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三本程序猿的大厂逆袭之路

一个三本程序猿的逆袭之路

外包公司的艰苦岁月

  一哥们这里暂且称他为A君,毕业于东北一个三本学校,出生于一个西南地区贫困的小村庄。由于负担不起高昂的学费差点不能上学,最后只得到处找身边亲戚借钱。毕业后辗转了几家公司后,认识他时已经在菊厂的一家外包公司工作。工作前两年,A君一直从事对象存储相关的测试工作。一般来说,这种外包测试工作都比较简单,正式员工写好测试用例后,外包员工只需要按照测试用例机械地执行就可以了。想混日子还是很容易的。但是A君不甘心这么走下去,而是给自己设定了明确的人生目标。
  那时候,我刚拿到菊厂offer在菊厂成研所工作,一次偶然的项目会上认识了他,他可能觉得我们都有相似之处就是都比较喜欢钻研技术,经常过来和我讨论各种技术问题,他关心的大部分问题都比较偏Linux操作系统方向的,远超他自己负责的测试领域。交流过程中。他不仅都很喜欢表达自己对对象存储系统(比如亚马逊的S3)的理解,还很向我们确认下他理解的是否准确,还有没有其相关它的技术点他还未了解过。当时我对此非常诧异,因为他对业务的热情远超很多他的其他同事。有一次,我没忍住,对他来个灵魂拷问为什么这么执着。才知道,原来他想利用菊厂的云存储系统项目经验来作为自己未来的一个跳板。
俗话说得好,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随着他对业务系统的不断理解,作为合作方。他居然已经可以被甲方的基层领导当做责任田的田主来对待了。虽然他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但是,他一直都表现得很愿意担这个责任。我曾劝过他,别把自己搞得这么累,压力这么大。他给我说,他觉得在这样下去没前景,想换个更好的环境,但是由于学校不好,需要通过更多的项目经验去改变,他给我讲了这么件事:前年他的主管给他打的绩效是A,但是他年终奖其实到手只有几千。而且那段时间经常深夜了自己还在搭建环境(因为搞存储经常都要自己搭建环境,包括服务器上机架等)。想想自己辛苦一年的年终奖连甲方员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内心给自己定下了目标一定要离开外包公司。而且他为了这个目标,还学会了在项目中运用各种沟通技巧,很懂得如何同各个子系统的技术大牛进行交流,很快弄清楚了各个子系统的原理。他能够在沟通中引导别人去交流,而不是尴尬地直接问问题,也会恰当地恭维对方。

成功逆袭阿里

  两年后的某一天,A君来向我道别,说他要走了,由于蚂蚁金服在大力拓展业务,急需招聘有分布式存储经验的人才。他去试了下居然通过了。我当时听了这个消息非常诧异,因为阿里的社招一直比较严格,他的教育背景以及经验并没有什么优势。由于私交还行,一次一起聚餐的机会,他给我讲了他的面试经历,他把在菊厂所了解的大系统都跟面试官交流了下,从自己所掌握的技术广度方面成功打动了面试官。面试官觉得他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经历虽然不怎么样,但是由于当时确实太缺分布式存储的人才,才勉强给他面试机会。随着面试流程的不断进行,面试官发现A非常追求技术能力提升,而且他以前确实也一直在本职工作之外坚持着。经过5轮面试他成功拿到了offer,终面的时候他非常拿手,这得益于他平时喜欢和人沟通,喜欢以一种轻松幽默地方式跟别人交流。
  进阿里不易,活下来更难。刚进去的时候,他遇到部门改革,让他测试转开发,定的新岗位叫测试开发工程师。对于一个曾经就职于菊厂外部测试岗的员工来说,马上掌握Java、python是何等的困难。强烈的求生欲让他不愿意放弃来之不易的阿里机会,不愿再像以前一样,付出10倍的努力,却只能拿到1份回报。于是他在阿里开启了疯狂地学习之路,经常为了项目交付搞到凌晨2点。项目中遇到不会的技术点马上向身边的同事求助,再不断地自我快速消化。在持续的高强度工作中,什么Java多线程、微服务架构等相关的技术都掌握了,技术能力可以说是突飞猛进。阿里的六年,他从P5升到了P7。同时,还维护好了自己的人脉,同公司里面的几个高P大牛关系都不错。
  现在他同以前阿里的几个同事在上海创办一家创业公司,据说做的还挺火。而且在上海买房成家了。
  所以不要去抱怨社会的不公平,机会是留个有准备的人,路就在脚下,走对了,人生必将逆袭。祝各位程序猿在新的一年里工作一帆风顺!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2020 CSDN 皮肤主题: Age of Ai 设计师:meimeiellie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