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_shan

走在星空下……

中国IT女性生存状态写实(转)

   今天在西祠胡同上看到的一篇文章     粘贴过来     仅供参考

IT行业只是看上去风光,但实际上很折腾人,对人来说并不适合。“ 31岁的林士对记者说,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在这个行业坚持到结婚生子。
    林士是中关村的一家科技公司的卖ERP软件销售经理,她用“透不过气来”形容自己这份年收入十万的工作。周一到周五,每天7点半出发,9点到公司报到,然后就是跑客户签单或上门解决问题,晚上9、10才能回到家中。有的时候,周六日还要为客户解决问题。

    “我经常是上午在大兴、中午在知春路,下午却到了怀柔。”林士说,由于软件和电器、化妆品、保健品不一样,具有技术含量。在销售前,需要制定解决方案;销售中,需要和客户不断沟通与磨合;销售后,需要接受客户在使用过程中不断的咨询。

    “再加上整个管理软件行业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我们少接一个电话就有可能跑单。”林士说,她在开车时都不敢懈怠,可能会有客户的电话追过来。单身的她,在大学时错过了最好的恋爱季节,而今天,却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谈恋爱。有的时候,当晚上10点多钟赶回天通苑,还要接着回电子邮件和做PPT 时,她甚至对自己的这种生活状态,感到有点绝望。

    在某国际知名通信企业做了6年测试工程师涂士,同样也厌烦了自己的工作。“我每天都在忙碌地做一样的工作,早就想改行了,只是一直都没有下决心去执行。” 涂士说。

    她的儿子才刚2岁,正是呀呀学语的时候,在清华同方工作的丈夫比他忙,两人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孩子,一直由姥姥看管。

    “在IT行业做得太久,职位和薪酬都很高,但人格也有些被 ”异化“,再不跳出来,也许最终就成为‘穿普拉达的魔头’了。” 涂士说,前不久,一个在东芝做了多年的38岁的“老孩”, 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和阻挠,毅然决然地离职,投奔其网恋的德国蓝领男友。

    越离越远?

    “你快乐吗?”当记者把这一问题抛向接受采访的8位IT女性时,大家的回答是“有时快乐,有时不快乐。”“你做这份工作快乐吗?”,肯定回答快乐的却只有一位处在高层管理者角色的IT女性。

    2006年,某网站在网上展开“IT人心态指数调查”,令人惊讶的是, 高达75%以上的IT人有郁闷情绪,其中31.48%的人处于非常郁闷的状态;16.76%的人说不清他们是否郁闷,不足8%的人是很少郁闷和一点也不郁闷。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占到调查样本总量12%的IT女性的郁闷指数要高过整体的郁闷指数,高达80%的人有郁闷情绪。其中,因工作压力影响到生活质量而感到郁闷占到了65%.

    前不久,英国IT行业协会Intellect的一份报告,更是让人看到,越来越多的性正在逃离IT行业。目前,英国IT行业性雇员的比例为16%,大大低于1997年的27%.这16%的性雇员,往往集中在IT行业较低端的工作岗位上:她们中约有 61%从事低工资、低技能的工作。职位越高,性雇员就越少。美国、德国等也出现同样如此,IT业性雇员的比例一直呈下降趋势,前者性IT雇员比例约为27%,后者则不足20%.

    “在中国,性IT雇员比例下降这一趋势并不明显,至少中关村的IT女性雇员没有像西方国家那样严重缺失。”从事猎头工作的人力资源顾问王先生告诉记者。在中关村近4000家IT企业,近17万员工当中,男性员工占59%,性员工占41%.

    但他认为这并不能表明,IT这个行业对中国性具有独特的吸引力。一是源源不断的大学生及时填补了这个空缺;二是中关村的性雇员有相当部分主要是从事与IT相关的贸易,市场、行政、秘书和助理等工作,少部分是从事技术工作,而占到高层管理职位的性只有一成,这与其他行业是有差距的。

    而就职于某著名通信设备厂商的李士告诉记者,即使是从事技术工作,员工主要还是集中在技术支持部门。李士所在的部门,除了部门经理以外,全部都是生。毕业于武汉某科技大学的通信专业的她,同寝室的6个生,有在北电,有在阿尔卡特的,四年下来,还在核心部门做技术的只剩下两个,其他的要么结婚生子退回家庭,要么就从技术部门退出,改做市场、销售、文档、培训等岗位。

    “IT行业曾经是炙手可热的就业选择的热门,但是现在,有的公司的高强度工作和高压力,已经使得一些毕业生‘闻风而逃’。” 李士说,最近两年来,该部门的人员流动很大,很多从北航、北邮等来的生,很多都两年之内就离开了。

    “因为做得实在是太辛苦,很多孩都受不了。”作为初级的测试工程师,做的就是版本测试工作,常常是时间紧任务急,几乎每天加班到晚上10点,而入门的薪水相对又较低。就在上个月,李士怀孕不到三个月,孩子就流产了,这使李士情绪低落。而她的一位同学,因为工作不到一年就怀孕,他的上司对此耿耿于怀,自此以后,很多升职、培训、项目的机会都不再给她,很受排挤,最终不得不辞职离开。

    离开的理由

    王先生认为,中国性雇员离IT越来越远,这个结论不成立;但他认同,中国性雇员随着年龄的增长,想要离IT越来越远,或者说已经离IT越来越远即将成为现实。主要体现在两点:一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一部分性会从核心的技术业务岗位转到辅助性岗位;二是一部分性或回归家庭,回转行做培训、咨询、甚至美容饮食行业。

    “IT行业高长度的工作时间和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不利于性在家庭中承担更多的责任。” 王先生认为,这使得IT女性雇员处在一种双重夹击的高压力状态下,在经济实力允许的条件下,退出也是一种相对明智的选择。

    而从事软件销售工作的林士告诉记者,30岁对于IT行业的性雇员来说,绝对是条坎。如果没有提升到管理职位,你将面临新毕业的大学生和研究生的竞争,他们的体力、知识结构不会亚于你这个老人,所缺的只是经验和关系积累;如果提升到管理职位,意味着更繁重的工作,更高得离谱的效率,和更大的业绩压力。林士考虑在小区投资开一家美容店,淡出IT业,腾出时间来过过自己的小日子。

    除了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外,还有什么理由会让性想离开IT行业呢?职业前景迷茫;缺乏安全感;薪水购买力大幅下滑是三个重要的原因。

    虽然通信业还维持着相对较高的薪酬水平,但某国际知名通信企业的涂士除了出现了职业枯竭感外,行业不景气带来的对自己职业前景的压迫似乎更让她感到忧心忡忡,手机行业曾经是暴利行业,但是现在利润已经拉得极低,不知道两三年以后,这个行业究竟是怎样的前景,自己的职业前景也充满了不确定。

    卖软件的林士则认为,中国IT企业绝大多数都是中小企业,大多存活期不会超过6-7年,这让员工很没有安全感,跳槽到大公司或者外企去是部分员工在业务成熟后的目标之一,但去了外企后,公司并购或业务调整导致的裁员的现象比比皆是。

    “而IT行业的实际薪金水平的购买力同10年前比,下降了不少。” 林士说。1997年,她刚入IT行业时,大学毕业生做开发的月收入是2500元左右,可以买北五环房子1平米,南五环的房子2平米,而当时的传统的企业事业单位的收入不过几百元;今天IT业工作的新大学生,做开发的月收入是2500元左右,可以买北五环房子0.25平米,南五环的房子0.33平米,而现在传统的企业事业单位的收入在2000元左右,一般都有额外的住房补贴。

    无奈的留守

    “煤堆里的金丝雀"是布鲁克林的GLS咨询公司负责人Mindy L. Gewirtz和Ann Lindsey完成对职业性调查报告后,给IT女性的一个较为贴切的绰号。他们警告称,IT行业中连轴转的工作方式无论对男性或性雇员都带来了巨大的身心损害,并从长远来看对行业也是有害的。

    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绝大部分性雇员认同这一观点。但是,要她们真正放弃IT行业的工作时,却觉得现在还不到时候,一方面,从目前的职业发展状况来看,35岁前或许还会有一定的培训机会和晋升空间。另一方面,在一个行业呆久了,会产生一定的背景资源依赖性。

    就职于某著名通信设备厂商的李士说,现在很多公司都把技术职称的路打通,使得更多愿意坚守在IT行业技术部门的人有了一条提升的路径,按照工作年限和工作技能,由专门的技术等级评定委员会来定职称级别,这些职称级别与行政管理并行,得到相应的薪酬和奖金。对李士而言,在熬过了初级测试工程师的痛苦阶段以后,现在可以工作要游刃有余一些。“现在来看,我没有转行的打算,我不知道除了现在我所做的,我还能做什么”。

    而在另一家国际知名通信工作的测试工程师涂士则表示,自己在心里下了很多次决心要跳槽,并且越早越好,越快越好。但总有疑虑重重,犹豫不决。自己的专业背景、资源和经验积累都在这一个小小的领域,在外企每个人都是一个螺丝钉,其涉猎的业务领域非常窄,要完全与IT决裂,转行的成本和代价都非常高。涂士最近换了工作,但还是没有脱离IT行业,但她庆幸的是,新单位会离家近点。因为老“东家”搬到南四环后,她每天将在上下班的路途中耗费4-5个小时。

    而从事猎头工作的人力资源顾问王先生则认为,对于IT行业的性职员而言,经济是她们所考虑的重要因素,林士非常赞同这一观点。“我周边的朋友和同学,大部分还没有摆脱‘房奴’的命运。每个月三、四千块钱的贷款在那里等着你?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跳槽都需要勇气,更何况转到一个陌生的行业中去?”林士说。但她表示,自己在2007年年8月底还清住房贷款后,一定想办法淡离“IT苦海”。

    国际知名通信工作的测试工程师涂士也表示, 现在来看,通信业还维持着相对较高的薪酬水平,这也是她没有敢贸然转型到自己所向往的“投资分析师”职业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房贷、车贷、孩子将来的教育费用,这些都使得我的转行日期一推再推。” 涂士无奈地说。

    “性要在IT行业坚守下去,必然付出比男人更多的艰辛与努力。”所有的被采访对象都赞同记者这一看法。中关村软件孵化协会吕军认为,阻碍性在IT发展的是家庭生活分工依然严重依赖性,所谓“男平等”、“妇能顶半边天”让性肩挑生活、工作两重担子,更累。“我经常会因为工作放弃和家庭与孩子在一起的时间而感到矛盾和内疚。” 吕军说。

    现在还处在单身状况的林士也表示,她周边的IT“老孩”就有不少。“别看IT行业性比例远少于男性,但在择偶这一项上,IT女性绝对属于弱势群体。”如果两个人都在IT行业,大家都忙,都没办法去照顾自己和对方;如果对方不再IT行业,在传统的企业和事业单位,对方一定不能理解,你怎么经常加班?还是不是人。“我周遍的男同事大都愿意找比自己挣得少一点,工作轻松点的孩子来照顾自己。”

    事实上,在2006年发布的《IT女性生存现状和职业竞争力发展报告》的数据就充分表明了这一点。中国IT女性在总体薪资水平比其它行业的平均值高出5% 到15%的同时,付出了巨大的艰辛。IT女性单身时间最长,比其它行业的性长4-7年;而已婚姻的IT女性花在家务和家庭聚会上的时间仅为别的行业已婚性的38%.调查结果还显示,IT女性只有16%多一点能够做到家庭和事业间的平衡,而且职位越高,留给家庭的时间越少,尤其是一些个体老板。

    “很难去定义IT女性的成功。事业有成就,也可能家里一塌糊涂,挣得多不代表成功。”中关村软件孵化协会吕军说,“有些白领虽然外表光鲜、追求品味,那又怎么样?”而很多在事业成功的士不得不在家庭生活中选择做“减法”,暂时放弃做母亲的权利。在许多 IT公司里的中性,35岁以后生头胎非常普遍,更有甚者,完全放弃要孩子。

    除了工作严重影响家庭生活质量外,IT女性“亚健康”状态也是超长和超强工作所造成的恶果。据慈济体检中心的体检数据表明,除了常见的妇科疾病外,IT女性比其他行业的性更容易患胃病、胆囊炎等消化系统的疾病,腰椎、肩椎劳损非常严重。而25%的人有重度疲劳,有55%的人有慢性疲劳。

    “做IT难,做人难,做IT的人不只是难上加难,而是难上乘难。”林士无奈地说。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高精度漂亮女孩max女性人体模型

2016年10月15日 12.76MB 下载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