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121

    张文香病假回来了,不过并不是两周,而是一个月。回来的时候,没有什么病态的倦容,红光满面,比请病假前要精神多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像大病一场的模样。好久不见,陈莉和麦吉自然是上前嘘寒问暖,询问病情之类。不过张文香的口风很紧,对于病情只字不提,只说身体不好,休养了一段时间。


    张文香真的是大病一场吗?段伏枥不禁有点疑惑。但这怀疑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去深究。即使不是,知道真相后又有什么好处呢?


    武总见张文香回来,自然也是万分高兴,甚至回来当天还请大伙吃了顿饭,以示庆祝。武总的说辞是,难得人员这么齐整,不庆祝下怎么行呢?当然还是和以往一样,饭桌上少不了对前程的美好描绘。


    这段时间的工作算是波澜不惊,但生活中却有很大改变。段伏枥将在泥岗村的房子给退了,搬到了自己的房子。段伏枥和徐雅思是两个节俭的人,不舍得花钱请车搬家,而是每个星期两人提一点,居然硬是借助公交车完成了搬运。


    搬到自己的新家自然是高兴,可苦恼也接踵而来,最大的问题便是交通。由于地铁还在修建中,自然是不可能乘坐,而公交车由于深惠路在修,所以也经常塞车。从桂芳园到国贸,十公里左右的距离,有时候居然要开上一个半小时。甚至有一天,由于塞车太严重,还出现过万人徒步过布吉关的情形。


    本来段伏枥打算搬完家之后就重新找工作,但看此情形这心思也只能先搁置下来。对于电子行业来说,罗湖区永远不是主角,南山的科技园才是圣地。在这个地方,云集了腾讯,迅雷,创维等一大批大家耳熟目详的企业。可如果在这里找了工作,那么每天的交通便成了问题,说不定哪天早上上班,到了公司就已经下班了。


    武总这个人,成不了大事,段伏枥已经下定了离开的决心。现在对于段伏枥来说,并不是走或留的抉择,而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问题。什么时候地铁开通,就什么时候走;只要地铁一开通,就立刻走!只是这地铁的开通,怎么等得那么让人心焦呢?这开通的日期延了又延。


    三个月做出可生产的机器的计划如意料之中一般没有达成。这也难怪,微永芯从来就没有接触过车机,想也觉得不可能从无到有三个月就能批量产嘛!只是这种事情,段伏枥能想到,做这行的也能想到,偏偏武总就想不到。或是说,武总也许也想到了,但心存侥幸,觉得三个月还是有可能做出来。可惜技术这玩意,是什么就是什么,来不得半点虚的;做不出来就是做不出来,不会因为某些人的想法就有所改变。


    只是这么一来,无辜的小黑又再一次成为了武总的出气筒。无论什么过错,不管什么脏水,武总都往小黑身上泼。或许小黑已经习惯了,或许早已经对此麻木,每次被武总劈头盖脸骂完之后,还能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不过改变还是有的,至少小黑现在会主动问段伏枥BSP的相关知识了,而这是段伏枥所乐于看到的。或许在小黑的心里,也觉得武总这人不值得再追随,他也要为离开做准备了吧!


    骂归骂,该忽悠的事情,武总绝对不会含糊。虽然微永芯没有做出可量产的车机,但毕竟还是做出了样机。只不过这样机在段伏枥的眼中完全是比山寨还不如,可武总还是非常高兴地拿了两台机器到台湾去了。


    可谁也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武总就给小黑打了电话,那暴跳如雷的声音就连旁边的段伏枥也听得一清二楚:“你到底是怎么盯着他们干活的?我这机器拿到台湾,居然上面按钮就掉了!这是用鼻涕黏的呐?你到底怎么搞的?有没有一直看着人家在干活?!”


    小黑委屈地说道:“他们里面装配成怎样我也看不到啊……再说了,那天你让我去拿样机,我过去他们就装好了的,我就直接拿回来了……”


    小黑这话让武总更为火大:“装好了你就不会让他们拆了给你看啊?等你确认完了再组装上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次回台湾有多么重要,这可是关系到你们前途耶!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帮你们耶,你们居然这么不上心!还有啊,这台机器的收音机进不去是怎么一回事?!”


    “武总,你拿机器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说,有台机器的收音机有点问题吗?你不是说没事吗?”


    武总的声音更加彪悍了:“是啊,可我以为只是小问题,没想到居然是进不去!你让我现在怎么办?我今天就要给他们看样机耶!我不管了,你赶紧打电话问问微永芯的工程师,看看怎么办!”


    说罢,武总也不等小黑有何反应,便匆匆挂了电话。即使微永芯的工程师找到了问题的解决根源,那又能怎样呢?这看起来十有八九是硬件问题,天高皇帝远的,又怎么帮你武总来修车机呢?


    不过呢,即使有点小麻烦,武总那口若莲花的忽悠水平也可以将之掩盖,这从一周后武总回来时那笑脸就能看得出来。


    在早会上,沈俊问了个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武总啊,那个收购现在进行得怎么样了?”


    收购的结果既不是成功,也不是失败,这答案让大家觉得啼笑皆非。只听武总说道:“我拿了两台样机过去,他们见了非常满意。这收购本来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没想到在签字之前,他们才发现原来收购的不是安勒斯,而是安勒斯的一个部门!哎,他们就觉得,为什么一个部门要花那么多钱?所以他们这个收购案又必须重新走流程。”


    听了武总的说辞,段伏枥不禁哑然失笑。在签字的时候,才发现是收购的是一个部门,这个乌龙摆得也太大了吧?这完全和KSF的大公司地位完全不符啊!当然,估计这也不完全是KSF的错,很可能武总一开始就在故意误导,想看看最后能不能浑水摸鱼捞一把。


    武总似乎怕大家失望,继续说道:“虽然收购案又重新开始,但你们也不要灰心,我们一定能够成功的。这次回台湾,我还跟KSF申请了一笔资金,用来给你们每个月发奖金。”


    本来以为武总又是信口开河,没想到这次居然是玩真的。没过几天,段伏枥发手机上就收到到账通知,而张文香也拿了收条让大家签名。


    不过事情总没那么顺利,在领完钱之后,张文香让大家多交几个身份证号码,并且这号码的所有人现在还不能在深圳交过税。对此张文香给的理由是,武总是按人头向KSF申请奖金的,所以必须多交以身份证号码以凑够人数。对于这点,段伏枥倒也觉得没什么奇怪的,以武总的个性如果不搞点鬼那才叫奇怪了。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所以段伏枥也很自然地将伍定轩的身份证号码提交了上去。


    只不过呢,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却让段伏枥改变了看法。奖金收条签收后没多久,沈俊就被武总叫到了会议室。没过一会,沈俊就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小黑见状,好奇地问了一下。没想到沈俊气愤地说道:“你们不知道啊!武总刚刚叫我进去,让我把爸妈啊身份证号也交出来!我就说,我领的那两千块钱奖金,以深圳的最低工资标准来算,我交的那两个身份证号就够了,所以我就不交!没想到武总就发飙了,说我不识大局,我们就吵起来了!气死我了!”


    沈俊的说法没错。大家领的奖金最多就两千块钱,这只要两张身份证就够数额了。那为什么武总还要沈俊拿出更多的身份证号呢?要知道,张文香是武总的心腹,像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不遗余力,身份证号能多交就一定不会少交。可在这样的情况下武总还要沈俊多交身份证号,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武总向KSF所申请的资金绝对不是小数目!


    看来在奖金这事上,估计又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了。说不定大伙满心欢喜,其实只不过喝的是别人的一口汤而已。算了,想那么多又能干啥呢?有得领就好了,知足者常乐吧!
发布了490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70 · 访问量 580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