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远见超出能力时,再去做管理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https://blog.csdn.net/tangxiaoyin/article/details/53994589

记得三年多前,在 fastcolabs 上看到了一篇 65 岁仍然坚持每天编程的 Android 工程师 David Maynard,会 28 种编程语言,先后任职于施乐、EA、Google等诸多大公司,他曾说“要每天都能编程并不容易,很多时候因为升职而无法继续的时候,我就会离开一家公司。”

当时看到兴起,将其编译为中文,而其微博,张宏江和周鸿祎都先后转发了,前者说“什么时候我们有了这样的文化和机制,我们就会有真正一流的技术公司。”后者言“不把技术视为晋升的踏板,而是将之作为毕生的兴趣和追求,如果盛行的是这样一种文化,那么行业必发达,国家必强盛。”

但是,在国内这样的环境下,一面是在大城市奋斗的不易,一面是成家立业,没有什么自由精神可言,又有多少人在过了而立之年还能对编程、层出不穷的新技术保持激情?今天刚看到一句话“北京城越来越容易令人窒息。有人是因为梦想,有人是因为雾霾。”不禁陷入了几分钟的沉思。

一个好的 Geek 文化,不是一个人所能造就的。

不过,很赞同美国数学家 Richard Hamming 在《You and Your Research》中所表述的观点——当远见超出你的能力时,再去做管理。

对于这点,他说了一个故事:

一天,我到我的老板 Bode 那里,对他说:“为什么你要当这个部门的头呢?为什么你不去当一名大科学家呢?”他说:“Hamming, 我有远见,知道贝尔实验室的数学部分要怎样,如果要让这个”远见”得到共识,我就得当上部门的头。”

所以,程序员们,加油吧。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