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116

    不能不说,武总在忽悠别人为他做事的方面,是非常有本事的。这不,不知道武总又用了什么手段,让微永芯的老板同意他们公司帮助武总来做车机,并且还答应不让严董知道。其实说实话,段伏枥觉得,不论严董是否知道这车机是不是22楼做的已经不重要;因为即使严董知道了不是22楼做的,他又能怎样呢?难道说严董会立刻下令解散22楼?那他这么久以来的所有投资肯定只能打水漂。换个角度来说,这时候严董不仅不能揭穿武总,还必须为武总打掩护。如果KSF问起这车机的来源,严董也只能说确确实实是自己公司做的。没办法,上了武总这贼船,也没那么容易就能下来啊!要想全身而退,而不至于血本无归,也只能配合武总演一场戏。
 
    现实中很多事情是如此。一开始的时候不明不白,等发现真相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事实绑架了。此时自己如果跳下船,那么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所以大多数人都只能继续随着贼船航行。最典型的便是传销。一开始很多人可能都是被骗的,但后来未必没有人发现真相。可他们能怎么办呢?如果此时退出传销行业,之前所被骗的钱再也没有拿回的可能,所以只好继续装聋作哑去骗别人。传销所抓住的便是人们那种被骗了,但又不甘心被骗的心态。武总所抓住的,便是严董这种心态,所以才敢毫无顾忌地去找微永芯老板帮忙;之所以还让微永芯老板帮瞒着严董,估计也就是仅仅是怕在严董面前丢面子罢了。
 
    解决了自己心头的大患,武总这几天的心情大好。早晨开会的时候,武总就很兴奋地说:“我们又朝GPS帝国迈进了一步了!你们不知道啊,我为这事搞得最近都睡不好觉,经常心悸啊。前天晚上还差天心脏停止跳动,还好我发现得快,赶紧用手敲打,否则今天你们就见不到我啦!所以啊,我这么辛苦,你们也要好好配合,不能再把这局给搞破啦!这事对于你们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你们就不要给我添乱啦!”
 
    武总的意思其实很明显,就是这段时期是收购的关键时刻,你们这些做下属的,就给我安分点。如果KSF有人问起什么事情,那就要帮忙瞒着,否则就是和他过不去。意思很明显,但未必所有人的都打算遵守。虽然小蓝在和小陆现在所在的公司薪水谈崩了,但并不代表他只有这么一个选择。没多久,他又找到了另外一份工作,无论是薪水还是环境,都让他非常满意。
 
    既然找到了好东家,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便是离职。和惯例一样,小蓝自然是要先和武总谈谈。或许武总觉得,都快要被收购了,这么好的一个升官发财的时机,怎么会有人舍得辞职呢?这肯定是以此为要挟,以达到提高薪水的目的。可现在又不能将脸撕破啊,要是万一真把小蓝给激怒了,真走了,到时候到了收购的时候,连人都没有,那时候说什么话都没人信了。所以并没有答应小蓝的离职请求,而是给他描绘了一番收购后的辉煌前景,并承诺说,如果真的累了,可以先让他休假一段时间。
 
    先休假一段时间?那不是和以前老罗啊,曹燕的情形一样吗?那可不行啊,他们最后还不是留下了一大堆手尾没有解决吗?从会议室出来后,小蓝郁闷了,这离职看来还不是那么容易啊。只不过小蓝不愧为小蓝,有了老罗他们的前车之鉴,他决定来一招狠的:发一封电子邮件给人事部经理,说一个月之后要离开,并且这邮件还抄送给了严董以及武总。
 
    事情既然已经公开了,那么就不怕武总如同以前一样,对人事部进行隐瞒了。只不过这么一来,就把武总给惹恼了。在小蓝发出电子邮件不久,就被武总叫进了会议室。虽然会议室并不隔音,但两人在里面的言语在段伏枥这个位置是听不清的,但依稀能听到武总不停的咆哮声。
 
    等小蓝出来后,还没等大家发问,小蓝就愤愤不平地说道:“受不了武总了!刚刚居然跟我说,这时候离职,完全是不顾大局,将他的辛苦置之不理,完全是给他添乱!”
 
    小黑也义愤填膺地说:“武总这人就是这样了,你不用管他!”
 
    小蓝继续说道:“武总还说,我合同期未满离职,按公司规定是要扣钱的。本来他打算是慢慢帮我解决这个问题,没想到我居然发给严董和人事部经理发了邮件,现在他想帮我也不行了,让我等着赔钱吧!”
 
    看着小蓝有点担心的样子,段伏枥安慰道:“没事啦!老罗和曹燕不也是合同期没到就离职了吗?哪里有扣钱啊?再说了,薪水是由严董他来发的,武总根本就是无权干预。你就放心好了!”
 
    听到段伏枥的话,小蓝稍微放下心来。想了想,小蓝突然问道:“对了,老大你过年时的奖金是不是五千?”
 
    在公司讨论奖金,其实是一个很忌讳的事情,在很多公司都是明令禁止的。段伏枥知道,自己在研发部的奖金毫无疑问肯定是最高的。但现在小蓝能够准确地说出数字,肯定知道了些什么,所以不置可否地问道:“怎么了?”
 
    小蓝接下来的话让段伏枥心理凉了半截:“刚刚我走过张文香的位置的时候,发现她在去年的奖金表,看到你的奖金是5千。可是你知道嘛?张文香的是多少?两万!”
 
    两万?足足是自己的四倍啊!小黑听了,也忍不住了:“我靠,我去年那么辛苦,起早摸黑的,还天天往刘工他们那边跑,才得了一千五!她自己整天坐在办公室,班也不加,居然能拿两万!”
 
    沈俊听了,也有所不满:“不是吧?那么高啊?我也才得三千块钱耶!”
 
    段伏枥一算,现在研发部一共就五个人,奖金最高的就是自己,但也只有五千块。也就是说,整个研发部的所有人的奖金都加起来,还不如张文香一个人的多!这可能吗?虽然说小蓝不至于诳自己,但还是有点半信半疑。
 
    只不过,这半信半疑后来就变成了深信不疑。中午外出吃饭的时候,美工陈莉由于刚好没有带饭,所以也和段伏枥他们一起出去吃中饭。在聊天的时候,段伏枥不经意间说了张文香拿了两万块钱奖金的事。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特别是对于大嘴巴陈莉来说,只要她知道的事情,没有不对张文香说的。


    下午的时候,武总刚回来,段伏枥就看到张文香迫不及待地将武总叫到会议室。等两人从会议室出来后不久,张文香就在QQ上给段伏枥发了消息:“小段啊,你说我拿了两万块钱的奖金啊?你只拿了两千?那你要不要把多出来的那部分给我啊?”


    中午段伏枥在和陈莉聊起这事的时候,故意留了个心眼,就是将自己的奖金说成是两千。因为研发部的人都知道段伏枥拿的是五千,现在张文香说是两千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这是陈莉告诉她的。其实段伏枥这招是从网上看来的。话说有这么一个故事,某公司经常会泄密,公司的底价经常被竞争对手知晓,可却又苦于无法知道内鬼是谁。于是经理便想出了个主意,跟不同的业务员都说了不一样的价格,然后又通过多种手段从竞争对手处得知他们获取的本公司价格,然后两相对比,最后揪出了内鬼。所以有时候听到了某些上层的机密,千万不要随处乱说,这不仅是关系到公司的机密,还有可能是上级设下的一个套。


    既然知道张文香的信息来源是来自于陈莉,那么段伏枥就知道张文香掌握的信息程度了,所以毫不担心地说道:“没有啊,怎么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领多少钱。再说了,公司的奖金不是应该对大家保密的吗?”


    段伏枥这话是大有来头,因为奖金武总都是让张文香来发放的,所以她自然一清二楚。段伏枥这话,让张文香一下子找不到话题,只好掩饰道:“是啊,这确实不能乱说的。不过呢,你要知道哦,武总对你很器重,所以你的奖金是整个部门最高的!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只拿了三千元。”


    如果没有张文香这次唐突的问话,或许段伏枥也是这么想的;可张文香冒冒失失出来掩饰,反而令段伏枥更加坚信:过年时张文香的的确确是拿了两万元的奖金!按照张文香的性格,如果不是刚好说中了她领取的数额,她绝对不会有这种慌张的掩饰举动。


    如果说张文香的举动是慌张之下的不智的话,那么武总的辩白更是再一次肯定了张文香拿了高额奖金的事实。晚上武总给沈俊打电话的时候,还特意说明,张文香并不是拿了两万,而是两千,让大家别多心了。当沈俊将武总的话转述给段伏枥的时候,段伏枥不禁冷笑了一把:武总和张文香啊,你们两个人即使要将这事蒙混过关,拜托能不能现在数字上先统一一下口径啊?武总你说张文香拿两千,而张文香自己说只拿三千,两个人所说的数目完全对不上,估计傻瓜才会相信这其中没有猫腻吧?


    其实说实话,张文香这拿两万元奖金的事情,完全是可以瞒过去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武总平时的很多费用都是张文香先出,然后武总再返回给她。有了这么一个事实摆在前面,武总完全可以大言不惭地说,过年确实是给了张文香两万块钱,但其中的一万八是补她之前所出的钱。如果采用这个说辞,很多事情也就说得通了,至少也不会比现在的差。在这个事情上,居然露了那么大的破绽,只能说善于忽悠的武总和喜欢配合的张文香在危急应变的能力上还是嫩了点。
    
   
   
发布了490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70 · 访问量 580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