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一种态度

人生如此多彩:生活、技术、工作、学习。

谁有权承认你的学历

徐小平,“中国职业生涯规划第一人”,新东方创始人之一,著名留学、签证、职业规划和人生发展咨询专家,现任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新东方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是新东方留学、签证与出国咨询事业的创始人。先后任北京大学艺术教研室教师、北京大学团委文化部长、北大艺术团艺术指导。1987年至1995年,在美国、加拿大留学、定居,并获加拿大萨斯卡彻温大学音乐学硕士学位。

我们再次转发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希望大家能明白:能够改变你命运的,只有你自己。不是国家,也不是国家发给你的那个承认的学历。怎样改变自己?学习!


一,  

不久前我在中央电视台二套特别节目“高考进行时”担任嘉宾,谈香港澳门大学来内地招生的问题。这是一个直播节目,一个学生观众用短信向我提问:  

“徐老师,国内承认不承认香港大学的学历?”  

我听了,内心有点恼火,为这个学生陈旧的思维恼火,但假装温柔体贴地说:你要谁承认?李嘉诚承认就够了!香港企业承认就够了!!人才市场承认就够了!!!  

谁有权利承认你的学历?谁有权利承认你的经历、资历、阅历以及人才市场看重的能力?  

不是国家、不是教育部、不是任何自称有权决定你生杀大权的人——只有人才市场,只有用人单位,以及作为人才市场主体、作为奋斗机器引擎的你自己。  

二, 

做完这个节目不几天,我就遇到一个与“国家承认”有关的学历问题。故事是这样的:  

一个30出头的单身女性通过朋友找到我,向我咨询绝望的人生问题。她在一家外企已经做到部门主管,一年收入12万人民币,不多,也不少;她的长相也挺好,不艳,也不差。  

但她的生活绝对痛苦,面孔扭曲抽搐,像是美尼尔氏患者。(这是一种什么病?我只是想到就写下来了,医生同志不要说我不医学)。  

她拉开要和我大谈三天三夜、掀起苦海海啸的架势。我打住她,问她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几分钟,我就发现,她的绝望是如此的令我绝望:  

她是北京某个走读大学的大专生。这是一个国家“不承认”的学历,工作十几年来,她的梦想、或者说她的噩梦,就是要得到一个国家“承认”的学历。在高龄30的时候,她为了得到一张国家承认的大专学历,居然注册了一个学校,要花3年时间读书,去实现这个梦想、或者说噩梦。  

透过这位未婚女性扭曲抽搐的面容,我看到她30岁青春本来应该有的花容月貌、性感妩媚。透过她那国家“不承认”的学历凄风苦雨,我看到了她在人生道路两侧曾经盛开的鲜花、依然晴朗的蓝天。  

国家“不承认”她的学历,但社会已经承认了她的存在,市场已经承认了她的价值,客户已经承认了她的可靠,青春已经成名了她的性感,12万人民币的年收入已经证明了她那“国家不承认的学历”也许纯度不高但毕竟熠熠闪光的含金量。  

写到这里,我发现了一个令我惊叹的发现:为什么“国家承认”和“社会承认”“市场承认”之间,居然存在这么大的矛盾?一个正常的国家和社会,存在这种人格分裂是否正常?  

看着她那绝对悲惨的病容残貌,我满怀深情地说:“国家承认不承认,已经无关紧要。你在职场上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你已经承认了你自己,你已经证明了你自己,你管它国家承认还是不承认呢!  

“改革开放二十多年,多少开始‘国家不承认’的东西,后来都获得了国家的承认。国家太大,许多事情滞后于社会发展。社会进步神速,许多标准要靠自己建立!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难靠国家承认,要创造个人的幸福,主要靠你我自己!  

“在高考中,权威也许就是招生办;在校园里,权威也许是老师和分数;但一旦踏入社会,一进入人才市场,权威就是你自己。我当然知道高等教育和文凭的重要性,但当命运只给了你一张如此这般的文凭之后,你如何根据自身现状挖掘自身独特优势、设置自身合理目标、追求并实现自身特定梦想,才是人生奋斗最有效的途径、通往成功最可靠的方法。  

“多少大专生,虽然拥有的文凭得到了国家‘承认’,但到处都得不到认可;多少本科生,虽然头顶的学士帽也闪烁着国家‘承认’,但毕业却找不到出路;多少‘好专业’学生,由于观念意识错误,找很难找一份好工作;多少‘好学校’的骄子骄女,由于素质能力薄弱,一生过不上一种有尊严的生活。这些人,可都是得到国家‘承认’的啊……  

“时代不同了,权威在更替。国家‘承认’,再也不是幸福保证书;国家‘不’承认,也不再是成功紫禁城。生命美丽然而有限,青春灿烂更加短暂。你不要再虚掷你的生命与青春,而应该从心灵深处摆脱‘国家不承认’的阴影,勇敢到人才市场去寻找你已经证明了的个人价值,大胆到国际教育资源中寻找提升你知识教养的机会……在人才市场上以及国际教育社区里,天网恢恢将你捆绑、铁屋无窗令你窒息的学历上的‘国家承认’,是如此的没有意义……”  

三,  

这篇文章写到一半,好像要上帝故意要证明我正确似的,昨天中午,一个活生生的印证我上述观点的悲惨故事,居然来到了我的身边。  

一个母亲,带着她留学“失败”的儿子,带着她自己无限的绝望,来向我求救。 

她的情况是:儿子出国两三年,没有好好读书,但在24岁时,终于得到当地一所大学的录取,并且进入的是这所大学最有名、最热门、就业率最高的酒店管理专业。这个酒店管理专业的合作伙伴,是瑞士一家酒店管理学校。  

他们没有告诉我这所瑞士酒店管理学校的名字,所以我也就无从对此进行评论。但从他们的陈述中,我只知道这么两个事实:  

1,这个大学的酒店管理专业,很热门,以至于这位母亲要求改专业时,院长感到很不理解! 

2,第二个事实是:这位母亲拒绝儿子就读这个儿子自己喜欢、而且市场很热门专业的理由,竟然是那所瑞士酒店管理学校得不到国家承认!  

母亲的拒绝,伤害了儿子的学习积极性,堵塞了儿子完全可以反败为胜的留学道路。也使我又看到了一个由于观念陈旧荒诞而造成前途自残的一个活生生案例。  

看着这位强悍而绝望的母亲、和那位英俊而灰溜的儿子,我默默无言,泪从中流。假如这个母亲在决定儿子是否就读这个旅游学院时,不是给政府机构打电话,而是给希尔顿酒店、喜来登酒店、凯悦、万豪、香格里拉询问一下那个瑞士酒店管理学校在业界的地位声誉,这个本来应该幸福的家庭,就会陷入对于毕业后幸福生活的憧憬之中,而不会陷入居然要找我求救的绝境之中。  

突然之间我看到,破坏家庭幸福的种种敌人,原来除了外遇、欺骗、暴戾、不孝、贫穷、疾病、死亡之外,还有一个敌人:供奉着“国家承认”的谎言,自己拒绝承认自己!  

四,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继续写下去,回忆一段我最珍惜的历史,从而完成这篇文章的使命。  

1999年,新东方实用英语学院一届学生毕业。这些学生,基本都是高中毕业没上大学,直接进入新东方读书的孩子。两年学习下来,他们除了一张新东方颁发的纸张,什么也没有。  

新东方文凭,甚至“新东方实用英语学院”这个名字——这是一个非正式的名字——当时和现在,国家都不“承认”。  

这个毕业典礼,当时新东方的所有主要领导都参加了,我也在那里。俞敏洪现场发表了一篇讲话,主题就是:权威就是你自己。国家承认不承认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自己是否承认自己,你自己是否能够得到市场的承认!  

当时现场的我,一边听俞敏洪讲话,对他的奇谈怪论感到热血澎湃,一边又有点怀疑skeptic:你是不是因为拿不出国家“承认”的文凭,所以才发表这篇讲话来忽悠你的学生?  

俞敏洪的学生,也是我的学生,所以,我一边替台下的学生高喊加油,一边又为台下的学生暗暗内疚。  

五六年过去了。这个班的学生,在没有任何国家“承认”文凭的情况下,很多人在自己人生中取得了傲人的成绩。他们中间,有人成为了新东方著名老师,有人成为了欧莱雅公司公关部白领,有人在法国使馆找到了工作,有人在新东方留校任教一段时间之后,出去成立了自己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办得很红火……  

我和他们中间一些人保持着联系,常常为他们的成功感到骄傲和迷惑——我常想,这些照理可能成为社会弃儿、抱怨命运、走投无路的青年人,为何能够获得如此成功?他们毕业后,新东方再也没有提供什么直接的帮助,没有文凭的他们,“凭”什么在社会上获得了种种令人信服的成功?我不止一次和俞敏洪、王强等人骄傲地谈起这些孩子,并思考和寻找导致这些孩子成功的“凭”据:  

他们“凭”什么?他们“凭”自己。凭他们的自信、凭执着、凭自强、凭自尊、凭勇于表达、凭勇于追求、凭着新东方给与他们的那点英语技能、加上新东方独有的综合素质,这些少男少女,获得了人生的成功!成为大学生就业难的时代,一个响亮的反讽! 

五,  

这篇文章,其实触及两个问题:第一是学历国家学历的问题。二是个人如何在现状下,努力寻找机遇的问题。学历国家控制,是我个人无法改变也不想评论的问题,我只想告诉我的学生和读者一个简单的真理:  

萧瑟的秋天已经过去了,繁华的夏天已经来临……国家“承认”决定个人命运的日子已经(或正在)过去了,自己承认自己并创造人生幸福的时代,其实早已来临!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转载空间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学历还是个问题

accp4uzhaojing accp4uzhaojing

2010-04-14 17:51:00

阅读数:363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