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 三个败家子(21)——虎父生龙

献帝初平二年(公元191年),乌程侯、破虏将军孙坚攻襄阳刘表之际却遭黄祖手下暗箭射杀,年仅37,一代名将夭亡。

随着孙坚亡故,其部队丧失领导,无力继续进攻襄阳,准备退兵,又恐刘表率部追杀,陷入两难境地。此刻孙坚侄子孙贲独挑大旗,在他组织下部队偃旗息鼓悄然撤走,暂且依附袁术而去。袁术趁机收编孙策兵马,并封孙贲为豫州刺史。

孙坚在世时,共有一妻一妾,妻吴夫人生子:策、权、翊、匡,妾生少子朗,又名孙仁。

至于嫁与刘备的孙郡主,史书则未记载其母为谁,也没有留下她的闺名,只是在京剧《甘露寺》等民间曲艺中,常称孙坚之女为孙尚香,姑妄听之。

早年孙坚征战在外,子女妻妾皆留寿春(今安徽寿春),交予其妻夫人吴氏管理,吴夫人持家有道,教子有方,居家和睦,子女则教养的出类拔萃,皆为人中翘楚。

按孙策死于建安五年,卒年26推算,则最晚熹平四年(公元175年),吴夫人便嫁与孙坚为妻。

要说以孙坚的脾气秉性,加上当时他当时县丞的身份,官职不高,俸禄不多,人还挺凶悍,基本上是不可能娶到吴小姐这样才貌双全女子当老婆的。

但是,咱们还别不服,我们的孙坚同志就是娶到了,还不用媒人介绍,而且几乎是在提出求婚当天,吴夫人便允诺嫁他。

为什么?是源自伟大的爱情吗?据《吴书.妃嫔.吴夫人传》记载,吴夫人“本吴人,徙钱唐,早失父母,与弟景居。孙坚闻其才貌,欲娶之。吴氏亲戚嫌坚轻狡,将拒焉,坚甚以惭恨。夫人谓亲戚曰:‘何爱一女以取祸乎?如有不遇,命也”。

噢,原来如此,看起来不是因为“爱情”或孙坚“个人魅力”,而是源自孙坚的致命弱点“轻狡”,也就是孙坚哪要打要杀的火爆脾气,反造就这“美满姻缘”。

俗语云“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更何况孙坚是个武艺超群的流氓+政府官员。

若当年吴夫人不答应这桩婚事,以“甚以惭恨”四字,已足以令孙坚将吴家从地球上彻底抹杀。

但不管怎样,从历史事实判断,孙坚对待吴夫人还是不错的,不然吴夫人也不会死心踏地的终身为东吴操劳。

孙坚即死,身为“江夏八俊”之一的刘表也倒大度,将孙坚尸骨遗物送还家眷。于是吴夫人指派其长子,也就是与父亲扬名时同样17岁的孙策孙伯符前往护送孙坚灵柩回归。

书中暗表,这孙策可非寻常人可比,传说吴夫人怀他时曾梦见明月入怀,继而策生。此子天资聪敏,自幼从母习文,从父习文,文韬武略样样精通, 而且“美姿颜,好笑语,性阔达听受”,尤其还精通棋艺,堪称当时国手,中国最早的棋谱《孙策诏吕弈棋局》,就出自他手。小伙子帅气、开朗、聪明、还虚心, 且孝顺父母,友爱弟妹,五讲四美,典型的阳光好少年。

等孙策长到十几岁时,寿春附近乡里乡亲就都嚷嚷动了,任谁都知道老孙家出了位“靓到天翻地覆,帅的一塌糊涂,酷到海枯石烂,俊至蚂蚁上树”的绝代美少年。

据说当年孙策想出门,都得预先拿斗笠把头遮住,再准备点黑灰擦脸,才敢往外走。要不然就算让他头天凌晨出门,到第二天凌晨你再打开房门一看,孙策也还在门口压根没动地方。怎么呢?还在自家门口跟粉丝们签名握手呢。

孙策声名在外,而且越传越远,直到惊动了舒城(今安徽舒城)的另一个同级别天皇巨星——周瑜。

这周瑜也不寻常,父亲周异官居洛阳令,中央领导干部,颇有家产。史称周瑜“美姿容,精音律,多谋善断,胸襟广阔”,这孩子不但长的帅,心胸豁达,鬼主意多,而且还能玩音乐,据说造诣挺高,加之通晓武术,尤其擅长轻功,时人为之谚曰“曲有误,周郎顾”。

求知欲旺盛的周瑜,一听寿春出了个靓仔孙策,就压抑不住好奇心,决定亲自去寿春见见这孙策,看看究竟何许人物,瞧他到底有没有传说中那么邪乎。

偏巧这一日孙策乔装出游,行到半路跨桥之上,忽见白驹过隙,波光流转,不觉神往。却闻江畔群女尖叫声不绝于耳,再看水面一人一舟,翩然而至近前,只听船上人吟诗道“半神半圣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贤。脑中真书藏万卷,掌握文武半边天”。

书中暗表,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舒城第一帅哥清香白莲……咳,咳,是周瑜周公瑾。

呜呼啊!孙策暗暗心惊,一是惊传上男子艳惊四座,丝毫不在自己之下。二是惊来人青蛙打呵欠——好大的口气。这不是冲着我来吗?不行,不能让他压住,看我的。

却见孙策将妆扮一丢,现出他帅死人不偿命的本来样貌,刹那间群情激荡,有少数妙龄少女甚至晕死过去。

只听孙策口中念念有词道“真神真圣亦真仙,通儒通道是通贤。脑中玄机用不尽,统辖文武半边天”。

哎呀妈啊!周瑜听后也是一惊,再看孙策风流倜傥,论样貌与自己伯仲之间,论才学与自己可堪仿佛,而浑身肌肉,充满阳刚之气,却是自己所不及,不觉为之心折。

周瑜施展轻功,飘然离船登岸,见过孙策。

两人各表初衷,经过一番详谈,孙策也不禁暗自钦佩周瑜才学人品。

孙、周二人本就同岁,加之均为少年志士,英达夙成,风姿飒爽,天纵聪明。一见之下,双方推诚相待,再难割舍分离,终成好友。

此后周瑜登门拜见孙策家母亲戚,眼见寿春孙家陈设简陋,不堪名门所居。便劝孙策移居舒城同住,孙策盛情难却,只好应允。

于是孙策举家迁往舒城,周瑜让出靠近大路的自家宅院予孙家居住,而自己另居他处,孙家为此大受感动。从此两家结为莫逆,互通有无,形影不离。

直到孙坚身故,孙策自舒城启程,护送父亲灵柩到舅舅丹杨太守吴景所辖地盘曲阿安葬(今江苏丹阳),准备在那里结纳豪俊之士,以待羽翼丰满后为父报仇,才暂时与周瑜分开。

到了兴平元年(公元194年),孙策往见袁术,以刘繇兵马威胁丹阳为名,希望要回父亲孙坚部曲士兵,以助舅舅吴景和堂兄孙贲对抗入侵。

但袁术利欲薰心,死活也不肯将兵马交还孙策。反而让孙策自己去想办法解决兵源,无奈之下,孙策只得返回舅舅吴景的丹阳募兵。

又哪曾想这一去,几乎丢掉了孙策性命。

原来丹阳除吴景之外,尚有几股地方势力横行,与吴景相持不下,并不臣服于他。而其中之佼佼者,就要数割据丹阳泾县的山越某部,至于他们的领导者,就是这彻底改写孙策命运的泾县大帅——祖郎。

说起祖郎,此人也大有名堂,他轻骑善射,勇力绝人,手中一柄开山钺,有万夫莫敌之能,打遍江东无对手,号称无敌将军。

当时孙策在丹阳招募兵勇,已逾百人。却不知祖郎从哪里收到消息,说孙策募兵是为了帮助吴景讨伐自己,而且还不日将至。气得他火透幽冥,气冲凌霄,星夜提开山钺率部下千余兵马趁夜偷袭孙策。

两军猝然交锋,战事一触即发。

山越兵勇猛彪悍,人不惧死,外加孙策所募都是未训新兵,几个冲锋就被祖郎打的一哄而散,只剩下孙策匹马单刀左右冲突,拼死反抗。

虽然势孤,但孙策武艺超群,兼之家传古锭刀天威末犯,当者披靡;孙策刀起处人头切瓜削菜般滚滚落地,直杀得祖郎兵马个个胆战心惊,不敢向前。

可恼坏了大帅祖郎,祖郎眼见孙策无人能敌,大吼一声,催马提钺转瞬已到切近,举起开山钺硬拼古锭刀。

却只见火光四溢,古锭刀已将开山钺砍崩一角,果然神兵就是神兵,孙策见此不觉哈哈大笑。

谁料祖郎却不气馁,举钺再劈孙策。

原来此钺混铁打造,粗重非常,古锭刀虽是神兵,却也只能损伤而难于折断此钺,兼之钺体沉重无比,孙策年幼气血不足,方才独战群贼,已然乏力难撑,此次又与本就力大于己的祖郎硬拼,几次交锋,孙策体力透支,被祖郎一钺震下马背,掉落尘埃。

祖郎开山钺去势不止,一击之间,竟将孙策战马连同马鞍尽皆打为两断,见者骇然。

“我命休矣!”孙策落马受创,眼见式微,暗叫不好。

而大帅祖郎不依不饶,再举开山钺,要置孙策死地。

恰在此刻,忽然天际月光大盛,灵光划地,古锭刀见月反光,刀身上竟隐隐映出一行古书小字。

孙策文武双全,生死关头灵台清净,瞬间认出其中文字。

“有刀无心,刀失真我。有心无刀,刀缺锋芒。有刀有心,登峰造极。无刀无心,天下无敌。”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