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127

    六个月之后,有一天段伏枥闲得无聊,看到小黄在QQ上亮着,念到好久都没联系了,便打趣道:“黄总,最近咋样啊?”

    因为小黄到了艾图科之后,被武总委以技术总监的位置,所以段伏枥的称呼也不算空穴来风。

    没想到,小黄直接蹦了个消息过来:“不好,快要被裁了!”

    和武总这么多年了,段伏枥自然知道武总那所谓的狗屁不通的产品开发流程,只是这被裁也来得太快了吧?想当初在严董的地盘,一点成果都没有,都忽悠了那么多年。

    段伏枥按捺不住好奇,问道:“啊?为什么?”

    小黄倒也没隐瞒,倒不如说是在发泄:“唉!我们后来不是做了两千台车机吗?结果全被人家给退回来啦!”

    “两千台?这数量不少啊!你们在小PP之前应该做了不少测试吧?怎么还会有这么大的问题?”

    “做个啥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武总哪会去关心什么测试?我们做出来之后,大家只要随便点点,就算过关了。结果现在车机装到汽车上,发现只要一开起来,就无法收音了!”

    车机和一般的手持式导航仪不同,因为它是要嵌入到车子里面的,对质量的要求非常严格。特别是汽车内部的环境很恶劣,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很大的问题。最极端的例子便是一些车机装到汽车上之后,由于车机本身存在很多问题,结果在使用过程中引发汽车的自燃。更为要命的是,因为在安装过程必定要改装线路,所以汽车厂商对此是不负责任,并且保险公司也不会赔偿。因此一款车机的质量好坏,对于用户而言更是重要。

    当然这也只是后装市场,如果是前装领悟,那技术要求就更为严格,当然相对的利润也更丰厚。

    听到这个消息,段伏枥其实是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不过出于同事之间的情意,还是出言安慰道:“没事,武总不是能忽悠吗?这次他肯定也能忽悠过去!”

    “唉!这次就难咯!以前在安勒斯,只有武总一个人,他说啥人家就只能信啥。可现在呢?到了这里之后,总部也派人过来,他再想搞什么小动作,也没那么容易咯!”

    虽然小黄是这么说,虽然段伏枥很看不起武总的为人,但对于武总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忽悠技术,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不,KSF不是被他诳来成立新公司了吗?哪有那么容易就被裁啊?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有些事情的发生就那么突然。两周之后,沈俊在QQ上给发了个消息:“我们被裁了!”

    这么快?段伏枥有些意外,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刚刚老板一个一个将我们叫进来,说要裁员,整个车载部门要全部裁掉!”

    “是全部都裁吗?那武总呢?他不会挡着啊?”

    “武总啊?他现在地位一降再降,本来是这边的老大,现在最多就是个部门主管了!他哪有什么权利?不过武总和小黄都没有被裁,估计是要留下来处理些事情。”

    突然段伏枥想到了点什么,问道:“那张文香呢?武总不保她吗?”

    “张文香啊?应该也要被裁,然后由麦吉接手她工作。”

    “哦……对了,你有什么打算?”

    没想到沈俊的答复让自己大吃一惊:“武总说他在筹划一个新公司,让我先不急着找工作,等他消息。”

    “你不会真的答应他了吧?”

    “嗯……”

    看到沈俊的回答,段伏枥一阵不解:“这么多年来,你难道还不了解武总是什么人吗?你觉得跟他就能发大财啊?”

    “不是啦!只是最近我想学车,去他那里我请假方便!再说了,你知道武总跟我说什么吗?他说让我们出去不要忘了本,这么多年来他这么照顾我们,我们不要那么忘恩负义。我听了,实在无法拒绝他……”

    看到沈俊的言语,段伏枥无话可说。武总的最大本事,就是利用人的感情的弱点,然后达成自己的目的。以前自己也是,说什么为了人情而留下来,其实也是被武总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所迷惑。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不乏是自己信心不足,不想去面对新的环境。

    如今沈俊这状况如同当年的自己,段伏枥怎么规劝,沈俊还是坚持自己的主张,无奈只好放弃劝告的想法。

    段伏枥眼睛一瞟,发现小黄在线,一条消息发过去:“听说你们车载部门真的裁了?你不属于被裁的行列?”

    小黄的回复倒是快,不过却是大吐苦水:“是啊!郁闷死我了!沈俊她们被裁了之后还能有两个月赔偿,又能脱离这鬼地方,羡慕死我了!我现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走嘛,又没得赔,不走嘛,这地方又让人窒息!”

    看着小黄的文字,段伏枥将身子舒展在凳子上,不由感慨万分。小黄这想走又不想走的心态,和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类似。曾经自己也在盼望着,严董什么时候能够大手一挥,将整个部门给砍掉,那样自己不用背负什么人情债,还可以拿着赔偿轻轻松松去找下一家。一个公司居然会让员工有着盼望裁员的念头,由此可见这公司究竟不堪到何种地步。

    不过现在自己已经从这泥潭抽身,武总他们是什么情况,其实已经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自己之所以还感兴趣,其实完全是出于一种看热闹的心态。

    本以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和武总有任何联系,没想到有时候有些人总是那么阴魂不散。两周之后,一个陌生的号码在手机里出现,段伏枥一接居然是武总的声音:“小段啊,怎么最近我打你电话都提示正在忙啊?你是不是将我列如黑名单了啊?”

    武总你也知道惹人厌了?我就是把你列入黑名单了,你又怎么着?当然这番话段伏枥也只是心里想想,口头上还是敷衍道:“没有啊,可能你打电话的时候不对吧!”

    这番话不知道武总是否相信了,反正从言语中没听出什么不满的语气。只听武总继续以聊家常的形式说道:“怎么样?最近如何?”

    段伏枥不冷不热说道:“还好吧,怎么了?”

    “不要这样嘛,我好不容易给你打个电话,你好歹也要表现热情点嘛……”

    “哦……”段伏枥依然是皮笑肉不笑。

    不过武总显然没有受到影响,言语还是透露着兴奋:“我最近要成立一家新公司,主要是做车载后台服务的,有没有兴趣我们再创一番事业?”

    和你武总再创一番事业?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为人嘛?再继续跟你混,自己脑门不是被夹了,就是一夹再夹。

    段伏枥不置可否,问道:“嗯,那现在这家公司呢?”

    “你说艾图科啊?我现在觉得,艾图科给我的平台太小了,完全发挥不出我们的实力,有必要再找一个宽阔的舞台。我找了那么久,终于让我找到了,那就是车载后台服务!怎么样?你要知道,我一直把你当儿子看待,有那么好的发财机会,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怎么样,让我们出来再大干一场!”

    对于武总这种自以为是的言语,段伏枥无言以对。武总见段伏枥没吭声,继续说道:“你想想啊,我这么老了,早就到退休的年龄了,为什么还要在外面这么拼命?还不是为了你们?等到时候公司大了,那还不是你们的?要知道,我们这可是创业,可不是纯粹的打工哦!”

    “哦……”段伏枥无奈地应了一声。

    武总依然感觉良好地说道:“你看人家沈俊,多么相信我。当我说要成立新公司的时候,她就马上要求加进来,还生怕我不要她。你要知道,这行业非常热门,再晚就没机会了……”

    武总这自吹自擂的话语,段伏枥实在听不下去了。类似的画大饼,已经听了几年,现在好不容易脱离苦海,只有傻子才往回跳!为了避免中饭倒胃口,段伏枥赶紧以要开会为缘由挂了电话。

    唉!看来武总就跟打不死的小强差不多,永远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即使是碰得满头鲜血,也要继续忽悠,再忽悠!只是不知道这可怜的下家,会是哪一位呢?

    时间又过了两周,离开之后再也没联络过的麦吉来电了。之所以这么久都没有跟麦吉他们联系,主要是因为他们还和武总在一起,而自己对武总又是万分不屑,所以颇有点恨屋及屋的感觉。只是,为何麦吉突然间会给自己电话呢?

    拿起电话,自然是一番寒暄,末了,麦吉切入正题:“周五有没有空啊?我们好久没见了,大家一起出来聚聚!我们这些老同事,也该出来联络联络啦!”

    老同事出来聚聚?那岂不是张文香也会出来?老实说,自从离职的那个笔记本事件,段伏枥对张文香非常恼怒;如果聚会上还碰面,那肯定是非常尴尬。只是,这种聚会麦吉可能会不邀请张文香吗?打定主意之后,段伏枥说道:“聚会啊?我也想去……但我和张文香有过节,去的话有点尴尬……”

    没等段伏枥说完,麦吉截口道:“你说张文香啊?放心吧,我们才不会叫那贱人呢!要是叫她了,我们还怎么八卦?好了,就这么说定了,这周五,不见不散!”

发布了490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70 · 访问量 580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