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 三个败家子(7)——收藏IQ也会贬值

从前几回的分析我们可以得知,刘禅并非完全的昏聩无能之辈。他非但不是那种养尊处优,游手好闲就混成皇帝的二世祖,而且更可能曾亲自参与,乃至亲自策划过蜀汉夺嫡之争,并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刘禅同志从出生到青年的那些日子,也正是刘备夺取荆州,夺取益州,登基为皇的日子;也正是蜀汉政权扩充最快,人际关系最混乱,势力关系最复杂的日子。

他眼看着自己的父亲,从小小的左将军,挂名“皇叔”,到蜀汉天子。又眼看着请求他父亲帮助的刘璋、张鲁势力,从求助者,到被所谓的“援军”消灭。他眼看着自己的父亲的嫡亲长子刘封(分析见前文,存疑),只因为‘莫须有’的罪名,便被勒令自裁。

自幼丧母,父亲四处征战,从没感受过亲人温暖的刘禅。耳濡目染的是权谋,四周充斥的是阿谀,面对的是如刘备嫡长子(推论结果,存疑)、<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孙">孙</personname>夫人、<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吴">吴</personname>夫人(指刘永之母,存疑)、刘永、刘理等皇族的不断挑战。对于任何一个常人而言,在这种环境中无外四种结局:1、自强 2、自暴自弃 3、疯掉 4、死。

而年幼的刘禅,没有自暴自弃、没有疯、更没有死;显然他走的是自强之路。而王者的自强之路,却从来是踩着别人的尸骨开创的。

刘禅自幼失母,所以他要忍耐,要冷静对待周遭事物,而没有跑去母亲怀中撒娇的可能。

刘禅自幼与父亲聚少离多,所以他要忍耐,要靠自己认识和理解这个世界,而不是凭借父亲的言传身教。

刘禅面对父亲的妻妾们,同样需要忍耐,因为他自己的母亲已经不在了,如果不与这些“后妈”打好关系,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让他生不如死,让他知道什么叫“小白菜,地里黄”。

刘禅面对他的兄弟时,更加需要忍耐,因为汉朝以儒治国,“孝悌”是必不可少的。身为皇位第一顺序继承人的他如果轻易丢掉这一点,就如同丢掉了皇位。

忍耐、忍耐、再忍耐。

我相信刘禅的政治手腕,也是在这时开始形成的。一种可能不如他老爹成熟,但是足够保护他自己,让自己登基为皇的政治智慧,一种忍耐的艺术——韬晦之术。

这是一种护身有术、兴国无方的权谋之术,这是一种消极手段中的积极手段。

直到后来,刘禅终于盼到刘备死了……不,是先皇大行,刘禅勉为其难的登基为帝了。

于是乎,蜀汉再也没有史官了,刘永被放逐到边荒之地了,而吴懿兄妹(存疑),还有很多根本没被历史记载过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湮灭了。

刘禅执政了,遵循其父“汝于丞相从事,事之如父”的交代,兢兢业业地做个守<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成之">成之</personname>君,任凭诸葛亮“鞠躬尽瘁”。

虽然刘禅曾被诸葛亮评价为“甚大增修,过于所望”,虽然曾被评价为“朝廷年方十八,天资仁敏,爱德下士”,却不见他自己有过什么创新举动,只是一味的任凭诸葛亮做主。

其实,正如当年小霸王孙策所说“昔管仲相齐,一则仲父,二则仲父,而桓公为霸者宗。……我能用之,其功名独不在我乎!”。君主的个人能力固然重要,但善于用人则更为重要,甚至可说弥足珍贵。皇帝并不一定要成为专业人才,皇帝需要做的是,是让专业人才来辅佐他。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说起来轻巧无比,古今中外能做到的又有几人?

而刘禅,却在诸葛亮在世前做到了这些。至少——他在表面上做到了。

但若据此说刘禅聪明,甚至于称其<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明">明</personname>君,那也是没有立足点的。关键性问题统统在诸葛亮死后暴露无遗。

正如齐桓公在管仲死后被“三小”(指宦官竖刁、名厨易牙、卫国叛臣开方)所害,齐国迅速衰败,甚至于连齐桓公的尸体都没人收敛,丢在一间小黑屋任凭蛆虫满地一样。

刘禅在诸葛亮死后,也迅速失去了那些人生的光辉点,逐步走向,走向末路,走向毁灭。

因为他和齐桓公很像,己无能,唯善用人而已。

己无能,唯善用人的好处,在于得其人则无往不利,自己不会去干扰对方,不会出现“外行管内行”的闹剧。而己无能,唯善用人的坏处,往往就在于无人可用时,自己则一筹莫展——甚至于闭眼等死。

前面已经说过,刘禅有政治手腕,他的政治手腕就在于能“忍”,在于“忍”而后发,在于善于“韬晦之术”。

但是,这自幼没有体验过民间疾苦,更没有帝王驭国之术的刘禅,他所有的也只是韬晦罢了。

我也说过,韬晦只能自救,而不能兴国。其关键原因,不在于“韬晦”的畏缩忍让,而在于韬晦之术的关键“和光同尘”上。用此术者先要“同尘”,也就是随波逐流,而人一旦随波逐流,就往往失去了“和光”的希望与能力。

“当惯乞丐懒做官”。装孙子装得久了,很容易变成真孙子。

刘禅在对付刘家皇族时,可以韬晦。在对付满朝文武时,也可以韬晦。乃至于在对付一代名臣诸葛亮时,一样可以韬晦。但刘禅所犯的最大错误,就在于诸葛亮死后,朝堂一时无人,姜维、蒋琬、费祎等辈皆无诸葛亮之能的情况下,他还在韬晦——对自己韬晦。

对自己韬晦的结果,往往只有一个,令自己染上政客最常见的顽疾“麻木不仁”——一种症状类似于末梢神经坏死的怪病。

他开始扩充内廷(找小老婆),宠信宦官(黄皓等人很会哄他开心),他游戏于宫廷之内,荒唐于朝堂之上,而置黎民社稷于不顾。他似乎是觉得这样以前行得通,现在也一样行得通,只不过自己更自由了些。却忽略了最关键最核心的问题——他的丞相诸葛亮已经不在人世了,更重要的是,自己身边还没有人能取代他。

就算刘禅真如后世李密所讲,有齐桓公之才;但管夷吾死了,小白又还能折腾多久呢?

“素丝无常,唯所染之”,陈寿在《三国志·后主传》中一语道破天机。决定刘禅命运的仿佛不是他自己,而在于别人是否用正确的方式来教导他。他身处逆境则自强不息,身处顺境则自甘堕落;有诸葛亮辅助则为一代令主,有黄皓教唆则为一代昏君。

江山社稷对于自我韬晦到已然麻木不仁的刘禅来说,与其说是使命,更像是种游戏,一种任凭伙伴与对手游转周旋,而自己置身事外的游戏。

直到炎兴元年(公元263年),这个游戏终于被迫结束了。在施展了最后的韬晦手腕,为世人留下“乐不思蜀”这最后的精神文化遗产后。刘禅及他的血脉,也即将永远的淡出蜀汉,也即将永远的淡出这个世界……

关于刘禅的介绍,到此暂且告一段落。至于蜀汉灭亡具体过程会归结到晋国兴起部分,下文开始我们来介绍三大败家子其二“堕落的明主”——曹睿。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