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2306的程序猿面前,没人敢说委屈

本文转载自 查查锐观

五一假期售票期间,12306先“崩”为敬,以预示今年国内五一出行的疯狂。

没有谁比12306更怕上热搜,因为它一旦登上热搜榜,原因只有一个——“崩”就对了。图片

图片

人们揣着对假期返乡、旅游的期待之情,打开APP买不到票还彻底崩掉,此时再好涵养的人也会怒火横生,“12306的程序猿,到底干什么吃的?”

12306居然还是清华系出品?

各大APP都经历过服务器崩溃,以至于宕机的情况,淘宝、微博、豆瓣、知乎都“崩”上过热搜,但群众对于它们的态度十分慈祥且宽容,“崩了?程序猿又得加班了吧”。

为什么到了12306这里,一崩就挨骂呢?除了用户对火车票的刚性需求外,早期12306是真的不太行。

随着人们出行需求的与日俱增,传统线下售票渠道已经难以支撑节假日高峰期的人流量,2010年,铁道部尝试在日益普及的互联网上开辟新的售票渠道,开始推动12306的建立和试点,到了2011年,12306网站正式上线。

此时的12306就像是个没接受过社会毒打的“小学生”,虽然信心满满,但没经历过实战的它,稍微多一点订单和登陆人数就足以令它崩溃。接下来的几年里,12306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基本处于日常小崩,春运大崩的状态。图片

图片

这莫不是随便找了个小公司开发的网站吧?

还真不是,官方显示,12306网站运营公司为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而稍晚几年上线的12306手机APP开发者为中铁程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中铁程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不仅负责APP开发,还负责其日常的技术支持。

图片

中铁程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算是个名副其实的“学霸”,拥有近半的清华血脉。企查查股权穿透显示,该公司由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和易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易程科技)共同持股,而易程科技系同方股份集团成员公司,据官网信息显示,同方股份是1997年由清华大学出资成立的高科技企业。

图片

有高校背书,不意味着就可以抗得过春运汹涌的人流量和订票量,所幸“学霸们”也意识到自己眼前的技术短板,选择寻求外援。

2014年,12306将网站访问量最大的查询业务分担到“云端”,2015年,同阿里云合作后,12306实现了75%的业务流量分流,其服务器所承受的压力大大减小。

12306的宕机次数,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少。但外援并不是其变好的根本原因。随着12306变得越来越稳定,想必其程序猿小哥的头发也日渐稀少,化作专利默默见证12306的成长。

图片

我们现在已经习以为常的购票方式,其背后都有专利支持,企查查APP显示,中铁程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共拥有80多个专利信息,里面包含许多已经落地的实用功能,例如“支持同车接续的购票方法和系统”、“个人行程查询方法、装置、设备和存储介质”等,还有避免自己再次宕机的相关客流密度评估方法等专利。

图片

图片

 

那些年薅秃12306程序猿头发的抢票软件

随着科普时代的到来,人们也意识到“运营好12306”是件很困难的事情,除了技术上的各种难题外,还有一个极大的外部原因,大量第三方抢票软件的存在。

抢票软件为了薅到12306票源,其高频度刷新点击,不仅导致我们普通人买不到票,还会降低系统的速度和稳定性,服务器承载着巨大的压力。

抛开黄牛自制的抢票系统外,单是登记过的火车票相关软件著作权都近400项,多为火车票预订软件、抢票软件等。

难道说12306就傻傻等着被第三方薅票源吗?它也反击过,且不断提升自己的反击buff。

初期反击形式是,千奇百怪的验证码。从动态验证码到随机图片,再到限制时间提交,提高了第三方抢票难度,同时也让普通用户反思自己是不是脸盲。

图片

随后抢票软件推出了付费加速包功能、好友助力加速等抢票功能,但用户协议里暗藏了许多猫腻,收费服务被隐藏,用户一不小心就“被购买”。图片

图片

为了与“加速包”抗争,12306推出了候选补票的功能,这从一定意义上还广大用户一个健康公平的买票环境,保障了用户的个人信息安全。

虽然现在的12306已经不是那个动辄就宕机的“菜鸡”了,但因为其属性问题,做得好被视为理所当然,稍微一拉胯,就要被挨骂。

所以这么一看,12306背后的程序猿们,是不是还真挺“委屈”的?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深蓝海洋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