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来自学习和生活--西奥多·鲍威尔

      作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首届研究生 (啊,这是许多年以前的事了) ,我记得我与其他一些学生围着马西娅喋喋不休地谈论着,当时马西娅刚通过学位论文答辩,为获得博士学位跨越了最后的一大步。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多么幸福的日子呀!我们问她:“你如何去对待以后的事情?”马西娅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自由了,我再也不用担心回答任何人所提出的任何问题了。”也许今天在座的获得学位的研究生会像当年马西娅一样感到快乐和自由,你们经历了每个研究生所必须长期承受的研究、学习、测验、考试的磨炼。

      我对我在学院里孜孜不倦地学习的那些岁月以及最后获得博士学位时的喜悦心情,至今记忆犹新。但我不能以一个医学博士自居,正如一个笑话所讲的,像这样的博士是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任何好处的。我发现只有在为数不多的场合,我亮出我这个博士身份才会起点作用,如打电话、订飞机票或是订戏票,或向高级饭店请求保留席位等等。如果你们这些新获得学位的博士用你们的头衔去派这些用处,你们将会对从柜台服务员和主管办事员处得到特殊的照顾而感到欣慰。

      当然,我以上所讲的这些用处,不能成为你们花费大量时间接受高等教育的理由,除了职业上的晋升,你们谋求学位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什么那些教师和教授要你们读书,要你们写文章,作读书笔记和学期论文呢?还有那些小测验、考试和无休无止的提问!

      现在,你们像我的同学马西娅一样自由了,但是究竟为什么要让自己忍受这一场折磨呢?如果要追问什么是教育的目的,我们至少可追溯到古希腊时期。我认为你们这些受现代教育的学生对教育的意义知道很少,除非等到你们摆脱教育家的支配之后才会有所体会。

      有一位很明智的教育家曾经告诉我,只有在幼儿园和研究生院才能体会到自由学习的气氛。他说得对,然而我还不得不加上一点,这仅仅在某些研究生院才能做到。我可以肯定地对你们说,作为以非传统教育为方式的美利坚大学的研究生,你们才可以说你们已享受了这种自由。

      哎呀!在教育方面,实在是如此地缺乏学习自由。我想起我小儿子的一次经历,他是一个早熟的孩子,10岁的时候,对电视节目中播出的泰坦尼克号的沉没感到迷惑不解,为此,他就开始阅读有关此事的每一本书。他知道城市代表大会曾经为此事发表过一个报告,因而想从中心图书馆借一本看看。图书管理员对这个10岁的孩子提出这样的要求感到很惊奇,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要一份如此陈旧的代表大会报告呢?他问:“是否学校要你写文章用?老师给你写了证明来吗?”孩子解释说:“不是为了写文章,也没有证明,主要是对那个报告感兴趣。”这位图书管理员接着就说:“我们不能因为你感兴趣想读这本书就将这本书借给你。”类似这样的事,对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会发生,不是吗?当我们通过监狱式的教育机构奋勇前进时,大量的求知欲望会被那些像榨干机一样的陈规戒律绞得一干二净。官僚主义的教育制度施加重重限制,强调了正常秩序和正规化,使我们的想象力受到了抑制,好奇心遭到了摧毁。当我们充满迫切心情想对某一件事获得真正的了解时,却发现给我们的回答竟然是另一回事。学习上的乐趣可以唤起我们的好奇心,激发我们的想象力,我们不仅是为了多知道一些知识,更重要的是为了理解、理解、不断的理解。

      在终身从事这项职业和经历了许多次幻想破灭以后,我仍相信真正的教育所具备的价值。但我对我的职业在许多方面是不虔诚的,有时简直是放肆到了不敬的地步。例如我很高兴到这里参加今天的毕业典礼,并有幸发表我个人的意见,然而我的思想深处却有个小精灵在提醒我关于稻草人的故事。你们记得那个稻草人吗?它和胆小的狮子、白铁匠和多萝西一起去看奥泽巫师,要求这神奇的巫师解决它们的问题,后来这位巫师就这样做了。胆小的狮子缺乏勇气,就给了它一枚勋章;白铁匠没有心脏,就给了它一只表;稻草人没有头脑,就给了它一张毕业文凭。

      我猜想,你们每个人都有头脑而且运用了这个头脑,所以今天才会获得如此殊荣。但是我得告诉你们一件事:在我的母校之一——哥伦比亚大学,有一位爱发牢骚的研究生,几年前这位先生向法院起诉,他根据校园—幢建筑物顶部一条关于获得智慧的题词,指控学校违背契约。他说他上了课,通过了课程并取得了学位文凭,然而却未获得智慧,他要求学校退还已缴付的学费。当然,他没有能够在这场诉讼中取胜,法院对他说,大学的任务是传授知识而不是传授智慧。智慧不是通过书本学习、听讲而带来的成果,而需经过自己的努力和实践才能获得。法院声称我们必须依靠自己的努力去得到智慧。在课堂里,我们花费了很多时间去研究他人的问题,等到我们进入自己的活动境地时,我们却会发现我们正从事的是另外—种学问。在那里,的确有不少有待做出解释和需要解决的问题。

      马西娅当然是错了,研究生课程修完后,仍旧会碰到许多问题,而且这些问题常常没有现成的正确答案,即使在教科书中也找不到。这些问题往往会使你们处于进退两难的窘境。我应不伤害我弟弟的感情呢,还是把事实真相原原本本告诉他?我应让年老多病已到晚期的母亲继续忍受痛苦呢,还是拔掉使一个垂危的老人延续生命的插管呢?在我们的生活中,经常会碰到诸如此类使人进退两难的例子,这些都不是凭智力和知识所能解决的,而必须凭直觉进行推测。我们有时常常祈祷,如果有足够的智慧能正确行事就好了。

      我们只有自觉而努力地去解答我们生活中出现的问题,才能获得真正的教育。从人性的角度和与他人的关系做出决策,例如与我们的配偶、我们的孩子、我们的上司、我们的助手、我们的朋友和邻居等等的关系去做出决定,这就需要我们承担采取行动以后如何相处的后果;还要预测我们的行动对别人所起的影响。这才是我们必须取得的真正学问。我们所面对的这些真实的东西不会给我们文凭。

      重视和注意交织在我们生活中的快乐和痛苦、挑战、失败以及许多偶然事件,我们所得到的将大大超过学问和知识。我们要重视我们自己所受的磨炼和赢得的胜利,更要重视别人经受的磨炼和获得的胜利。对这些事给予关心和反省、推理和思考,将能使我们的学问和知识不局限于书本和课堂,它使我们受到的不仅仅只是教育而已。如果只有学识而缺乏推理和思考能力、关怀同情的美德(这个美德就是关心别人是怎么想的),那么,这种学识只能用作腐朽的卖弄而已。这倒是可以给那个好打官司的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生—个答案,这也是取得智慧的途径。

      关注我们自己和我们同伴的生活,这就是我们取得智慧的来源。苏格拉底告诉我们:“没有经过检验的生活是不值得留恋的。我还想大胆地对苏格拉底的格言作一补充,不仅我们的生活需要检验,我们还必须注意他人的生活,力求了解他们的快乐和痛苦、愿望和忧虑、成功与磨难,这种关怀及由此延伸出来的爱护,能使我们活跃思维,增添气魄。

这就是使我们变得聪明起来的途径。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C语言:powell(鲍威尔)法;

2014年06月23日 5KB 下载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