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99

    现在研发部能真正干活的有多少人呢?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软件两个:段伏枥和小黑;硬件一个:沈俊。就这么三只小猫,在武总的口里如同千军万马,实力上完全可以和其它公司有得一拼,甚至有过而无不及。段伏枥自然不会有这么乐观,曹燕离开以后,自己都会找机会诉说人数太少,工作不易开展的难处。可每逢这时候,武总总是语重心长地说道:“唉,不是我不想招啊!你们不知道啊,这人我是天天都在找,可是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啊!你愁,我也愁啊!你们不知道啊,为这招人的事情我不知和下面吵了多少次!为了减轻你们的负担,我也在不停地想办法,最近我又瘦了几圈……”


    武总这话说得有声有色,不明所以的人估计会被感动得声泪俱下。可武总的狐狸尾巴总是喜欢不由自主地露出来,让人觉得前面的话根本不可信。往往在讲完自己的难处之后,武总必定会提出一个“非常合理”的解决方案:“我也知道,最近人手比较紧张,你们也确实忙不过来,这也没办法的事。要不这样吧,你们平时加班到11点就好了,周日也来一下?不过因为周日毕竟是休息日,你们可以不用来那么早,十点钟来就可以了;晚上回去也可以早一点,五点就回去。这样工作和休息两不误,你觉得这方法怎么样?”


    怎么样?你觉得能怎么样?平时加班到晚上11点,周六要加班,这还不够,还要周日也过来;并且将周日可以晚到一小时,早走一小时当成莫大的恩惠,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啊?还是武总你脑门被门夹了?并且还不止夹了一次!是反复被夹!


    每次听到这种话语,段伏枥都会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往往轮不到自己反驳,这时候沈俊便会忍不住挑出来,不满的说道:“怎么可能?那我们还用不用休息了?我们还用不用活了?领了你的钱,难道命也要给你?”


    这种问话呢,一般武总不会做回答的,因为这时候张文香肯定会站出来给武总结尾:“你怎么能这么说武总呢?你们根本不知道武总为了这个公司耗费了多少精力!不是武总不想招人,是招不到人!现在是困难时期,只是让你们先努力一下,等以后人多了,我们就不会这样了嘛!你们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大局为重?”


    只要有不利于武总的言论,只要被张文香听到,她一定会跳出来反驳,一定会坚定不移地站在武总这边。以前还没啥感觉,只是近来越来越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不论什么事情,张文香总是站在武总的一边呢?这不分黑白,不分性质的维护,完全已经超出了下属对上司尊严的维护,更像是掺杂了另一种情感……


    不过,武总很快就尝到了人手不足的苦头。这天,权盛的工程师过来讨论一些技术要点,为打板做最后的确认;可偏偏这时候,沈俊发烧了,并且还很严重,据说叫床都下不了。


    一大早,就听见武总在电话中咆哮:“什么?今天你要请假?你知不知道今天权盛要过来讨论打板的事?……发烧?发烧你也要给我来上班!你知不知道今天有多重要?!……头晕?你直接打车过来!我当场给你报销!……起不了床?你怎么搞的?这种时候居然给我掉链子!……算了算了,你就好好躺着吧!我来想办法!……”


    看来沈俊今天是绝对不可能来上班了,那么如何跟权盛确认最后的打板呢?段伏枥按照原理图来调试驱动还可以,但真正涉及到硬件还是有所不足。18楼是有硬件工程师,但人家也没接触过这产品啊,再说会不会帮武总圆谎也不好说。难道要改期?这也不太可能。一方面是因为昨天说好今天要做最后的确认,总不能因为做窗口的工程师病了就不进行吧?不是说背后还有很多工程师吗?直接抓一个出来不就好了?另一方面是,来安勒斯这么久了,却连点像样的产品都没做出来,武总也有点急了。


    怎么办?没办法,武总只好亲自上阵。


    权盛的工程师过来了,还是三个人:祝总,陈工和罗工。一坐下来,祝总就觉得少了个人,询问道:“咦?你们做硬件的那个美女呢?”


    武总回答道:“呵呵,今天她病了,请假……”


    “哦……小段是做软件的哦,那么今天这板子我们要和谁确认?”


    武总用手指了指自己,说道:“今天就由我和你们确认!”


    祝总愣了一下,说道:“武总你亲自上阵啊?何必那么辛苦呢?再找个工程师不就好了?”


    武总呵呵一笑:“那不行啦,那些工程师是不能出来见客户的,只能呆在幕后。”


    “噢?武总看来你们的保密措施做得挺到位的嘛……”


    “那是啊,要是被你们挖走,那就不好办啦!”


    说罢,大伙一起笑了起来。但段伏枥觉得,祝总的笑容有些勉强,似乎对此已有所怀疑。是啊,能不怀疑吗?除非真的没人了,否则哪有老总亲自上阵的道理?所幸今天主要确认的是一些机构上的问题,武总一顿忽悠,倒还没有太大的篓子。看起来,这一次又有惊无险地过关了。


    这周六要开始搬家了,当然不是段伏枥要搬走,而是两个美女要搬进来。虽然周六是要强制加班的,但这种需要男士出力的难得机会岂能放过?于是段伏枥便以今天有点不舒服为由,呆在家里帮忙了。


    两个美女一大早就开始打包物品,临近中午的时候,让段伏枥在泥岗村叫了一辆车请了几个人过来搬东西。本以为请一辆车有点大题小做,可一开始搬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判断失误,两个美女的东西几乎堆满了整个小货车。我的天呐!哪来那么多的东西?如果真按自己之前建议的请一辆三轮车,那究竟要拉几趟啊?


    从宿舍搬到车上,然后再从车上搬到现在住的地方,这个过程段伏枥完全不用出手,全由请来的工人代劳。可这些东西只是一股脑地堆在大厅,想要将它们放在合适的位置,那就是段伏枥需要出力的事了。


    因为段伏枥现在租的房子是两室一厅,以现在的格局来看,肯定是两个美女住在同一间房了。同住是可以,但大被同眠估计两人都不习惯,所以吃在外面吃完中饭之后,两个美女顺便买了张高低床回来。


    零碎的东西不少,摆放什么的也颇费功夫。何况和伍定轩一起住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他搞卫生。养成了习惯之后,在伍定轩搬走的这一个月里,段伏枥连扫把都没碰过,房子里的卫生状况可谓惨不忍睹。今天搬家也好,段伏枥也可以趁此机会将这房子给打扫一番。当然咯,打扫是其次,主要是做给两个美女看的:看吧,俺这么卖力地搞卫生,俺也是好男人!只不过没想到,这么一忙活,居然一个白天就过去了。但这也值得,至少现在是窗明几净了。段伏枥一坐下来,不由地感慨:原来这房子干净的时候是这样的啊!


    自从伍定轩回北海以后,伍定轩就觉得空荡荡的,少了点人气。每次回到家,总是洗了澡就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现在不同了,有人气了!并且还是美女耶!所以段伏枥洗澡完后也不呆在房间上网,而是跑到大厅陪美女看看肥皂剧聊聊天了。


    正聊着的时候,刘思敏突然一本正经地说道:“小段,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哦!”


    看到刘思敏严肃的表情,段伏枥不由一愣:“什么事?”


    “你要记得哦,我是睡下铺,雅思是睡上铺噢!”


    “呃?”段伏枥脑子一下没转过来,这和自己有很大关系吗?


    刘思敏继续严肃地说道:“晚上搞偷袭可不要搞错了噢!还有,爬上去的时候轻一点,我很容易醒的……”


    “……!”段伏枥无言以对。


    一旁的徐雅思忍不住了,赶紧说道:“哼,晚上我会将门给锁上的!”


    段伏枥终于缓过来,悠悠地说了句:“房门锁是坏的……”


    “呃……啊……?!”


    似乎做什么总有一股风潮,搬家也是如此。周一上班的时候,聊到搬家,沈俊突然问道:“你知道吗?武总搬家了!”


    武总住的是公司对面的城市广场,走过来也就五分钟时间。这么好的位置,武总还想搬去哪里?段伏枥奇怪地问道:“啊?搬哪里去了?”


    沈俊回答道:“公司的宿舍不是没人住嘛,他搬过去了!”


    安勒斯在离火车站不远的渔民村租了一个套间,主要是方便台湾的工程师在深圳临时落脚的。但后来22楼被武总搞垮以后,这些台湾工程师也一并被辞退了,所以这套间就空了出来。当时段伏枥他们过来安勒斯的时候,武总还特意带大伙去转了一圈,以显示安勒斯的资本雄厚。可在段伏枥的记忆中,这宿舍装饰一般,也没什么太多的家电,只是两个房间各有一张高低床。比起武总在城市广场的住所要差上很多,即使是和段伏枥现在租的房子相比也要差上不少。这么一个不上档次的地方,堂堂一个老总住进去,也太寒酸了吧?


    段伏枥更加好奇了:“宿舍环境很一般啊,为什么要搬进去?”


    沈俊耸了耸肩膀,说道:“还能有什么,舍不得花钱呗!在城市广场一个月租金要三千多,不想出这个钱咯……”


    虽然节俭是没错,但堂堂一个老总却因为舍不得花三千多块钱而去修宿舍,这咋听咋寒酸。要是别人知道了这种事情,你说别人会怎么想?老总都只能修宿舍,这公司还能咋样?虽然摆谱并不见得是好事,但有时候该摆的还是要摆的。想一想,要是一个老总开一辆破破烂烂的QQ去谈投资,说自己去年营收了多少多少,公司的前景一片开阔,你说人家投资者会相信吗?


    唉,看来武总这一毛不拔的个性,真是发挥到极致,无所不钻了!只是,这样的气量,斤斤计较的个性,真的对企业有好处吗?段伏枥不禁陷入了迷茫……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