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了朋友们,重写张小庆

 

第一卷还有两章就写完了,框架已经搭好,很快就会写完,但是,却写不下去了。第一卷是失败的,从写作技巧上,可以列出它很多失败的地方:没有一个一致的框架、线索,没有冲突、过于迷恋细节、太多无关的人物,主要人物经历片段化。写到第五章的时候,父亲说,你写得太平淡了,这是第一个向我提意见的人,接下来米高在开心上提到张力不够的事情。但当时的我还沉浸在生活就是如此平淡的迷梦中,终于到了第九章,在微博上,一个朋友猛烈的抨击了我:越来越无聊了,像流水账,毫无可读性可言。妹妹也批评了我:王碧薇会喜欢上张小庆,张小庆何德何能啊!把主角写成如此不堪,我是如此的不堪。于是,开始痛苦的思考和转型,第一件事是列剩下章节的提纲,以一条主线统一组织内容,制造矛盾和冲突,老舍说,以爱情来组织故事总是最容易的一件事,于是,我就偷了这个懒,另外,在妹妹的提议下,加入多角度的描述以突出人物。但是,我越来越感觉到不对劲,这(爱情)是我想表达的东西吗?不是啊!

 

我想表达什么,或者说我为什么想写张小庆?写张小庆是因为一件事触动了我,这件事是年前周扬告诉我要回家创业了,周扬是我的朋友,比我小两岁,85年的,中专毕业,在北京一家牙厂里当送货员,住的是地下室。一年过年回家的时候,还是送货员的他告诉我,他一定要自己开个牙厂,尽管是他的朋友,但其实我内心还是不太看得起他的,年龄小,学历不高,挣得不多,最开始还喜欢玩网游,处于社会的最底层。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我吃惊,做了两年送货员,第三年他开始和老板一起跑业务,第四年开始学做烤瓷,第五年学做牙冠,好几个过年都没有回家,现在,突然就要创业了。其实第五年他的工资就已经过了万元,我曾经问他,在燕郊买个房子吧,和我住一起。他笑笑,说,不,那不是我想要的。从一开始,他就有一个坚定的想法,就是在家做些事,和父母家人在一起,一直没变。在他的心中,北京只是个驿站,路途的一个临时停靠点而已,他的家一直在生他的地方。

 

看看他,再看看自己。在下东直门地铁站的时候,我问自己,我在追求什么,天天做地铁再换公交车,每天路上四个小时,天天忙忙碌碌,我到底在追求什么。问自己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愣住了,因为这真是他妈的一个好问题,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追求什么,追求当苹果新产品问世时,第一时间知道,第一时间拿到手吗;追求什么,追求当有好莱坞大片上映,第一时间知道,第一时间去观影吗;追求什么,追求能够用上最好最新的互联网产品,刷微薄,然后不断转帖吗;追求什么,追求,看,我们从不喝国产奶粉,都是从外代购吗;追求什么,追求过年回家时,面对那些在家的同学所具有的所谓的一点点优越感吗;追求什么,追求钱吗,那为什么总是爱说,等我有钱了,那就什么什么的呢。我在追求什么?!海贼王里说得很明白,金钱、地位和荣誉,是每个男人都追求的东西,真是这样吗,我怀疑,起码我怀疑自己。

这个社会不是一个理想的社会,这点我毫不怀疑。大学时,听到911事件的新闻,全班同学一起发出兴奋的狂呼,现在想想,冷汗直流,为什么会这样。李刚儿子遭到那么多人的咒骂,我相信,很多人其实是在咒骂为什么自己的爸爸不叫李刚。不管是好还是坏,总有人在咒骂,在他们眼里,所有支持这个政府的人都是五毛,所有批评这个政府的人都是愤青,非黑即白。还有人,听到油价上涨,一阵狂喜,涨死那帮买了车的,可知道,自己吃的东西用的东西都是用车运来的。拼车时,一边抱怨交通不好,一边占用应急车道;等车时,一边抱怨交通不好,一边不管别人死活的插队;在家时,一边抱怨城市关系落寞,一边根本不和对门刚出来的人打招呼;做馒头时,一边大骂双汇,一边给馒头染色。很遗憾,这里面都有自己的影子。都是别人的事情,一说都是社会的错,耸耸肩,无可奈何,自己一点点责任没有,移民吧,赶快的。所以,我想,张小庆应该不是这样,他应该是抱有希望的,尽管很渺小,但是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坚信只好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就一定能够慢慢改变。

 

周围的好多人和事。哥哥和嫂子总是打架,嫂子是大学毕业,哥哥是中专,嫂子是不甘心,为什么周围的女人们都这么热爱这座城市,想留在这里,想生活在这里,哪怕这个城市并不热爱她们。朋友因为分手和前男友打房子的官司,房子,如此畸形的影响生活。朋友的老婆身体有病,一直在休养,朋友就这样知道她身体不好的情况下和她结了婚、租房、生活,工资不高,一起在北京生活,他们又在追求着什么。朋友是北京的女孩,腿有残疾,家境很好,有车又有房,但一直在奋斗,为学日语,六个月天天学到凌晨2点,现在是一家外企的技术经理,一个女孩子,她又在追求什么,她曾经在路边跌倒过,很多很多的人经过,没有人去扶她一把,她只好自己挪到树边,自己挣扎的站起来,当时,她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朋友一直在家做老师,教学水平却并不好,管不住学生,同学们谈起他总会带一种不是有意但是不知不觉的轻蔑,他是怎么想的。过年回到家,老人之间谈论最多的却是钱,谁谁在什么地方一个月多少钱,谁谁嫁给了如何如何有钱的老公,突然周围全是有钱人,此外,小县城突然也开始堵车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都是外地打工回来的人们,开车回来,他们像一群候鸟,几天后就飞走了。高中的同学,父母在当官的,很多重新回来,接了父亲的班。

 

至于软件开发,我也是有疑惑的。我们到底为什么在做软件?为什么我们软件用户只有政府和国企,中小企业都到哪里去了,他们在用什么软件?为什么很多时候,软件只是个花架子,我还记得,当客户单位更换领导取消我们项目(但付款)时,我们发出的欢呼。为什么我们一边把自己的软件加密再加密,一边却在网上跪求破解码?为什么产品开发最后会失败,明明只剩下最后一公里了,却迈不过去?为什么要重写软件,为什么不能打补丁,只是因为觉得代码丑陋?为什么看似是大公司接的项目,最后却是层层外包,还是我们小公司来做,资质只是做投标用的吗?为什么现在看东西越来越浮躁了,没有内容,只剩下标题,为什么只看了一篇报道就下了判断?

 

这就是我想写张小庆的原因,我想表达出周围人们的生存状态,表达出自己的疑惑,尽管还没有答案。所以,突然就想重写了,重写总是比重构来得容易。会抛掉所有无关的细节,以一条张小庆的视角串起来所有的故事,重新组织。所以,对不起了,所有关注张小庆的朋友,这个礼拜会开始重写,周末的时候会发出重写后的第一章,抱歉。

 

第一卷写得不好,但是张小庆说,今天比昨天好,明天比今天好,这就是希望。我是有希望的。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