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程序演义

说起我的程序史,还得从高中说起,说起高二的时候学过一个叫算法设计的东西,是一本很薄的数学书,当时也是挺感兴趣的,曾经优化过一个算法。当然,得不到老师的表扬,因为那是一本选修的数学书,你懂得。当时在我的印象里这是数学,这不是程序,只是算法,而且那还是伪代码。
其实,我原本不是打算干程序员这一行的,只是高考失败了。当时是打算做一个纯数学的研究员的,因为当时只是对数学感兴趣,神马成绩都不好,就数学好,当时成绩还是中中等等的,准备考一所过得去的学校专注于我的数学研究,当时已经看了好几本高等数学相关的书了,当别人还是用无限接近去理解导数的时候,我已经在看高等数学透彻的自学了导数的准确定义了,还看了《好玩的数学》系列的大部分书了解了数学的发展史了。还有,看了好多奥数的杂志,当时对数论也有一定的研究,也曾对这个世界的本质进行过思考,总之,我的高中是完全没有把精力放在学习上,天天不完成作业,英语不及格,数学偶尔第一,但是跟我学的根本不同。现在当了程序员,每天都要大量的google,百度根本帮不上忙,因为scala根本就只有那么一点的中文资料,看见英语老师真想对她说一句我现在每天读的单词比你还多啊,当然,权当这是个笑话。
当时,我发疯地去研究数学,其实心情跟我现在的写程序的心情是一样的。我追求的不是完美,也不是刺激,是永恒。所以,我在数学竞赛中的成绩是很差的,想起以前拼命地想去数学竞赛觉得有点好笑,现在想来,跟我所追求的根本不同。我所追求的是永远存在的定理,一旦发现永远不变(至少是几百年),即使没有被发现他也一直存在。所以我在做题目的时候不是做完就了事的,我需要把题目中用到的定理总结,我追求的不是解题的快感,解出一道题根本没有感觉,有感觉的是从这道题中我总结出的定理可以解决千千万万道题。我的数学错题集有6本,但是这6本不是错题集,大部分是在写我所总结的定理,印象最深的就是当时求2个平面的夹角,出来的是arcsin的时候就没法确定他是个锐角还是钝角了,但经过我的论证,发现了一个万能的法子,每次测验考试我都用这个法子,无需任何技巧,即可判断钝角和锐角,然后说一句”易知,这个角是钝角(锐角)“,这定理现在还记录在我的定理书的第一页里面。但是我向多个老师提交这个定理的时候都没有被理睬,你懂得,这是重点高中。所以,中国,你扼杀了多少个孩纸的梦。
但是,我研究了数学这么久,在高中也算是个较为资深的玩家了(说明:我数学考试成绩只是居前,并不太好,我不是应试类型的),但我发现了数学的不足,数学离我心目中的永恒始终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当时他确实是最接近的了。有哪些不足?首先,数学中,本来偶然性就很大,定理差不多都研究完了,要做出点新的东西出来需要极大的悟性,即使要看明白别人的论文也需要一点运气,这跟我的理念是不同的,我不是一个聪明人,更谈不上悟性,我不能瞬间制造起一栋大厦,我只想透过一点一滴的努力,一砖一瓦的建造属于我自己的房子,说到这里,程序员都懂了,这正是程序能给我的。当然,房子一千年不倒。然后,可以说数学本身就是不严密的,三次的数学危机,第三次的数学危机一样笼罩着全世界。到了大学,我更了解到经典数学很多时候在处理实际问题的时候是无力的,很多时候我们只需要用计算机算出一个足够精度的值就行了。在我心里精确的数学就成了一个约数,而且大学也懒散了,数学什么的跟学业也无关,于是逐渐褪去了热情。
在一堆的失望但是并不后悔的复杂感情下拿到了全班倒数的高考成绩。当时还想着即使进差一点的学校也要继续研究数学,但是当时遭到了整个家族的反对,是的,整个家族。但是我还抱着一丝希望,然后家人直接把我带到校长那里。校长说,你报了那些学校的数学专业,到时只能出来做老师,当时我就失望了,于是校长推荐了五邑大学,当时嘛,我就喜欢玩电脑,觉得电脑还可以学一学,其他的就太闷了,于是就选了软件工程和网络工程这2个专业,然后校长说网络工程更多的是户外的操作,不喜欢劳动的我果断的把软件工程作为第一专业,当然,2A院校,高分通过了。
进了大学以后我最喜欢的还是数学,上数学课总是我最喜欢的课,但是嘛,睡觉最多的也是我。当时是早晨必定睡觉,于是有一个固定的格局,我的2个死党坐在左右2边坐镇,2个人都用同一型号的手机看小说,我在中间流口水,现在想起来,真怀念想睡就睡的日子啊。当时大一学c++的时候第一次接触编程,根本不适应,当时就是学了几个if和循环,连面向对象都不会,考试60分,当然,明眼人都知道,是老师给我的。于是现在我对c++是一窍不通,c嘛,更加是连碰都没碰过,自称hello world大师的我连个c的hello world也没有搭建过。所以说,程序的基础我是很弱的。现在比较后悔的就是有2门课没有上好,一门是算法设计,现在倒没有心情再补课了,另一门是matlab,当然,用正版的matlab在中国做研究不大可能,这坑爹的版权费。但matlab关于现代数学的近似思想令我更坚定了放弃追求数学的决心。
上了大学以后的第一年根本就谈不上喜欢编程,觉得数学的梦想也破裂了,就和舍友混在一起,一直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当然,只是精神上的,实际上我是滴酒不沾的),以前一直喜欢玩剑侠情缘2的免费版,大学有时间了,就没日没夜地玩,当时也没有玩得太疯狂,作息还算正常,也没有逃课。后来,剑侠情缘2玩腻了就玩玩剑侠世界,也玩玩剑侠情缘3和月影传说等金山的游戏,后来觉得无论怎么玩不花钱都是被人欺负,于是玩单机的暗黑2和火炬之光2消磨一下,当然这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这其中加入了一个叫安九粉丝交流群的群,小星心就是我。当时进群就学了2件事,卖萌和猥琐,卖萌是整群汉纸和妹纸教的,猥琐只有一个人教,但一个人足矣。当时觉得嘛,卖萌和猥琐大概能掩盖心中的失落,让人看起来乐观一点,怎么知道进入了这个世界以后发现台妹的猥琐只是冰山一角,而且里面大有学问,于是越陷越深,以至于后来根本不需要卖萌猥琐了但是已经没有办法摆脱了。而且,做个程序要说要完全不需要娱乐一下也是假的,于是就继续疯下去了。程序员本身就有着疯狂一样的执着和激情,而这又是很闷的,所以需要一些东西调剂一下,而且进了几个程序员的群,发现比我猥琐的多得多了,于是也没放心上了,这也是后话了。
记得第一次对程序有好感是在大一还是大二的时候,有一门课程,是java语言的入门课程,上课的时候也是没有学到什么,有时还睡觉,无所事事的,对语言也不了解,但后来有这样一件事拯救了这样的我,就是考试不是笔试,而是做一个程序,而且不许分组,要一人一个。我当时也很懒,但是为了考试,还是被逼着去做一个东西出来,偶尔抽一点时间从头开始学习java,但是不久之后限期就到了,没有办法,只有硬气头皮做了,记得当时是做了整整一个周末+整整的4天(学期末没有什么课),只做出了一个小游戏。这游戏有基本的界面,就是2个动物在赛跑的小游戏,不具备可玩性,还有,只写在一个.java文件里面,一个类1000+行,有多线程,这次是我第一次对程序产生了好感,做完了的那种成就感比研究出一个定理多得多。研究定理有他的偶然性,但是做一段程序是一步一个脚印,解决一个又一个的小问题,用辛苦和汗水堆起来的,真的有点像看着孩纸一点一点长大。
关于这件事,我也想抒发一下感想,我觉得高校在期末考核方式上应该有所取舍, 如果你的考核是一个人一个实操项目的话,多几个科目就扛不住了,但如果是几个人一个实操项目的话,肯定有抱大腿的,所以现在的考核大多是采用书面考试,这就是死记硬背了,当然,对于一些理论性强的科目来说必须这样做,我们需要系统地学习计算机的知识,但是对于实操性的项目来说,我觉得,想笔试的老师要问问自己:“你是要培养一帮没有兴趣的文员呢还是培养几个疯狂的程序员呢?”对于还没有对程序感兴趣的人来说,考试只会加大他对程序的漠视,如果编程语言的课程如果考核方式只限于选择填空问答的话,我认为,只会起到埋没良才的作用。
后来又有一门vb的课程是要做设计的,恰好当时有需要,于是便做了一个养殖场的收支系统,但是没有投入使用,只是试用了一下。当时是需要组队的,但是没有什么人做,我就独自完成了这个项目了,这是第一次废寝忘食的编程,一般是写到深夜,然后睡到11点,然后除了吃饭散步又写到深夜。那段时间,眼里看到的都是程序,脑子里想的也是程序,第一次写一个有实际需求的程序碰到了很多的问题,好多地方都不能优雅地解决。而且当时对vb也不熟悉,就一个劲地百度(还不知道程序应该上google搜,而且vs报的错是中文,vb的中文资料也很多)。数据库操作,导出excel,可视化开发,什么都是第一次接触,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又都有一定的困难,是我第一次感到写程序的刺激,说到这里,又令我想起了当时还用的access数据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授权的问题,access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免费jdbc驱动包,破解的也封杀了,java8不支持odbc了,让我们情何以堪啊!不过也说明java正在朝开放的道路上前进。这个程序做出来了以后,我突然有了一种感觉,只要我的程序多几个备份,只要vs2005还能运行,我的程序就永远不会消亡,他一直可以被完整地还原出来,这不正是我所追求的永恒么(不过貌似是相对的)。那个时候,我又听说了有linux这货,是从上了ubuntu选修课的舍友那里听回来的。后来了解了操作系统之间的差距,发现之前的vb根本不能完美的在linux那里运行,需要中间层,而且很多bug,于是我才想起了java老师说的那段话,java给每个操作系统都做了一个虚拟机,写好的程序被编译成中间码,然后用虚拟机解释运行,就可以简单实现跨操作系统的程序。后来发现好多用java做的程序都只需给每个打包好的程序加一个批处理就可以跨操作系统运行了,当时就被那个特性深深地吸引了,但是还是没有激起我深入研究的热情。
记得在这段时间里面我一直都在玩网络游戏消遣,剑侠情缘2我有40个小号做任务的,当时号很多,于是自己写了一个按键精灵的脚本让他自动登录,按键精灵是基于vb的,当时还没有学vb,对写程序也不是很熟悉,但是还是自己一边看教程一边做解决了很多的问题,然后终于写出来了,看着一运行脚本自动登录18个账号内存升到95%的时候开心死了,然后又弄了一个后台做生产技能的程序,历经几个版本,终于成功做到后台运行了,当时每次开机都开十几个号做窝头,开一个号在玩,成都北那档窝头专卖就是我的,总有卖不完的窝头,知情的人说:这是无本万利的生意啊!还第一次用自己的钱换了把皓月剑,开心极了。后来觉得无论怎么玩,有钱人还是可以一脚T死你,于是就没有玩下去了,但那始终是一段无法忘记的开心日子。之后就一直在玩单机游戏,最后一个脚本就是暗黑2的填药脚本了,打到不够药会自动装填,都是些找图、鼠标操作之类的东西。
记得当初小强问我:你以后要选什么发展方向,当时我说:c++和java一起发展。一看就知道还没有入门了吧。而且我们的java入门课说你不相信,是教的swing,用java做界面确实是一奇葩啊(虽然现实中是存在的)。不久以后期末考试了,有个老师说假期的时候想我们学习,准备上学之后做个项目,当时就像大学该学点东西了,就加入了,第一次交流的时候,老师就设想系统的哪一层用什么技术,那时候是第一次接触到mysql,linux的交叉编译,开发板,oracle,hibernate,spring,rest等等的这些名词,那节课不懂他说的什么意思。上完课之后老师叫我研究oracle,另一个人研究mysql,当时我就提了个意见,说我学mysql,我只是单纯地想到老师说mysql是小型的数据库,先从小的学起,再学大型的,现在的那个同学已经有过一定的oracle实操经验了。从此我就跟mysql结下了不解之缘,现在如果要我做个项目,我依然会选mariadb(一个比mysql更加开放的兼容mysql的发行版)。后来我知道,google,维基百科都用的mariadb(原来的mysql转过去的),才知道mysql并不是小打小闹,只是在中国缺mysql这方面的专业人才,才会相对的比较少而已,你懂得,中国人都认为给钱的一定比不给钱的好,所以大企业都用oracle去了,就给出了一个mysql适合于小型项目用的错觉,但是google和维基百科就不同了,与其费钱给5000台服务器为单位的巨大数据中心的机器都买上oracle授权,不如自己花钱搞技术,用上完全免费的mysql,现在,出于对mysql被oracle掌控的不满,google和维基百科都转成mariadb了,经过这件事,我才开始关注起开源这个词来,这都是后话了。
就这样,我的那个假期就负责研究mysql,任务就是写一个东西,可以每隔几秒自动填一个随机数进表里面,隔一段时间之后统计之前填的结果,并做一个缓存机构。对于程序小白的我来说,这个简单的任务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然后,整个暑假就摊在这上面了,这个暑假,我每天都在看mysql的官方文档中文翻译版,每天都在实操,闷了就打打暗黑破坏神2(小学的时候玩的了),后来,就在这个暑假,我的打字由二指禅升级到龙爪手了,可能我的人就这样,每天上课都睡觉,让我去背书,不如叫我去死,但是你有一个有实际意义的任务给我,或者我想完成一件事情,我就会精神起来,千方百计地去完成。就像鸣人吧,叫他学忍术的知识,不如叫他去死,但是叫他动手练一个忍术,那就有冲劲多了,当然我不想当火影啊,顺便一提,今天火影又更新了,写多几行就跑去看啊。
有时我在想,或许当初我真的报了数学专业,我也不一定会喜欢上那个专业,数学研究如果没有什么成果的话,我这人会闷得受不了的,而程序是每天都可以看到自己的进步,并且真正的是在完成一些有意义的东西的。现在我是真心的喜欢上程序这东西了,这种先结婚后恋爱的现象令我再次对中国的教育唏嘘不已,我们的大学之前的所有教育都是围绕着那9科进行,完全没有机会让孩纸接触到另外的新事物,到高三,我们知道的只是专业的名称,难道老师真的认为就凭一个专业的名称就可以让一个大学生专心学习四年?我觉得,大学出现那么多混日子的,不仅仅是他们的责任,如果他对这个专业本身就充满着无限的热情,谈何混日子?我觉得大学考核制度的宽松不是过错,我觉得宽松没有过错,我也逃过不少课去写程序,错的是社会。从小学起,我们就被灌输进一种思想,上小学是为了考上好中学,上中学是为了考上好大学,上好大学是为了找好工作(至于大学怎么上的我不管你这条貌似也附带上了)。而要上这些都要考试,我们程序员有句话叫什么?“凡是可以用 JavaScript 来写的应用,最终都会用 JavaScript 来写。”把它中国化一下:“凡是可以通过考试完成的事情,最后都会通过考试来达到目的。”于是好多年前就有人在批了,好多人学习成绩优秀,清华北大出来的,竟然这么渣;出来社会以后你需要用到的读书的知识只有百分之多少;各种读书无用论;很多学生到了大学以后就堕落了。归根究底,是社会根本没有把他们引到正确的道路上。太注重有教无类,忽略了因材施教,我认为,因材施教也应该有教无类,而不是少部分竞赛优胜者的福利,有多少去竞赛的不是为了搏一搏保送加分的?整个社会的风气是这样,导致了学生的耳濡目染,自然,连他自己想做什么都不知道了,谈何理想,谈何兴趣,谈何用功。
看完火影回来,斑爷的逆天有不妙的兆头了。假期结束之后,我写成了一个3个批处理来并不是太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就是一个mysql的批处理负责隔一段时间插入数据,一个负责隔一段时间统计,一个负责启动这2个mysql批处理。后来,在放假回来的交流会上把我的成果说了出来,感到了一种莫大的满足。在那以后,同学们有mysql的问题都找我解决,渐渐地对mysql的理解进一步加深了,也用上了免安装的mysql(只是windows上的,linux上的多数都是要安装的吧,但他的安装包管理比windows强多了),这样,升级mysql就省事多了。
回来之后迎来了2节课,一节是java web编程,一节是.net的web编程,这2节课都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冲击,虽然学的东西很基础,没有什么让人激动地,但是后来.net的那堂课要做个网站,老师说可以用java web的技术做,随便你选。当时就是听说java的前景好一点,就选java了,之后又是没日没夜的做,这是我的第一个有实际目的的java web工程,连数据库还是用的jdbc(就是自己写开关连接,自己写sql拼接),预处理也没用,数据库操作代码还写在servlet的类里面,html的布局也是一塌糊涂,用的table。为了这个网站不知道逃了多少节课,不知道多少次深夜工作,不知道有多少次脸红心跳地去运行一段刚写好的程序,这时候才感觉到做程序是这样一件有激情的东西,后来我的发展方向定在了web方向我想大概也是因为这是出自于我最原始的那份激动。就这样,我的第一个网站,水山清音音乐网站就的诞生了(请忽略掉旁边那一堆抱大腿的),虽然代码一塌糊涂,无论如何,他承载着我的第一份激动来到了这个世界,并作为一段程序永存在我的360网盘云端。自此之后,凡有组队课程设计的都是我一个人做主力,不知道我的大腿那么粗是不是被人抱得多的原因,问题是,没有妹纸抱过大腿啊!都是我的好基友啊!顺便一提,到了演示那天高手如云,甚至有人用ssh(struts2,spring,hibernate)+extjs做的,那是一个劲地惊叹啊。
之后又听同学提起那个老师那时候的项目的事情,听说是想用spring mvc代替strut2,再加上hibernate和spring做程序的后端部分,我开始逐步对java的各种框架产生了兴趣,并有志于去研究一番。刚开始研究的时候,达内和尚观找人来学校宣传了,后来听说达内是专门培训java的,就去了,上了第一天的课,才发觉他们是从java基础教起的,对java的语法作了详细的介绍。于是恍然大悟,就找了个理由逃了回来,我不是说这种学习的模式不好,我始终觉得,写程序是一个实践性的课程,必须是自己亲手做点什么才是最能有所得的。后来渐渐觉得,自己看书(现在是看官网的文档)调程序,由不懂到成功这个技能比你被教会100样技术来得强得多。回来了以后就一心栽在代码上面,学习了struts2,hibernate,spring这3个入门框架,后来买了一本《spring攻略(第二版)》简直是宝典啊,就从头开始,一章一章地看,把所有的代码都手打了一遍,手打调试书本的代码我觉得是十分重要的,可以纠正你对书本的大部分错误的认识。后来小强做一个项目,回来说,spring security和spring mvc很重要,我就重点看了这2章了,觉得大有所获,spring mvc打破了我对web框架的看法(实际上就是struts2的看法),也知道了web框架的要素,也开始试着用rest风格。可以说,spring mvc是我在java的路上对我改变最大的东西。后来又一直惦记着书本上说的orm有2大框架,全自动orm的是hibernate,半自动的是mybatis,于是又有一种冲动去染指mybatis了,后来看着mybatis不错,优化比较容易,性能也比hibernate好,于是便用上了mybatis,恰好又有一个课程作业,于是就用了spring mvc+mybatis+spring这样的结构开发了一个简单的网络教学平台,权当小打小闹使用。这个平台我第一次使用了svn,自己搭建了一个svn服务器,用eclipse做客户端,和同学合作,当时还谈不上合作,只是用svn做简单的同步而已。
其实我在学spring mvc的时候就已经是抱着准备毕业设计的心态的,可以说,我的毕业设计准备+制作耗时1年多,由一个java小白做起,逐渐熟悉起java来,可以肯定,我是我们班这么多个人中最用功准备毕业设计的。这个毕业设计可算是诸多磨难,我说的是技术上的,因为我总想做一个所有技术都是最新(至少是我所知道的范围)的毕业设计,所以在环境搭建阶段拼命地学技术,把我所知道的有作用的都研究一番,再决定是否加进来,也记不清是学了多少个小框架了,quartz,jackson,xstream,velocity这些等等等等,反正有十来个吧。ehcache也是那个时候学的,由于项目是基于spring的,所以用了spring的aop整合了ehcache,然后又自学了extjs和groovy。其实extjs我一直都有学习,但是一直都没有一个项目用上,包括毕业设计也只是做了一个小页面,抄了里面的一个小demo而已。我对extjs总有着一种对不起的感觉,终觉得一直想用它但是又一直没有用上,因为它实在是太“强大”了,每个页面只要有extjs就必须30M以上的内存,这只是最基本的,调试过几个例子以后发觉还是太重了,对html+css+js的侵入不是一般的深,于是就放弃了,现在有点看好easy ui,不知道easy ui如何,但我做的那个只是简单的内容的管理,谈不上什么后台(后台很简单的,只是一个模拟),那时候没有想过做一个什么复杂的系统,只是想把所有的技术都学习一遍,所以在技术上费了好多的功夫,可以说,学习技术占了这一年的主要时间。后来又在兴趣的驱使下学习了groovy,这是我继javascript之后学习的第一门语言,我深深地为动态语言的魅力所打动,第一次系统地学习lambda表达式也是这个时候,还学习了grails,虽然接触grails的日子不长,但是这是我逐步脱离eclipse的build和打包系统走进命令行世界的一个开端,对于grails,我还深深地记得一个helloworld用了600M内存的震撼事实。但是后来我没有对groovy进行进一步的学习了,现在我的主要后端开发语言是scala,选择静态语言作为主要的开发语言可能跟我喜欢数学有关系吧,反正说不太清楚,这是有一次看博文说喜欢数学的人会对scala有好感于是自己有点同感而已。
在真正开始毕业设计的编码工作之前我还到了一个政府部门实习,政府部门都是坑爹的没有工资,但是工作还算轻松,做.net的后台操作的,不是太对专业,主要是html代码的编写工作。在这期间我买了本《maven实战》,一有空就看,就这样走进了构建的世界。于是我发现,与其靠eclipse那有时候有bug的构建,不如找个可靠的构建工具,当时就知道maven和ant,也知道maven是当下比较权威的,于是便开始学习了,学习了一个星期,便结合eclipse使用了。什么依赖管理,项目写作,版本管理都是第一次碰到,深知做一个项目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星期以后,我把我的项目一切依托给maven管理,eclipse通过maven插件跟maven整合。后来又看了几页的《git权威指南》,知道了基本的操作,就用eclipse的git插件,开始没有托管到github,听说不能用private仓库(现在应该有了,不知道private免费了没有,没有用过不知道,一般是上去淘代码和看sbt插件文档的),而是bitbucket,后来bitbucket上不了,又转去gitcafe,但gitcafe那新建仓库的配置可麻烦了,不知道现在优化了没有,对于我们这些ssh一知半解的人来说可以说只能配好一次是一次啊。现在git osc开了,马上就转去了git osc了,但是那时候毕业设计也结束了,这是后话了。这里也体现了git的优势,一个远程仓库运作得不好可以随时转去其他的。在这段时间里,我逐渐地接触到开源和git的这些东西,深深地受开源思想的影响,也逐渐明白到开源为我究竟带来了多少东西,我所使用的这大部分的技术都离不开开源社区的贡献,耳濡目染,几次有想把毕业设计开源的冲动,碍于要求,没有开源。
就在自信满满的时候,我开始了我的毕业设计,不久后被一家java的公司招去了,尼玛第一次面试搞了我一个半小时,但是进去了没有写过一行代码,都是做些后台的,而且发现公司的java6和tomcat6,对于我这种喜欢冲击新技术的人来说无疑是致命伤啊。在毕业后一个月恰逢胃病发作,于是走了,想着如果没有接触自己想接触的东西的机会,不如撤人自己研究区,加上我对家里人很依赖,于是会镇上实习的地方工作到现在,现在每天晚上就自己研究技术,回来后不禁感叹:虽然工资低,但这才是我的生活,能与自己所爱的技术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但是没有妹纸还是心理一片空虚啊。
在实习期间我2次请假回学校做毕业设计,在我心里,果然是做自己的工程最安心啊。期间又学习了konckoujs等等这些新技术并用到了毕业设计当中。值得一题的是,当时帮6个左右的人部署过毕业设计的程序的环境,你懂得。所以为什么我上面会有对中国教育的不满,我一直认为,中国的教育一直在强调“你应该做什么”,没有问过“你想怎么做”,只教人应该怎么做人,努力读书,努力考试,努力工作,没有授予我们作为一个人应该有的激情,生活没有了激情,只为了一个一个所谓的目标所折腾,可以说,做人有目标不等于有理想,没有理想人就会堕落,这样的人身边一大堆。中国的开源社区为什么这么惨淡也从另一个方面反应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是父母,是老师把学生教得这么急功近利的,我们跟着学有什么错呢?
毕业设计终于完成了,演示的时候老师听了我所做的详细的介绍之后,终于还是有一个老师憋出了唯一的一句称赞:“界面做的还是挺不错的!”你懂得,知者不言,不要再往下说了。
毕业以后又设想做我的音乐网站,半年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做出来,但是期间学习了flex+blazeds+spring,gradle+javafx,html5的视频音频播放格式,现在的网站要播一个视频,需要所有浏览器,iphone,ipad都能播放,就用到了这期间的经验(MP4的H.264视频编码格式可以在flash和html5播放)。往后就是知道java的不足,学习scala去了,如果日后有机会定当细细与你道来。
有人说,写自传是为自己立墓志铭,想想也是,与我的数学诀别的时候我写了《我的数学演义》,现在要与我的java说声再见了,于是有了这篇《我的程序演义》。

在本文的结尾,借用林吓洪(真有这碉堡的名字的么)《程序员都是SB》视频的最后一句话:“下辈子还当程序员”,程序带给我们无数的激动和欢乐,也给过我们无数的烦恼,但无论如何,程序已经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活在这个由代码组成的世界,作为一个程序员的我,此刻想说的只是:“该继续研究lift去了”


需要转载的请注明原文网址,不能修改原文,其余的没有限制了。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