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8

我欠他一个告白

初相识
初夏,某个周一清晨,沈燕等五六个话务员戴着耳麦,坐在旧式的台式电脑前工作。
话务班长进来:“小沈,这周轮到你去新机房试机了,收拾一下过去吧。”
沈燕应声,退出系统,摘下耳麦,起身。
这时何元元面无表情地走进来,来到沈燕的座椅旁。
班长严厉地看何元元一眼,何元元一直耷拉着眼皮。
沈燕和她打招呼,只见她薄外套敞开着,露出里面的紧身低胸T恤,胸口春光无限,沈燕愣了愣。
何元元把T恤衣领往上拉了拉,坐下了。
沈燕回过神,准备往外走。
班长交代:“工程师姓吴,你叫他吴工就可以了,另外……”
班长又瞪一眼何元元,接着道:“你要认真学习操作流程,回头再教其他同事。”
沈燕一边应允一边走出机房。
穿过长长的过道,沈燕透过新机房玻璃门朝里探,偌大的机房不见一人。
她疑惑着往里走,木地板咚咚闷响,远远地看见一个人戴着耳机趴在桌上睡觉。

一语成谶
沈燕和同事侯侯一起下班,往外走。同事姓侯,因为人比较逗比,大家索性叫她侯侯,谐音“猴猴”。
侯侯急匆匆地把沈燕往外拉,出了机房门立刻开始小声数落起来:“见过傻的,没见过你这么傻的!”
沈燕被骂得摸不着头脑:“我怎么了我?”
侯侯:“何元元勾引的那个工程师喜欢你,你是木头啊?这么好的机会,跟他一起去广州多好,哎哟喂~”
沈燕错愕:“什么跟什么嘛?谁勾引谁?”
侯侯:“蠢货,何穿成那样,你以为是给谁看的?”
沈燕:“不会吧~”
侯侯:“那个工程师不理她,他喜欢的是你,可你这个傻瓜,唉~”
沈燕:“有没有搞错,何不是有男朋友嘛?”
侯侯:“那个哪有人家好,工程师诶,又是大城市人。”
沈燕皱皱眉:“可是何长得那么漂亮,人家怎么会看得上我?”
侯侯坏笑:“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呗!”
沈燕作势扬起手掌,侯侯话锋一转:“你不也挺好看的?”
沈燕收回手掌:“这事你都是怎么知道的呀?”
侯侯:“别问那么多了,现在和他联系还来得及。”
沈燕踟蹰:“可我们刚认识,怎么就会……怎么好意思和他联系。”
侯侯戳沈燕脑袋:“真叫你给蠢死了!赶紧找黄班长要他电话。”
沈燕:“不行不行,太难为情了!”
二人边走边说已经走到大门口。
侯侯恨铁不成钢地:“你呀,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沈燕尴尬地笑笑,二人分手,往两个方向走去。

保守的妈妈
晚上,妈妈在看圣经,沈燕走过来:“妈,我想和你说个事。”
妈妈继续看着圣经:“什么事?你说。”
沈燕:“就是前几天,我们单位来了一个,从广东来的,一个工程师,听同事说他好像对我有意思。”
妈妈放下圣经:“什么?从哪儿来的?”
沈燕:“广东。”
妈妈感到不可思议:“那么远,看不见摸不着的,你知道人是好是坏?”
沈燕:“可是……我同事都说是好机会,可以去广东发展。”
妈妈:“隔壁李雪美的妹妹嫁到江苏去了,无亲无故的,被当地人欺负死了。
广东那么远,你要是有个什么事谁能帮上你,别胡思乱想了。”
沈燕眨巴着眼睛,没再吱声。

很烦老家嫌贫爱富的风气
窄窄的石子马路,停着三十多辆黑色婚车,浩浩荡荡。
路的两边是一排排80年代红砖灰瓦房。
不远处有一片新建的小区,有户人家嫁女儿,屋里屋外都是人,热闹非凡。
沈燕下夜班,往路边红砖房回。
到了家把包一放倒床就睡。
刚睡着,外面办喜事的那家又开始放礼炮,嘭–嘭--嘭的,也不知道响了多少下,没完没了。
沈燕气急败坏地跑下床,往窗外看:神经啊,大白天的放什么烟花,什么都看不见,有病吧!
“你同学结婚,你说人有病?”小姨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你同学结婚你不去吗?”
沈燕这才想起来:噢,是的,我给忘了。昨晚上了一夜班,累都累死了,我妈去不就行了吗?
小姨:“你也起来去呗,她嫁了个大款啊,在北京,你们以后多来往来往。”
沈燕皱着眉假装打哈欠:“困得不行,你们去吧。”
小姨像明白沈燕的心思,摇摇头,走开了:“那你睡吧。”
院子里妈妈和小姨对话。
“我都不太想去,那个女人前几天和何忠山吵架,那个凶的哦,说‘我钱多呢,我钱多得都能砸死你’,小人得志我看不惯。”
“那她现在钱是多,人家女儿有本事啊!”
妈妈又不屑又无奈的撇撇嘴。
小姨:“小燕子就是不活络,要像朱玲一样,大姐夫搞的债不就还清了么!”
妈妈:“唉,哪有那么多好事!”
沈燕气恼地用被子裹住头,只露出鼻子嘴巴呼吸。

我要走了,但不是去广州
时光飞转,转眼一年过去了。
侯侯和沈燕搭班值夜班,机房只有她们二个人。
沈燕面色萎黄,气色大不如前。
侯侯:“你这个傻瓜呀,留在这里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
沈燕默默然。
侯侯:“李娟倒是熬出头了,不用上夜班了快要。”
沈燕:“怎么?”
侯侯:“她马上要升为班长了。”
沈燕:“为什么?”
侯侯忿忿地:“还不是和那谁有一腿,不然凭什么,哼!”
沈燕默默然。
侯侯:“人家说我们话务员都是吃青春饭的,过个几年老了声音也不好听了,估计就要把我们辞了,唉!”
沈燕眉头紧蹙,摆弄着手上的书,《撒哈拉的故事》:“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侯侯:“去广州吗?”
沈燕:“不是,人生地不熟的。”
侯侯:“跟那个吴工联系一下不就可以了?”
沈燕摇摇头:“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他若真对我有意怎么会不联系我?”
侯侯叹气,没再说什么。

是上海
在上海的遭遇不堪回首,此处省略。
光阴如梭,二十多年了过去了。

昨日重现
沈燕透过玻璃门朝机房里探,偌大的机房不见一人。她疑惑着往里走,木地板咚咚闷响。
走近了,只见一个人趴在一台电脑旁睡觉,头上戴着耳机,沈燕傻傻的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儿,见他没醒的意思,沈燕“吴工、吴工”的叫了两声。
吴工没有反应,沈燕上前轻推推他的胳膊,他迷迷糊糊地抬头看看,前额的头发乱糟糟的,眼球布满红血丝,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哝着什么。
沈燕疑惑地:“吴工,我是来试机的。”
吴工方才清醒,哦的一声打着哈欠摘下耳机,戴上眼镜,指指身旁的座椅示意沈燕坐下。
沈燕坐下了,吴工刚要教她操作,忽然想起什么,起身,边往外走边说,是广东口音的普通话:“稍等一下,我去洗洗。”
沈燕疑惑地目送他走出去,坐着四下打量新机房,看见吴工刚刚摘下的耳机,便好奇地拿起来听,里面还在放着音乐,罗大佑《光阴的故事》。
沈燕正听着,吴工回来了,她慌忙把耳机摘下,正襟危坐。
吴工忍不住笑笑:“不要紧的,你继续听好了。”
沈燕:“不了,让领导发现了要批评的。”
吴工坐下,教沈燕开机:“按下这个键就可以开机了。”
沈燕按下开机键,电脑屏跳出登录界面,吴工:“输你的工号。”
沈燕输入“26”,电脑跳出来自己的名字,她不由得皱皱眉头。
吴工:“怎么了?”
沈燕:“啊,没什么,就觉得我名字有点寒碜。”
吴工笑:“沈燕,还可以呀。”
沈燕耸耸肩:“小时候偷偷改过两次名字,都没得逞。”
吴工惊讶:“啊?”
沈燕自己也觉得好笑:“拿橡皮沾上口水正准备擦户口本上我的名字,被大人发现了,好一顿训。”
吴工笑,看看电脑:“现在就可以工作了。”
沈燕开始接电话,他则坐在一旁听音乐,闭目养神。
整理了一下的吴工,头发不乱了,身着灰色衬衫,斯斯文文的,眉宇间有股英气,长得挺帅,尽管个头不算高。
没电话进来的时候,沈燕就朝吴工的电脑看。
吴工合着双眼,冷不丁地问:“你喜欢听谁的歌?”
沈燕脱口而出:“张信哲。”
吴工:“罗大佑喜欢吗?”
沈燕:“马马虎虎,我喜欢《野百合也有春天》,还有《恋曲1990》。”
吴工:“《光阴的故事》呢?”
沈燕:“也喜欢,不过我听的张艾嘉版本。诶,张艾嘉《爱的代价》你喜欢么?”
吴工睁开眼,注视沈燕。
这时有电话进来,沈燕应答:“您好!请问查什么号码?”
电话接毕,沈燕转头,恰与吴工四目相对,他有些不自在,别过头去淡淡的说:“我最爱听《光阴的故事》。”
沈燕若有所悟:“难怪你一直循环播放这首歌呢。”
吴工没说话,眼镜后面的双眼扑闪了几下,又缓缓合上。
傍晚,沈燕看看电脑上的时间:“吴工,我到下班时间了。”
吴工:“哦,好的,你退出系统就可以了。”
沈燕退出系统,收拾停当,站起来:“你不走吗?”
吴工:“我等会,今晚还要加班,工程预算一个月完成,现在都快两个月了。”
沈燕:“哦,那么我先走了,明天见!”

周二清晨,一家早餐铺,沈燕吃好早饭起身结好账,已走出去几步,又转身回去:“老板,再给我一份蛋饼、两只包子和一份豆花,打包。”
早餐铺老板收了钱,按要求将东西打包好递给沈燕。

沈燕提着早餐走到机房门口,向里探了探,轻轻推门进去,轻手轻脚地往里走。看到吴工依然戴着耳机趴在桌上睡觉,沈燕的眼睛有一丝怜惜。
她把早饭轻轻地放在桌子上,轻轻地坐下来,开了自己的电脑,看看时间还早,就没登录。本想叫醒吴工,张张口又止住了,只是看着他的电脑屏上滚动的歌词,静静等他醒来。
机房静悄悄的,只有机器运行的声响。
过了一会儿,吴工动了动,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前额的头发依然乱糟糟的,额头压得有点发红,腮上有些胡茬了。他看见沈燕,吃惊道:“啊,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醒我?”
沈燕微笑:“看你睡得香就没叫你了。”
吴工难为情地笑了笑,挠挠头:“昨晚又加了一夜班。”
沈燕:“辛苦,”指指桌上的早餐,“我给你带了早饭,你去洗漱一下吃吧。”
吴工感到意外:“给我带了早饭?”
“嗯,顺便给你带了一份。”
“那怎么好意思。”
“这有什么,快去洗洗吧。”
吴工怔怔地站起来往外走,他刚走出去,沈燕便拿起他的耳机听歌。
吴工回来,沈燕放下耳机,把早饭递给他,二人的手指有不经意的触碰,吴工微微颤抖了一下。
沈燕觉察到异样:“怎么了?”
吴工的眼圈有点红:“没什么,没事的。”
沈燕关切地:“是不是不舒服?下次睡觉记得披件衣服,不然很容易着凉。”
吴工点点头,低低地应声:“唔。”
沈燕:“快吃吧。”
吴工低头吃早饭。
“怎么样,吃得惯吗?”
“不错,很好吃。”
“够不够?不够的话明天给你多带一点。”
“不要、不要,怎么好意思。”
沈燕:“诶~没关系的,”从包里拿出一本书,《撒哈拉的故事》,做个鬼脸,“咱们互相关照,没电话时我看几眼书、听听音乐,你别和我们领导说哈!”
吴工包着食物的嘴巴忍不住咧了咧:“不会、不会,我保证不说。”
这时沈燕瞧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糟糕,忘了登录,这下要扣奖金了。”
吴工:“哦?没关系的吧,就说出故障了呗。”
沈燕侧着头想了想,笑:“好主意,谢谢你提醒。”
吴工露出很阳光的笑容:“不客气,合作愉快!”

沈燕登录系统上班,趁没电话的空档看几行《撒哈拉的故事》。
吴工:“你很喜欢看书?”
沈燕:“是啊,我小学三年级就偷偷看我小姨的琼瑶小说了,嘿嘿。”
吴工笑:“厉害。”
“后来也读了很多国内外名著,各种杂志,童话故事,甚至电器的说明书,甚至新华字典。”
“厉害!那你作文一定写得很好吧?”
“那当然,我语文成绩那是相当的好啊,高考语文全校第一呢!”
“你读的哪个大学?”
沈燕神色黯然:“没考上大学,我偏科,数学太糟糕了。”
“哦,有点遗憾。”
沈燕假装抽泣了几下。
吴工笑:“有没有打算继续学习?”
“有参加过自学考试,唉,实在太难了!”
“成人高考会容易一些。”
沈燕沮丧:“唉,成人高考要出去读书,我们六安没有,这几年家里的状况不大好。”
吴工淡淡地:“广州有。”
有电话进来,沈燕接电话了,吴工继续闭上眼睛休息。

周三。
“您好!喂,听得见吗?喂?”沈燕面向吴工,“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吴工放下耳机,起身向服务器走去,边说:“我来看一下,你先退出来。”
沈燕退出登录。
吴工打开服务器,输入一串口令,电脑屏上一条条英文信息渐次跳出来,他盯着电脑屏,左手来回摩挲着下巴思考。
吴工不停地输入代码,沈燕站在旁边看着他一通操作,眼花缭乱。
不一会儿,吴工一敲回车键说:“好了。”
沈燕赞许道:“哇,好厉害!”
吴工抬头看看沈燕,笑:“其实很简单的,就是0和1的各种组合。”
沈燕不能理解,回到自己的电脑旁,嘴里仍然念叨:“好厉害、好厉害。”
吴工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沈燕重新登录,接进来的电话正常了,她接完扭头对吴工说:“真的好了,”瞥见他的电脑屏,兴奋地:“轻舞飞扬!”
吴工:“咦,你也看过吗?”
沈燕:“不知道是头发飞扬还是裙摆飞扬。”
吴工笑:“对,你也看过。”
“没有啦,只在杂志上看过精彩片段和经典台词。”
“哦?那你过来看。”
吴工说着准备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沈燕:“那怎么行,电话怎么办?”
吴工:“这有什么难的,”他来到刚才的服务器,又是一通操作:“好了,你来看吧。”
沈燕踯躅不前,吴工已经坐在旁边椅子上了,盖上印有“皖西宾馆”字样的薄毛毯,闭眼休息。
沈燕没有挪位置,只是侧着身子,看几行又不放心地看一眼自己的电脑。
没有电话进来,一直没有。
吴工眯缝着眼睛瞧见这一幕,偷笑。
过了一会儿,玻璃门外有脚步声。
沈燕赶紧坐好,往外面探探头,114班长和160班长两位女士走过来。
沈燕正想叫吴工,他们已经进来。
114班长:“小沈,怎么样?新机器用得来吧?”
沈燕:“还行,用得来。”
吴工闻声醒了,走过来。
114班长:“吴工,这个还行吗?没打扰你工作吧?”
吴工:“没有,她很好。”
160班长:“该吃中饭了,走吧。”
吴工应声,转向沈燕说:“走吧,吃饭去。”
沈燕不知道怎么回答:“我?”
正准备走的二位班长相互看看。
114班长:“哦对,小沈,要么你也一道来,局长也在。”
沈燕一听,慌忙摆手:“不了,不了。”
160班长对吴工:“她不去,我们走吧。”
吴工看看沈燕,不大情愿地跟他们去了。

沈燕吃好中饭过来上班。
吴工趴在桌子上午休,沈燕一来他便醒了,冲沈燕一笑:“来了。”
沈燕也朝他微笑,坐下了。
吴工:“还要看轻舞飞扬吗?你还没看完。”
沈燕雀跃:“好啊!”
吴工把电脑屏向沈燕这边斜一斜:“那边的椅子坐着不太舒服,我就不过去了。”
沈燕:“好。”
于是,吴工继续闭目养神,沈燕则一边接电话一边时不时的看几眼小说。
机房里偶尔有沈燕接电话和敲击键盘的声音,一台台同样的电脑和一张张同样的旋转椅,静谧无声。
吴工安然入睡,沈燕摘下耳麦,蹑手蹑脚地把薄毛毯拿过来,轻轻搭在他身上。

周四。
这一会儿没有电话进来,沈燕拿出笔,拿出一本白底图案的硬抄笔记本,在上面写写画画。
“你在写什么?”戴着耳机听音乐的吴工探过头来看:“你喜欢这首歌吗?”
沈燕:“歌?这是歌词啊?”笑,“还以为是诗呢。”
吴工转身敲击键盘,搜到这首歌,把头上的耳机取下来递给沈燕:“来,你听听,你这歌词好像不大对。”
沈燕:“哦?是吗?”接过耳机听,“刘若英……还真是。”
吴工照着沈燕写的念:“看着她向你走来,这幅画面多么美丽,如果我哭泣,也是因为欢喜,”想了一下,看着沈燕:“你这错的也挺好,好像一个男生看着女生向他走来,喜极而泣。”
沈燕:“诶?你不是理科生吗?这么多愁善感?”
吴工难为情地笑笑。
有电话进来,沈燕接电话。
吴工怔怔地看着沈燕。
沈燕接好电话,吴工慌忙收回目光。
沈燕继续在她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过了一会儿,吴工:“你为什么要给我带早饭?”
沈燕没抬头:“还在想这个?就是顺便啦。”
吴工失望地垂下眼帘。
沈燕好像想起什么,停住笔,抬起头来,俏皮地:“给你带早饭需要理由吗?”
吴工先是疑惑,继而也好像想起什么,反问:“不需要吗?”
沈燕:“需要吗?”
吴工:“不需要吗?”
沈燕:“需要吗?”
吴工:“不需要吗?”
沈燕强忍着笑:“需要吗?这要问到什么时候哈哈哈哈……”
吴工也乐呵呵地笑起来。
笑了一会儿,沈燕假装深情地:“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
吴工接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沈燕:“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
吴工纠正:“诶~男孩子。”
沈燕:“对,我会对那个男孩子说三个字……”忽然难为情了,打住。
吴工:“说呀!”
沈燕直摆手:“不不不,太不好意思了。”
电话进来,沈燕接电话。
吴工看着沈燕,用粤语低声地:“我好钟意你。”
电话接好,沈燕转过头:啊?什么?
吴工正要回答,传来一阵脚步声。
侯侯和另一位同事璐璐来了。
侯侯:“沈沈,我呸,燕燕,我们来看你了。”
璐璐:“我们来慰问你啦!”看见一台电脑:“哇,这电脑是不是可以上网,侯,你看!”
侯侯:“诶~真的诶,太好了!”
两个女孩子在机房里东瞧瞧西望望,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沈燕都插不上话。
吴工默不作声。
她俩总算走了。
吴工:“我是说我……我遇见你很开心。”
沈燕俏皮地:“Me too.”
吴工眉开眼笑:“到广州去好不好?我请你饮早茶。”
沈燕好奇地:“早茶是什么?早上也喝茶吗?”
吴工:“呃……我们那里早上的确也喝茶,还有各种各样的点心,很精致的点心,我请你吃呀!”
沈燕:“好呀,你可不能放我鸽子哟!”
吴工:“怎么会,君子一言!”
沈燕向吴工莞尔一笑。
吴工呆呆的,然后咧嘴傻笑。

周五。
沈燕一早来上班,意外的是吴工不在。她坐下来开机上班,没电话的时候便看着旁边空落落的椅子发呆。
吴工大约十点才过来,看见发呆的沈燕,他加快了脚步。
沈燕听见声响,抬起头,递给吴工一个微笑:“你来了。”
吴工:“在想什么?”
沈燕:“没什么,就是发会呆。”
吴工坐下来:“刚和你们领导交接,我这两天就要回广州了。”
沈燕:“哦。”
吴工双手十指叉来叉去:“那个,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沈燕疑惑不解。
吴工失望地:“没有吗?我就要回去了诶。”
沈燕:“哦,有,当然,认识你真好。”
吴工笑:“那个,我可以问一下吗?”
沈燕:“什么?”
吴工:“你今年几岁了?”
沈燕:“二十二,你呢?”
吴工:“我比你大五岁,是不是很老啊?”
沈燕:“诶~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
吴工被逗笑了:“那你有男朋友吗?”
沈燕神色黯淡下去,摇摇头。
吴工欢喜:“不会吧?像你这样的女孩子肯定有很多人追啦~”
沈燕:“真的没有,那些家伙都太年轻了,我看不上他们,我喜欢成熟一点的。”
吴工摸摸腮帮子:“你看我够不够成熟?”
沈燕打量着他:“嗯……还行吧。”
吴工懊恼地:“早知道今天就不刮胡子了。”
沈燕哈哈笑,过一会儿又黯然:“唉,可惜他结过婚了。”
吴工:“谁?你暗恋对象?”
沈燕吐吐舌:“不是啦,唉,别提了,挺没面子的。”
吴工浓眉蹙在一起,好长一段时间,他只是默默地听音乐,什么话也不说。
沈燕又拿出她的笔记本信手涂鸦。
机房静悄悄的,只有机器运行声音。
吴工忽然想到什么:“你有qq吗?”
沈燕摇头:“我都不会上网。”
吴工:“我教你,来,系统先退了。”
沈燕退出系统,靠过来,吴工脸微微泛起红晕,他一边操作一边讲解:“可以点击这个网页,这是网址之家,来我给你写下来。”沈燕把自己的笔记本递给他。吴工低头写好:“我把我的qq号也给你了,以后你有了加一下我就可以了。”
沈燕眼花缭乱地看着网页,回应:“好,诶,这个怎么操作的来着?我真是网络白痴。”
吴工:“没关系,慢慢来。”
二人一个教一个学,身体挨得很近,敲击键盘的手常常不经意的触碰,吴工的脸一直微微泛着红晕。
玻璃门外有人影晃动,160班长走进来:“吴工,吃饭了……诶,你们在干嘛?”
沈燕一惊,赶紧坐坐好:“我向吴工请教个问题。”
160班长:“哦,那个吴工,去吃饭了。”
吴工:“好的,你们先去,我等下就来。”
160班长:“你就来啊,我们等你。”
吴工答应,看着160班长走出去:“诶~你以后别叫我吴工了,叫阿峰就好啦~”
沈燕:“啊?不太好吧?”
吴工:“这有什么,你有特权。”
沈燕:“那你就叫我小燕子吧,这样就扯平了。”
吴工:“好啊,小燕子。”
沈燕笑:“快去吃饭吧,我再研究研究。”
吴工:“再等等,我不饿。”
过了一会儿,机房里的座机突然响了,二人吓一跳。沈燕迟疑地起身去接,习惯性的应答:“您好!请问……哦,黄班长……哦好,我对他说。”
沈燕挂了座机:“吴工,催你去吃饭。”
吴工:“好吧。诶?你怎么还叫我吴工?阿峰、阿峰!”
沈燕笑:“行行行,阿峰,你快去吧。”
吴工笑着走开。

下午,新机房已经坐满了人,其他同事也搬下来了,沈燕身边的位置被何元元坐了去。
吴工走过来,何元元向他嫣然一笑,他视而不见,而是对沈燕:“学会了吗?有没有问题?”
沈燕:“还不太熟练,我很笨的。”
吴工:“诶~怎么会……”
他还没说完,何元元抢断:“这有什么难的,不会我教你。”
吴工看看满屋子人,落寞地看着沈燕:“我后天的火车……”
何元元插话:“诶,沈燕,你来帮我看下这个怎么回事。”
沈燕被何元元转移了注意力。
吴工无奈地:“我去宾馆休息一下,明天再过来。”
沈燕转头看见吴工异常落寞的眼神,她呆了一下:“哦,好的……”
何元元嚷嚷:“还是不行呀!”
沈燕又被转移了注意力。
吴工默默注视沈燕的背影,过了一会儿,黯然离开。

沈燕下班时间到了,班长走进来:“小沈,你明后天休息,周一再正常排班。”
沈燕:“哦,好的。”

未完待续
周六发生了什么,沈燕不得而知。
光阴飞逝,二十多年过去了,人海茫茫,她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他。
保守的妈妈说,你找到他又怎样,人家还能没成家。
也有朋友说,也许人家很幸福,你这样满世界找他影响不好。
她不死心,她欠他一个告白,要亲口对他说。
故事未完,待续。

  • 0
    点赞
  • 0
    收藏
    觉得还不错? 一键收藏
  • 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评论
添加红包

请填写红包祝福语或标题

红包个数最小为10个

红包金额最低5元

当前余额3.43前往充值 >
需支付:10.00
成就一亿技术人!
领取后你会自动成为博主和红包主的粉丝 规则
hope_wisdom
发出的红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