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传统风投后,数字货币基金未来在何处?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lianshijie/article/details/79973062

大批数字货币基金正在中国潮水般涌现。他们多冠以“**资本”或者**Fund”。吸引他们进入的,正是超高的回报率。


2017年数字货币对冲基金的回报率为1477%。万向集团旗下的分布式资本,是投资区块链项目最早也最多的投资机构之一。2017年12月,分布式资本孵化了数字货币基金BKFUND。到2018年1月,BKFUND用美元计算的回报率为170%,即使在市场环境极其恶劣的3月份,它回报率也仍有10%以上的回报,而对ETH(以太币)的回报高达62%。几乎跑赢了现有的所有投融资渠道。在中国,2017年股票型基金平均回报率是13%,最牛的股票基金2017年回报率是68%。


通过募集数字货币,他们绕开了对法币基金的监管规定。且通过数字货币所推出。用数字货币进行投资,这种方式所展现出的极好的流动性正在改变、深深影响着风险投资。

  试水数字货币基金


数字货币基金最火热的时间是2017年下半年。这是由当时火热的ICO带动的。业内都知道的事实是,当时随便一个项目就有可能是“百倍币”。

新投资群体大致由三类人组成:首先是过去一年在币圈赚到钱的人,其中包括买币的人、交易所、ICO成功的项目团队等;其次是传统投资机构,包括投资互联网领域和投资其他传统行业的投资机构;此外,还有从其他行业带着资本进来的投资机构,其中甚至有不少房地产商和煤老板的身影。实现财务自由者不在少数。此处,财务自由的标准是手里的数字货币价值1个亿人民币以上。主流风投机构,天使、VC、PE当中的大约20%已经进场,像真格基金、红杉资本、隆领资本,薛蛮子等都和不少区块链项目相关。

资本的踊跃,从域名商城创始人戴跃的生意中就可窥一斑。2018年前三个月,戴跃的域名销售纪录被彻底刷新。他出售给区块链领域的域名收入竟超过了2018年之前他出售的所有域名的收入总和。春节过后,他的未来资本FFund正式成立。


超高的流动性

募集数字货币,而不是法币,这一点改变带来的是数字货币基金投资方式的系统性变化。最为显著的变化,是这种投资方式带来的超高的流动性,这使得它们在很多方面优于传统的股权投资。这体现在资金流动的速度、范围和交易的灵活性上。

就速度而言,创世资本CEO丰驰总结:“传统风险投资,从投入到退出,短则三五年,长则七八年。但是,数字货币基金投资区块链项目,通过ICO退出,一般只要几个月。用的时间差不多是传统方式的十分之一。”

就范围而言,BKFUND创始管理合伙人许超逸举例对比:“数字货币的交易没有时间和空间限制,可以跨国界、跨地域、随时随地进行交易,就募集资金来讲也是这样,数字货币基金可以向全球募集资金。”

就灵活性而言,数字货币投资所采用的“革命性”的确权方式,大大促进了股权的流动。许超逸解释道,传统风险投资是股权投资,一般投入了某个项目之后股权不容易转让。但是,用数字货币进行投资,获得的是Token,而Token是可以很方便地进行交易的。

这解决了传统股权投资的一大痛点。以往要完成股权转让比较复杂,光是工商手续变更就需要2—4周时间,如果加上股权转让前后对接买卖双方、尽职调查等过程,一般需要三四个月才能完成。中国风险投资人及创业者们正面临着巨大的股权流通性困扰。国内14000家活跃投资机构、1万多天使投资人,每年投资案例上万个,投资金额在1万亿到2万亿之间,但每年IPO数仅200余个。从投资到退出的路途漫长,创始人和投资人急需股权流通的渠道。


全然不同的投资方式

超高的流动性给数字货币基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利和高额利润,但是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基金的整个运作方式也与传统风险投资有巨大差别。

“数字货币基金需要在第一轮投资时,集中考虑创业团队从融资到上市的所有要素。”许超逸说。一般来说,风险资本要陪伴企业走过风险最大的5年时间。但是,数字货币基金不同,从投入资金到退出,时间非常短。

“要考虑的关键环节会多出很多。比如,以前你觉得一家投资机构需要考虑所投的项目上哪个交易所、社群有多少人、代码怎么样吗?不需要看。但是今天都需要看,包括它的代码怎么去验收,它的投资人是谁等等,投资人决定市场情绪,社群有多少人,是不是真实的,是不是他的用户,是不是光炒币不干活的,类似这些都要考虑进去。”丰驰说道。

此外,整个机构的管理也面临全新的挑战。不同于传统基金,区块链领域的基金在数字资产安全、资产交割、募资及内部协作上都是一片空白。3月中旬,分布式资本宣布孵化成立Hashgard项目,就是希望把前期探索的数字资产管理经验赋能给行业。经过前期摸索,BKFUND已完成了一个数十页的完整数字资产基金管理规范化指引,即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将基金的合规设立、募集、投资、后台管理等过程规范化,并已经在gitbook网站上开源。未来,Hashgard希望建立全球数字资产基金的标准化管理体系与投资者保护协议,成为行业的基础设施。


数字货币基金也有自己必须要面对的艰难问题。


首先,短短几周时间完成天使、VC、PE、IPO的所有过程,拿到巨额融资,越过了传统风险投资历时五年的考察期,这件事经得起考验吗?目前的事实是,由于融资的快速,很多项目更倾向于用这种方式融资,传统的风险投资机构被绕过去了。经过了这一轮涨跌,市场本身会如何调整,恐怕才是决定未来形态的关键。

第二,数字货币基金恐怕难以逾越与现有的金融监管制度的磨合期。当下,数字货币基金向谁募资、如何募资,还是一个讳莫如深的问题。一位投资人坦言:“这个现在还没法讲,如果严格穿透来看,这可能涉嫌非法集资。”不过,监管部门目前也在探索开启股权众筹试点,法律本身也在不断演进。国内最早关注研究众筹的学者之一、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也认为,可以籍由区块链等技术发展股权众筹。

第三,目前的法律保障就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前海国际区块链生态圈联盟主席、点亮资本合伙人劳维信说,他们之前的投资当中,差不多全是用人民币在投,这是因为用人民币投资、占有创业团队的股权,是有法律保障的。如果项目失败了,还有股权在,还可以进行转让或者通过其他途径如IP等,可能挽回一些损失。但是如果是用数字货币投资,项目失败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目前还没有投数字货币,就是为了最大程度地规避风险。Token的收入和法币的收入如何衔接的问题,目前的制度建设还是空白。

第四,有投资机构联合坐庄、利用数字货币基金投资并且参与ICO,将一些前期投资过的质量不太好的项目甩给市场,借此退出那些难以退出的项目。而且,更大的问题在于,这些项目的代币经过ICO之后,如果价格大幅下跌,市场无话可说,那些联合坐庄的投资机构难以被追究责任。

不过,在目前这个极为早期的阶段,作为国内最大的数字货币基金之一,创世资本更关注的是,如何在熊市中练好内功,为未来的发展积蓄力量。丰驰希望在熊市中做好能使创世资本区别于竞争对手的、建立起竞争壁垒的工作,包括品牌形象、投后管理、海外市场等。“不着急,熊市越久,我们越扎实。”丰驰显得胸有成竹。

熊市会有多久?“从比特币到以太坊,中间隔了4年;从以太坊到EOS,中间隔了2年,下一个具有革命性的公链什么时候诞生,我不知道,但是会更快。”丰驰说,“下一次牛市到来,你看见的时候,已经晚了。每一次红利起来的时候,公众能看到的时候都晚了,每一次都这样。而我有可能可以提前看到,这有赖于我在熊市中所做的工作。


链视界,集媒体、社区、咨询、培训、基金为一体的区块链创业平台。(链视界ID:lsj_btc)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