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56

    拉得全身虚脱的段伏枥,周日休息一天之后,倒是好了不少,所以周一又生龙活虎蹦蹦跳跳来到了公司。刚进公司,就看到武总已经坐在黄华中的办公室。看来,武总又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按捺不住了,否则他绝对不会一大早就跑过来。
    
    映入耳帘的是武总的声音:“你说吧,这机器要怎么办?太丢人了吧,做导航仪的,居然收不到卫星!”
    
    早上黄华中的声音,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无精打采:“你也要给我时间嘛,让我想想办法!”
    
    “怎么还没给你时间?你算算,现在过了多少个月了?天线厂找过了,搁板也镀上金属了,还是一点都没改善!再这样下去,那大家也都不用干了!”
    
    黄华中哼了一下:“那就散了吧!反正这几个月你没投过什么钱!”
    
    “喂喂,你说的是什么话?”
    
    黄华中没好气地回了句:“难道不是吗?这几个月来,你什么时候按时给我们发过工资?这房租哪次不是拖了很久?现在我房贷都还不起了。”
    
    黄华中说的确实是实话,这几个月来根本就没有按时发过薪水,拖个半个月是正常的,有时候甚至能拖上个把月。如果不是现在薪水有6K,并且还和以前一样节约,估计段伏枥早就熬不下去了。虽然如此,段伏枥也没有心生怨言,自己心里还是觉得,黄华中和武总都不会亏待自己的,该是自己的薪水,他们最后一定会发的;现在之所以延迟,是因为遇到了困难,只要困难过去了,那么一切就走上正规了。其实内心更深处,段伏枥更多的是担心,因为还是觉得技术水平不咋样,如果再重新找工作,能不能有这个数,实在没太多把握。因此对于薪水的迟发,段伏枥也只能无奈:既然无法反抗生活的强奸,那么索性就享受它吧!虽然有点阿Q精神,可是如果整日纠结于此,从而心情郁闷,那不也仅仅是徒增烦恼于事无补?
    
    面对黄华中的指责,武总也觉得自己理亏,但作为投资人,肯定不会轻易承认自己的错误:“那还不是因为你们做不出产品,搞得我现在没钱?你知道吗,我为了你们这几张嗷嗷待哺,我到处想办法,搞得头发都白了。”看来,武总也有难处嘛,至少他还不是什么都不做,还在为我们想办法呢。
    
    黄华中不依不饶:“那如果我们要一直做不出来,那么你是不是打算就不给我们发了?你老是这样拖,搞得我们这些兄弟们要怎么活?你这是想逼死我们啊?即使我们想做,没钱大家也没那个心啊!”
    
    武总觉得这样也不是方法,如果就此散了,那么他之前的投资就只能打水漂了,所以即使明知前路坎坷,甚至是个无底洞,也必须坚持下去。武总现在要做的,便是稳定人心:“那么这样吧,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只要你们能够收星,能够定位,那么这个产品就算大功告成,那么像工资什么的,一切都好说。”
    
    黄华中点了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悠悠说到:“这是你说的啊!不管什么方法,只要能收到卫星就可以!到时候你一定要将这批产品给卖出去!”
    
    武总挺了挺腰:“难道我还会骗你?只要你能收到星,我就能卖出去!”
    
    黄华中将只吸了两口的烟掐灭,斩钉截铁地说:“好,就这么说定了!”
    
    咦?段伏枥觉得有点奇怪,怎么感觉黄华中非常有信心的样子?难道他还有什么秘密武器藏着掖着?那也不像啊,以黄华中的个性,他应该早就拿出来了。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段伏枥一时也捉摸不透了。
    
    武总从黄华中的办公室走出来,看到段伏枥到了,便坐在一张椅子上,问:“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产品的输入有点问题啊?”
    
    问题?有啥问题?段伏枥一头雾水,疑惑到:“还好啊,没什么大问题啊?”
    
    “你看人家的产品,都可以手写的,你能不能也给弄一个?”
    
    绕了半天,原来是说这个啊。但奇怪的是,为什么武总这次直接跟自己交待任务?之前都是武总先和黄华中说,然后黄华中再转告给段伏枥的。为什么这一次和之前如此不同?段伏枥不禁有点意外了:“啊?”
    
    “做不到吗?如果你实在没这个能力做的话,那我让我台湾的工程师来弄了……”
    
    段伏枥忙不送迭地说:“啊,那我先试试看!”
    
    “哦,好!那你先弄。”武总不经意露出了点不易察觉的微笑,心满意足地走出了公司。
    
    台湾的工程师?段伏枥回味这句话,似乎觉得自己有点上当的感觉。如果武总在台湾还有公司的话,似乎他也不应该现在如此受制于黄华中了,怎么总觉得那番话是激将法呢?怕自己不答应,故意刺激的?算了,反正输入法自己也没弄过,不妨试试看,也能拓展一下自己的眼界,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
    
    不过,输入法可就没有应用程序那么容易了。首当其冲的便是,资料的极度匮乏。现在段伏枥手头上握有的唯一和输入法有关的资料,是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Windows CE程序设计》一书的第十三章。虽然这章挂的是输入法的名号,但其实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键盘,点击上面的按钮能输出相应的数字。的确是有点简陋,但对于初学者来说,已经足够了。甚至可以说,是最适合初学者的。因为对于初学者来说,一个陌生的领域是一窍不通的,如果是一个非常完备的输入法,由于有了太多的枝节,反而不利于初学者对整体的掌握。
    
    书中例子简单,但段伏枥还是不可避免遇到了一个难题:输入法需要用到COM技术!COM技术曾经盛行一时,但过于艰涩的方式,不久之后就被.NET所取代。当然,这取代也是在一定限度之内的,比如,现在Windows CE输入法还是不能使用.NET,还是必须要用COM!甚至于DirectShow的Filter,还是用的COM!如果要做这些方面,那么毫无疑问只能使用COM。可这道坎,却偏偏让很多初学者难以逾越,因为关于COM的技术资料少之又少,MSDN也是只言片语。何况现在微软主推.NET,COM更是被遗弃在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
    
    一如既往,遇到难题,问度娘,寻谷歌。这么一番折腾之后,段伏枥将目标锁定在一本书:《COM技术内幕》。只是网上很多网友在说,这本书已经买不到了。是吗?说不定华强北万商电脑城的那个小书店还有呢,下班后去看看吧!主意就这么定了。
    
    只不过离下班时间还早,又暂时找不到门路进行输入法的开发,段伏枥百无聊赖地往旁边沈俊的电脑屏幕看去。沈俊正对着电脑发呆,屏幕上的是用Excel生成的一个走势图。走势图?嗯,这走势不错吗!
    
    每个人心里都抱着一个发财梦,段伏枥和同事们也不例外,所以基本上大家都炒股。不过对于段伏枥和沈俊来说,股票也只是玩玩,并不会放太多的资金,权当怡情而已。以免出去和别人吹牛的时候,这个没玩过,那个没整过,搞得没有话题,落人于贻笑。段伏枥看着这走势,越看越觉得不错:虽然这股偶尔有点波动,并且也没大涨,但总体来看,是一直在涨啊!这不是传说中的稳涨股吗?这比那个大盘跌它也跌,大盘不跌它还是跌的坑爹中石化要强多了!
    
    段伏枥忍不住问了问沈俊:“哇,你这只什么股票?挺不错的啊!只有涨,没有跌!”
    
    没想到,沈俊转过头,幽怨地看着段伏枥,一动不动。段伏枥被看得发毛了:“咋了?我没惹你啊!”
    
    沈俊无奈开口说道:“这是我为了减肥,每日记录的体重!”Oh,My God!原来您佬这是减肥数据啊!可是这肥咋减得一直往上飘红呢?走势很不错嘛!养猪要是有这走势,想不发财都难啊……
    
    “哼,不理你了!上厕所去!”沈俊说罢,抓起几张卫生纸,往门外走去。
    
    没过多久,段伏枥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沈俊。奇怪,不是说上厕所吗,干嘛还打电话?段伏枥奇怪地接起电话:“喂,怎么了?”
    
    沈俊带点哭腔说道:“哎,张文香和曹燕回公司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
    
    “跟你商量一件事,你不要打我哦!”
    
    听到这里,段伏枥已经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什么事……?”
    
    “我纸掉厕所里了,你能不能帮我拿点纸过来?”
    
    “……”神马?给你拿纸?公共厕所可是分男女的啊!俺可是清纯小男生,要我跑到女厕所给您佬送纸?您佬干嘛不把手机也一并掉了算了?这糗死人的事,干嘛老让俺来干?坑爹啊!
    
    不过看来也没办法了,让老柳去?或是黄华中?估计不可能。等张文香或曹燕回来?估计到时候会蹲到腿抽筋吧?算了,豁出去了!送就送吧!
    
    段伏枥大踏步地走到女厕所门口,然后像做贼一样小心地呼唤了一声:“沈俊!”
    
    “哎!”传来沈俊一声细小的声音。嗯,由声音判断,应该是第二个隔间。虽然这是厕所范围,味道确实不咋地,段伏枥还是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飞快地冲进女厕所,直奔第二个隔间的门前,然后迅速地将纸从下面的门缝中递过去。
    
    神马?段伏枥狠狠地被吓了一跳!一只大手紧紧将递纸的右手给抓住!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保安,快来啊!有人偷拍!有人偷拍!”
    
    这声音,可真是震耳欲聋啊!怪不得说呢,屋漏偏逢连夜雨,好巧不巧,刚好有保安在旁边巡视。一听到尖叫,立马跑到女厕所门口。眼前这幅景象,一个男人从下面的门缝中将手伸到隔间里面,还不停地想挣脱,再伴随着这女人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很难让人这除了偷拍还能干吗。没话说,段伏枥弱小的身躯完全不被保安放在眼里。只见保安一个跨步,一个反抓,已经将段伏枥按到在地面。
    
    这地面可全是湿漉漉的,是水呢?还是尿啊?贴着脸上,真草泥马的难受。不过,此时的段伏枥可顾不上这些,连忙辩解到:“我不是偷拍啊,我是给同事送纸,不小心送错地方了!”
    
    见识多广的保安肯定不相信这套话语:“你骗三岁小孩呢?你们公司难道女人死光了?非要让你一个大男人跑女厕所来送纸?”
    
    公司的女人没死光,但却都不在啊!段伏枥赶紧叫到:“沈俊,你快出来,帮我证明啊,我是清白的!”
    
    从另一个隔间传出沈俊幽幽的声音:“我也想出来啊,可你要把纸先给我吧?”
    
    手里确实没有拿拍照设备,并且又有沈俊的证明,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无罪释放。虽然结果是满意的,但似乎并不那么喜人。整个人被保安按倒在地上,这裤子,衣服还是湿漉漉的。水?尿?泥沙?都有可能。反正不管是什么,都带有一股尿骚味。
    
    回到办公室,想都不用想,自然招来老柳和黄华中无情的笑意。在这气氛之下,沈俊也憋得不行,忍不住笑出声来。笑!笑!!让你笑!!!段伏枥佯怒道:“你笑啥,还不是因为你!”
    
    沈俊还是止不住笑,说到:“好了,好了,是我不好!下次请你吃饭吧!”
    
    算了,这种事情,只能说自认倒霉吧!还能说啥呢!好不容易盼到下班,段伏枥赶紧背起包包就往门外跑。都这副样子了,还能加班?先回家整理整理仪容吧。
    
    电梯到了一楼,刚要踏出大楼门口,一个保安从旁边闪出。段伏枥定眼一看,是刚刚将他按倒的那人。莫非,他要道歉来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不过,很可惜,段伏枥误会人家是好人了。保安悄悄地将段伏枥拉到一边,偷偷在耳边问道:“兄弟,你真的没偷拍上?大家都是男人,都懂的。拿点出来,让大家分享一下嘛!”
    
    分享你个头!老子是这样的人嘛?为什么俺非要是偷拍狂不可?难道俺额头写着“淫虫”两字?无语,段伏枥泪奔出大楼……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