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greSQL 优化器入门

课程亮点

  • 数据库内核专家通俗解读 PgSQL 优化器
  • 无需阅读分析 PgSQL 源码即可快速掌握
  • 优化器经典实现/数据库从业人员核心技能

专家推荐

“这门课从 SQL 示例入手,深入浅出地介绍了 PostgreSQL 优化器技术内幕,让读者能够快速熟悉 PostgreSQL 优化器,对 SQL 优化有非常好的指导作用,值得推荐!”

——谭峰,网名 francs,《PostgreSQL 实战》作者之一,《PostgreSQL 9 Administration Cookbook(第2版)》译者之一

“我相信这一课程能够为对数据库优化器有兴趣却又对其复杂性望而却步的读者指点迷津。”

——林文,Pivotal 资深开发工程师

“国内研究数据库优化器这一领域的人很少,希望本课程能带领广大读者进入这个广阔而精彩的世界。”

——李茂增,华为高斯数据库 SQL 优化专家

“本课程内容用诙谐幽默的语言,将晦涩难懂的数据库查询优化器娓娓道来,是 PostgreSQL 及其他数据库从业者值得一读的好书!”

——张文升,PostgreSQL 社区核心成员,《PostgreSQL 实战》作者

课程背景

作为数据库的从业者,如果对优化器不够了解,便如同猛虎没有了利爪,苍鹰没有了翅膀,在使用数据库的过程中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PostgreSQL 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开源关系数据库,而 PgSQL 优化器被广泛认为教科书级实现。

本课程从数据库一线开发人员的角度出发,通过实打实的案例,结合外在的系统表信息、参数信息、执行计划信息反向把 PgSQL 查询优化器的原理深入浅出、透彻地讲解明白。

作者介绍

张树杰,Pivotal 资深开发工程师、数据库内核专家。目前从事 Greenplum 数据库的内核开发工作。拥有超过 13 年的 IT 从业经验,多年从事国产数据库内核开发工作,对数据库内核各个方面均有涉猎,近些年尤其专注于研究对分布式数据库的查询优化、查询执行的改进工作。著有《PostgreSQL 技术内幕:查询优化深度探索》一书。

课程大纲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适宜人群

  • 数据库开发从业人员与学生
  • 数据库优化器研究爱好者
  • 数据库内核研发人员

课程内容

开篇词:翻过数据库优化器这座山峰

大家好,我是张树杰,是一名数据库内核开发者。我在 2018 年 6 月出版了《PostgreSQL 技术内幕:查询优化深度探索》一书,这本书对 PostgreSQL 优化器的源代码进行了详尽的分析,但也有一些朋友向我抱怨:“你只顾自己源码分析得 High,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是的,除了 PostgreSQL 的内核开发者,广阔天地间还有更多 PostgreSQL 的使用者以及其他数据库使用者。如果我们切换一个角度,从使用者的角度出发,是否能够把 PostgreSQL 的优化器解释清楚呢?于是我写了这个课程,相信跟随这个课程,大家可以翻过数据库优化器这座山峰。

课程背景

PostgreSQL 号称世界上最先进的开源关系数据库,它的优化器虽然比不上商业数据库的优化器那样复杂,但对于大部分用户来说,已经比较晦涩难懂。如果搞一个投票来评选数据库中最难以理解的模块,那么非优化器莫属。在使用 PostgreSQL 数据库的过程中,你可能会遇到下面这些问题:

  • 在你遇到一个比较糟糕的执行计划时,你是否有能力对其进行改造?
  • 当你遭遇一个莫名的慢查询时,你是否能够通过优化实现方法提升性能?
  • 当你创建的索引不为优化器所用时,你是否清楚地知道优化器的选择习性?
  • 你是否想通过等价改写一个 SQL 语句来改变执行计划,那等价改写 SQL 语句是否隐藏着某些规则?

优化器是数据库的大脑。作为数据库的从业者,你是否想知道数据库的大脑在思考些什么?反之,如果对优化器不够了解,便如同猛虎没有了利爪、苍鹰没有了翅膀,在使用数据库的过程中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今天我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拿出愚公移山的精神,把优化器的知识消化掉。

针对数据库从业人员的不同,我想对优化器的理解大致可以分成以下 3 个层次。

  • 层次一:粗浅了解,比如知道优化器分为逻辑优化和物理优化,了解一些逻辑优化的方法,知道执行计划的来源,能看懂优化器产生的执行计划。
  • 层次二:详细了解,在粗浅了解的基础上,能够根据自己对优化器的了解,调整出优化器“喜爱”的 SQL 语句,并且对于产生的执行计划的优劣一目了然,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
  • 层次三:深度了解,需要对优化器的每个细节有清楚的认知,在我们写出一个 SQL 语句之后,可以庖丁解牛式地在脑海中浮现出语句在优化器中的优化过程,清楚地知道每个细节的实现过程。

要想达到第一个层次只需要阅读一些基础理论即可,这种了解对于实际应用的意义不大;而要想达到第三个层次则需要细致地解读 PostgreSQL 优化器的源代码,这个过程又过于“艰辛”。因此,本课程的目标是使大家达到第二个层次:不分析数据库内核的源代码,从数据库使用者的角度出发,结合外在的系统表信息、参数信息、执行计划信息反向把 PostgreSQL 查询优化器的原理讲清楚。

课程框架

本课程内容划分为 5 大部分,共计 25 篇,覆盖了 PostgreSQL 优化器的所有重要知识点。我们通过介绍各种系统表信息、参数信息、执行计划信息,从而引出这些信息背后的优化器理论。

导读部分

万丈高楼平地起,这部分内容主要介绍了查询优化的一些基本概念。通过小明、大明和牛二哥对话的方式,将查询优化器的基础理论、基本流程、优化规则融入其中。对优化器不甚了解的同学能够快速进入第一个层次,从而为后面的学习打好基础。

第一部分(第 01 ~ 03 课):准备工作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想知道优化器怎么优化,就需要知道在优化之前,我们给优化器提供了什么。于是,第 01 课通过一个 SQL 示例来分析这个 SQL 语句的执行流程,从而能让读者清楚地知道 SQL 语句的执行过程。另外,查看 SQL 语句的执行计划是数据库从业人员必备的技能之一,我们不但对执行计划的查看进行了说明,还对执行计划背后隐藏的理论进行了说明。这些在第 02 课和第 03 课进行了说明,有了这些知识,就可以很方便地对优化器进行解读了。

第二部分(第 04 ~ 11 课):逻辑优化部分

逻辑优化也叫基于规则的优化,它主要优化的方式是检查查询树。如果查询树满足既定的优化规则,那么就按照规则对查询树进行改造。PostgreSQL 的优化规则虽然比较多,但是比较重要的有以下规则:子查询提升、表达式预处理、外连接消除、谓词下推、连接顺序交换和等价类推理等。我们在这一部分对这些规则进行了统一的说明。

第三部分(第 12 ~ 18 课):物理优化部分

物理优化中最重要的就是代价计算的部分。为了更好地加深理解代价,我们先是解读了统计信息的内容,根据统计信息可以计算查询数据的选择率,而统计信息和选择率是代价计算的基石。有了这些信息之后,我们尝试对扫描路径、连接路径、Non-SPJ 路径进行代价计算,这样就能让读者了解代价计算的具体过程了。在代价计算之后,我们对路径的搜索算法——动态规划方法和遗传算法进行了说明。

第四部分(第 19 ~ 22 课):查询执行的部分

执行计划在生成之后到底是如何执行的?这部分我们列举了一部分执行算子的执行过程中的关键点,这些关键点或者是优化措施,或者是实现的细节。理解这些执行算子的执行过程,有助于去理解执行算子的代价计算的流程。对于 Greenplum 数据库中的分布式执行计划,我们也尝试作出了说明。

课程特色

优化器是数据库从业人员必须熟练掌握的内容,而目前单独针对优化器的课程少之又少。在通常情况下,它可能在一本书中只能占到一个很小的章节,这些只能让读者对优化器有一个粗浅的了解。另外,如《PostgreSQL 技术内幕:查询优化深度探索》这样专业剖析 PostgreSQL 优化器源代码的书,对于数据库的“使用者”而言又过于繁琐了。因此本课程致力于不分析 PostgreSQL 的源代码,从一个 SQL 语句的执行开始,逐步分析优化器中涉及的各种优化原则。从参数、系统表、执行计划开始说明,逐步由表及里、由外及内,把 PostgreSQL 优化器背后隐藏的优化思想一一列举出来,最终做到深入浅出解读 PostgreSQL 优化器。

课程寄语

本课程的写作目的是让数据库从业人员对数据库的优化器有一个比较详尽的了解。我希望大家在学习的过程中不但能掌握优化器中的各种优化规则,更能举一反三,在工作中,结合自己学到的优化器知识轻松应对各种优化问题。最后祝大家学习愉快,轻松翻过优化器这座山峰!

点击了解更多《PostgreSQL 优化器入门》

导读:逻辑优化篇

这部分课程致力于让读者达到对数据库优化器理解的第二个层次:详细了解

愿上层楼骋远目,勿在浮沙筑高台,在开始学习第二个层次的内容之前,让我们先来复习一下第一个层次的内容。为了使对优化器分析的过程更为形象生动,接下来我们跟着小明、大明和牛二哥一起来探讨一下 PostgreSQL 查询优化器的一些基础知识。对这块内容已经了如指掌的朋友可以跳过导读,直接开始后面内容的学习。

查询优化器的基本原理

小明与大明

小明考上了北清大学的计算机研究生,今年学校开了数据库原理课。小明对查询优化的内容不是很理解,虽然已经使出了洪荒之力,仍觉得部分原理有些晦涩难懂,于是打算问一下自己的哥哥大明。

大明是一位资深的数据库内核开发老码农,对 Greenplum/HAWQ 数据库有多年的内核开发经验,眼镜片上的圈圈像年轮一样见证着大明十多年的从业经历。知道小明要来问问题,大明有点紧张,虽然自己做数据库内核好多年了,但是对优化器研究不甚深入,如果被小明这样的小菜鸟问倒就尴尬了。于是大明只好临时抱佛脚,拿出了好多年不看的《数据库系统实现》啃了起来。

小明的问题

小明的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数据库要进行查询优化?”

大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慢条斯理地说:“不止是数据库要进行优化,基本上所有的编程语言在编译的时候都要优化。比如,你在编译 C 语言的时候,可以通过编译选项 -o 来指定进行哪个级别的优化,只是查询数据库的查询优化和 C 语言的优化还有些区别。”

“有哪些区别呢?” 大明停顿了一下,凝视着小明,仿佛期望小明能给出答案,或是给小明腾挪出足够思考的空间。三、五秒之后,大明自答道:“C 语言是过程化语言,已经指定好了需要执行的每一个步骤;但 SQL 是描述性语言,只指定了 WHAT,而没有指定 HOW。这样它的优化空间就大了,你说是不是?”

小明点了点头说:“对,也就是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它比过程语言的选择更多,是不是这样?” 大明笑道:“孺子可教也。虽然我们知道它的优化空间大,但具体如何优化呢?”

说着大明将身子向沙发一靠,翘上二郎腿继续说:“通常来说分成两个层面,一个是基于规则的优化,另一个是基于代价的优化。基于规则的优化也可以叫逻辑优化(或者规则优化),基于代价的优化也可以叫物理优化(或者代价优化)。”

小明的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区分呢?优化就优化嘛,何必还分什么规则和代价呢?”

“分层不分层不是重点,有些优化器层次分得清楚些,有些优化器层次分得就不那么清楚,都只是优化手段而已。”大明感到有点心虚,再这么问下去恐怕要被问住,于是试图引开话题:“我们继续说说 SQL 语言吧,我们说它是一种介于关系演算和关系代数之间的语言,关系演算和关系代数你看过吧?”

小明想了想,好像上课时老师说过关系代数,但没有说关系演算,于是说:“接触过一点,但不是特别明白。”大明得意地说:“关系演算是纯描述性的语言,而关系代数呢,则包含了一些基本的关系操作,SQL 主要借鉴的是关系演算,也包含了关系代数的一部分特点。”

大明看小明有点懵,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上课的时候老师有没有说过关系代数的基本操作?”小明想了一下说:“好像说了,有投影、选择、连接、并集、差集这几个。”大明点点头说:“对,还有一个叫重命名的,一共 6 个基本操作。另外,结合实际应用在这些基本操作之上又扩展出了外连接、半连接、聚集操作、分组操作等。”

大明继续说道:“SQL 语句虽然是描述性的,但是我们可以把它转化成一个关系代数表达式。而关系代数中呢,又有一些等价的规则,这样我们就能结合这些等价规则对关系代数表达式进行等价的转换。”

小明的第三个问题:“进行等价转换的目的是找到性能更好的代数表达式吧?”

“对,就是这样。”大明投去赞许的目光。

那么如何确定等价变换之后的表达式就能变得比之前性能更好呢?或者说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等价变换,而不是使用原来的表达式呢?”

大明愣了一下,仿佛没有想到小明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但是基于自己多年的忽悠经验,他定了定神,回答道:“这既有经验的成分,也有量化的考虑。例如,将选择操作下推,就能优先过滤数据,那么表达式的上层计算结点就能降低计算量,因此很容易可以知道是能降低代价的。再例如,我们通常会对相关的子查询进行提升,这是因为如果不提升这种子查询,那么它执行的时候就会产生一个嵌套循环。这种嵌套循环的执行代价是 O(N^2),这种复杂度已经是最坏的情况了,提升上来至少不会比它差,因此提升上来是有价值的。”大明心里对自己的临危不乱暗暗点了个赞。

大明看小明没有提问,继续说道:“这些基于关系代数等价规则做等价变换的优化,就是基于规则的优化。当然数据库本身也会结合实际的经验,产生一些优化规则,比如外连接消除,因为外连接优化起来不太方便,如果能把它消除掉,我们就有了更大的优化空间,这些统统都是基于规则的优化。同时这些都是建立在逻辑操作符上的优化,这也是为什么基于规则的优化也叫做逻辑优化。”

小明想了想,自己好像对逻辑操作符不太理解,连忙问第四个问题:“逻辑操作符是啥?既然有物理优化,难道还有物理操作符吗?”

大明伸了个懒腰继续说:“比如说吧,你在 SQL 语句里写上了两个表要做一个左外连接,那么数据库怎么来做这个左外连接呢?”

小明一头雾水地摇摇头,向大明投出了期待的眼神。

大明继续说道:“数据库说‘我也不知道啊,你说的左外连接意思我懂,但我也不知道怎么实现啊?你需要告诉我实现方法啊’。因此优化器还承担了一个任务,就是告诉执行器,怎么来实现一个左外连接。”

数据库有哪些方法来实现一个左外连接呢?它可以用嵌套循环连接、哈希连接、归并连接等。注意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你看内连接、外连接是连接操作,嵌套循环连接、归并连接等也叫连接,但内连接、外连接这些就是逻辑操作符,而嵌套循环连接、归并连接这些就是物理操作符。因此,你说对了,物理优化就是建立在物理操作符上的优化。”

大明:“从北京去上海,你说你怎么去?”

小明:“坐高铁啊,又快又方便。”

大明:“坐高铁先去广州再倒车到上海行不?”

小明:“有点扎心了,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大明:“为什么?”

小明:“很明显,我有直达的高铁,既省时间又省钱,先去广州再倒车?我脑子瓦特了?!”

大明笑了笑说:“不知不觉之间,你的大脑就建立了一个代价模型,那就是性价比。优化器作为数据库的大脑,也需要建立代价模型,对物理操作符计算代价,然后筛选出最优的物理操作符来。因此,基于代价的优化是建立在物理操作符上的优化,所以也叫物理优化。”

小明似乎懂了:“公司派我去上海出差就是一个逻辑操作符,它和我们写一个 SQL 语句要求数据库对两个表做左外连接类似;而去上海的实际路径有很多种,这些就像是物理操作符,我们对这些实际的物理路径计算代价之后,就可以选出来最好的路径了。”

大明掏出手机,分别打开了两个不同的地图 App,输入了北京到上海的信息,然后拿给小明看。小明发现两个 App 给出的最优路径是不一样的。小明若有所思地说:“看来代价模型很重要,代价模型是不是准确决定了最优路径选择得是否准确?”

大明一拍大腿,笑着说:“太对了,所以我作为一个数据库内核的资深开发人员,需要不断地调整优化器的代价模型,以期望获得一个相对稳定的代价模型,不过仍然是任重道远啊。”

关于语法树

听了大明对查询优化器基本原理的讲解,小明在学校的数据库原理课堂上顺风顺水,每天吃饭睡觉打豆豆,日子过得非常悠哉。不过眼看就到了数据库原理实践课,老师给出的题目是分析一个数据库的某一模块的实现。小明千挑万选,终于选定了要分析 PostgreSQL 数据库的查询优化器的实现,据说 PostgreSQL 数据库的查询优化器层(相)次(当)清(复)晰(杂),具有教科书级的示范作用。

可是当小明下载了 PostgreSQL 数据库的源代码,顿时就懵圈了,虽然平时理论说得天花乱坠,但到了实践的时候却发现,理论和实际对应不上。小明深深陷入代码细节中不可自拔,查阅了好多资料,结果是读破书万卷,下笔如有锤,一点进展都没有。于是小明又想到了与 PostgreSQL 有着不解之缘的大明,想必他一定能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于是小明蹬着自己的宝马向大明驶去。

大明看着大汗淋漓找上门的小明,意味深长地说:“PostgreSQL 的查询优化器功能比较多,恐怕一次说不完,我们分成几次来说清楚吧。”

小明说:“的确是,我在看查询优化器代码的时候觉得无从下手。虽然一些理论学过了,但不知道代码和理论如何对应,而且还有一些优化规则好像我们讲数据库原理的时候没有涉及,毕竟理论和实践之间还是有一些差距。”

PostgreSQL 查询执行的基本流程

大明打开电脑,调出 PostgreSQL 的代码说:“我们先来看一下 PostgreSQL 一个查询执行的基本流程。”然后调出了一张图。

7740d080-cdf8-11e8-9819-c5f6b437e972

“这张图是我自己画的,这种图已经成了优化器培训开篇的必备图了,我们有必要借助这张图来看一下 PostgreSQL 源码的大体结构,了解查询优化器所处的位置。”

大明一边指点着电脑屏幕,一边继续说:“我们要执行一条 SQL 语句,首先会进行词法分析,也就是说把 SQL 语句做一个分割,分成很多小段段……”小明连忙说:“我们在学编译原理的时候老师说了,分成的小段段可以是关键字、标识符、常量、运算符和边界符,是不是分词之后就会给这些小段段赋予这些语义?”

“对的!看来你对《编译原理》的第 1 章很熟悉嘛。”大明笑着说。

“当然,我最擅长写 Hello World。”

“好吧,Let’s 继续,PostgreSQL 的分词是在 scan.l 文件中完成的。它可能分得更细致一些,比如常量它就分成了 SCONST、FCONST、ICONST 等,不过基本的原理是一样的。进行分词并且给每个单词以语义之后,就可以去匹配 gram.y 里的语法规则了。gram.y 文件里定义了所有的 SQL 语言的语法规则,我们的查询经过匹配之后,最终形成了一颗语法树。”

“语法树?我还听过什么查询树、计划树,这些树要怎么区分呢?”

“一个查询语句在不同的阶段,生成的树是不同的,这些树的顺序应该是先生成语法树,然后得到查询树,最终得到计划树,计划树就是我们说的执行计划。”

“那为什么要做这些转换呢?”小明不解地问。

“我们通过词法分析、语法分析获得了语法树,但这时的语法树还和 SQL 语句有很紧密的关系。比如我们在语法树中保存的还是一个表的名字,一个列的名字,但实际上在 PostgreSQL 数据库中,有很多系统表,比如 PG_CLASS 用来将表保存成数据库的内部结构。当我们创建一个表的时候,会在 PG_CLASS、PG_ATTRIBUTE 等系统表里增加新的元数据,我们要用这些元数据的信息取代语法树中表的名字、列的名字等。”

小明想了想,说:“这个取代的过程就是语义分析?这样就把语法树转换成了查询树,而查询树是使用元数据来描述的,所以我们在数据库内核中使用它就更方便了?”

看着小明迷离的眼神,大明继续说:“我们可以把查询树认为是一个关系代数表达式。”

小明定了定神,问道:“关系代数表达式?上次我问你查询优化原理的时候你是不是说基于规则的优化就是使用关系代数的等价规则对关系代数表达式进行等价的变换,所以查询优化器的工作就是用这个查询树做等价变换?”

“恭喜你,答对了。”大明暗暗赞许小明的理解能力和记忆力,继续说:“查询树就是查询优化器的输入,经过逻辑优化和物理优化,最终产生一颗最优的计划树,而我们要做的就是看看查询优化器是如何产生这棵最优的计划树的。”

逻辑优化示例

午饭过后,大明惬意地抽起了中华烟,小明看着他好奇地问:“咱爷爷抽的是在农村种的烟叶,自给自足还省钱,你也干脆回农村种烟叶吧。你这中华烟和农村的自己卷的烟叶,能有什么区别?”

大明看电视剧正看得起劲,心不在焉地说:“自己种的烟叶直接用报纸卷了抽,没有过滤嘴,会吸入有害颗粒物,而且烟叶的味道也不如现在改进的香烟。”说到这里大明好像想到了什么,继续说:“这就像是查询优化器的逻辑优化,查询树输入之后,需要进行持续的改进。无论是自己用报纸卷的烟,还是在超市买的成品烟,都是香烟,但是通过改进之后,香烟的毒害作用更低、香型更丰富了。逻辑优化也是这个道理,通过改进查询树,能够得到一个更‘好’的查询树。”

“那逻辑优化是如何在已有的查询树上增加香型的呢?”

大明继续说:“我总结,PostgreSQL 在逻辑优化阶段有这么几个重要的优化——子查询 & 子连接提升、表达式预处理、外连接消除、谓词下推、连接顺序交换、等价类推理。”大明又抽了一口烟,接着说:“从代码逻辑上来看,我们还可以把子查询 & 子连接提升、表达式预处理、外连接消除叫做逻辑重写优化,因为他们主要是对查询树进行改造。而后面的谓词下推、连接顺序交换、等价类推理则可以称为逻辑分解优化,他们已经把查询树蹂躏得不成样子了,已经到了看香烟不是香烟的地步了。”

“可是我们的数据库原理课上并没有说有逻辑重写优化和逻辑分解优化啊。”

“嗯,是的,这是我根据 PostgreSQL 源代码的特征自己总结的,不过它能比较形象地将现有的逻辑优化区分开来,这样就能更好地对逻辑优化进行提炼、总结、分析。”大明想了一下觉得如果把所有的逻辑优化规则都说完有点多,于是对小明说:“我们就从中挑选一两个详细说明吧,我们就借用关系代数表达式来说一下谓词下推和等价类推理吧。”

小明想了想说:“选择下推和等价类是逻辑分解优化中的内容了,可是逻辑重写优化里还有子查询提升、表达式预处理、外连接消除这些大块头你还没有给我讲解过呀。”

大明说:“这些先留给你自己去理解,如果理解不了再来找我吧。逻辑优化的规则实际上还是比较多的,但可以逐个击破,也就是他们之间通常而言并没有多大的关联,我们不打算在这上面纠缠太多时间,我相信以你自己的能力把他们搞定是没有问题的。” (注意:课程中会对这些内容做介绍。)

“选择下推是为了尽早地过滤数据,这样就能在上层结点降低计算量,是吧?”

“是的。”大明点了点头,“还是通过一个关系代数的示例来说明一下吧,顺便我们把等价类推理也说一说。比如说我们想要获得编号为 5 的老师承担的所有课程名字,我们可以给出它的关系代数表达式。”说着在电脑上敲了一个关系代数表达式:

Πcname,tname (σTEACHER.tno=5∧TEACHER.tno=COURSE.tno (TEACHER×COURSE))

“小明,你看这个关系代数表达式怎么下推选择操作?”

小明看着关系代数表达式思考了一会,说:“我看这个 TEACHER.tno = 5 比较可疑。你看这个关系代数表达式,先做了 TEACHER×COURSE,也就是先做了卡氏积,我要是把 TEACHER.tno = 5 放到 TEACHER 上先把一些数据过滤掉,岂不是……完美!”说着小明也在电脑上敲出了把 TEACHER.tno = 5 下推之后的关系代数表达式。

Πcname,tname (TEACHER.tno=COURSE.tno (σTEACHER.tno=5(TEACHER)×COURSE))

大明说:“对,你这样下推下来的确能降低计算量,这应用的是关系代数表达式中的分配率 σF(A × B) == σF1(A) × σF2(B),那你看看,既然下推这么好,是不是投影也能下推?”小明看了一下,关系代数表达式中值需要对 cname 进行投影,顿时想到了,COURSE 表虽然有很多个列,但是我们只需要使用 cname 就够了嘛,于是小明在电脑上敲了投影下推的关系代数表达式。

Πcname,tname (σTEACHER.tno=COURSE.tno (Πcname(σTEACHER.tno=5(TEACHER))×Πcname(COURSE))

大明拍了小明的头一下说:“笨蛋,你这样下推投影,TEACHER.tno=COURSE.tno 还有办法做吗?”小明顿时领悟了,如果只在 COURSE 上对 cname 做投影是不行的,上层结点所有的表达式都需要考虑到,于是修改了表达式:

Πcname,tname (σTEACHER.tno=COURSE.tno (Πtname,tno(σTEACHER.tno=5(TEACHER))×Πcname,tno(COURSE)))

“这还差不多。”大明笑着说:“这是使用的投影的串接率,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系代数等价规则,目前我们对这个表达式的优化主要是使用了选择下推和投影下推,如果用 SQL 语句来表示,就像这样。”大明在电脑的记事本上快速打出了两个 SQL 语句:

SELECT sname FROM TEACHER t, COURSE c WHERE t.tno = 5 AND t.tno = c.tno;SELECT sname FROM (SELECT * FROM TEACHER WHERE tno = 5) tt, (SELECT cname, tno FROM COURSE) cc WHERE tt.tno = cc.tno;

“你看这两个语句,就是谓词下推和投影下推前后的对照语句。在做卡氏积之前,先做了过滤,这样笛卡尔积的计算量会变小。”

小明仔细观察代数表达式和这两个 SQL 语句,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关系代数表达式中有 TEACHER.tno = 5 和 TEACHER.tno = COURSE.tno 这样两个约束条件,这是不是意味着 COURSE.tno 也应该等于 5 呢?小明试着在电脑上写了一个 SQL 语句:

SELECT sname FROM (SELECT * FROM TEACHER WHERE tno = 5) tt, (SELECT cname, tno FROM COURSE WHERE tno=5) cc WHERE tt.tno = cc.tno;

然后小明说:“你看,由于有 TEACHER.tno = 5 和 TEACHER.tno = COURSE.tno 两个约束条件,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理出一个 COURSE.tno = 5 的新约束条件来呢?这样还可以把这个条件下推到 COURSE 表上,也能降低笛卡尔积的计算量。”

大明说:“是的,这就是等价推理。PostgreSQL 在查询优化的过程中,会将约束条件中等价的部分都记录到等价类中,这样就能根据等价类生成新的约束条件。比如示例的语句中就会产生一个等价类 {TEACHER.tno, COURSE.tno, 5},这是一个含有常量的等价类,是查询优化器比较喜欢的等价类,这种等价类可以得到列属性和常量组合成的约束条件,通常都是能下推的。”

小明心里很高兴,自己通过仔细观察,得到了等价类的优化,感觉有了学习的动力,心里美滋滋的,然后问大明:“那上面的 SQL 语句还有什么可优化的吗?”

大明观察了一下这个语句说:“我们已经在 TEACHER 表上进行了 TEACHER.tno = 5 的过滤,在 COURSE 表上也做了 COURSE.tno = 5 的过滤,这就说明在做笛卡尔积时,实际上已确定了 TEACHER.tno = COURSE.tno = 5。也就是说 TEACHER.tno = COURSE.tno 这个约束条件已经隐含成立了,也就没什么用了,我们可以把它去掉,最终形成一个这样的 SQL 语句。”大明敲下了最终的语句:

SELECT sname FROM (SELECT * FROM TEACHER WHERE tno = 5) tt, (SELECT cname, tno FROM COURSE WHERE tno=5) cc;

同时也敲出了这个语句对应的关系代数表达式:

Πcname,tname (Πtname, tno(σTEACHER.tno=5(TEACHER))× Πcname, tno(σCOURSE.tno=5(COURSE)))

大明说:“经过选择下推、投影下推和等价类推理,我们对这个 SQL 语句或者说关系代数表达式进行了优化,最终降低了计算量。”

小明感觉对谓词下推已经理解了:“看上去也不复杂嘛,我发现了可以下推的选择我就下推,完全没有问题啊。”大明笑着说:“甚矣,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我们现在看的这个例子,只不过是最简单的一种情况啊,你就这样大言不惭,你的人生字典里还有羞耻二字吗?”

小明愤愤地说:“我的人生没有字典……”

大明问道:“我们这个例子有一个问题,它是内连接,因此我们可以肆意妄为地将选择下推下来,可以没羞没臊地做等价类推理。但如果是外连接,还能这么做吗?”

小明顿时陷入了苦苦的沉思。

点击了解更多《PostgreSQL 优化器入门》

导读:物理优化篇

通过大明和小明的对话,相信读者朋友对逻辑优化的部分已经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逻辑优化也叫基于规则的优化,这种优化方式比较呆板、不够灵活,就是按照定义好的规则硬性地进行等价变换,于是就催生了新的优化方法——物理优化,物理优化又叫基于代价的优化,今天我们再次跟着小明、大明和牛二哥一起来探讨一下 PostgreSQL 优化器是怎么计算路径代价的,又是怎么筛选路径的。对这些内容已经了如指掌的朋友可以跳过这个导读,直接开始后面的内容学习。

统计信息和选择率

“咚咚咚……”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大明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同事牛二哥,牛二哥是专门从事数据库查询优化开发的码农,也有十几年从业经验了。大明感到非常 Happy,因为这两天给小明讲查询优化器讲得有些吃力,今天牛二哥来了正好可以帮上忙:“牛二同志,我弟弟小明最近学校要做数据库原理实践,总来问我优化器的问题,可我对优化器也是一知半解,这下你来了可以帮帮忙不?”

牛二哥痛快地说:“这难不倒我,随时都可以讲。”

小明对牛二哥早有耳闻,接到大明电话后速速赶到,见面不久便吐起了苦水:“我最近正在查看基于代价的优化,感觉付出了很多代价,但收获甚微,期望今天能得到牛二哥的指导。”

牛二哥说:“说到代价,我觉得有个东西是绕不过去的,就是统计信息和选择率。PostgreSQL 的物理优化需要计算各种物理路径的代价,而代价估算的过程严重依赖于数据库的统计信息。统计信息是否能准确地描述表中的数据分布情况是决定代价准确性的重要条件之一。”

小明说:“大明和我说过,数据库有很多物理路径,这些物理路径也叫物理算子。和逻辑算子不同,物理算子是查询执行器的执行方法,我们只需要计算物理算子每个步骤的代价,汇总起来就是路径的代价了,那要统计信息有什么用呢?”

牛二哥说:“是的,我们就是要计算一个物理算子的代价,但是物理算子的计算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说着他从旁边的书桌上拿来纸和笔,写了两个 SQL 语句。

SELECT A+B FROM TEST_A WHERE A > 1;SELECT A+B FROM TEST_A WHERE A > 100000000;

然后说:“你看,这两个语句可以用同样的物理算子来完成,但是它们的计算量一样吗?”

小明心想:A > 1 和 A > 1000000000 都是过滤条件,经过过滤之后,它们产生的数据量就不同了,这样投影中的 A + B 的计算次数就不同了,所以它们的代价应该是不同的,那它和统计信息有什么关系呢?小明灵光一闪,马上说:“我知道了,我在计算物理算子的代价的时候,要知道 A > 1 之后还剩下多少数据或者 A > 1000000000 之后还剩下多少数据,如果我们提前对表上的数据内容做了统计,剩下多少数据就不难计算了,所以必须要有统计信息。”

牛二哥点了点头说:“嗯,通过统计信息,代价估算系统就可以了解一个表有多少行数据、用了多少个数据页面、某个值出现的频率等,然后就能根据这些信息计算出一个约束条件能过滤掉多少数据,这种约束条件过滤出的数据占总数据量的比例称为选择率。”

统计信息是什么形式

小明追问道:“那么统计信息是什么形式的呢?”

牛二哥挠挠头说:“这个还真是有点麻烦,我们说常用的统计信息的形式就是 distinct 率、NULL 值率、高频值、直方图、相关系数这些,它们分别有不同的作用。比如说 distinct 率,你可以获知某一列有多少个独立值,这种信息对于像性别这种列就显得特别有用。NULL 值率呢,在统计的过程中,NULL 值是不好处理的,因此把它独立出来,形成 NULL 值率,这样在高频值、直方图这些形式中就不用考虑 NULL 值的情况了。高频值属于奇异值,顾名思义,就是出现得比较多的一些列值。去掉了 NULL 值,再去掉高频值,剩下的值可以用来做一个等频的直方图。”

大明看小明有点跟不上,过来说:“统计信息嘛,主要的还是高频值、直方图和相关系数,实际上我建议还是不要纠结于统计信息有哪些形式,只要知道它是用来算代价的就可以了。”

牛二哥对大明说:“这怎么可以,我还没有说统计信息是如何生成的呢!比如它通过了两阶段采样,然后对样本进行统计时使用的统计方法,哪些值可以作为高频值,直方图有几个桶,相关系数是怎么计算的,相关系数在计算索引扫描路径代价的时候怎么用的……而且我和你说,PostgreSQL 还出了基于多列的扩展统计信息,多列统计信息分成了哪些类型,分别是什么含义,各自是怎么计算的,还有选择率是怎么结合统计信息计算的,这些我还没说呢……”

大明忍不住说:“像你这样讲优化器,岂不是要出一本书了?”

牛二哥做痛苦状:“那好吧,统计信息我们就说到这里,但是它确实是代价计算的基石。小明同学,你理解了它的作用就可以了。”

大明继续神秘地说:“实际上统计信息往往也不准,你想想本来就是采样的结果嘛,样本是否显著压根就不好说,而且随着应用程序对表的更新,统计信息可能更新不及时,那就更会出现偏差。更严重的是,如果我们遇到 a > b 这样的约束条件,使用统计信息计算选择率也很不好计算,即使算出来,也可能不准。”

牛二哥说:“是的,统计信息确实也有不准确的问题。我听说有个数据库用户,他家后院出了一口泉水,他爸爸觉得是吉兆,去找风水大师看。风水大师掐指一算说:你儿子每次遇到数据库性能慢就知道更新统计信息,可是统计信息太水了,都从你家后院冒出来了。”

三个人顿时笑做一团。

关于物理路径

玩笑过后,小明说:“不如给我说说物理路径吧,代价算来算去,最终还是为了物理路径计算代价嘛。大明和我说过它大体分成扫描路径和连接路径,我查过一些说明,知道扫描路径有顺序扫描路径、索引扫描路径、位图扫描路径等;而连接路径通常有嵌套循环连接路径、哈希连接路径、归并连接路径,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路径,比如排序路径、物化路径等。”

牛二哥说:“是的,我们就来说说这些路径的含义吧。如果要获得一个表中的数据,最基础的方法就是将表中的所有的数据都遍历一遍,从中挑选出符合条件的数据,这种方式就是顺序扫描路径。顺序扫描路径的优点是具有广泛的适用性,各种表都可以用这种方法,缺点自然是代价通常比较高,因为要把所有的数据都遍历一遍。”大明同时在纸上画了个图,说:“这个图大概就是顺序扫描路径。”

c34383b0-cdd5-11e8-8458-03f9794b87bd

牛二哥则继续说:“将数据做一些预处理,比如建立一个索引,如果要想获得一个表的数据,可以通过扫描索引获得所需数据的‘地址’,然后通过地址将需要的数据获取出来。尤其是在选择操作带有约束条件的情况下,在索引和约束条件共同的作用下,表中有些数据就不用再遍历了,因为通过索引就很容易知道这些数据是不符合约束条件的。更有甚者,因为索引上也保存了数据,它的数据和关系中的数据是一致的,因此如果索引上的数据就能满足要求,只需要扫描索引就可以获得所需数据了。也就是说在扫描路径中还可以有索引扫描路径和快速索引扫描路径两种方式。”

大明则继续为牛二哥“捧哏”,在纸上画出了索引扫描和快速索引扫描的图。

ea0367e0-cdd5-11e8-8458-03f9794b87bd

索引扫描随机读的问题

小明看到图上写了“随机读”三个字,问道:“我看这个索引扫描有随机读的问题,这个问题能否解决掉呢?也就是说既利用了索引,还避免了随机读的问题,有这样的办法吗?”

牛二哥说:“索引扫描路径确实带来随机读的问题,原因是索引中记录的是数据元组的地址,索引扫描是通过扫描索引获得元组地址,然后通过元组地址访问数据,索引中保存的“有序”的地址,到数据中就可能是随机的了。位图扫描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它通过位图将地址保存起来,把地址收集起来之后,然后让地址变得有序,这样就通过中间的位图把随机读消解掉了。”大明则继续在纸上画出了位图扫描的示意图。

164d72f0-cdd6-11e8-8458-03f9794b87bd

大明补充说道:“扫描过程中还会结合一些特殊的情况,有一些非常高效的扫描路径,比如 TID 扫描路径。TID 实际上是元组在磁盘上的存储地址,我们能够根据 TID 直接就获得元组,这样查询效率就非常高了。”

牛二哥点了点头继续说:“扫描路径通常是执行计划中的叶子结点,也就是在最底层对表进行扫描的结点。扫描路径就是为连接路径做准备的,扫描出来的数据就可以给连接路径来实现连接操作了。”

大明一边在纸上画一边说:“要对两个关系做连接,受笛卡尔积的启发,可以用一个算法复杂度是 O(mn) 的方法来实现,我们叫它嵌套循环连接(Nested Loop Join) 方法。这种方法虽然复杂度比较高,但是和顺序扫描一样,胜在具有普适性。”

牛二哥说:“嵌套循环连接这种方法的复杂度比较高,看上去没什么意义,但是如果嵌套循环连接的内表的路径是一个索引扫描路径,那么算法的复杂度就会降下来。索引扫描的算法复杂度是 O(logn),因此如果嵌套循环连接的内表是一个索引扫描,它整体的算法复杂度就变成了 O(mlogn),看上去这样也是可以接受的。”

350c3cd0-cdd6-11e8-8458-03f9794b87bd

哈希连接

小明点了点头说:“嗯,索引实际上是对数据做了一些预处理,我想如果哈希连接(Hash Join)方法就是将内表做一个哈希表,这样也等于将内表的数据做了预处理,也能方便外表的元组在里面探测吧?”

牛二哥点了点头说:“假设哈希表有 N 个桶,内表数据均匀地分布在各个桶中,那么哈希连接的时间复杂度就是 O(m * n /N),当然,这里我们没有考虑上建立哈希表的代价。”

大明则在纸上画出了哈希连接的示意图,并补充道:“哈希连接通常只能用来做等值判断。”

584cbe40-cdd6-11e8-8458-03f9794b87bd

归并连接

牛二哥继续说:“如果将两个表先排序,那么就可以引入第三种连接方式:归并连接(Merge Join)。这种连接方式的代价主要浪费在排序上。如果两个关系的数据量都比较小,那么排序的代价是可控的,归并连接就是适用的。另外如果关系上有有序的索引,那就可以不用单独排序了,这样也比较适用归并连接。你看我画的这个归并连接的示意图,外表是需要排序的,而内表则借用了原有的索引的顺序,消除了排序的时间,降低了物理路径的代价。”

ed080d70-d027-11e8-a802-f373f137079f

“这些路径属于 SPJ 路径,在 PostgreSQL 的优化器中,通常会先生成 SPJ 的路径,然后在这基础上再叠加 Non-SPJ 的路径,比如说聚集操作、排序操作、limit 操作、分组操作……”牛二哥继续补充道。

关于代价的计算

小明说:“可是算来算去,物理路径的代价还是有选不准的时候啊。”

牛二哥说:“最优路径选得不准是谁的原因?那就是代价模型不行啊。代价模型不行赖谁?那就是程序员没建好啊,所以要怪就怪到程序员自己头上。”

小明问道:“可是我看 PostgreSQL 的代价计算已经很复杂了啊。”

“但数据库的周边环境更复杂啊。你想想,在实际应用中,数据库用户的配置硬件环境千差万别,CPU 的频率、主存的大小和磁盘介质的性质都会影响执行计划在实际执行时的效率。”牛二哥说。

大明接过来继续说道:“虽然在代价估算的过程中,我们无法获得‘绝对真实’的代价,但是‘绝对真实’的代价也是不必要的。因为我们只是想从多个路径(Path)中找到一个代价最小的路径,只要这些路径的代价是可以‘相互比较’的就可以了。因此可以设定一个‘相对’的代价的单位 1,同一个查询中所有的物理路径都基于这个‘相对’的单位 1 来计算的代价,这样计算出来的代价就是可以比较的,也就能用来对路径进行挑选了。”

牛二哥接着说:“PostgreSQL 采用顺序读写一个页面的 IO 代价作为单位 1,而把随机 IO 定为了顺序 IO 的 4 倍。”

小明说:“我知道,这个我查过相关的书。首先,目前的存储介质很大部分仍然是机械硬盘,机械硬盘的磁头在获得数据库的时候需要付出寻道时间。如果要读写的是一串在磁盘上连续的数据,就可以节省寻道时间,提高 IO 性能。而如果随机读写磁盘上任意扇区的数据,那么会有大量的时间浪费在寻道上。其次,大部分磁盘本身带有缓存,这就形成了主存→磁盘缓存→磁盘的三级结构。在将磁盘的内容加载到内存的时候,考虑到磁盘的 IO 性能,磁盘会进行数据的预读,把预读到的数据保存在磁盘的缓存中。也就是说如果用户只打算从磁盘读取 100 个字节的数据,那么磁盘可能会连续地读取磁盘中的 512 字节(不同的磁盘预读的数量可能不同)并将其保存到磁盘缓存。如果下一次是顺序读取 100 个字节之后的内容,那么预读的 512 字节的数据就会发挥作用,性能会大大增加。而如果读取的内容超出了 512 字节的范围,那么预读的数据就没有发挥作用,磁盘的 IO 性能就会下降。”说完小明得意地说:“怎么样,我说得对吧?”

牛二哥说:“你说得对,目前 PostgreSQL 的查询优化大量考虑了随机 IO 和顺序 IO 所带来的性能差别,在这方面做了不少优化。但是现在的磁盘技术越来越发达了,以后随机 IO 和顺序 IO 是不是还差这么多,就值得商榷了。”

代价基准单位

“那到底还有哪些代价基准单位呢?”小明继续问道。

大明回答:“基于磁盘 IO 的代价单位当然就是和 Page 有关的了,也就是说我们刚才说的顺序 IO 和随机 IO 都属于 IO 方面的基准代价。让牛二哥给你介绍一下 CPU 方面的代价基准单位吧。”

牛二哥说:“CPU 方面的基准单位有哪些呢?比如说我们通过 IO 把磁盘页面读到了缓存,但我们要处理的是元组啊,所以还需要把元组从页面里解出来,还要处理元组,这部分主要消耗的是 CPU,所以会有一个元组处理的代价基准单位。另外,我们在投影、约束条件里有大量的表达式,这些表达式求解也主要消耗 CPU 资源,所以还有一个表达式代价的基准单位。”

牛二哥继续说道:“现在 PostgreSQL 增加了很多并行路径,因此它也产生了通信代价,这个也需要计算的。”

小明听后说:“那我们就能得到一个这样的公式。”说着在纸上写了一个公式:

总代价 = CPU 代价 + IO 代价 + 通信代价

牛二哥笑道:“总结得不错,这样就可以计算每种物理路径的代价,就可以对路径进行筛选了,最后挑选出来的路径就是最优路径。”

关于最优路径

小明、大明和牛二哥在外卖 App 里搜索附近的饭店,大明突然感叹道:“看,这就是蓝海,我们可以创业搞一个 AI 点评,只推荐最优的饭店,我准确地找到了吃货们的痛点,这里面隐含着很大的商机啊!”

牛二哥瞥了他一眼说:“AI 推荐当然好,可是要推荐得准才行啊。一个人一个口味,你这个需求太‘智能’了,我估计不好弄。”

小明突然说:“我最近在算法课上学过一些最优解问题的解决方法,应该能用得上。”

牛二哥叹口气说:“可是这些方法用到优化器里都不一定够用,何况用到一个更加智能的项目上呢?”

“嗯?优化器里也用到最优解问题的方法了吗?我们学过动态规划、贪心算法……”小明如数家珍地说起来。

大明说:“用到了啊, 虽然物理路径看上去也不多,但实际上枚举起来,它的搜索空间也不小。例如,在扫描路径中,我们就可以有顺序扫描、索引扫描和位图扫描。假如一个表上有多个索引,就可能产生多个不同的索引扫描,那么哪个索引扫描路径好呢?还有,索引扫描和顺序扫描、位图扫描相比,哪个好呢?”

数据库路径的搜索方法

大明看着小明迷离的眼神后继续说:“数据库路径的搜索方法通常有 3 种类型:自底向上方法、自顶向下方法、随机方法,而 PostgreSQL 采用了其中的两种方法。”

“采用了哪两种方法?”牛二哥明知故问。

“采用了自底向上和随机方法,其中自底向上的方法是采用动态规划方法,而随机方法采用的是遗传算法。”

“那有谁使用了自顶向下的方法呢?”牛二哥继续“捧哏”道。

“嗯……这个嘛,Pivotal 公司的开源优化器 ORCA 用的就是自顶向下的方法。可以让牛二哥先给你说说怎样用动态规划方法搜索最优物理路径。”

最优物理路径

牛二哥拿出纸来画了几个圈,然后说:“这代表四个表,自底向上嘛,所以是从底下向上堆积,这是最底层,我们叫它第一层。”

bc717e10-cdd6-11e8-8458-03f9794b87bd

“动态规划方法首先考虑两个表的连接,其中优先考虑有连接关系的表进行连接。两个表的连接可以建立一个新的表,我们把这些新表叫做第二层。”牛二哥通过连线,产生了一些新的“表”。

f77426c0-cdd6-11e8-8458-03f9794b87bd

“第二层的表和第一层的表再连接,可以生成基于三个表连接的新的‘表’,这样就又向前推进了一层,产生了第三层。”

1e911f10-cdd7-11e8-8458-03f9794b87bd

“然后再用第三层的表和第一层的表进行连接,最终生成整个问题的最优路径。”

385000b0-cdd7-11e8-8458-03f9794b87bd

“可是,这不就是穷举吗?”小明问道。

牛二哥解释说:“动态规划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要重复地利用子问题的解,这样能减少计算量,降低复杂度;另外一点就是通过子问题的最优解能够构造出最终的最优解,也就是说需要具有最优子结构的性质,所以动态规划的复杂度和穷举是不一样的。”

大明继续解释说:“还有,虽然你看图里的连线比较多,但在实际情况里,并不是所有的圈圈之间都能产生连线,连接关系也有个合法性的问题嘛,所以复杂度是可以控制住的。”

小明感觉好像明白了一点,然后赶紧追问:“那遗传算法呢?”

大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说:“哎哎哎,我们不是在搜索饭店吗,怎么就说起最优路径了?先点餐吧,再晚饭都没得吃了。”

于是三个人又热火朝天地搜起饭店来……

小结

随着小明、大明和牛二哥的对话结束,我们也要开始进入本次课程的主要内容了......欢迎各位走进 PostgreSQL 优化器的大门,这次我们就没完了。

点击了解更多《PostgreSQL 优化器入门》

第01课:SQL 语句的历程
第02课:解读执行计划
第03课:调整执行计划
第04课:谓词下推
第05课:连接顺序交换规则
第06课:子连接提升
第07课:子查询提升
第08课:消除外连接
第09课:等价推理
第10课:表达式的规范化
第11课:逻辑优化汇总
第12课:统计信息
第13课:表达式提取
第14课:选择率
第15课:参数化路径
第16课:选择最优执行计划
第17课:扫描代价计算
第18课:连接代价和 Non-SPJ 代价
第19课:扫描计划路径的执行
第20课:连接路径的执行说明
第21课:聚集与分组的执行说明
第22课:Greenplum 的执行计划

阅读全文: http://gitbook.cn/gitchat/column/5bbee9ed2409541174645a2d

  • 1
    点赞
  • 0
    评论
  • 7
    收藏
  • 一键三连
    一键三连
  • 扫一扫,分享海报

©️2021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