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程序员59

一般人都认为写程序的人除了写起程序来,脑子大都不好使,其实绝影比猴还精。你想这大爷半路才杀出来,不就是做了一点点协议的分析,他居然不经考虑就开出两倍工资的条件。在大爷来看,这已经是给绝影莫大的便宜了。

古训曰:便宜莫贪啊。比如土匪跟绝影借钱,本来按照土匪的性格他借了钱是万万不可能还的,在借的时候绝影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又借得不多,损失不大,不借,以后还被他耻笑,被他耻笑不要紧,他又拿出去满世界宣传,他无所谓,对绝影来说,这影响多坏啊。那就借给他吧。

没想到几天之后土匪竟然主动来还钱了。这时候你千万别像贪了小便宜一样高兴,这次他不按常理出牌,你等着吧,准是来迷惑你准备下次借一笔更大的钱不还。

每个人都盼望着便宜能光顾到自己,就算没正儿八经地想多多少少也偷偷地想过。但是这便宜真的来了,就要小心了。

再说了,虽然自从绝影大二去好又多打了20天工他就发誓要一生信仰,对资本家的腹诽很多,但周总和陈董毕竟没有做什么让他无法忍受的事情,不仅这样,甚至还常常找他谈心,有意无意拿糖衣炮弹拉拢他,有几次还差点把他拉下马。

所以绝影站起身来,一本正经又不失身份地对大爷说:“很抱歉,我现在无法答应你的要求,虽然你开的条件确实很有诱惑力。但我刚从北京回来,手上的事情还很多,现在公司又有很多新人,我不能在这时候离开公司。”

大爷愣了一下,就像当初绝影忽然拿出一张合同摆在他面前一样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趁这个间隙,绝影又补充道:“现在我是公司的技术经理,离职这个事对我对公司来说都是个大事,草率不得,这事就先放着吧。”

大爷回过神来,倒也爽快地说:“那我也不勉强你。放着也行,反正我把话说到这里了,我电话你也有,哪里你觉得公司不好了准备把它拿出来,随时给我电话。”

大爷也是个明白人,绝影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再去勉强肯定也没有什么好结果,只能再碰一鼻子灰。与其这样让自己掉价,还不如大家都体面一点下台。

大爷潇洒地回去了,有钱人就是好啊。留下绝影一个心里像开了锅。这两倍的工资诱惑确实不小。现在二十来岁80后的人你说苦不苦,确实很苦。你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当你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你还没能工作的时候,工作是分配的,你可以工作的时候,撞得头破血流才勉强找份饿不死人的工作做;你不能挣钱的时候,房子是分配的,当你能挣钱的时候,一个月工资连三分之一个厕所都买不起。

燕儿也是这个年纪,二十来岁啊,正是女人最好的时候,却天天跟着绝影受罪,别说过天天喝咖啡开车兜风这样的小资生活,就是买个热水器都要存上两三个月钱,好不容易买个房子,还欠下公司一屁股债。女人啊,哪怕你长得再漂亮在Party上风光无限,但一到市场上为了2毛钱一斤的白菜和老板挣得面红耳赤,你就又变成黄脸婆了,这正如男人在外头哪怕天天拉砖运煤回来也一样在自己老婆面前把自己扮得像皇帝一样。

回到家里,燕儿看出他心事重重,关切地问:“怎么了?CASE没做好?”

“不是。”

“那钱收到了吗?”

“收到了,他还多给了一千,本来谈的三千,上次他给了一千,今天又给了三千。”

“那就对了,干嘛还心事重重的?”

绝影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可能有点累。”

本来绝影很想把大爷的话告诉燕儿,他能出那么高的价格,起码对自己也是种肯定,这肯定又不能敢别人分享,你敢跟周总说?敢跟张厂长说?跟燕儿分享就再好不过,男人啊,理想大都是征服世界,但世界只有这么一个,能让多少人去征服,于是征服世界不行,至少要征服自己的女人,在外头体现不出自己的价值没啥,至少要在自己女人面前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但是这事又万万不能给燕儿说。本来燕儿就一直怂恿绝影辞职,那时候绝影是坚决不同意。一来本身公司的事情还多,CASE一个接一个,不可能做到一半就走人;二来当时又不像现在,还有个这么爽快大爷,那时候确实没什么好的去处,在这个城市,很难再找到一个像现在这个公司一样的软件公司,就算找到了,又得做多久才做到技术主管、技术经理?要是出去,走得太远了什么都不方便,大城市竞争还更加激烈;三就是还欠着公司两万块钱,借款协议上写得清清楚楚,无论什么原因绝影离开公司必须一次性将欠款付清。钱不多,但始终是悬在绝影心中的一把剑,这事情不解决哪怕外头的世界再精彩,那也是别人的世界,自己也只能干瞪着眼看啊。

又想说,又不能说,这就像在周总办公室开会,明明想放屁了,还必须憋回去,心里那个难受是可想而知,屁是五谷神,不放憋死人啊。所以也难怪他这样心事重重了。

燕儿见绝影不愿意多说,一边数着钱一边转移话题道:“这个大爷,到是比周总他们大方多了。你给周总他们加班还不是一样累,他们哪次给你这么多钱了?”

“你不懂,这不一样。我可以一次给乞丐100块钱,但我不能每天都都给这个乞丐10块钱,那我不亏死才怪!”

大爷这个CASE绝影还是感觉赚了,想想还是Bug Yang介绍过来的,到后来自己做了,把他撇到一边,实在有点不人道,于是对他说:“大爷那个CASE,我给你10%介绍费吧。”

Bug Yang吓得连忙摆手:“不了,不了,影头的钱我哪敢要。”

“什么敢要不敢要,这是应该的。”

“那这次算了,这次我还是不敢要。下次吧,下次我再给你介绍CASE,你再给我钱。”

“那不好,我估计就没下次了。不过接也行,一定要接有技术含量的,什么管理系统啊,查询系统啊就别去接了,让人家新人练练手。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大的。”

“嗯,我就晓得,影头你是块放卫星的料,再大的CASE到你手上还不是小菜一碟。”

“又来了又来了,又来拍马屁了。”

Bug Yang察觉到绝影脸色一变,赶忙找了借口回到他自己的位置。

好容易在公司过了几天风平浪静的生活,没什么大CASE,客户也没怎么打电话过来,绝影觉得这日子快滋润了,想想最初跟BOSS Liu一起刚进公司也不过如此,就可怜BOSS Liu了,为了他的理想,现在肯定还在加班加点地写着代码。

Bug Yang又不失时机地跑过来添麻烦。这次是周总直接过来反应问题,周总耸耸鼻子,一脸严肃地对绝影说:“怎么回事?今年我想到大家做了那么多CASE,眼看年底了,有意让大家好好休息一下,怎么小杨又跑我这来闹了?”

按照公司的规定,是不能越级上报问题的,Bug Yang扰过绝影直接跑去周总那里抱怨肯定惹怒了周总,否则他也不会严肃到这种程度。这次和以往不一样,在CASE上,周总对绝影说话总是小心翼翼,也就是俗话说的打官腔,什么是官腔?当官的总怕得罪人,不管是上面的还是下面的,下面的万一哪一天爬到上面去了,你要是得罪了他可就惨了,所以他们说起话来总是很温和,明明你捅了个大漏子,他却说:“这次你犯了个小小的错误。”明明他认为你的想法是错误的,他却说:“你看这样好不好?”

这一次,周总的与其却非常严厉:“那个小杨,据我所知,又没做出什么大的成绩了,他还直接跑我这里来闹,说他条件不好了,说工资低了,说要转正了。我把技术部门全权交给你管,你就不能只停留在技术上面,员工有什么心事有什么想法你都要第一时间去了解并且解决。总之,小杨的事你自己去处理,我也不希望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在公司里,这糟糕的心情是可以传递的,Bug Yang心情不好,传递给周总,周总心情也不好起来,又传递给绝影,现在绝影心情也差起来,他又找来了Bug Yang

Bug Yang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你还好意思装无辜,我问你,是不是你去找周总闹了。”

Bug Yang唯唯诺诺地说:“是去了,但是没闹。”

“没闹周总咋会发那么大火呢?我跟你说了有啥事跟我说有啥事跟我说,你说,这么久以来,你给我提的意见只要我能做到,哪点我没去做?”

绝影这样说的时候,可以说是气急败坏,Bug Yang也跟着激动起来。

“我是不满意,是对公司和周总不满意,但是我觉得这和你无关,你对我好,我知道,所以就直接去找周总了。”

好歹Bug Yang还能明辨是非,没胡乱诬陷自己,于是绝影的心情稍稍平和了一点:“那你也不应该随便就去找周总吗?不是跟你说了,我是技术经理,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就行了,不要越级上报。”

Bug Yang的心情却并没有平和,他仍然激动地说:“你的难处我也知道,这些事情我说给你,有用吗?你还不是解决不了,你还不是得再绞尽脑汁想怎么跟周总说,还不如我直接去说,我就是对他有意见。”

“说,你到底觉得怎么不好了?”

“我工资低,我进公司三个多月了,最开始说一个月转正,后来又是两个月,到现在三个月了还不给我转正。说实话事情我做得没L哥少,就是为了转正,我做得比他还多得多,但是他可以每天悠闲地写十几行代码就拿那么多工资,我天天辛苦还得在温饱线上挣扎。我就是不服。”

听他这么说,绝影一下想起了在北京的时候BOSS Liu带他去参观的平民窟,他想把这个事情告诉他,告诉他很多人和他一样,和他一样付出了很多劳动但得到的却只有一点点?但是他没说,曾经有很多次,绝影给他举了类似的例子,但是回过头来他又忘了,他只是平静地说:“你不服,我还不服呢。我问你,你觉得我做的工作,我做的东西的技术含量比你们多多少?”

这时候Bug Yang稍微平静了一点,想了一下低声说到:“影哥你的技术不含糊,可以说至少是我们的十倍。”

“十倍没有。我想不说质,就说量,我觉得至少是你们的三倍,但是我拿到你们三倍的工资了吗?我可以告诉你,没有,连两倍都没有,我没拿到张厂长两倍的工资,也没拿到L两倍的工资。我也不服,也想抱怨,抱怨可以,但是抱怨有用吗?抱怨之后呢?难道就坐在那里等待下一次抱怨?你有这个工夫,还不如把时间拿来多学点技术,好好提高自己,我告诉你,写程序,和别的工作不一样,有些工作需要人缘,有些工作需要关系,有些工作还需要美色,但是写程序,只需要你有技术。就像我一个朋友,他走到哪里都有饭吃,而且都吃得不错。他要是觉得不好了,随时都可以炒了他老板的鱿鱼。因为他有资本,他不愁找不到工作,不愁转不了正。”

一席话说下来,Bug Yang脸上露出一丝难过的神奇。是啊,技术,正是他的软肋,说实话他要是真的有了技术,他根本不需要在这里跟周总抱怨,跟绝影抱怨。他要是有了技术,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两人沉默了一会,Bug Yang愤愤地说:“我知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就是要好好地提高技术。周总现在不愿意给我转正,等有一天他留我转正的时候我理都不理他。”

Bug Yang出了门,绝影感觉他虽然有点极端,但确有一份激情和信念,再回忆一下自己,他觉得他也许真是一个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

这次事件过后,Bug Yang果然每天都只专心地工作,而且比以往更频繁地来请教自己。绝影觉得这事情算过去了,风波都过去了,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正当他准备好好享受一下工作,享受一下生活的时候,周总又来了。这次周总平静地说:“小绝啊,你准备一下,我们可能要拉支队伍到北京去做一个中长期的CASE,你肯定要去的。”

以前,绝影会问:“什么CASE?”

这次,绝影却问:“多长时间。”

“短则三五个月,长则一年两年,甚至可能是永远。”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