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108

    自从合同签订以后,段伏枥就开始着手稿件了。段伏枥所坐的位置刚好对着进研发部的门口,只要有人走进来就能马上看到。因此在武总或张文香不在研发部的时候,段伏枥就狂敲键盘;而这两人只要一进来,就立刻切换到VS2005。反正武总和张文香又不懂代码,装模作样他们也看不出来。


    虽然有博客的文章做底子,但实际上写得还是非常辛苦。不说新添加的内容还要写代码验证,就说原有博客的文章还要重新校对,甚至推翻重写,那也是一件足以累人的活儿。


    写书可以很赚钱,但那是对于名家的畅销书而言;对于普通程序员来说,写技术书纯粹是赚个人气。一本书能赚多少钱?完全可以通过简单的公式推算出来。一般而言,版税是8%;也就是说,如果一本书是40元,那么作者可以拿3.2元。技术书籍的印数普遍不多,在四千本左右,那么作者可以获得的版权费为:40×4000×0.08=12800元。这还不是最终能够拿到手的数目,因为最后还要扣除个人所得税。这么一算下来,花两三个月写的书,很可能还不如很多程序员一个月的薪水。也难怪乎国内有那么多作者喜欢东拼西凑了,那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吗!


    段伏枥其实也有想过要放弃,但一想到违约要支付违约金,回去还有可能被徐雅思和刘思敏两人的唾沫淹死,决定还是硬着头皮坚持下去。再说了,人的一生那么短暂,总要做一些以前没做过的事吧?否则这辈子不就真的白过了?


    在段伏枥埋头于书稿的时候,网友gooogleman给他发了条消息:“微软的MVP开始申请了,你有没有申请啊?”


    微软MVP开始申请了?段伏枥有点小激动。知道有这个称号还是在念大学时候的事情,那时候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神圣的称号,曾发誓这辈子一定要获得一次。可出来工作以后,虽然每年都有四次的申请机会,但觉得自己不够资格,所以一直都不敢申请。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在博客上的文章也有数百了,现在申请应该很有把握吧?


    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段伏枥从CSDN下载了表格,按照论坛上的建议小心谨慎填好,发给了CSDN代为推荐。人有所虑,必患得患失。段伏枥生怕CSDN弄丢了自己的推荐表,所以自己又按表格上的地址给微软MVP项目组发了一份过去。


    微软MVP,翻译为中文是:微软最有价值技术专家,是专门颁发给在社区中无私推广微软技术的爱好者。从这也看得出来,这其实也是微软为了推广自己的技术而采用的一个营销手段。对于渴求这称号的技术人员而言,普遍他们所处的公司并不是非常有名,急需用这称号来体现自己的价值。试想一下,假如这名技术人员是谷歌或苹果的工程师,他们会稀罕这荣誉吗?


    安勒斯不是谷歌,也不是苹果,只是一间默默无闻名不经传的小公司,段伏枥急需微软MVP这称号来体现自己的价值。如果自己有了这称号,那么就可以为以后找工作加分。段伏枥现在的心态是,只要能给找工作添砖加瓦的,他一定会去做。何况不管怎么说,无论旁人对微软MVP有多少非议或不屑,但那毕竟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如果梦想都不想方设法实现,那么人生是不是颇多无趣?


    菲尔科技的三个兼职人员设计的板子已经回来了,接下来要进行的自然是调试。不过呢,这既然是兼职,那肯定是偷偷摸摸,是无法使用菲尔科技的资源的。那调试所需要的电烙铁啊,示波器这些应该怎么办呢?简单!现在研发部不是暂时不需要调试板子吗?那把这些仪器分一部分出来给他们就好。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瞒着严董的情况下进行的。为此,武总还特意开会警告大伙说道:“你们不要和楼下的工程师说我们是找别人做的啊!你们要知道,我是在为你们好!你们做的东西不是卖不动吗?现在我找了外面的人,等做好后我就说是你们做的!所以,你们绝对不能拆我的台!”


    一切似乎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但变化却悄然发生。本来按照协定,应该是武总只需出物料钱,刘工他们给完整的机器。可在好不容易调出第一片板子之后,刘工也要求武总派出相应的人手来参与调试。刘工的理由很简单:既然调出了第一片板子,那么证明这设计是可行的;其它板子之所以没有跑起来,肯定是焊接的问题,需要细查。而由于他们是兼职,只有晚上才有时间,所以在时间上远远不够,需要武总派人进行协助。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物料,打板,什么费用都出了;如果这时候喊停,那么意味着之前的投入打水漂了,而这显然是武总绝对不想看到的。那怎么办呢?没办法,那只好答应他们的要求咯。只不过这么一来,就苦了沈俊。刘工他们是不会给武总原理图的,即使沈俊拿着板子也无法调试;如果要看原理图,只能在刘工他们电脑,也就是晚上必须要到白石洲去调试!


    刚开始两天还好,到了第三天沈俊就不干了。沈俊理由很简单:半夜三更的,和三个男的呆在同一一间屋子,实在太危险;十二点才能回家,又不给打的,第二天还要按时上班,身体根本受不了。这理由根本无法说服武总,他还是坚持要求沈俊到白石洲加班;但这次沈俊是下定了决心,无论是武总的好言好语,还是威逼利诱,说不去就不去!


    没办法,武总只好把目光放到了18楼。不是刚好招了一些工程师吗?那就骗一个上来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小黄便成了22楼研发部的一员。


    小黄并不是应届毕业生,曾经在苏州的华硕做过。估计武总也是看中了这个背景,连哄带骗将小黄转到了22楼。私底下,段伏枥问过小黄他为什么要上22楼,没想到他一脸无奈道:“本来不想上的,但武总说22楼又做PND,又做车机,销路特别好,我觉得很厉害,就上来了。”


    经过两天的洗脑之后,武总觉得小黄会和自己站在同一战线,便开始下班后将小黄派到白石洲。


    小黄应该庆幸,武总为了省钱只打了五片板子,否则他就不止在白石洲呆两周了。经过小黄不懈的努力,好不容易才将剩下的四片板子调出来,才最终告别晚上在白石洲加班的痛苦。不过这所谓的调出来,其实是建立于一大堆的飞线的基础之上。段伏枥一看小黄拿回来板子的情形,就知道武总这回又被人家给忽悠了。这绝对不是之前刘工所说的从他们公司带出来的完整方案,因为如果是完整方案的话绝对不会有这么多的低级错误,这很明显是从无到有进行设计的板子。但这时候武总已经上了刘工的贼船,这哑巴亏也只能吃下了,并且对于刘工提出的打第二次板子的要求也只能答应。


    小黄的噩梦在第二次板子还没回来之前算是告一段落了,但小黑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因为硬件是可以跑起来了,那接下来就是做软件了。武总曾经找过段伏枥,说道:“刘工他们现在在做软件,你过去看看吧,顺便study他们怎么做的,我们以后就可以自己做。”


    段伏枥一听,心想:坏了,要是真的下班要跑去白石洲,那么基本上就没有私人时间了;再说,软件不比硬件,这开发周期,后续的维护,可不是两三周就能搞定的。段伏枥急忙回应道:“没用的,去那里他们又不给我看代码,我能学习到什么?再说,我最近在整一个框架,差不多也能实现类似的特效。”


    段伏枥的话确实没错,刘工是不会给自己看到代码的,而自己也确实在赶书稿之余,也在给MiniUtilityFramework添加新的特效。不过武总显然对段伏枥的回答很不满意:“那那怎么办?老实说,我并不放心那三个人,我觉得如果我们不在,他们肯定不会干活,所以需要你去盯着。”


    盯着?段伏枥灵光一闪,说道:“如果只是盯着,那么可以让张文香去啊,反正她平时又没什么事……”


    还没等段伏枥说完,武总打断道:“那不行!文香还要……还要帮我做很多事呢!这样吧,那我让小黑去好了!”


    于是,在这样的安排之下,小黑开始了他痛苦的历程。下班之后,跑到白石洲盯着三个人,晚上一两点之后才能抱着机器回家;第二天一早还要带着昨晚的机器按时到公司,不停地测试软件找bug。如果这仅仅是平时还好,可不幸的是,就连周六周日的时间也被占据了。一个月下来,小黑整个人憔悴了不少,换来的只是武总不痛不痒的一句:“辛苦了,回家早点休息!”


    每次小黑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现在都已经晚上两点了,武总你居然还好意思让我早点休息?要是这么关心下属的话,那干嘛不让我第二天晚点到,多睡一会?只不过这番话小黑也只能和段伏枥说说,对于武总,小黑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
    
    差不多三周的时间,张工终于将主界面给做出来了。段伏枥一看,傻眼了:这就是所谓的和韩国车机不相上下的界面?韩国车机很显然,移动轨迹特效什么的都是用算法实现的,非常流畅;而张工这完全是用几张图片不停切换堆叠起来的,非常生硬!段伏枥也只是觉得无奈而已,因为这种结果在当时张工说出实现的方法的时候,已经预料到会有这种效果。反而是武总,看了这界面,倒是非常高兴,觉得曙光就在眼前。
    
    段伏枥有点担心地问道:“武总,你以前不是跟乐航说,韩国那套UI是我们做的吗?你也给他们看过了。要是将张工现在做的这一套给他们,差别那么大,那岂不是要露馅了?”
    
    武总满不在乎说道:“没事,我跟他们说过了。他们看到的那套是已经给其它客户用了,不能再给他们,我们是重新再做一套的。你看张工他们现在做的,不是还挺有模有样的吗?”
    
    这也叫有模有样?武总这标准也太低了吧。看来,武总是不会怀疑菲尔科技那三个人的实力了。唉,在武总心里,不仅饭是别人家的香,就连人家的便便也是香的。段伏枥长叹了一口气,也不再说话,回到座位继续忙自己的书稿去了。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痴人梦呓
所属专栏: 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