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网络的协议介绍(一)

Network 专栏收录该内容
2 篇文章 0 订阅

转自:http://www.cnblogs.com/vamei/archive/2012/12/05/2802811.html

 

互联网的目的是为了实现通信,而通信的基础是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网络协议。正如我们在交谈的时候需要符合一定的语法和用语规范一样,机器之间的通话也必须符合协议。否则,每一台机器各说各的,永远也无法相互理解。“协议森林”是我已经开始写的一系列关于网络协议的文章。这一篇是系列的索引。

网络协议是一个复杂的技术和政策混合体。Ethernet, IP, UDP, TCP, HTTP, DNS... 这些协议就像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不同的协议之间相互关联,有时是合作关系,有时是竞争关系,有时是替代关系。网络分层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网络协议的复杂性,然而,随着互联网的爆炸性增长,新的协议(特别是高层应用协议)又在不断出现。因此,我想在“协议森林”中主要关注核心的TCP/IP套装。这一套协议已经存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在变化迅捷的IT领域,这可以算是奇迹了。当然,这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在单机上,我们可以很容易替代很多技术,比如Pascal语言、Fortran语言逐渐没落。然而,网络协议的更换并不是那么简单,协议的更改要求整个网络的所有设备都进行更新。面对地址耗尽的压力,IPv4还能够长时间保存,其中就有这样的原因。

网络协议的发展总是伴随着很有趣的历史故事。毕竟,网络协议的产生都是有其历史条件。有一些网络协议的规定在今天看来很笨拙,但放在当时,就是聪明的解决方案。而后来的协议必须兼顾之前已有的协议。所以,在了解网络协议的时候,需要了解该协议的诞生过程和设计目的。

 

 

01 综述:邮差与邮局 (网络协议概观)

 

   信号的传输总要符合一定的协议(protocol)。比如说长城上放狼烟,是因为人们已经预先设定好狼烟这个物理信号代表了“敌人入侵”这一抽象信号。这样一个“狼烟=敌人入侵”就是一个简单的协议。协议可以更复杂,比如摩尔斯码(Morse Code),使用短信号和长信号的组合,来代表不同的英文字母。比如SOS(***---***,  *代表短信号,-代表长信号)。这样"***= S, ---=O"就是摩尔斯码规定的协议。然而更进一层,人们会知道SOS是求助信息,原因是我们有“SOS=求救”这个协议存在在脑海里。所以"***---***=SOS=求救"是一个由两个协议组成的分层通信系统。

使用Morse Code的电报机

计算机之间的通信也要遵循不同层次的协议,来实现计算机的通信。

 

物理层(physical layer)

所谓的物理层,是指光纤、电缆或者电磁波等真实存在的物理媒介。这些媒介可以传送物理信号,比如亮度、电压或者振幅。对于数字应用来说,我们只需要两种物理信号来分别表示0和1,比如用高电压表示1,低电压表示0,就构成了简单的物理层协议。针对某种媒介,电脑可以有相应的接口,用来接收物理信号,并解读成为0/1序列

 

连接层(link layer)

在连接层,信息以帧(frame)为单位传输。所谓的帧,是一段有限的0/1序列。连接层协议的功能就是识别0/1序列中所包含的帧。比如说,根据一定的0/1组合识别出帧的起始和结束。在帧中,有收信地址(Source, SRC)和送信地址(Destination, DST),还有能够探测错误的校验序列(Frame Check Sequence)。当然,帧中最重要的最重要是所要传输的数据 (payload)。这些数据往往符合更高层协议,供网络的上层使用。与数据相配套,帧中也有数据的类型(Type)信息。连接层协议不关心数据中到底包含什么。帧就像是一个信封,把数据包裹起来。

以太网(Ethernet)和WiFi是现在最常见的连接层协议。通过连接层协议,我们可以建立局域的以太网或者WiFi局域网,并让位于同一局域网络中的两台计算机通信。连接层就像是一个社区的邮差,他认识社区中的每一户人。社区中的每个人都可以将一封信(帧)交给他,让他送给同一社区的另一户人家。

连接层:社区小邮差

 

网络层(network layer)

不同的社区之间该如何通信呢? 换句话说,如何让WiFi上的一台计算机和以太网上的另一台计算机通信呢?我们需要一个“中间人”。这个“中间人”必须有以下功能: 1. 能从物理层上在两个网络的接收和发送0/1序列,2. 能同时理解两种网络的帧格式。路由器(router)就是为此而产生的“翻译”。一个路由器有多个网卡(NIC,Network Interface Controller),每个NIC可以接入多个网络,并理解相应的连接层协议。在帧经过路由到达另一个网络的时候,路由会读取帧的信息,并改写以发送到另一个网络。所以路由器就像是在两个社区都有分支的邮局。一个社区的邮差将信送到本社区的邮局分支,而邮局会通过自己在另一个地区的分支将信转交给另一个社区的邮差手中,并由另一个社区的邮差最终送到目的地。

通过路由连接的WiFi和以太网

整个通信过程如下:

WiFi上的计算机1 -> 路由WiFi接口 ->  路由以太网接口 -> 以太网上的计算机2

(蓝色表示WiFi网络,绿色表示以太网络)

在连接层,我们的一个帧中只能记录SRC和DST两个地址。而上面的过程需要经过四个地址 (计算机1,WiFi接口,以太网接口,计算机2)。显然,仅仅靠连接层协议无法满足我们的需要。由于连接层协议开发在先,我们无法改动连接层协议,只能在连接层的数据(payload),也就是信纸内部下功夫了。IP协议应运而生。

计算机1,路由器和计算机2都要懂得IP协议。当计算机1写信的时候,会在信纸的开头写上这封信的出发地址和最终到达地址 (而不是在信封上),而在信封上写上要送往邮局。WiFi网的邮差将信送往邮局。在邮局,信被打开,邮局工作人员看到最终地址,于是将信包装在一个新的信封中,写上出发地为邮局,到达地为计算机2,并交给以太网的邮差,由以太网的邮差送往计算机2。

(IP协议还要求写如诸如校验等信息,交通状况等信息,以保护通信的稳定性。)

转交给邮局

 

在连接层,邮差只负责在本社区送信,所以信封上的地址总是“第一条街第三座房子”或者说“中心十字路口拐角的小房子”这样一些本地人才了解的地址描述,这给邮局的工作带来不便。所以邮局要求,信纸上写的地址必须是一个符合官方规定的“邮编”,也就是IP地址。这个地址为世界上的每一个房子编号(邮编)。当信件送到邮局的时候,邮局根据邮编,就能查到对应的地址描述,从而能顺利改写信封上的信息。

每个邮局一般连接多个社区,而一个社区也可以有多个邮局,分别通往不同的社区。有时候一封信要通过多个邮局转交,才能最终到达目的地,这个过程叫做route。邮局将分离的局域网络连接成了internet,并最终构成了覆盖全球的互联网。

 

传输层(transport layer)

上面的三层协议让不同的计算机之间可以通信。但计算机中实际上有许多个进程,每个进程都可能有通信的需求(参看Linux进程基础Linux进程间通信)。这就好像一所房子里住了好几个人(进程),如何让信精确的送到某个人手里呢?遵照之前相同的逻辑,我们需要在信纸上写上新的信息,比如收信人的姓名,才可能让信送到。所以,传输层就是在信纸的空白上写上新的“收信人”信息。每一所房子会配备一个管理员(传输层协议)。管理员从邮差手中接过信,会根据“收信人”,将信送给房子中的某个人。

管理员

传输层协议,比如TCP和UDP,使用端口号(port number)来识别收信人(某个进程)。在写信的时候,我们写上目的地的端口。当信到达目的地的管理员手中,他会根据传输层协议,识别端口号,将信送给不同的人。

TCP和UDP协议是两种不同的传输层协议。UDP协议类似于我们的信件交流过程。TCP协议则好像两个情人间的频繁通信。一个小情人要表达的感情太多,以致于连续写了好几封信。而另一方必须将这些信按顺序排列起来,才能看明白全部的意思。TCP协议还有控制网络交通等功能。

 

应用层(application layer)

通过上面的几层协议,我们已经可以在任意两个人(进程)之间进行通信。然而每个人实际上从事的是不同的行业。有的人是律师,有的人外交官。比如说律师之间的通信,会用严格的律师术语,以免产生纠纷。再比如外交官之间的通信,必须符合一定的外交格式,以免发生外交误会。再比如间谍通过暗号来传递加密信息。应用层协议是对信件内容进一步的用语规范。应用层的协议包括用于Web浏览的HTTP协议,用于传输文件的FTP协议,用于Email的IMAP等等。

 外交通信

总结

总过网络分层,我们从原始的0/1序列抽象出

本地地址(邮差)、邮编(邮局)、收信人(管理员)、收信人行业(用语规范)

这些概念。这些概念最终允许互联网上的分布于两台计算机的两个进程相互通信。

写信人必须按照各层的协议,封装好整个信封 (encapsulation);而收信人则按照相反的顺序,来拆开这个信封。整个过程是可读信息 -> 二进制 -> 可读信息。计算机只能理解和传输0/1序列,而计算机的用户则总是输入和输出可读信息。网络协议保证了可读信息在整个转换和传输过程中的完整性。

计算机协议本身还有更多的细节需要深入。这篇文章只是从分层的角度描述各个层次所实现的功能。

 

 

 

02 连接层:小喇叭开始广播 (以太网与WiFi协议)

 

“小喇叭开始广播啦”,如果你知道这个,你一定是老一辈的人。“小喇叭”是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儿童广播节目。在节目一开始,都会有一段这样的播音:“小朋友,小喇叭开始广播了!” 听到这里,收音机前的小朋友就兴奋起来,准备好听节目了:这一期的内容是以太网(Ethernet)协议与WiFi。

 

我们在邮差与邮局中说到,以太网和WiFi是连接层的两种协议。在连接层,信息以帧(frame)为单位传输。帧像信封一样将数据(payload)包裹起来,并注明收信地址和送信地址。连接层实现了“本地社区”的通信。我们先来看看以太网的帧。

 

以太网的帧格式

帧本身是一段有限的0/1序列。它可以分为头部数据(Payload)和尾部三部分:

PreambleSFDDSTSRCTypePayload (Data)PadFCSExtension

帧按照上面的顺序从头到尾依次被发送/接收。我们下面进一步解释各个区域。

 

头部

帧的最初7个byte被称为序言(preamble)。它的每个byte都是0xAA(这里是十六进制,也就是二进制的10101010)。通常,我们都会预定好以一定的频率发送0/1序列(比如每秒10bit)。如果接收设备以其他频率接收(比如每秒5bit),那么就会错漏掉应该接收的0/1信息。但是,由于网卡的不同,发送方和接收方即使预订的频率相同,两者也可能由于物理原因发生偏差。这就好像两个人约好的10点见,结果一个人表快,一个人表慢一样。序言是为了让接收设备调整接收频率,以便与发送设备的频率一致,这个过程就叫做时钟复原(recover the clock)。

(就像在收听广播之前,调整转钮,直到声音清晰。网卡会在接收序言的过程中不断微调自己的接收频率,直到自己“听到”是...1010...)

时钟调整好之后,我们等待帧的起始信号(SFD, start frame delimiter)。SFD是固定的值0xAB。这个0xAB就好像“小喇叭开始广播啦”一样,提醒我们好节目就要上演了。

Preamble和SFD

紧随SFD之后的是6 byte的目的地(DST, destination)和6 byte的发出地(SRC, source)。这就是我们在邮差和邮局中的介绍一样,为信封写上目的地和发出地。要注意,这里写在信封上的是对地址的“本地描述”,也就是MAC地址。MAC地址是物理设备自带的序号,只能在同一个以太网中被识别 (正如邮差只熟悉自己的社区一样)。

头部的最后一个区域是Type,用以说明数据部分的类型。(比如0x0800为IPv4,0x0806为ARP)

 

数据

数据一般包含有符合更高层协议的数据,比如IP包。连接层协议本身并不在乎数据是什么,它只负责传输。注意,数据尾部可能填充有一串0(PAD区域)。原因是数据需要超过一定的最小长度。

 

尾部

跟随在数据之后的是校验序列(FCS, Frame Check Sequence)。校验序列是为了检验数据的传输是否发生错误。在物理层,我们通过一些物理信号来表示0/1序列(比如高压/低压,高频率/低频率等),但这些物理信号可能在传输过程中受到影响,以致于发生错误。如何来发现我们的数据是正确的呢?

一个方法是将数据发送两遍,然后对比一下是否一样。但这样就大大降低了网络的效率。FCS采用了CRC(Cyclic Redundancy Check)算法。这就好像是一家饭店的老板雇佣了一个收银员,但他又担心收银员黑钱。可是每天营业额很大,老板即使坐在旁边看,也不能用记住收到的总数。所以他采取了一个聪明的办法:只记住收到钱的最后一位 (比如收到19元,老板记住9)。当有新的进账(比如13,尾数为3),他就将新的尾数和旧的尾数相加,再记住和的尾数(也就是2)。当收银员交给老板钱的时候,老板只用看总额的最后一位是否和自己记的最后一位相同,就可以知道收银员是否诚实了。如果说我们的数据是收银的总额的话,我们的FCS就是老板记录的尾数。如果两者不相符,我们就知道数据在传输的过程中出现错误,不能使用。

有FCS在盯着

 

上面的比喻实际上是用营业总额不断的除以10,获得最终的尾数。CRC算法也相类似。n位CRC算法取一个n bit的因子,比如下面的1011。数据序列结尾增加n-1个0。因子与数据序列的不断进行XOR运算,直到得到n-1位的余数,也就是100。该余数各位取反(011),然后存储在FCS的位置。

复制代码
11010011101100 000 <--- 数据序列末尾增加3位0
1011               <--- 因子
01100011101100 000 <--- XOR结果
 1011              <--- 因子
00111011101100 000
  1011
00010111101100 000
   1011
00000001101100 000
       1011
00000000110100 000
        1011
00000000011000 000
         1011
00000000001110 000
          1011
00000000000101 000 
           101 1
-----------------
00000000000000 100 <--- 3位余数
复制代码

 上面例子用的是4位CRC。在Ethernet中使用的因子为32位的,以达到更好的检测效果。

 

集线器(Hub) vs. 交换器(Switch)

以太网使用集线器或者交换器将帧从发出地传送到目的地。一台集线器或交换器上有多个端口,每个端口都可以连接一台计算机(或其他设备)。

集线器像一个广播电台。一台电脑将帧发送到集线器,集线器会将帧转发到所有其他的端口。每台计算机检查自己的MAC地址是不是符合DST。如果不是,则保持沉默。集线器是比较早期的以太网设备。它有明显的缺陷:

1) 任意两台电脑的通信在同一个以太网上是公开的。所有连接在同一个集线器上的设备都能收听到别人在传输什么,这样很不安全。可以通过对信息加密提高安全性。

2) 不允许多路同时通信。如果两台电脑同时向集线器发信,集线器会向所有设备发出“冲突”信息,提醒发生冲突。可以在设备上增加冲突检测算法(collision detection):一旦设备发现有冲突,则随机等待一段时间再重新发送。

交换器克服集线器的缺陷。交换器记录有各个设备的MAC地址。当帧发送到交换器时,交换器会检查DST,然后将帧只发送到对应端口。交换器允许多路同时通信。由于交换器的优越性,交换器基本上取代了集线器。但比较老的以太网还有可能在使用集线器。


下面的一个视频来自CISCO,更加形象的解释了这两种设备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gwNTQ5OTI4.html

 

WiFi

WiFi的工作方式与集线器连接下的以太网类似。一个WiFi设备会向所有的WiFi设备发送帧,其它的WiFi设备检查自己是否符合DST。由于WiFi采取无线电信号,所以很难像交换器一样定向发送,所以WiFi的安全性很值得关注。WiFi采用加密的方法来实现信息的安全性。

(早期的WEP加密方法非常脆弱,建议使用WPA或者WPA2加密方法。隐藏WiFi设备ID的方法不是很有用。)

 

总结

我们深入了连接层协议的一些细节。连接层是物理与逻辑的接口,它的设计兼顾了物理需求(比如时钟复原,CRC)和逻辑需求(比如地址、数据)。由于连接层处于网络逻辑的底层,有许多基于连接层的攻击手法,这需要我们对连接层的工作方式有一定的了解,以设计出更好的网络安全策略。

 

 

 

 

03 网络层:IP接力赛 (IP, ARP, RIP和BGP协议)

 

网络层(network layer)是实现互联网的最重要的一层。正是在网络层面上,各个局域网根据IP协议相互连接,最终构成覆盖全球的Internet。更高层的协议,无论是TCP还是UDP,必须通过网络层的IP数据包(datagram)来传递信息。操作系统也会提供该层的socket,从而允许用户直接操作IP包。

IP数据包是符合IP协议的信息(也就是0/1序列),我们后面简称IP数据包为IP包。IP包分为头部(header)数据(Data)两部分。数据部分是要传送的信息,头部是为了能够实现传输而附加的信息(这与以太网帧的头部功能相类似,如果对帧感到陌生,可参看小喇叭一文)。

 

IP包的格式

IP协议可以分为IPv4和IPv6两种。IPv6是改进版本,用于在未来取代IPv4协议。出于本文的目的,我们可以暂时忽略两者的区别,只以IPv4为例。下面是IPv4的格式

IPv4包 我们按照4 bytes将整个序列折叠,以便更好的显示

与帧类似,IP包的头部也有多个区域。我们将注意力放在红色的发出地(source address)目的地(destination address)。它们都是IP地址。IPv4的地址为4 bytes的长度(也就是32位)。我们通常将IPv4的地址分为四个十进制的数,每个数的范围为0-255,比如192.0.0.1就是一个IP地址。填写在IP包头部的是该地址的二进制形式。

IP地址是全球地址,它可以识别"社区"(局域网)和"房子"(主机)。这是通过将IP地址分类实现的。

IP class    From          To                Subnet Mask

A           1.0.0.0       126.255.255.255    255.0.0.0

B           128.0.0.0     191.255.255.255    255.255.0.0

C           192.0.0.0     223.255.255.255    255.255.255.0

每个IP地址的32位分为前后两部分,第一部分用来区分局域网,第二个部分用来区分该局域网的主机。子网掩码(Subnet Mask)告诉我们这两部分的分界线,比如255.0.0.0(也就是8个1和24个0)表示前8位用于区分局域网,后24位用于区分主机。由于A、B、C分类是已经规定好的,所以当一个IP地址属于B类范围时,我们就知道它的前16位和后16位分别表示局域网和主机。

 

网卡与路由器

邮差与邮局中说,IP地址是分配给每个房子(计算机)的"邮编"。但这个说法并不精确。IP地址实际上识别的是网卡(NIC, Network Interface Card)。网卡是计算机的一个硬件,它在接收到网路信息之后,将信息交给计算机(处理器/内存)。当计算机需要发送信息的时候,也要通过网卡发送。一台计算机可以有不只一个网卡,比如笔记本就有一个以太网卡和一个WiFi网卡。计算机在接收或者发送信息的时候,要先决定想要通过哪个网卡。

NIC

 

路由器(router)实际上就是一台配备有多个网卡的专用电脑。它让网卡接入到不同的网络中,这样,就构成在邮差与邮局中所说的邮局。比如下图中位于中间位置的路由器有两个网卡,地址分别为199.165.145.17和199.165.146.3。它们分别接入到两个网络:199.165.145和199.165.146。

 

 

IP包接力

IP包的传输要通过路由器的接力。每一个主机和路由中都存有一个路由表(routing table)。路由表根据目的地的IP地址,规定了等待发送的IP包所应该走的路线。就好像下图的路标,如果地址是“东京”,那么请转左;如果地址是“悉尼”,那么请向右。

A real world routing table

 

比如我们从主机145.17生成发送到146.21的IP包:铺开信纸,写好信的开头(剩下数据部分可以是TCP包,可以是UDP包,也可以是任意乱写的字,我们暂时不关心),注明目的地IP地址(199.165.146.21)和发出地IP地址(199.165.145.17)。主机145.17随后参照自己的routing table,里面有三行记录:

145.17 routing table (Genmask为子网掩码,Iface用于说明使用哪个网卡接口)

Destination        Gateway             Genmask             Iface

199.165.145.0      0.0.0.0             255.255.255.0       eth0

0.0.0.0            199.165.145.17      0.0.0.0             eth0

这里有两行记录。

第一行表示,如果IP目的地是199.165.145.0这个网络的主机,那么只需要自己在eth0上的网卡直接传送(“本地社区”:直接送达),不需要前往router(Gateway 0.0.0.0 = “本地送信”)。

第二行表示所有不符合第一行的IP目的地,都应该送往Gateway 199.165.145.17,也就是中间router接入在eth0的网卡IP地址(邮局在eth0的分支)。

我们的IP包目的地为199.165.146.21,不符合第一行,所以按照第二行,发送到中间的router。主机145.17会将IP包放入帧的payload,并在帧的头部写上199.165.145.17对应的MAC地址,这样,就可以按照小喇叭中的方法在局域网中传送了。

 

中间的router在收到IP包之后(实际上是收到以太协议的帧,然后从帧中的payload读取IP包),提取目的地IP地址,然后对照自己的routing table:

Destination        Gateway             Genmask             Iface

199.165.145.0      0.0.0.0             255.255.255.0       eth0

199.165.146.0      0.0.0.0             255.255.255.0       eth1

0.0.0.0            199.165.146.8       0.0.0.0             eth1

从前两行我们看到,由于router横跨eth0和eth1两个网络,它可以直接通过eth0和eth1上的网卡直接传送IP包。

第三行表示,如果是前面两行之外的IP地址,则需要通过eth1,送往199.165.146.8(右边的router)。

我们的目的地符合第二行,所以将IP放入一个新的帧中,

在帧的头部写上199.165.146.21的MAC地址,直接发往主机146.21。

(在Linux下,可以使用$route -n来查看routing table)

 

IP包可以进一步接力,到达更远的主机。IP包从主机出发,根据沿途路由器的routing table指导,在router间接力。IP包最终到达某个router,这个router与目标主机位于一个局域网中,可以直接建立连接层的通信。最后,IP包被送到目标主机。这样一个过程叫做routing(我们就叫IP包接力好了,路由这个词实在是混合了太多的意思)。
整个过程中,IP包不断被主机和路由封装入帧(信封)并拆开,然后借助连接层,在局域网的各个NIC之间传送帧。整个过程中,我们的IP包的内容保持完整,没有发生变化。最终的效果是一个IP包从一个主机传送到另一个主机。利用IP包,我们不需要去操心底层(比如连接层)发生了什么。

 

 

ARP协议

在上面的过程中,我们实际上假设了,每一台主机和路由都能了解局域网内的IP地址和MAC地址的对应关系,这是实现IP包封装(encapsulation)到帧的基本条件。IP地址与MAC地址的对应是通过ARP协议传播到局域网的每个主机和路由。每一台主机或路由中都有一个ARP cache,用以存储局域网内IP地址和MAC地址如何对应。

ARP协议(ARP介于连接层和网络层之间,ARP包需要包裹在一个帧中)的工作方式如下:主机会发出一个ARP包,该ARP包中包含有自己的IP地址和MAC地址。通过ARP包,主机以广播的形式询问局域网上所有的主机和路由:我是IP地址xxxx,我的MAC地址是xxxx,有人知道199.165.146.4的MAC地址吗?拥有该IP地址的主机会回复发出请求的主机:哦,我知道,这个IP地址属于我的一个NIC,它的MAC地址是xxxxxx。由于发送ARP请求的主机采取的是广播形式,并附带有自己的IP地址和MAC地址,其他的主机和路由会同时检查自己的ARP cache,如果不符合,则更新自己的ARP cache。

这样,经过几次ARP请求之后,ARP cache会达到稳定。如果局域网上设备发生变动,ARP重复上面过程。

(在Linux下,可以使用$arp命令来查看ARP的过程。ARP协议只用于IPv4。IPv6使用Neighbor Discovery Protocol来替代ARP的功能。)

 

Routing Table的生成

我们还有另一个假设,就是每个主机和路由上都已经有了合理的routing table。这个routint table描述了网络的拓扑(topology)结构。如果你了解自己的网络连接,可以手写自己主机的routing table。但是,一个路由器可能有多个出口,所以routing table可能会很长。更重要的是,周围连接的其他路由器可能发生变动(比如新增路由器或者路由器坏掉),我们就需要routing table能及时将交通导向其他的出口。我们需要一种更加智能的探测周围的网络拓扑结构,并自动生成routing table。

我们以北京地铁为例子。如果从机场前往朝阳门,那么可以采取2号航站楼->>三元桥->>东直门->>朝阳门。2号航站楼和朝阳门分别是出发和目的主机。而三元桥和东直门为中间的两个router。如果三元桥->>东直门段因为维修停运,我们需要更改三元桥的routing table,从而给前往朝阳门的乘客(IP包)指示:请走如下路线三元桥->>芍药居。然后依照芍药居的routing table前往朝阳门(芍药居->>东直门->>朝阳门)。

 

 

一种用来生成routing table的协议是RIP(Routing Information Protocol)。它通过距离来决定routing table,所以属于distance-vector protocol。对于RIP来说,所谓的距离是从出发地到目的地途径的路由器数目(hop number)。比如上面从机场到朝阳门,按照2号航站楼->>三元桥->>东直门->>朝阳门路线,途径两个路由器,距离为2。我们最初可以手动生成三元桥的routing table。随后,根据RIP协议,三元桥向周围的路由器和主机广播自己前往各个IP的距离(比如到机场=0,团结湖=0,国贸=1,望京西=1,建国门=2)。收到RIP包的路由器和主机根据RIP包自己到发送RIP包的主机的距离,算出自己前往各个IP的距离。东直门与三元桥的距离为1。东直门收到三元桥的RIP包(到机场的距离为0),那么东直门途径三元桥前往机场的距离为1+0=1。如果东直门自己的RIP记录都比这个远(比如东直门->>芍药居->>三元桥->>机场 = 2)。那么东直门更改自己的routing table:前往机场的交通都发往三元桥而不是芍药居。如果东直门自身的RIP记录并不差,那么东直门保持routing table不变。上述过程在各个点不断重复RIP广播/计算距离/更新routing table的过程,最终所有的主机和路由器都能生成最合理的路径(merge)。

(RIP的基本逻辑是:如果A距离B为6,而我距离A为1,那么我途径A到B的距离为7)

RIP出于技术上的原因(looping hops),认为距离超过15的IP不可到达。所以RIP更多用于互联网的一部分(比如整个中国电信的网络)。这样一个互联网的部分往往属于同一个ISP或者有同一个管理机构,所以叫做自治系统(AS,autonomous system)。自治系统内部的主机和路由根据通向外部的边界路由器来和其它的自治系统通信各个边界路由器之间通过BGP(Border Gateway Protocol)来生成自己前往其它AS的routing table,而自治系统内部则参照边界路由器,使用RIP来决定routing table。BGP的基本工作过程与RIP类似,但在考虑距离的同时,也权衡比如政策、连接性能等其他因素,再决定交通的走向(routing table)。

 

总结

我们一开始讲述了IP包根据routing table进行接力的过程。为了顺利实现接力,我们又进一步深入到ARPRIP/BGP。这三个协议都协助了IP传输。ARP让每台电脑和路由器知道自己局域网内IP地址和MAC地址的对应关系,从而顺利实现IP包到帧的封装。RIP协议可以生成自治系统内部合理的routing table。BGP协议可以生成自治系统外部的routing table。

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都将注意力放在了IP包大的传输过程中,而故意忽略一些细节。 而上面的IP接力过程适用于IPv6。

 

 

 

 

04 网络层:地址耗尽危机 (IPv4与IPv6地址)

 

 

IP地址是IP协议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可以识别接入互联网中的任意一台设备。在IP接力中,我们已经看到,IP包的头部写有出发地和目的地的IP地址。IP包上携带的IP地址和路由器相配合,最终允许IP包从互联网的一台电脑传送到另一台。

IP接力中,我们是以IPv4为例说明IP包的格式的。IPv4和IPv6是先后出现的两个IP协议版本。IPv4的地址就是一个32位的0/1序列,比如11000000 00000000 0000000 00000011。为了方便人类记录和阅读,我们通常将32位0/1分成4段8位序列,并用10进制来表示每一段(这样,一段的范围就是0到255),段与段之间以.分隔。比如上面的地址可以表示成为192.0.0.3。IPv6地址是128位0/1序列,它也按照8位分割,以16进制来记录每一段(使用16进制而不是10进制,这能让写出来的IPv6地址短一些),段与段之间以:分隔。

 

IP地址的分配

IP地址的分配是一个政策性的问题。ICANN(the Internet Corporation for Assigned Names and Numbers)是Internet的中心管理机构。ICANN的IANA(Internet Assigned Numbers Authourity)部门负责将IP地址分配给5个区域性的互联网注册机构(RIR,Reginal Internet Registries),比如APNIC,它负责亚太地区的IP分配。然后RIR将地址进一步分配给当地的ISP(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比如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ISP再根据自己的情况,将IP地址分配给机构或者直接分配给用户,比如将A类地址分配给一个超大型机构,而将C类地址分配给一个网吧。机构可以进一步在局域网内部分配IP地址给各个主机。(A/B/C类地址请参阅IP接力)

5个RIR的分管区域

 

并不是所有的地址都会被分配。一些地址被预留,用于广播、测试、私有网络使用等。这些地址被称为专用地址(special-use address)。你可以查询RFC5735来了解哪些地址是专用地址。

(RFC,Request For Comments。RFC是一系列的技术文档,用于记录Internet相关的技术和协议规定。每一个RFC文件都有一个固定的编号。它们是互联网的一个重要财产。你可以通过 http://www.rfc-editor.org/ 来查找RFC文件)

 

IPv4地址耗尽

由于IPv4协议的地址为32位,所以它可以提供232, 也就是大约40亿个地址。如果地球人每人一个IP地址的话,IPv4地址已经远远不够。更何况,人均持有的入网设备可能要远多于一个,下图中显示了一个家庭对IP地址的需求,这种需求量已经相当常见了:

We need more IP address!

下图显示了各大洲RIR的IPv4地址耗尽日期 (IANA已经将所有的IP分配给各个RIR):

5个RIR区域的预计耗尽日期

 

尽管一些技术措施(比如NAT技术,我会在其他文章中深入NAT)减缓了情况的紧急程度,但IPv4地址耗尽的一天终究还是会很快到来。很明显,我们需要更多的IP地址,以满足爆炸式增长的互联网设备对IP地址的需求。

Too much stuff for IPv4

 

更长=更好

IPv6协议的地址最重要的改进就是:加长。IPv6的地址为128位。准确的说,IPv4有4,294,967,296个地址,而IPv6有

340,282,366,920,938,463,374,607,431,768,211,456

个地址。这是怎样一个概念呢?我们可以大概计算一下

地球表面积大约为510,067,866,000,000平方米。在一平方厘米(大约是指甲盖大小)的面积内,我们可以有6.67x1016个IP地址!所以在短期的时间内,我们应该不会看到IPv6被用尽的尴尬。(不排除在未来计算机以分子尺寸出现,那么我们就会有IPv6耗尽危机了)

所以,为了解决IPv4地址耗尽危机,这就是结论:

 

总结

IPv4地址正在耗尽,而IPv6通过更长的序列提供了更多的IP地址。IPv4向IPv6的迁移正在发生。

阻碍迁移的过程的主要在于IPv4和IPv6格式的不兼容性。老的路由器支持IPv4格式的IP包,但它们无法理解IPv6格式的IP包。所以这一迁移过程必然要伴随者设备的更新。然而,我们的许多互联网资产都是建立在IPv4网络上的,不可能一夜之间停止IPv4网络的服务而整体迁移到IPv6网络中。这一迁移过程注定充满坎坷。

 

 

 

05 网络层:我尽力 (IP协议详解)

 

 

IPv4与IPv6头部的对比

我们已经在IP接力中介绍过,一个IP包分为头部(header)和数据(payload/data)两部分。头部是为了实现IP通信必须的附加信息,数据是IP通信所要传送的信息。

 

黄色区域 (同名区域)

我们看到,三个黄色区域跨越了IPv4和IPv6。Version(4位)用来表明IP协议版本,是IPv4还是IPv6(IPv4, Version=0100; IPv6, Version=0110)。Source AdrresssDestination Address分别为发出地和目的地的IP地址

 

蓝色区域 (名字发生变动的区域)

Time to Live 存活时间(Hop Limit in IPv6)。Time to Live最初是表示一个IP包的最大存活时间:如果IP包在传输过程中超过Time to Live,那么IP包就作废。后来,IPv4的这个区域记录一个整数(比如30),表示在IP包接力过程中最多经过30个路由接力,如果超过30个路由接力,那么这个IP包就作废。IP包每经过一个路由器,路由器就给Time to Live减一。当一个路由器发现Time to Live为0时,就不再发送该IP包。IPv6中的Hop Limit区域记录的也是最大路由接力数,与IPv4的功能相同。Time to Live/Hop Limit避免了IP包在互联网中无限接力。

Type of Service 服务类型(Traffic Class in IPv6)。Type of Service最初是用来给IP包分优先级,比如语音通话需要实时性,所以它的IP包应该比Web服务的IP包有更高的优先级。然而,这个最初不错的想法没有被微软采纳。在Windows下生成的IP包都是相同的最高优先级,所以在当时造成Linux和Windows混合网络中,Linux的IP传输会慢于Windows (仅仅是因为Linux更加守规矩!)。后来,Type of Service被实际分为两部分:Differentiated Service Field (DS, 前6位)和Explicit Congestion Nofification (ECN, 后2位),前者依然用来区分服务类型,而后者用于表明IP包途径路由的交通状况。IPv6的Traffic Class也被如此分成两部分。通过IP包提供不同服务的想法,并针对服务进行不同的优化的想法已经产生很久了,但具体做法并没有形成公认的协议。比如ECN区域,它用来表示IP包经过路径的交通状况。如果接收者收到的ECN区域显示路径上的很拥挤,那么接收者应该作出调整。但在实际上,许多接收者都会忽视ECN所包含的信息。交通状况的控制往往由更高层的比如TCP协议实现。

Protocol 协议(Next Header in IPv6)。Protocol用来说明IP包Payload部分所遵循的协议,也就是IP包之上的协议是什么。它说明了IP包封装的是一个怎样的高层协议包(TCP? UDP?)。

Total Length, 以及IPv6中Payload Length的讨论要和IHL区域放在一起,我们即将讨论。

 

红色区域 (IPv6中删除的区域)

我们看一下IPv4和IPv6的长度信息。IPv4头部的长度。在头部的最后,是options。每个options有32位,是选填性质的区域。一个IPv4头部可以完全没有options区域。不考虑options的话,整个IPv4头部有20 bytes(上面每行为4 bytes)。但由于有options的存在,整个头部的总长度是变动的。我们用IHL(Internet Header Length)来记录头部的总长度,用Total Length记录整个IP包的长度。IPv6没有options,它的头部是固定的长度40 bytes,所以IPv6中并不需要IHL区域。Payload Length用来表示IPv6的数据部分的长度。整个IP包为40 bytes + Payload Length。

IPv4中还有一个Header Checksum区域。这个checksum用于校验IP包的头部信息。Checksum与之前在小喇叭中提到的CRC算法并不相同。IPv6则没有checksum区域。IPv6包的校验依赖高层的协议来完成,这样的好处是免去了执行checksum校验所需要的时间,减小了网络延迟 (latency)。

Identification, flagsfragment offset,这三个包都是为碎片化(fragmentation)服务的。碎片化是指一个路由器将接收到的IP包分拆成多个IP包传送,而接收这些“碎片”的路由器或者主机需要将“碎片”重新组合(reassembly)成一个IP包。不同的局域网所支持的最大传输单元(MTU, Maximum Transportation Unit)不同。如果一个IP包的大小超过了局域网支持的MTU,就需要在进入该局域网时碎片化传输(就好像方面面面饼太大了,必须掰碎才能放进碗里)。碎片化会给路由器和网络带来很大的负担。最好在IP包发出之前探测整个路径上的最小MTU,IP包的大小不超过该最小MTU,就可以避免碎片化。IPv6在设计上避免碎片化。每一个IPv6局域网的MTU都必须大于等于1280 bytes。IPv6的默认发送IP包大小为1280 bytes。

 

令人痛苦的碎片化

绿色区域 (IPv6新增区域)

Flow Label是IPv6中新增的区域。它被用来提醒路由器来重复使用之前的接力路径。这样IP包可以自动保持出发时的顺序。这对于流媒体之类的应用有帮助。Flow label的进一步使用还在开发中。

 

“我尽力”

IP协议在产生时是一个松散的网络,这个网络由各个大学的局域网相互连接成的,由一群碰头垢面的Geek维护。所以,IP协议认为自己所处的环境是不可靠(unreliable)的:诸如路由器坏掉、实验室失火、某个PhD踢掉电缆之类的事情随时会发生。

不靠谱的网络

这样的凶险环境下,IP协议提供的传送只能是“我尽力” (best effort)式的。所谓的“我尽力”,其潜台词是,如果事情出错不要怪我,我只是答应了尽力,可没保证什么。所以,如果IP包传输过程中出现错误(比如checksum对不上,比如交通太繁忙,比如超过Time to Live),根据IP协议,你的IP包会直接被丢掉。Game Over, 不会再有进一步的努力来修正错误。Best effort让IP协议保持很简单的形态。更多的质量控制交给高层协议处理,IP协议只负责有效率的传输。

(多么不负责任的邮递系统)

“效率优先”也体现在IP包的顺序(order)上。即使出发地和目的地保持不变,IP协议也不保证IP包到达的先后顺序。我们已经知道,IP接力是根据routing table决定接力路线的。如果在连续的IP包发送过程中,routing table更新(比如有一条新建的捷径出现),那么后发出的IP包选择走不一样的接力路线。如果新的路径传输速度更快,那么后发出的IP包有可能先到。这就好像是多车道的公路上,每辆车都在不停变换车道,最终所有的车道都塞满汽车。这样可以让公路利用率达到最大。

“插队”

 

IPv6中的Flow Label可以建议路由器将一些IP包保持一样的接力路径。但这只是“建议”,路由器可能会忽略该建议。

 

Header Checksum算法

Header Checksum区域有16位。它是这样获得的,从header取得除checksum之外的0/1序列,比如:

9194 8073 0000 4000 4011 C0A8 0001 C0A8 00C7 (十六进制hex, 这是一个为演示运算过程而设计的header)

按照十六位(也就是4位hex)分割整个序列。将分割后的各个4位hex累积相加。如果有超过16位的进位出现,则将进位加到后16位结果的最后一位:

  Binary                Hex

  1001000110010100      9194

+ 1000000001110011      8073

  ----------------

1 0001001000000111     11207

+                1

  ----------------

  0001001000001000      1208
上面的计算叫做one's complement sum。求得所有十六位数的和,

one's complement sum(4500, 0073, 0000, 4000, 4011, C0A8, 0001, C0A8, 00C7) = 1433

然后,将1433的每一位取反(0->1, 1->0), 就得到checksum:EBCC

这样,我们的header就是:

9194 8073 0000 4000 4011 EBCC C0A8 0001 C0A8 00C7

IP包的接收方在接收到IP包之后,可以求上面各个16位数的one's complement sum,应该得到FFFF。如果不是FFFF,那么header是不正确的,整个IP包会被丢弃。

(再次提醒,示例所用的IP header不是真实的header,它只是起演示算法的作用)

 

总结

每个网络协议的形成都有其历史原因。比如IP协议是为了将各个分散的实验室网络连接起来。由于当时的网络很小,所以IPv4(IPv4产生与70年代)的地址总量为40亿。尽管当时被认为是很大的数字,但数字浪潮很快带来了地址耗尽危机。IPv6的主要目的是增加IPv4的地址容量,但同时根据IPv4的经验和新时代的技术进步进行改进,比如避免碎片化,比如取消checksum (由于高层协议TCP的广泛使用)。网络协议技术上并不复杂,更多的考量是政策性的

IP协议是"Best Effort"式的,IP传输是不可靠的。但这样的设计成就了IP协议的效率。

 

 

 

 

06 网络层:瑞士军刀 (ICMP协议)

 

 

到现在为止,我们讲解了网络层中最重要的IP协议(参考协议森林)。IP协议的一个重要补充是是ICMP协议。

 

ICMP协议

ICMP(Internet Control Message Protocol)是介于网络层和传输层的协议。它的主要功能是传输网络诊断信息

 

 

 

ICMP传输的信息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错误(error)信息,这一类信息可用来诊断网络故障。我们已经知道,IP协议的工作方式是“Best Effort”,如果IP包没有被传送到目的地,或者IP包发生错误,IP协议本身不会做进一步的努力。但上游发送IP包的主机和接力的路由器并不知道下游发生了错误和故障,它们可能继续发送IP包。通过ICMP包,下游的路由器和主机可以将错误信息汇报给上游,从而让上游的路由器和主机进行调整。需要注意的是,ICMP只提供特定类型的错误汇报,它不能帮助IP协议成为“可靠”(reliable)的协议。另一类信息是咨询(Informational)性质的,比如某台计算机询问路径上的每个路由器都是谁,然后各个路由器同样用ICMP包回答。

(ICMP基于IP协议。也就是说,一个ICMP包需要封装在IP包中,然后在互联网传送。ICMP是IP套装的必须部分,也就是说,任何一个支持IP协议的计算机,都要同时实现ICMP。)

ICMP包的结构:

A bunch of Types

ICMP包都会有Type, CodeChecksum三部分。Type表示ICMP包的大的类型,而Code是一个Type之内细分的小类型。针对不同的错误信息或者咨询信息,会有不同的Type和Code。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到,ICMP支持的类型非常多,就好像瑞士军刀一样,有各种各样的功能。Checksum与IP协议的header checksum相类似,但与IP协议中checksum只校验头部不同,这里的Checksum所校验的是整个ICMP包(包括头部和数据)。

余下的ICMP包格式根据不同的类型不同。另一方面,ICMP包通常是由某个IP包触发的。这个触发IP包的头部和一部份数据会被包含在ICMP包的数据部分。

ICMP协议是实现ping命令和traceroute命令的基础。这两个工具常用于网络排错。

 

常见的ICMP包类型

回音

回音(Echo)属于咨询信息。ping命令就是利用了该类型的ICMP包。当使用ping命令的时候,将向目标主机发送Echo-询问类型的ICMP包,而目标主机在接收到该ICMP包之后,会回复Echo-回答类型的ICMP包,并将询问ICMP包包含在数据部分。ping命令是我们进行网络排查的一个重要工具。如果一个IP地址可以通过ping命令收到回复,那么其他的网络协议通信方式也很有可能成功。

 

源头冷却

源头冷却(source quench)属于错误信息。如果某个主机快速的向目的地传送数据,而目的地主机没有匹配的处理能力,目的地主机可以向出发主机发出该类型的ICMP包,提醒出发主机放慢发送速度(请温柔一点吧)。

 

目的地无法到达

目的地无法到达(Destination Unreachable)属于错误信息。如果一个路由器接收到一个没办法进一步接力的IP包,它会向出发主机发送该类型的ICMP包。比如当IP包到达最后一个路由器,路由器发现目的地主机down机,就会向出发主机发送目的地无法到达(Destination Unreachable)类型的ICMP包。目的地无法到达还可能有其他的原因,比如不存在接力路径,比如不被接收的端口号等等。

 

超时

超时(Time Exceeded)属于错误信息。IPv4中的Time to Live(TTL)和IPv6中的Hop Limit会随着经过的路由器而递减,当这个区域值减为0时,就认为该IP包超时(Time Exceeded)。Time Exceeded就是TTL减为0时的路由器发给出发主机的ICMP包,通知它发生了超时错误。

traceroute就利用了这种类型的ICMP包。traceroute命令用来发现IP接力路径(route)上的各个路由器。它向目的地发送IP包,第一次的时候,将TTL设置为1,引发第一个路由器的Time Exceeded错误。这样,第一个路由器回复ICMP包,从而让出发主机知道途径的第一个路由器的信息。随后TTL被设置为2、3、4,...,直到到达目的主机。这样,沿途的每个路由器都会向出发主机发送ICMP包来汇报错误。traceroute将ICMP包的信息打印在屏幕上,就是接力路径的信息了。

 

重新定向

重新定向(redirect)属于错误信息。当一个路由器收到一个IP包,对照其routing table,发现自己不应该收到该IP包,它会向出发主机发送重新定向类型的ICMP,提醒出发主机修改自己的routing table。比如下面的网络:

假如145.1发送到145.15的IP包,结果被中间的路由器通过145.17的NIC收到。那么路由器会发现,根据自己的routing table,这个IP包要原路返回。那么router就可以判断出145.1的routing table可能有问题。所以路由器会向145.1发送redirect类型的ICMP包。

 

IPv6的Neighbor Discovery

ARP协议用于发现周边的IP地址和MAC地址的对应。然而,ARP协议只用于IPv4,IPv6并不使用ARP协议。IPv6包通过邻居探索(ND, Neighbor Discovery)来实现ARP的功能。ND的工作方式与ARP类似,但它基于ICMP协议。ICMP包有Neighbor SolicitationNeighbor Advertisement类型。这两个类型分别对应ARP协议的询问和回复信息。

 

总结

ICMP协议是IP协议的排错帮手,它可以帮助人们及时发现IP通信中出现的故障。基于ICMP的ping和traceroute也构成了重要的网络诊断工具。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尽管ICMP的设计是出于好的意图,但ICMP却经常被黑客借用进行网络攻击,比如利用伪造的IP包引发大量的ICMP回复,并将这些ICMP包导向受害主机,从而形成DoS攻击。而redirect类型的ICMP包可以引起某个主机更改自己的routing table,所以也被用作攻击工具。许多站点选择忽视某些类型的ICMP包来提高自身的安全性。

 

 

 

 

 

  • 0
    点赞
  • 0
    评论
  • 0
    收藏
  • 打赏
    打赏
  • 扫一扫,分享海报

©️2021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打赏作者

iteye_5495

你的鼓励将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2 ¥4 ¥6 ¥10 ¥20
输入1-500的整数
余额支付 (余额:-- )
扫码支付
扫码支付:¥2
获取中
扫码支付

您的余额不足,请更换扫码支付或充值

打赏作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