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113

    KSF的考察团来了三天,除了第一天武总带着走了一遍公司以外,其它时间都呆在会议室里,翻看武总所递交的资料。等考察团走了之后,武总非常兴奋地对大家说:“KSF公司的人对我们的素质比较满意,估计这次的收购案是十拿九稳了。”
 
    段伏枥有点好奇,问道:“为什么KSF会找上我们?有那么多做车载的公司,他们完全可以找别人啊?”
 
    武总回应道:“看你这话怎么说的,什么叫完全可以找别人?你要知道,台湾人最喜欢找台湾人了!再说了,台湾人骗台湾人也好骗啊!”
 
    挪揄了一下 ,武总伸了伸懒腰,继续说道:“其实近年来KSF的业绩并不是很好,原来的产品线的推广遭到了很大的阻力,所以他们想找一些新的增长点,而车机就是他们想要涉及的项目。由于之前他们一直没有做过车机,缺乏这方面的人才,而我刚好又拿着韩国车机去找他们,这么一来二往,大家就谈在一起了咯。”
 
    顿了顿,武总继续说道:“本来KSF计划是三年建立一条车机的生产线,然后我说不用,凭借着我们安勒斯的实力,哪需要什么三年,只要一年就可以搞定。他们听了,两眼一睁,都感到很惊讶,觉得我们居然可以做那么快,所以非常向往收购我们。然后这两天他们不是来考察吗,不是一直在会议室看资料吗,我又将生产线的期限缩了一缩,变成三个月。他们一听,实在兴奋得不得了。”
 
    武总一说完,段伏枥就傻眼了。武总你这整的是哪出啊?人家都说给三年时间去准备生产线,你武总倒好,一压再压,居然压缩到了三个月!如果我们之前真的是做过,并且批量产了的话,或许这还有存在那么点可能;可要知道的是,我们之前根本就没有做过,产品的量产化完全就没有涉及,你居然就敢大言不惭说三个月?以前所谓的放卫星,也不及你武总一丁半点啊!本来段伏枥对收购后的前景还抱有点指望,可现在看来,即使收购成功了,那也是前途堪忧啊。
 
    段伏枥小心翼翼地问道:“武总,你建产线定为三个月,这也太紧了吧?我们可是完全没有做过啊!”
 
    武总满不在乎地说道:“那你说怎么办?如果我不怎么说,他们就不会收购我们,那我们肯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所谓的谈判,就是买卖双方在价值上的不停脚力,你让一分,我退一步,最后商讨出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妥协办法。可武总这谈判倒好,人家都还没逼你,自己就往自己的头上戴紧箍咒。要是收购真的成功了,并且还真的按武总你所说的日程表进行,那到时候要怎么办?说总是比做的简单。现在是爽了,是骗到人了,可往后呢?
 
    话锋一转,武总说道:“由于KSF是大公司,这收购的案子需要走流程,要经过董事会的同意,估计走下来也要几个月的时间。不过KSF的老板觉得这时间太长了,在收购之前,可以先开展一些案子。也就是说,这段时间我们需要整理一个可以生产的车机,让他们去生产,看看我们的研发实力。”
 
    能够生产的车机?段伏枥想了想,菲尔科技兼职的三个工程师都已经闹翻了,肯定不可能拿他们的车机了;难道要拿之前和权盛合作的车机?那也不行啊,那车机已经有一年多的历史了,权盛负责这方面的工程师早已经离职,MCU那端的程序是无法再有人负责了。并且自己这边所用的TCC7901芯片,由于只能用SDRAM,价位根本就降不下来。那该怎么办呢?
 
    对此,武总的想法很简单:继续找外面的人来做车机!不过这次不再是找兼职人员,而是找公司来做。这次武总的目标就微永芯公司,也就是安勒斯一直代理的视频芯片的设计公司。
 
    安勒斯在武总没有入驻之前,一直都是做芯片代理;而这代理的产品,主要是来源于微永芯所设计的芯片。随着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公司都有实力设计自己的芯片,以致于间接影响到代理商的利润不停地下滑。看着逐年降低的利润报表,忧心忡忡的严董便想转行,想涉水其它的行业看看能不能有生计。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严董才会接收武总。但现在武总居然要让微永芯参与到车机项目来,如果万一和之前一样搞砸了,那岂不是会动摇到安勒斯的立命之本?
 
    段伏枥不由地问道:“将微永芯牵扯进来好吗?万一出什么问题,会不会影响到严董和微永芯的关系啊?”
 
    无赖永远是无赖,从来不会有为别人着想的可能。武总听了之后,不以为然地说道:“怕什么?反正大不了到时候我拍拍屁股走人,让严董自己收拾残局咯……”
 
    听了武总的言谈,段伏枥无言以对。相对于公司的事务来说,段伏枥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婚礼。按照和徐雅思商量好的日期,应该是半个月之后的大年初五举行。这倒没什么,可这时候段伏枥的外公却突发脑梗塞,被推往病房抢救。结果自然是抢救回来,可外公已经是神志不清,只能躺在病床上以药物维持。按医生的说法,近百岁的年龄,到这个阶段,随时有撒手人寰的可能。
 
    按家里的风俗,如果有白事,那则是一个月之内是不能办喜事的。这么一来,段伏枥就有点两难了,这结婚的喜帖,究竟是发呢,还是不发呢?如果发了,万一外公突然走了,那婚宴肯定是办不了的,这发出去的帖子岂不是个笑话?哪有人发帖不摆酒的道理?不发嘛,人生一大事,居然就这么寥寥草草应付,岂不是对不起祖宗?每天回去看到徐雅思那兴奋的样子,段伏枥有种莫名想哭的冲动。每逢这时候,一向不信佛的段伏枥都会在心里默念:佛祖保佑,让外公能够长命百岁,可以看到自己的婚宴,看到自己的外孙成家立业。
 
    还有另一件事也让段伏枥烦恼,就是伴郎和伴娘的事。伴郎还好说,伍定轩是不二人选;可伴娘呢?要和徐雅思合得来的,又对彼此熟悉的,似乎只剩下刘思敏合适了。可伴郎是伍定轩,刘思敏还会当伴娘吗?不过这件事上倒是段伏枥多虑了。刘思敏一听要当伴娘,满口子就答应了下来。虽然段伏枥旁敲侧击,伴郎是伍定轩,但刘思敏显然不以为意。
 
    会不会借此机会,他们两人又会重新再做选择,选择在一起呢?这个念头在段伏枥的脑海一闪而过,可觉得又有点不太现实。伍定轩已经回到了北海,决计是不会再上深圳的,如果刘思敏依然选择深圳,那么不现实的异地恋注定两人依然不可能在一起。如果要作出改变,那么必须有一人要作出妥协,可问题是,刘思敏会选择北海这个小小的海滨小城吗?
 
    不管是否会有变数,不管还有多少担忧,该来的时候总要来的。想到半个月之后的婚礼,段伏枥不禁有点紧张起来。结婚,人生的一件大事,当它即将到来的时候,自己居然那么惴惴不安。这感觉,似乎比当年的高考有过而无不及。一切,希望顺利就好,段伏枥暗暗地祈祷。
 
    似乎一切都准备妥当的时候,没想到在请假方面碰到了槛。当段伏枥向武总提出,过年的时候一并将婚假给请了的时候,武总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什么?你还要请婚假?过年已经有那么多假了,你干嘛还要请?请那么多假,你有休得完吗?你到底知不知道,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时期?现在可是KSF收购的关键时刻耶!只要收购成功,你就可以成为百万富翁耶!你居然这时候要请假,你不觉得很过分吗?”
 
    到底是谁过分啊?结婚,人的一辈子只有一次啊!本来兴高采烈的段伏枥,一听武总的答复,不禁满腔怒火,语气也强硬起来:“反正我不管,结婚是我人生的大事。不管你同意不同意,反正这婚假我是请定了!这国家规定的婚假,我一定要请!”
 
    估计武总没想到段伏枥有如此大的反应,再加上在收购前段伏枥也是不可或缺的助力,所以语气不由地缓和起来:“唉!其实不是我不给你请啊!是因为现在在收购的关键时期,需要人手来顶,所以严董是不同意请假的。不过呢,我都说了,我是把你当儿子看待。这样吧,你先下去,我跟严董谈谈,让他网开一面,给你请婚假……”
 
    先跟严董谈谈?估计是先跟下面的人事部经理打招呼,不让我请假吧?这种小把戏,不要以为我段伏枥看不出来啊!不过这种事情没必要当面撕破脸,所以段伏枥装作很感激地说道:“我还是先到楼下请假看看,如果不行的话,再由您武总出面吧!总不能什么事情都由您武总出面啊,那不显得多没面子?”
 
    段伏枥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武总也无话可说,只能表示同意。得到武总表面上的肯定之后,段伏枥出了会议室,趁着武总没跟楼下人事部经理打招呼之前,赶紧到楼下先把假给请了。没有了武总的阻挠之后,段伏枥这假请的非常顺利,人事部经理很爽快地批了假条,并表示只需要届时上班的时候拿结婚证来证明即可。段伏枥还故意试探,严董是否有指示最近不能请婚假,得到的答复自然是否定的。段伏枥不禁叹了一口气:唉,武总这人呐,真是为了自己的私利,无所不用其极啊!就连婚假这福利,也想给剥夺!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呢?段伏枥不停地安慰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半个月之后的婚礼。反正这婚假是已经请了,并且已经有人事部的金口玉言,难道还怕武总不成?还是想该想的事吧……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