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很久没有写日志了,总想说点什么,可又欲言又止。

    
    又是很久没有写日志了,总想说点什么,可又欲言又止。

    心里一直有口气,憋得慌。被火烧伤已经是很不幸的事情了,可偏偏在这脊骨眼上,碰到一个没有医德的医生,这让本不幸的我更加不幸。在住院那段期间,我们一直是听从医生的。从未想过有什么不妥,把医生当神一样的看待,只因他可以救我,家人也是,只要医生说什么他们都会遵从。烧伤科有位病友比我还严重,却比我花更少的钱,更早的出院,只因不是同一个医生。当妈妈得知后,曾跟院方提过要换医生,可是被烧伤科主任给否决了,说什么医生都一样的,结果就继续让那医生给救治了。

    出院后的我,在家左思右想,心里堵的慌。我在想,是什么病菌,要把我的手皮都刮掉?在医院的时候,都没人跟我说过,如果不刮皮,这双手臂要截肢。截肢?开玩笑吗?只是普通的煤气烧伤,至于吗?双腿没刮皮,现在都好好的,毛孔早就长出来了,就因为刮皮,双手都看不见毛孔,还因为植皮带来的很多疤痕增生,拉扯的挺痛苦挺难受的。医生的技术,很值得怀疑。还有为什么植皮的地方都很一致,是不是人为故意造成的?故意在那个地方用力刮一下,使得无法生长,只好植皮?刮皮就刮皮吧!可为什么医生明明知道,可以用药物使粘在皮肤上面的猪皮腐化,为什么要从我的皮肤上面硬拉下来呢?左手整双手臂的猪皮都被拉下来后,把我痛的也快不行了,医生说右手的猪皮下次拿下来,而我要求一次性拿下来,我的想法是痛一次是痛,为什么要受两次煎熬呢?可医生怕我休克,说什么给我右手敷药,下次猪皮就会自己腐化。我的天呐!经历这次后,心里就开始犯嘀咕。医生明明知道可以用药物腐化,为什么还要硬生生的拉扯下来,难道他不觉得血腥和残忍吗?就因为那次的拉扯,左手臂明显要比右手臂植皮的地方多,左手臂被疤痕捆绑起来了,明显活动不自如。时至今日,我的左手都无法端碗吃饭,每次都是把碗放桌上吃的。我想,最严重的应该是面部,因为当时我的面部正对煤气罩啊!不敢下手吗?怕出事吗?现在的医生的医生都是看人打发的吧!隔壁床的,和我同一个医生,医生总说他们家很困难,他们挂的点滴总是少之又少,而我却是一堆药水。可又有谁知道,我们的钱都是借来的呢?如果没钱,我就在那等死还是怎么的?越发让人心寒。我有太多的疑问,谁来给我解答? 

    如果不刮皮,现在的我也不会是这般模样。很想弄清楚,到底谁之过,谁该为我负责,谁来给我解释? 

    我一定要弄清楚,我一定要,我一定要……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为了钱吗?今天有个网友说,去医院把那些都拷贝到u盘,这个办法我怎么没想到呢?我一定要找出对自己有利的证据,让院方给我一个说法,我不能白白被他们坑了,要让那医生得到惩罚。

    每天的每天,都很煎熬。对那医生,我也是恨之入骨。怎么会有这样的医生?恨死了。太没医德了,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杀了他的心都有,现在只能走法律程序,可是对于法律一窍不通,无从下手。我该怎么办?

    有时候,真的想,吃了亏就算了,不想那么麻烦,也不知道自己的胜算有多少。可是很不甘心啊!心,怎么那么累啊!一定一定要为自己讨个说法,不能那么对不起自己!老天啊!你就帮帮我吧!可怜可怜我吧!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