像谈恋爱,他就是不懂,他就只知道:一定要泼他们冷水,越是在他们热血沸腾的时候就越是要泼他们冷水,不能让他们因为一点小小的成绩冲昏了头。

于是从Bug Yang开始,要么是Bug太多,要么是代码写得粗糙,要么是方法太过复杂,总之几个人都被他骂得一无是处。大家都唯唯诺诺地点头应承着,唯独Bug Yang不服气道:“这DAP写到这程度已经顶天了。你不是也没做出来么?前面一大堆代码写得太糟,现在又让我们接着来写,能写到这程度已经不错了,难道周总还指望让我们几个把DAP搞出来,你都做不出来的东西,我们要能做出来,还用在这儿试用吗?”

Bug Yang一席话说来虽没经过大脑思考,但也不无道理,一时又弄得绝影下不了台。这DAP设计得实在太粗糙,本来也没指望他们几个就能把他搞出来,用周总的话说就是不能让他们闲着,没事也得找点事给他们做,这才把DAP拿给他们。现在Bug Yang一闹,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反驳他,只好说:“行,你们说DAP难度大,咱们再另外做CASE。”

“那我们转正的事情呢?”

“先放一放,再做点CASE再说,你们先出去吧,这次有个CASE,大家都有份,行还是不行就看这一次。”

几个人极不情愿地出了办公室,Bug Yang走的最后一个,等其他人都出去了,他又折回来,突然神神秘秘地对绝影说:“影头,我有个大事要单独跟你说。”

“又什么事啊?就你事情最多。”

“是个大事,这事也只有跟你说。说实话跟了你这么久,我发现你技术实在太牛了。”

“少来了,不是跟你说不许拍马屁吗?”

“不是拍马屁,都是肺腑之言论。先不讨论这个,就是我觉得你技术太牛了,又有了很大信心。前几天在在网上留了个信息,没想到真有人找我做外包。”

“你小子,想搞外水啊?”

“无论如何,我肯定是要先把你布置的任务完成了嘛。说实话,你给我留的DAP实在没啥技术含量,于是我才想到这一招。”

“行行,你有那本事就去接吧。”

“这个CASE有点大,我估计我不行。想找你。”

接私活挣外水,这事情绝影虽然没有做过,但他知道这在资本家公司是个大忌,稍微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你站在资本家的立场想想,别说公司这么多事情,就是没事,他也得给你找事做,就是不能让你闲着,让Bug Yang他们做DAP就是证明,他这么精的人,给你提供着电脑场地,还给你发着工资养着你,结果你却吃里扒外帮别人做事,让他知道了还不好好收拾你一顿。

况且现在这个事又是公司的员工跟自己说,他第一反应便是正色拒绝到:“这事别找我,我不做。”

这样收当然有两个道理,一是表明自己立场坚定,对公司忠心耿耿绝不吃里扒外,二是告诉Bug Yang,以我现在在公司的水平,还不至于落到要接私活来维持自己的生活。

末了,绝影又补充到:“你小子自己接就自己接,千万别在公司里张扬,这事情,阴在心里就好,要是让周总知道了,肯定让你走人。”

Bug Yang讨了个没趣,喃喃地说道:“我这不是只给你一个人说了吗?我就是信任你嘛。你没兴趣那就算了,我估计我肯定也做不出来。这个难度有点高,我以为你会有兴趣呢。”

本来绝影想就此打住这个话题,Bug Yang又说“技术有点高”,顿时他又来了兴趣,他沉默了几分钟,其实不是在沉默,是在努力压抑自己兴奋地心情,然后平静地问道:“有难度?说来听听,有多大难度?”

“他让做破解一个游戏的程序,我还不是想起你老说你破解有多牛多牛的,还在看雪论坛上有精华,个事情肯定难不到你,正是你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我把你在看雪上的帖子都发给人家看了,人家现在是对你顶礼膜拜,就等着你出马。”

说到破解,绝影确实很感兴趣,这个事情不要说是私活,就是群里随便哪个人找他说不定他都会免费去做,破解,证明自己实力的大好机会啊,而且做一次完整的破解还能大大增强自己的功力,关键是还有人拿钱给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啊。

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是只能平静地跟他说:“这个,我当然能做,但是我不会做。以后再说吧。”

最后一句“以后再说吧”,算是留的一条后路,意思就是你下班后再来找我,也不知Bug Yang听出其中的意思没有,总之之后好几天,Bug Yang真没提这个事情了。最后反而是绝影急了,找到Bug Yang,旁敲侧击问:“怎么样,你上次挣外水那个事情处理好了没有?”

“既然你不出马,我肯定做不出来了,不过我觉得机会难得,对我来说也是第一次嘛,也给他接了下来,本来想让他先打点订金过来,他还不愿意,先拖着吧,能打订金就最好,他不打我也没什么损失。”

“你放屁。”绝影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连周总特别批评他讲脏话这么个事情也忘记了。

“你要能做就做,不能做就别接,更别说还想着忽悠别人一点订金。最讨厌那种能背几条指令就说自己精通汇编,知道个select语句就说熟练试用SQL数据库的人。我跟你们说了好多次了,你接的东西,你做的东西,都不是给别人做的,是给你自己做的,自己做东西要对得起自己。要么你不接,既然你告诉别人你要做你就必须得做。哪怕你之前没有评估好这个CASE的价格,后来觉得不划算了,你就算自己把亏吃完也得做下去。这是起码的诚信啊。各行各业都有职业道德,咱们的道德就是这个。做得了做不了,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东西做得好不好,你自己也最清楚,别以为在网上没人认识你就能随便去忽悠。”

看绝影真的发了火,Bug Yang有点害怕,连忙解释说:“之前我以为你肯定能做的,就接了下来,哪知后来你又说你不做,我也没有办法啊。”

绝影平息了一阵,严肃地说:“那你让他跟我联系一下,我看能不能处理。但是没有下一次。下一次不要你对得起谁,只要你对得起自己。先对得起自己,再挣钱。”

绝影一直在心中想像着这个让Bug Yang做破解的人是谁,破解并不是人人都能想到去做并且愿意付出这么多报酬去做的,而他竟然愿意为了这个CASE专门跑到这个城市来。Bug Yang替绝影约了他,但那天他自己却没有去,他说:“我已经见过他了,也跟他讨论得差不多,我觉得没有必要再见一次面,还是你自己去吧。”

见面的时候着实让绝影吃了一惊,原以为现在搞IT的,大都是年轻人,年轻嘛,想法多体力也好,适合搞这个。但坐在绝影面前的这个人,看上去至少有40岁,头发都差不多白了三分之一,再联想一下自己老爸,实在无法想像他居然能搞IT,还是游戏,还是游戏中的破解。

后来绝影叫这个人“大爷”,用他自己的话说,那天他的出场是“天空一声巨响,老子闪亮登场”。后来绝影问他:“天空要是不响呢?”

“那我也要摸黑登场。”

大爷是个开门见山的人,用Bug Yang的话吹捧绝影两句便进入正题。这破解是绝影以前没有接触过的,分析一个游戏的部分协议。

破解这个事,一向都是很敏感的。以前在公司虽然也做过破解,但毕竟有公司撑着腰。现在人家叫你来做东西,人家当然有人家的想法和用法,这些他肯定不会让你知道。代码这东西流出去又没法控制,所以最后绝影只是保守的说:“这个事情,风险还是很大,而且刚从北京出差回来,很累,想好好休息一下,我再考虑考虑,不过多半可能做不了,还请多包涵。”

大爷也是个爽快人,起身道:“你回去考虑考虑也好,如果你能做,有什么要求你都可以提,你要能做出来,绝对不会亏待你。”

绝影跟大爷说的是实话,谈到现在,他已经不像最开始那样对这个CASE充满了兴趣,他是真不像做。一方面是这个CASE确实充满了风险,二来自己这大半年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加班出差,对燕儿实在是问心有愧,他对燕儿说:“对我来说,这一生我会做很多CASE,但是你只有一个,好不容易回来,我想好好休息一下,多陪陪你。”

燕儿问:“别人开的条件如何?”

3000,但他说条件还可以再谈。”

“如果你做,大概要多久能做完?”

“国庆七天假吧。”

“那就对了,3000块钱,是好多人一个月的工资,但是你可以通过七天假期就挣到这么多钱。这种机会不是人人都有的,像我,也想做这样的CASE,但是我能做吗?”

“但是这个CASE很复杂。”

“那是肯定的,记得你以前说过,写50行代码,1块钱,知道怎么写,99块钱,这也是为什么这种事情不是人人都能做,正是你发挥的时候。”

“可是这个CASE有风险。你不懂”

“你怎么知道我不懂,这方面我比你懂多了。你可以跟他签个合同,把凡是涉及到风险的地方都让他承担。”

“可是我做了,这个假期肯定就陪不了你了。”

“我知道,我都习惯了。”

燕儿对绝影的影响是很大的,因为燕儿的话,绝影又约了大爷。他告诉他:“这个CASE我能做。”然后拿出了事先拟好的一份合同,说实话合同并不是很标准,也没去请教什么法律专家,全凭绝影自己的想法写的,站在大爷那一方来说,这简直是霸王合同。上面写着重要一点:“所有代码仅供学习研究,甲方在任何场合试用本代码的行为均与乙方无关。”

大爷显然没料到绝影还有这一手,犹豫了一下,还是签了字画了押。

他说:“我先给你付一部分费用吧。”

“行,那我给你打个收条。”

大爷笑一笑:“也搞得太正式了。”

“资本家公司学到的。免得以后说不清楚。”

回到家,绝影对燕儿说:“这七天假我陪不了你了,对不起。”

燕儿也平静地说:“知道了。你做吧。”

于是绝影便坐到自己熟悉的电脑面前。为了解决这里面一个重要的问题,这一坐就是36个小时,其间只离开电脑四次,两次是去上厕所,一次是燕儿睡觉,他去看看被子盖好了没有。

36小说过后,已经是第二天下午,问题终于解决了,绝影常常地舒了口气。小心的把代码和文档打个包,拷贝到U盘上,赶紧给燕儿发个短信说:“亲爱的,我做出来了。”

那一刻,燕儿对着手机傻笑了一阵,回头对她朋友说:“他做出来了。我好开心。”

朋友对她说:“你和他一样傻。”

当绝影兴奋地把U盘中的东西拷贝到大爷电脑上给他演示完毕后,大爷二话不说站起来又给绝影数了3000块钱说:“行!可以!代码我不要了!”

听了这话,绝影反而傻了。

这时候论到大爷头头是道地阐述他的观点:“你以为我真是来做这东西的?我这叫‘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现在你的技术我领教到了,我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你。你在公司工资多少?我开两倍工资,你跟我干。”

这诱惑来得太突然了。绝影愣了好一阵,却斩钉截铁地摇摇头说:“不行!”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游戏 生活 SQL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