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19

     展会只是周六和周日,而其它的研发部同事在周日的时候都回了深圳,只剩下段伏枥一人坚守岗位。因为只有一个人,所以段伏枥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搅Micheal,自然周日晚上也不会到Micheal所在的别墅区住旅馆。广州分部在广州外语学院附近,因此段伏枥便想在附近找个落脚点。可没想到,这落脚点的选择还真麻烦。
   
    广州外语学院旁边就有一家小旅馆,段伏枥走进去,一看价目,傻眼了:单房,220!哇塞,这么贵啊?更离谱的是钟点房,两个小时,180元。看来广州这里的学生,要开一次房的代价可不小啊!段伏枥暗暗感叹。
   
    住,还是不住呢?这价格实在有点贵。其实段伏枥完全可以不用去考虑这价格,因为出差的住宿是报销的,但他却想到,自己刚到公司不久,出个差住个旅馆还要两百多,这会不会影响不好?会不会被人家背后说小话?但不住的话,晚上又去哪里呢?算了,还是住吧!
   
    “服务员,给我一个单间!”
   
    女前台服务员抬头看了段伏枥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好,等一下!”
   
    只是没想到的是,键盘噼噼啪啪一顿乱敲之后,抬起头略显抱歉地对段伏枥说:“不好意思,房间没了。”
   
    “啊?那怎么办?”
   
    旁边另一个男服务员突然插话,对着女服务道:“好像205房间是那个廖同学吧?每次他是不到一个小时就退房的,要不要让他等一下?”
   
    女服务员恍然大悟,转头对段伏枥说:“要不你稍微等一下?一个小时之后应该就有房了。”
   
    “啊,还要一个小时啊?”段伏枥不禁皱了皱眉头。
   
    “嗯,没关系的啦。你看现在才9点半,一个小时不到才是10点半,学校是11点关门,你还有半个小时吗!”
   
    尼玛?11点关门?半个小时?喂,麻烦你睁大眼睛好不啦?我不是学生,我不是来开房的,我要过夜的!
   
    段伏枥连忙说到:“啊,不是,我要过夜的!”
   
    女服务员很惊讶地看了看,非常震惊地问:“啊?你要过夜啊?最近学校不是查得很严吗?”
   
    学校查得严不严关我啥事?“我不是学生!”段伏枥显然觉得对方误会了。
   
    “哦?”女服务员显然对此抱非常严重的怀疑态度,但却显出很了解的语气:“你不要说了,我们明白的。”
   
    明白个啥?你摆明是啥都不明白!咋觉得这小旅馆的气氛怪怪的?算了算了,没有就闪人吧,说不定晚上什么什么还来查房,那就真的百口莫辩了。
   
    “算了,那我不住了。”说完,段伏枥抬腿就往外走。
   
    背后,传来这两服务员的对话:“唉,现在的学生啊,居然开房还害羞,真是太少见了。”
   
    “你没看那样子吗?紧张得话都说不出了,肯定是个雏!”
   
    学生??雏?!段伏枥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没辙,段伏枥只好打电话给周总求助。所幸周总为了上班方便,在离公司不远处租了个两房,和一个朋友住一起,刚好可以腾出大厅。虽然是厅长,但毕竟有了个落脚点,也避免了晚上找旅馆的尴尬,段伏枥顿时感觉一阵轻松。
   
    第二天早上,段伏枥也不急于回深圳,想着既然到广州了,索性直接到广州分部去转转。不过广州分部让段伏枥感到却有另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广州分部租用的办公场地,并不是什么写字楼,而是——车库!一楼的墙的一边,放着一块黑板和一个讲台,而面对着讲台而置的,是整整齐齐的二十排蓝色的椅子!这个情形,似乎在哪里见过?没错,是在电视上!是在电视上突击传销的画面上见过!电视上的布局确实和广州分部的差不多!周总的说法是,到时候产品批量产了,他就会将经销商约过来,然后他在上面讲课,叙说产品的特点。讲课?啥?不知道为何,段伏枥突然脑海中显露出一幅悚然的画面:周总站在讲台,口若悬河;下面的经销商有节奏地拍三拍手,然后一致地高呼:GPS,GPS,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车库因为比较高,所以上面还隔了一层,专门摆放办公设备。段伏枥走上去一看,这感觉,怎么是一片乱糟糟的?几张办公桌,几张凳子,几台电脑,就是这一层的全部。噢,还不尽然,还有两台台式电风扇,还不知疲倦地发出吱吱呀呀声。这就是广州分部?段伏枥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觉得似乎哪里有所不妥,但又说不上来。不过也就一刹那,这感觉就消失了,段伏枥想着,自己只是一个刚出茅庐的小菜鸟,周总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销售经理,见识肯定比自己广,说不定是自己的感觉错了呢!
   
    广州分部还有不少同事,加上周总,约摸有九个人。而这些人,自然都是全体参加展会,所以段伏枥这两天来和他们混得也算很熟了。只不过周总招的这些人,似乎老板Micheal毫不知情,在吃饭的时候,听到Micheal对研发部的人说:“我现在才知道周总在广州已经发展了那么多人了!他平时问我拿钱发工资,我也没细问,直接就给他了。”言语之中,倒没有显露出被欺骗的意味,更多的是一种兴奋,不由地让段伏枥觉得,Micheal对周总的信任无以复加。
   
    平时闲暇之余,广州的同事经常问段伏枥:“我们的产品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呢?”
   
    “应该快了吧?”
   
    “那大概是多久呢?总有个期限吧?”
   
    “可能也要一两个月吧,现在生产部在忙着。”
   
    “还要一两个月啊,这么久?”
   
    “怎么了?”
   
    “唉,你不知道啊!现在没产品,我们就只能领底薪,好无聊啊!”
   
    “呵呵,没产品的时候,不是很轻松,平时还可以上上网什么的!”
   
    “哪里啊!你不知道,现在我们一上班,周总看我们没事,就经常培训我们,让我们每个人都去背唐诗三百首!”
   
    “啊?!”
   
    “如果背不出来,或是背错了,还要扣工资!说是上班不专心工作!”
   
    “……”这是上班呢,还是在学校?背不出来还要扣工资?这是神马?
   
    “周总说,这样可以陶冶我们的人文气氛,以后洽谈客户的时候能够有很高的文化素质。”
   
    “……”好像没有什么公司在培训销售的时候要求背唐诗吧?还人文气氛呢?!莫非这是周总将广州分部放到外国语学院旁边的真正原因?还好自己没有在广州分部,否则就真的是天天锄禾“日”当午了。
   
    在广州呆了个上午,中午草草吃了个快餐,段伏枥坐上了和谐号,奔回深圳。和谐号确实快,还比汽车要舒服多了。没多久,广播已经播放还有十分钟就到深圳,请旅客坐好下车准备。这时候,段伏枥对面的面目慈祥的中年大妈,对他说道:“小伙子,能不能帮我抱一下小孩,我上个洗手间?”
   
    举手之劳,有何不可?小孩约摸一岁多吧,穿着开裆裤,段伏枥抱着的时候,小孩子就开始闹。小乖乖,别闹啊,你妈妈等一下就回来了。只可惜小孩不会说话,段伏枥也不明白小孩的语言,一番折腾后,小孩估计死心了,不闹腾了。段伏枥正暗自得意,没想到还没高兴多久,他就明白小孩为什么刚开始闹腾了,以及后面为什么不闹腾了。闹腾是因为他也想上厕所,不闹腾是因为他直接将尿嘘嘘到了段伏枥裤子上!一股暖流流淌于段伏枥两腿之间,当他发现之时,为时已晚!哇塞,开裆裤啊!这童子尿一滴不剩全部在段伏枥裤子上!并且这位置,怎么还那么恰到好处呢?正好在大鸟的位置。更郁闷的是,段伏枥懒得洗裤子,所以到广州都没带备用的牛仔裤!
   
    小孩的妈妈回来了,一如既往地慈祥,看到眼前的情形,顿时明白了,连忙道歉到:“不好意思,小伙子!哎,你这小孩,怎么能在叔叔那里尿尿呢!”
   
    叔叔?有这么老吗?不过,似乎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人家都道歉了,总不能得理不饶人吧:“没事,小孩子嘛……”
   
    “你有没有裤子?要不要去换一下?”
   
    “没有……”
   
    “那用纸巾擦一下吧”说罢,慈祥的中年妇女开始翻找自己的挎包,找了半天,突然声音弱弱地对段伏枥说:“不好意思,纸巾没了。还有一点尿不湿,你要不要?”
   
    “……”尿不湿?!
   
    “没事,你垫在里面,就没那么湿了,会舒服点。”
   
    “……”垫在里面?!大姐,您的想象力未免也太丰富了吧?
   
    只要不让人看到这湿透的地方就好了吧?这个还挺容易的,拿件脏衣服,直接系在腰间,一切OK。当然,炎热的夏天,街上MM争先恐后露胳膊显大腿的季节,有一个男的还要在腰间系一件衣服,怎么都像是不和谐的音符。但这总比一眼看去的湿漉漉的情形好吧?湿湿的,自然不好受。下了火车,段伏枥马不停蹄在罗湖坐上地铁,直奔白石洲。
   
    总算回到家了!回到出租屋,段伏枥急忙放下背包,解下腰间的脏衣服,拿了换洗的衣裤往洗手间走去,刘思敏突然从房间探出头来:“你又在路上看人家大腿了?”
   
    “啥?”
   
    “你看,那里都湿了!”
   
    “这个,不是……”
   
    “别狡辩了,那天就跟你说,你要补肾了!”
   
    “……”好吧,我承认火车上那妇女的想象力和您佬比起来,还真不是一个档次的……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