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初中生到程序员的辛酸经历

一个初中生到程序员的辛酸经历

                                          转自木板

前言:我将写下一个穷苦家庭的农村孩子的经历。我念书不多,文笔不好,基本上是流水式的叙述,大家多多见谅。如果你现在年轻或迷惘,那你看下这篇文章或许有帮助。如果你想了解社会的底层,也可以看看本文。在这篇文章里我会写一些我对人生的看法,希望可以给各位参考参考。

  我今年二十八岁,个子不高,长得还算端正。在学校受的教育不高,就读到初中二年级下学期。
   
  我干过很多行业,学过厨师,学过装修,做过酒店服务员,送过报纸。可以说在在社会底层的经历十分的丰富。后来参加自考拿了个大专文凭。 
   
  我也曾经在年少轻狂时有过“远大”的志向,想过以后和朋友干一票大事出来,混点名堂出来。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做了一个程序员,我想我这辈子和这个行业要打很多交道了。 
   
  在二十一岁以前,我根本不知道程序员这个工作是做什么。电脑除了会玩星际争霸,红警这样的游戏以外。对电脑的了解一无所知。

一、出生和童年 
  我出生在湖北农村的一个贫穷且不健全家庭,母亲在我一岁时去世。从一岁到小学时的我是在奶奶家度过的。小学前是在奶奶家吃饭,睡觉,小学的时候在家吃饭,但在奶奶那边睡觉。奶奶和爷爷都是纯朴的农民,他们对我的就是能吃饱肚子,能穿的暖。由于没有父母的教育,我从小养成了许多缺点(性格浮躁,马虎,做事情有头无尾,同时还有就是自卑)。这些缺点后来也影响了我的一生。 
   
  父亲在我三岁时和继母结婚,他们俩各带了两个孩子,我父亲带我和我姐,继母带来了一个和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和弟弟。这种家庭本来就是一种凑和的家庭。在这个家庭里充满了争吵和矛盾。

在这个家庭里我根本感受不到丝毫家庭的气息,父亲在我小时候经常在外面打牌。我读书根本没人管,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数学第一次考了一回满分。我回家告诉父亲的时候,他嗯了一声,根本没反应。父亲在我心中是十分威严的,如果有时候继母反应我比较调皮的时候,父亲就会解开他的皮带抽我一顿。在这个充满矛盾且贫穷的家庭里,父亲和继母的矛盾肯定要波及孩子。我姐姐从小在任何人眼里是好孩子,学习好,听话。而父亲从小到大没打过继母的两个孩子,也不怎么说他们。而我,就是一个牺牲品,从小到大我是不听话的,不成器的。挨骂是家常便饭, 挨打也是应该的。小时候奶奶经常说我,你听话,不听话你爸爸又要拿皮带打你了!可以这么说,我小时候被搞得像一个可怜虫。惟一让我找回自信的是,我读小学四年级后,两个老师(农村小学就一百多人,一年级一个班,只有数学和语文教师)夸我聪明。学习也不错,尤其是数学,经常考一百分。基本没有九十以下。 
   
  本来按照我父亲的打算,不准备让我去读初中的。但后来我们村小学教我的两个老师跟我父亲说,这孩子是读书的料子,好好培养,你不让他读书会误他一辈子。后来我姑妈也一再坚持,才让我读了初中。我知道为我读书继母应该没少说闲话。父亲的压力很大。 我姐姐在读初中,如果我也读了初中。那样继母的两个孩子也势必要读。那样的话家里的确不好过。所以并不打算要我读初中的(如果我不读,那样弟弟妹妹中肯定也只有一个去读初中)。但我的学习成绩的很好(在初中曾经考过全校前五名,一般也在二十以内),后来父亲怕亲戚说。也怕我以后恨他吧让我进了初中。现在的我有时想,如果当年初中也不让我读的话,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我算是比较调皮的学生,比较贪玩,对学习没有全力以赴(这点我和我姐是相反的,我姐的中考成绩是全县前三十名,可以上全市最好重点高中的。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就读了一个卫校。不过命运也难说,后来我姐的生活不错,找的老公也非常好。现在非常幸福。如果不是她和我姐夫,我现在不知道会怎么样)。不然其实我的成绩可以更好些。所以在初二的时候有一次被老师批评后,旷了一天课。后来家里算是有个理由让我不读书了吧。这个理由就是我不听话。呵呵! 

我的出生和家庭似乎和后来做程序员无关。其实后来去学编程,是因为这个家庭让我觉得上了绝路。我知道除了靠我自己,没有别的任何途径。其实,一个穷的家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穷且无知,就像许多农村父母不知道让孩子学门手艺。还有一种家庭更可怕,穷且不完整(单亲,或父母不在,或像离异后重新组合且双方不合的)。这种家庭的孩子真的极容易在青少年时失足,造成一生的悔恨。一个穷的家庭,全家齐心努力,共同来努力,肯定会越来越好。

二、无知轻狂的少年 

94年我辍学在家后,看了几本金庸的小说。九五年初,我的一个表哥到我们家来住了八个月。我表哥的到来影响了我以后几年的人生观。我表哥在城里,读到初中就读不下去了,和兄弟们在外面打打杀杀。后来得罪了一个警察,在被抓的时候腿骨折了(但还不错逃掉了)。到我们家休养了八个月,在这八个月里,我明白了一个一无所知的农村娃和城市孩子的区别。 

表哥是一个聪明、直率的人。他在外面入黑社会后的确染上了许多恶习。但并不是注定他就是一个坏人,他对人很好的。但在那个环境中,注定了他以后的结局不好。在这段时间里,培养了我和他的感情。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好多东西,我开始明白遇到一件困难事情的时候,要冷静的想办法。实在不行找别的方法是否可以代替,不要急躁。那时候,他腿骨折要躺在床上我和他打扑克牌,有一种牌叫“打通”。分六堆,一堆九张。然后一个人三堆。和他打牌时,他会根据我的表现看出我哪堆牌比较厉害,然后分析想出对策。有时候打牌的时候他想上比较长的时候,其实他就是通过这段时间根据我的反应分析我的牌。然后想牌怎么来打。所以和他打牌我总是输多赢少。 

在九四九五的那段时间里,家里还算是比较平静。继母偶尔说说我的闲话。反正就是找些鸡毛算皮的小事说我如何如何不对吧。每次我跟我表哥,有时到姑妈家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他们跟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爸爸知道你妈有时说些事情是没啥的,但他也不好怎么说,他要维持这个家啊,如果为了你和她(我继母)经常吵。这个家散了怎么办?” 呵呵,可能正是这个一味的想法吧,后来父亲完全的站在了继母的一边,我对这个家的归属感完全的没有了。后来我近十来年不回这个所谓的 “家”,没有一点想念的味道。 

九十年代的时候农村流行养殖甲鱼。九六年的时候我家连借带所有的家当,也加入了这个行业。我那时就帮着家里养甲鱼。也就是在这时,青春的叛逆在我的身上慢慢显示出来。我想一个人都会经历这个时代吧。我觉得自己再也不是小时候被用来做反面教材的可怜虫了。我开始有自己的性格,那段时间父亲也好了些,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了。有时和我谈谈。那段时候还算好吧,在那段时间里,我交了几个朋友,阿兴,辉,小辉。他们都是我同村的,辉和小辉也是我初中的同学。那时候,我想起了表哥在我家时,他的那些兄弟们来看他时的那种风光,我那几年的人生观就是这样认为我应该这样去靠拢。 

在农村呆过的人都知道,农民那时候种十亩地一几不过挣个几千块钱。还要看年成。农村的贫穷使我,辉,阿兴三个人都不愿意以后就种一辈子的地。在那个热血年少的年龄,我们都感觉应该以后做出一番事业,而不是一辈子就这样在农村对着土地。小辉是我们中最小的。他是八二年的。他和我们的想法是不一样的。那时候他家的条件是最好的,他只是觉得我们几个人可以交朋友。并不是和我们一样想得那么多。他是一个非常老实的人,老实得和女孩子说话会脸红。

九七年底的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到外面去玩玩街机,玩玩电脑游戏。我们已经有一种兄弟般的感觉,说好有事情大家一起去出头,然后也买了刀藏在了起来(但怕家里人知道,所以由我找个地方藏起来的)。那时候,我姐姐已经工作了,那时候觉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到城里,我姐姐看到我后会给我买零食,然后给我零花钱。九七年底过年的时候,我姐姐把我叫出来,给我买了衣服,裤子,还有皮鞋。我记得第一双皮鞋是一百块钱。在这之前我的衣服的大部分都是城里的亲戚给的。很少买衣服,即使买也是地摊上非常便宜的,我姐姐给我买的第一件外套的牌子是宾奴。那时候一百多块钱很多了。因为我姐姐的工资就一千块钱左右吧。 

九七年后,养甲鱼的行情也不好。家里欠的钱也多,慢慢家里的矛盾也就来了。九八年五月,是我跟我老爸第一次矛盾的爆发。发生的矛盾的原因很简单,家里有矛盾,有时候他和继母也吵。我那时和阿兴,辉他们经常一起玩。他们看了总是说什么不学好之类的。我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说东不敢往西的小孩。青春的判逆已经让我觉得我没错,为什么要挨骂。于是就和父亲吵了起来。像这样的争吵在后来的三年里太多了,当时我父亲说的话我已经记得不多。只记得一句话:“你跟老子滚出去,你有本事就滚出去!”在以后的争吵中,这句话出现最频繁。那年我已经十八岁了,再也不是小时候为一点小事情可以被父亲和继母任意数落的那个小孩了。父亲的那句话从嘴里冒出来后,我啥也没说,走出了家门。那时候我手里有多少钱我不知道了。但肯定不会超过二十块。我走到阿兴的家里跟阿兴说了我被赶出来了。然后到了城里一个老玩街机的街机室。 

晚上七点的时候,辉,阿兴,小辉就过来了。还有一个同学小鹏也来了,我跟他说我不打算回去了,手里也没钱。得搞点钱。他们也知道我在家里经常受气,二话没说表示同意。那时候我们那个城市有个小城,五月初不太热,晚上有不少情侣到城墙边谈恋爱。我们五个人拿着两把刀。到城墙边走了一会后,发现有一对情侣,我们上去后说明了我们的意图。我记得当时那个女孩非常害怕,其实我也非常害怕,先前我只是听别人说过抢劫这回事,拿着刀的那只手都有点发抖。当时我记得阿兴把那个男生的衣兜里钱拿出来后。然后对他们说,不要做声,让他们向前继续走,不准回头,我们五人转过身来就跑进了城。这就是我第一次年少时的荒唐。那一夜,我一个人找了一个通宵录像室看了会录像,然后睡了一觉。那时的我没想别的,觉得从小到大在这个家受够了。 

后来无所事事的混了两三天,然后他们几个又出来。我们准备又到城墙边去看看。可这次刚走到那,就被派出所的人给逮住了。到了派出所,那帮家伙也不给你讲啥,开始进去先打你几下再说。呵呵,我相信中国的刑讯逼供大家都清楚的。审问的时候我们几个不约而同的说我们准备去某个街机室玩游戏去的(我们事先根本没有想过被抓,只是准备完了后到那个街机室去)。幸好被我们抢的两个人没有报案,所以没有证据。不然那次可能就要被罚几千块钱了。但派出所有叫别的在城墙边被抢的情侣来认人,自然不是我们。呵呵,看来那时候在城墙边抢情侣是一种风气了。 

后来姐姐和父亲都来了,在派出所被关了一天,我姐交了一百块钱。把我保出来。父亲也没说啥,他可能也知道当时他太过份了。只是叫我和他一起回家。我那时天真的想,以后肯定不会像以前那样吵了。 

回去后,反正大家都平静了一段时间。可这个家实在问题太多了,借了一大堆的钱来搞养殖,结果行情也不好。父亲经常指责继母把家里的一些事情没做好,继母也经常指责我。这样矛盾的焦点最后还是在我的身上。后来父亲心情不好时,常不常的就来骂我几句,小骂我肯定也就无所谓了。可有时候非常不公平的事情发生后,年少的我肯定会不服气的说出来。可第二天所到来的是父亲更加过份的指责。有一件事情我一直记得,那时候,农村家里都有一些鸡蛋,那个不同父也不同母的弟弟(小我三岁)经常在家没事就煮着吃。有时候他有朋友来家玩也煮一些吃。我平时根本不喜欢吃这个,所以一直都是他在吃。我从来没有吃过。但有一次阿兴和小辉到我家,我就煮了一些鸡蛋买了一些东西和他们吃了。继母回家后看了没说啥,晚上父亲回家后。我在后面自己的小屋里的时候,父亲过来就是一顿责骂,说我煮了鸡蛋什么的。我解释了下,说了那个弟弟经常这样的,我就这次。父亲没说啥走了。我以为没有什么事情了。第二天早上,才六点多钟。父亲过来打开我小屋的小门就是那种坚锐无比的责骂,意思是说小弟弟平时多听话什么的,我怎么怎么了,历数我从小到大所有的缺点。好像我从小生出来就是一个坏东西。和我一起玩的都不是好人。我那时还在睡梦中刚醒来,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我听着就明白了。虽然我那时还小,我知道了如果我继续解释什么,招来的就是更加严历的责骂。 

我有时想,也许父亲当时是无心的。认为我是他儿子,怎么骂都无所谓。可他不知道,在这个家,从小到大。我其实是受小弟弟的欺负的。有事情的时候是我的,有好东西的时候肯定是他优先的。因为父亲整天在外面,我在这个家里面对着他和继母的时候特别难受。继母是一个有点阴险的人吧。像吃鸡蛋这种事情很多,她可以看着她的儿子做什么事都无所谓。但我有时因为一件小事。她就会在父亲那说些我不知道的话。这次吃鸡蛋父亲不知道。父亲回来很晚了,他刚回来半个小时不到就骂我。呵呵,肯定是继母说了些什么。但继母从来不直接和我冲突。因为她知道她要是直接和我冲突。左邻右舍和亲戚会认为她对不是自己的儿子就不好。所以每次都是父亲和我发生矛盾。然后她在外面会经常和别人说:“我叫**(我父亲)不要老说孩子,可他就是不听。不过,这孩子是太不听话了……”这样的话我就听过几次,她在和邻居说的时候我听见的。但父亲根本不理解我在家的感受,本来继母基本上没怎么看我顺眼过,大家勉强凑在这个家里。当父亲站在他们那边时。我真的觉得这个家简直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像这样的事情好多好多,那时候我只有忍。那段时间我发现其实我还是小时候的我,只要我在家吃着饭。我就是小时候那个用来做反面教材的可怜虫。那时候我已经拒绝了和父亲的沟通。因为和父亲沟通过几次,说了我的想法。可后来觉得父亲总是不信任我,换来的是嘲笑和指责。还是那样,不高兴的时候就来骂我一顿。有时候的骂完全是家庭矛盾的一种发泄。 

在经历到派出所的事情后不久,辉就被父母送去学厨师了,阿兴在几个月后也去学厨师了。他们的父母其实是对的,农村的的孩子学门手艺,比在家种地强多了。在那一年里,我记得父亲的责骂和听继母的冷嘲热讽是家常便饭。其中我中途被父亲吵了一次后我跑在外面呆了两天,那两天我是在辉的寝室渡过的。后来在我姐姐和姑妈的劝说下又回了家。回家后继续着,这个家庭就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家庭。当有矛盾产生时我在家似乎就是一切的根源。还是经常挨父亲的骂,有时候父亲不在家。我一个人和继母,那个弟弟一起吃饭时,他们时那种眼神。好像我欠他们什么似的,完全是一个多余的人。

在九九年初,有一天晚上十二点多钟。我忘了什么原因。那天父亲过来骂我,历数我从小学到长大的罪绩。呵呵,那次可以说我是总体的一次爆发。经过这次后,我对家基本上绝望了。那次我到辉那后,辉说你不要再回去了。帮我找了一个地方学厨师。学了两个月后,我发现我根本不适合。因为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我的眼睛近视了。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眼睛就近视了,那时是三百度。估计那时有四百左右。学厨师在切菜时,我的眼睛根本不行。并且辉说以后炒菜更要用眼睛。因为我的眼睛近视,父亲从小到大没少骂我。基本上每次教训的时候都要说到这个事情。我小时候在农村根本不知道是近视眼,小时候在奶奶家,晚上喜欢在她那个二十五瓦的灯下看书,有时候停电在煤油灯下看书。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看书要注意距离。后来我眼睛近视后,他们两总是说我是看电视看看坏的。基本上从小到大没事就拿出来说说。这件事也是我从小到大的一个阴影吧。 
后来我继续在外面游荡,反正在辉和阿兴那住着。那时候在外面也不想回去,觉得回去肯定就是冷嘲热讽和责骂。姑妈看我不愿意回家,知道我在外面这样不行,怕我出什么事情。正好她开了一个电脑游戏室,那时候还不能上网。就让我去帮她看电脑室。我想在姑妈那总比回家好,回家了和他们肯定会有问题产生。自己少不鸟听一些难听的话。接下我在姑妈那呆了平静的半年,在那半年里,我遇见了让我人生第一次动情的女孩,但我知道,那时候的我有什么资格去追求爱情呢。那个女孩在我生命中留下了一段让我想起来就伤痛的回忆。(在后面写我的感情经历时,我会写写这个女孩) 

后来父亲又和我长谈了一次,意思是说过去的很多事情很无奈,让我回家然后好好的做事。找个工作。姑妈也劝我,说愿死当官的爹不死叫化子娘,你妈不在了,肯定会有对你有一些不公平,你爸爸也没办法。这是我最后一次相信父亲,那时候已经2000年。我二十岁了,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回家后的半个月,我想了很多。也检讨了自己以前的错误。那时候真的觉得自己要懂事了。可是,父亲每次说的和做的完全是两样,我真的不明白。他在不高兴的时候又开始数落我,继母还是那种态度,在外面说说我的闲话,只要说的话不是太难听,我也无所谓了。毕竟我也是有错的。可到后面他们三个人越来越过份,也是有一天晚上晚饭没吃,又被父亲骂了,灰头土脸的。我到了奶奶屋里(奶奶家在我家旁边),奶奶看着我可怜的样子。给我端了一碗饭给我吃,然后对我说,孩子,以后要听话,你不知道她(继母)在外面说你有多难听。我在奶奶这住了下来,这次后,我再也不想回那个让我一辈子像可怜虫一样生活的家。奶奶是旧社会过来的人,生活非常的苦。每次吃饭,就一个或两个青菜和一碗辣酱。并且炒的菜放的油都非常少。但我在奶奶那吃饭的时候没有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在奶奶那几个月,我拒绝了和他们的任何接触。继母的过分真的让我一辈子也不想理这个女人。父亲的态度让我注定了一辈子都解不开这个心里的结。继母在村里到处说我是如何如何坏,基本上和所有人说不要让小孩和我一起玩。然后她和父亲到每个亲戚那就说我怎么怎么样不愿意做事,在外面和一群什么人鬼混。然后说奶奶如何宠我。有一次,奶奶哭着说:“你以后好好找个工作做,听话,自己挣钱。以后成器,不要给别人说闲话。”因为那次继母指责奶奶收留了我。 

我那时还是想学门手艺,在小鹏的介绍下我去学装修.可学装修眼睛也很重要,在刮瓷粉的时候,我的眼睛也不行. 学了半个月装修后,我又放弃了.后来我找了一份送报纸的工作,我家在农村,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骑自行车到领报纸的地方,要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然后到中午十二点左右把所有的报纸送完。下午去订报纸。晚上再骑一个小时回家,一个月能挣五百多块钱。每个月没有一天休息。送了大半年的报纸,到了零一年的五月的时候,我开始我的人生的另一个阶段,学习阶级。 
在这段年少无知的岁月里,我浪费了很多青春,也明白了一件事情。我在这个家庭就是一个悲剧,这个家庭四个孩子,从小就树立了我做反面。那时候我是非常的恨继母,觉得她是一切问题的根源,所有的问题都是她在后面煽动挑起的。后来,我站在另一个角度去想了想这个家庭,其实这个家庭的责任其实是在于父亲,继母是一个没有读书的农村妇女。她自私一点是正常的。她所要考虑的是她的儿子,对我不好也是正常的,只是她后来做得太过分,后来我多年没有理父亲,姑妈告诉我父亲一直埋怨继母:“你啊,太不宽容了!你对我的两个孩子能像我对你的两个孩子一样,这个家现在就不会这样了!” 

那时候家里没搞好责任应该是父亲。他毕竟是一家之主,但他喜欢怪命运和其他人。家里情况不好这种家庭自然会产生矛盾。而矛盾产生后就注定了我的悲剧。其实父亲也只是一个小学,没什么文化。家里穷点,他那时候骂我。其实我也不能怪他太多。只是他责骂我的时候总是说:“你有本事滚出去,不要回来。”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这样,那时候真的不知道继母在他面前说了什么。总是用这句话来说我。我小学基本上在奶奶那渡过,中学也是寄宿。后来九四九五年两年算是睡觉在家里。后来家里养殖的时候,在后面做了一间小屋。我就在那个小屋里睡。每次听见父亲骂我滚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实际上算这个家的一份子。 

如果我到奶奶住以后,他和继母不是那样逼我,我也不会到现在也解不开这个心结。这些年,我也为他们想了想,想我该不该恨他们。有时候想想,他们也老了,算了。不在指责他们什么,但每次想着要去接受他们,真的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做到。后来我跟姑妈聊天时说起这个的时候:“我真的不明白父亲他那时候怎么能那样把我往外推,我那时这么小,我在外面的时候他就不担心我出什么事情吗?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父亲是不是还和继母一样的指责我?是不是觉得我不听话,活该?”

三 迷惘的学习人生 
   
  零一年的时候,我送报纸,手里有了一千多块钱,辉那时在一个饭店做厨师,我送报纸的时候有回家太晚了,不愿意回去就到他那去睡。他那时认识了一个老大。后来我和他帮他老大做了点事。赚了二千块钱。我那时有三千块钱左吧。觉得老送报纸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就想去学个东西,想来想去。决定去学计算机,那时候就是想学个装机什么的。然后能出去找个工作,能拿个一千块钱就算非常不错了吧。呵呵。辉也是这个意思,那时候我真的懂事了,已经被生活磨去了年少时的轻狂和无知。辉在那段岁月里一直支持着我,我真的应该好好谢谢他。 
   
  那一年,我二十一岁,找到了一个电脑培训部开始学电脑,电脑只是玩过几个游戏。也不知道学啥,那个电脑培训部开了一个什么半年的长期班,老板是一个电大的大专生。听他介绍说什么长期班要学好多东西,什么办公软件,数据库,电脑硬件的组装,局域网的建立。我啥也不懂,只是想好好学半年去找个工作应该不成什么问题吧。那时就交了半年的学费,我记得当时的学费是一千六。在那学习的半年里,我睡在晚辉的寝室里。每天白天去上课,辉上班。中午和晚上辉会从他们厨房的窗户里偷偷递饭出来给我吃。有时候辉没有时间,他的同事都会给我递饭(辉那时已经算是他师傅下的大徒弟了,人也比较能干)。每天晚上辉下班后我们有时会一起出去玩玩。有时候会找隔壁的女孩子聊聊天。在那段时间里,如果不想未来,不想以前那些事情。还是蛮开心的。 
   
  那个培训部总共有四个老师,老板是一个,他一般讲讲计算机基础知识。教教装机之类的。有一个小女孩教教打字,word. Office这类的。还有一个老板的表弟,教教装机,组装局域网。还有一个把我引入程序大门的邹老师.我当时是六月份报的名,当时那个培训部的长期班,当时收了二十几个人。看起来还是规范的。周一到周五会到一间教室上半天课,然后半天上机,我记得开始学的是打字和office。和一些计算机基础知识。还请了一个兼职普通话教师,和一个英语教师教主板上的COMS的英语和一些简单的计算机中用到的单词。然后大概一个月后开始教我一门数据库语言:foxpro. 
   
  后来七月的时候,那个老板鼓励我们去考计算机等级考试的二级,那时不知道是啥考试,反正想考个证总比没有强。那时候邹教师教我们用foxpro写点简单的小例子。我在这里学会了循环,选择几个语句。后来九月的时候我考二级考过了。那时候那个老板对我说:“你学了三个月能考二级,好好学不错!”后来我才知道计算机等级考试是大学非计算机专业所要求考的,但我当时考过对自己的学习是一个鼓励。然后学了学认识计算机的各个部件,怎么来组装一台计算机。那时候,真的不知道学了这半年以后能去做什么,那时候在那学的大多数人后来去当了网管和电脑城里的技术员。我有一次和邹老师在一起聊天。那时候比较迷惘,不知道学完后能干啥,我问他学好foxpro后可以去编程吗?他说你要学VF或VB看能不能找个编程的工作。如果你真的要好找工作,要学VC,如果学VC,就要先学C语言和C++。那时候我知道了编程一个月可以挣三千块钱以上,甚至更高。当时我想,一个月三千块钱,要花完也不太容易啊。 呵呵,在后来的两个月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教了。那个邹老师教我们用VF做了一个小的学生管理系统。后来我就买了一本谭浩强的C语言,自己摸索着学,那时候我对计算机的认识仅仅知道计算机由输入系统,输出系统,存储器,CPU组成。然后学了一些简单的办公软件,能认识计算机的一些部件。学过一点foxpro. 记得那时候我学C语言没有人教我(因为那个培训部没有人会),只有自己摸索。幸好我有foxpro的基础。学起C语法来还有点基础。我记得第一次在TC2。0上把一个打印润年例子的代码敲上去。编译成功运行出结果的时候,我真的好高兴。在后来的两个月里我就在机器上一遍一遍敲那本书上的例子。然后看那本书。 
   
  在这学习的半年,我和另外一个很好的朋友交往多起来,小斌。小斌和小鹏都是我中学同学,但我和小鹏一直有来往。和小斌没有什么来往。小斌的家里非常有钱,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他父亲开酒店,做工程。就开着一辆本田雅阁的小车。小斌那时候无所事事,天天上网,玩街机。他家庭条件优越,啥也不想。整天也被父亲骂。就和我一起学电脑,然后没事我们就去上上网。有时候一起去吃吃十来块钱的小火锅。反正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我和他比较合得来吧。就和我玩得比较好。后来第二年他真的就和我一起出去打工了(他出去是因为和他父亲赌气)。呵呵,谁会想到这样的一个富家子弟在外面做服务员呢。 
   
  到了零一年底的时候,我基本上结束了在这个培训部的学习,我姐姐和姐夫看见我学电脑,知道我也是想努力改变自己。我姐姐开始接手管我了。那时我手里也没钱了。辉也告诉了我他的一个决定,他决定跟那个老大去广州混。他说他不想一辈子对着油烟。他们一帮人找了几个女孩,带着女孩过去坐台。我那时候想到外面找个什么装机之类的工作,先养活自己,然后继续学习。一定要在外面打拼好点。可希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零二年的三月,我拿着姐姐给我一千块钱。和小斌两个人开始了南下之路。这个电脑培训部是挂在劳动就业局下面的,本来去之前,是那个培训部老板认识的一个在劳动局工作的朋友说他在那边有关系。帮我们介绍工作,然后我们给了他两百块钱的介绍费。开始的时候他把我们介绍到深圳松岗一个职业介绍所。他以前的一个下属在那里做中介。我在那边一个旅社看见他的下属从内地农村骗来了好多男孩和女孩。都找不到工作,他们到农村宣传可以帮你找到一个月一千块钱的工作。然后收几百到一千元介绍费。然后把人带过来后就全部介绍他们到一些小工厂做普工。三百多到四百一个月吧。我看着觉得这样不对。给朱老师打了个电话,然后他又让我们坐车到了惠州。 
   
  那天晚上到惠州是晚上八点多了,我们找了一个小旅社住了下来。我记得那时候一个床一晚上是七块钱。第二天找到了他们给我介绍的职业介绍所。然后交了一百三十块钱。职业介绍所的人把我们领到了一个工厂。可能那就是传说中的黑工厂吧。那个工厂每天到市区到宾馆,餐厅收一些欲巾,桌布回来洗。在那里每天工作最少也是十二三个小时,有时候十五六个小时。反正要把每天收的货洗完。一个月三百块钱。第一个月的工资要在第二个月月底发,老板说干不到两上月不给钱。我和小斌在那呆了三天就走掉了。我们又回到了那个旅社。那时候压力真的好大。总不能说回来了就这样回去吧。 
   
  我也不再相信什么职业介绍所了。我明白了没有一技之长和文化,想在外面找个好工作是不可能的。我和小斌那两天真是不知所措。我们那天在市区跑了一天,到电脑城,希望看见有招人的。可环境和经济也不允许我慢慢慢找啊。在惠州举目无亲,也没有任何朋友。第二天,我们发现有一个餐厅招服务员。那时候管不鸟这么多了,得先找个事情稳定下来。总不能这样回去吧。就这样我和小斌去做了服务员。我记得当时是五百块钱一个月,刚开始还是蛮高兴的,毕竟有个工作,可以在外面立足了。在做服务员的半年里,我尝尽了在社会底层的艰亲。在那里碰见素质低的客人对你大呼小叫甚至骂你就算了,毕竟是服务行业。可服务员是没有技术性,在餐厅地位最低的。厨房和吧台的吧员也对你对你大呼小叫(也不是所有的人,有的素质很低的广东本地人)。他们在叫你去传菜或者端饮料的时候你稍慢一点。他们就会大骂:“吊毛,快点。小心我投诉你啊!”呵呵,如果投诉上去就算上面不扣你钱,你也少不鸟挨训。一个服务员谁会为你说话呢! 
   
  在这半年里,我看见了一个个穷苦的农村孩子在一份卑微的工作是耗费着青春。我也看到了一个女孩在经历了无奈和失恋的伤心之后投身于另一个行业(后面我会写写这个女孩)。我记得那时候很多男女服务员之间有谈恋爱的,那时候一般一个寝室住着十来个人。那时候她们谈恋爱后晚上很多男孩就到女孩寝室去睡觉。谈恋爱的女孩床上会有一层厚厚的蚊帐。那时的我想这辈子会不会就在这种环境里生存。 

我买了两本书,一本钱能的《C++基础教程》和一本《数据结构》,每天下班后会看看这两本书。但没有电脑来给我调试一下代码。C++基础教程让我知道C++引入了类,有友员,继承这些特性。C++里引入了异常这个机制。我无法深入理解这些东西。当时觉得最难看的是数据结构。看链表时我能理解,用一个指针指向一个结点的下一个地址,这样就行成了链表。看栈的时候我看了一个月。当时把栈理解是先进后出的链表。一年后来我看程序员教程上用数组实现了一个栈时。我才明白栈的实现不一定要用链表。 
   
  在这里呆了四五个月后,我觉得这样下去我学的计算机的那些东西会废掉。可能一辈子就在社会的最底层苦苦的挣扎。我决定辞职回家好好学习,一定要脱离现在的这个层次,可回家肯定是回不去的。家里不会供我去学习,就是在家吃闲饭也不可能的。我打电话给了姐姐和姐夫,姐夫听我说了以后,说你回来吧。我当时也知道这次回去真的要好好努力,不然这辈子真的就只有苦苦挣扎了。并且这次如果学不好。如何来面对姐姐和姐夫?我走的时候,小斌送我上车,他把手里的一千三百块钱给了我。我看着小斌一个人瘦弱的身影,跟他说要不你下个月也辞职回了算了。他说我把今年做完吧,这次不能再回去让父母觉得你在外面啥也做不长,你回去好好学。当车开动的时候,我看着小斌瘦小的身影朝着我挥手的时候,心中一股凄凉的感觉油然而生(当时觉得不应该把他一个人丢在那边,)。后来小斌又做了半年,在零三年初回了家。 
02年九月我回到了家,还是在姐姐那住了下来,回家后刚好我学的那个培训部的邹教师走了,那里差一个老师,那个老板就叫我去那当培训老师。我本想回来找一个装机的活干,同时学编程的。当培训老师比装机应该有环境利于学习。所以就去做了一年的培训老师,刚开始三百块钱一个月,后来几个月后四百块钱一个月。刚好在那看见另一个培训老师在参加自考。我也报名考加了自考。当时我看了计算机几个专业,就是计算机信息管理还简单点(毕竟我初中也没念完,不敢报计算机应用这样的专业),于就是报了这个专业的自考。 

在这一年里,我迷惘的朝着我的梦想学习,我想好好学学数据据结构和C++的基本语法。我自己看数据结构的算法看不懂时,就把代码敲在机器上,然后运行后看结果。再慢慢一步步看。有时候一个排序算法我要看几天。后来我买了一本程序员教程,也准备考程序员。在学程序员教程的时候,由于程序员是本简明教程,指出了要考的一些重点。很多方面讲得不详细。 我发现计算机体系的专业课知识完全是零,当看程序员上的一些知识点看不懂时就找来一些专业书看。 我自考要考高数,可我连初三也没上过。连sin,cos也不知道。连高中的极限也不知道。我只有又借来高中数学看看其中的一些内容。那时候,我真的很迷惘,不知道自己以后能不能出去找一份自己期待的工作。但我想,坚持学下去还有一份希望。如果不坚持肯定就连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这一年里,我把钱能那本《C++基础教程》书上例子的代码敲在了电脑上。我知道了数据结构里的栈,队列,广义表,树,和排序算法。我也明白了二进制的表示有反码,补码,原码。也知道了计算机CPU和内存之间是有寄存器的。毕竟有了一个简单的计算机基础吧。 

在那上了将近一年的班。后来觉得每天教那些OFFICE,foxpro对自己的的学习没有丝毫的帮助。零三年的八月我决定辞职去参加当地一个机构的程序员培训。我上了一年的班,基本工资还不够生活和买自考的书以及学习的资料,我的所有衣服都是我姐买的。当时培训费六百块钱都是姐姐给我的。我说要辞职,姐姐也是全力支持。在以后的时间里,我姐姐给我生活费,买书,到武汉考试。到后来找工作,看病。我都算不清花了她多少钱。姐夫也非常的好。 

零三年的下半年,我零一年在培训部学的一个同学,叫大勇。他学完后家里把他送到我们那的一个大学去读成教去了。那半年里我找到要来了课程表。然后去学校免费听了几个月的课。可惜的是成教生的纪律太差,绝大多数学生来混张文凭的。讲课的老师也大多是刚毕业的学生。水平也很一般。我记得跟我姐说了跟大勇一起去听课时,我姐问读书一年的学费是多少?我说五千。然后她问我想不想去读书。我说算了,我说读书的话还得花四年。要投入这么多钱和精力。我就慢慢自考和自学吧。 

零四年我开始学习VC。VC入门太难。我买了一些讲MFC的书。看上面的例子完全摸不到头脑。我记得我弄了好久才大概明白了windows窗口的消息机制。那时候真的好担心,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差了,以后出去能找到工作吗?我买了一些VC的书,照着上面做例子,买太深的吧看不懂。买一些简单的摆摆对话框和控件的吧,学不到实质上的东西。唉,想起来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5月的时候我考过了程序员,那时候程序员考试已经非常简单,其实拿那个证没啥用。也只能当自己的一个学习经历。 
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迷惘的一年,这一年里学习上进展不大,姐姐为我用了不少钱,姐姐和姐夫都非常好,但姐姐家里来了亲戚和朋友时,我总觉得我不应该在这里的。我的心态越来越不好。那时候好怕,好怕自己以后如果做不成程序员,那以后怎么办?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十月的时候我在CSDN论坛上有人招程序员学徒。后来就回贴联系了发贴的人,他问了我几个简单的问题后就说让我过去。这样我来到了深圳,这是我第一个公司,与其说是一个公司,更准确地说是一个作坊吧。老板和一个合伙人在网上或外面找业务。跟我讲的是五百块钱一个月(包住和中餐)。公司有一个老程序员。老程序员三十多岁,技术应该蛮不错的。那时他们做一个局域网的通讯软件,让我做一个文件传输的那些。那时候我第一次知道了网络通信用socket。然后我做了一个多月,才弄了那点东西。那个公司老板和程序员之间有矛盾。老板在外面接一些网站、小项目(老程序员会用的东西好多,C++,jsp,asp,PB,VB)让老程序员做。可老程序员老觉得给的钱太少了。做那个文件传输的DLL时因为是老程序员的那个项目。问他还蛮好,教了我不少知识。后来老板要我用做一些控件。我有问题问他时,他就不太告诉了。呵呵,也不怪他,主要是他和老板有矛盾。那时候我的心态真的不太好,当时非常失望。学了这么久出来了还是五百块钱一个月。后来我在网上投了几份简历想去看看,就算找不到工作也出出去看看外面的公司是什么要求。当时我既没工作经验,专业知识也不牢固,也没个学历。只有外包公司给我打电话去面试。基本上外包公司都会让你面试通过。然后最主要的就是要带你去华为面试,如果华为的面试通过了就可以过去工作。我在网上找了一些试题,后来到华为面试的时候都问的那些基础的东西。竟然通过了,当时那家外包公司给我定的工资是三千五,试用期%80吧。当时真的好高兴。 

可我的命运真的是多灾多难,我在体检时查出是乙肝大三阳。接着检查肝功能当时转安梅都快一千了,我当时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走在马路上真的快溃崩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份期待的工作,现在又生病(其实多年后想,以我当时的能力,去华为做外包能经受得住那里的压力吗?)。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命运是幸运还是不幸。乙肝本来是大多数是无法彻底治愈的,可两年多后我的乙肝竟然好了。那时候拿着检查结果,医生要我去打乙肝疫苗,我跟高兴的给姐姐打电话。姐姐告诉我,04年底她在北京进修,听说我有乙肝后,有一次去和申府中去玩,当时导游介绍说有个碑许愿很灵的。她许的愿是希望我有乙肝快好。没想到这个愿真的灵验了。呵呵,以后要是有机会去北京的话要去和申府看看那个碑了。 
接下来我回家治病后,05年到上海开始我人生的正式工作阶段。我工作时已经二十五岁,已经过了人生中风华正茂的青春时代。想想在这青春的几年里,浪费了好多时间,包括从01年我打算好好学习时,也浪费了好多时间。那时候我总想,自己受的教育太低。所以在学一些课程时没有静下心来扎扎实实的学习。我曾经想好好的把英语学下,但决心下了很多次。每次都没有坚持下来,后来英语是我工作中最大的障碍之一。 
   
  我和朋友们在年轻时都犯了很多错误,我们也都为年轻的错误买了单,那就是我们逝去的青春。辉在广州跟那个老大混了一年多后。他们回家乡发展。回来后又混了一年后他决定退出。他过去是因为觉得父母早出晚归的种地,做点小生意挣钱不容易。想出去自己挣点钱,然后好好的回家生活。我问他那几年里你们挣到钱了吗?他说钱是挣到了,有时候跟他们去夜总会一晚上就是好几千上万,手里也有钱用,有光鲜的衣服。有时也住高级宾馆。可几年后发现自己手里还是一分钱没有。他跟我说,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一直后悔,那时候过去了。浪费了他的两三年青春。后来他娶了个朴实的农村女孩。结婚生子。和老婆很恩爱,做回了他的老本行,厨师。我一直担心他说回来后放不下又重新回到那个圈子中。毕竟那种生活对很多人有诱惑力。从平静到奢华没什么感觉。但从奢华到平静需要一个人能放得下,看得开。辉能做到这点真的让我十分钦佩。 
   
  阿兴的代价实在付出太多,是几十年。我也没办法改变他。他家是很穷的,他母亲基本上不能怎么劳动。家里父亲也老实巴交,种地和打零工支撑着这个家。他因为家里穷,连初中也没上(他成绩也非常不好,基本上考试及不了格,农村中很多贫穷都是这样,成绩好才让你去读初中。很多就读个小学。我能上初中是因为我当时的确在小学很出众)阿兴在后来的几年里的一些做法让我觉得失望,他学厨师后,在我们几个中是最好的。零零年我在送报纸时只有五百多块。但要自己吃饭。他那时候都有七百块钱了。当里在我们那不错了,辉也只有四五百块钱。每次我和辉去他那找他时发现他总是在和别人一起打牌。并且半个月不到他的工资基本上就用光。那时候我记得辉过几个月给家里交个几百块钱(辉家里非常殷实,其实他不交他父母也不会说什么,只是他知道父母辛苦,交点钱是让父母放心,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懂事的)。我和辉那时经常说他,但他基本上是老样子。在零二年底他去了深圳,不知道他一直在深圳干什么。但我知道他没怎么正经的上班。期间他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有两次我记得很清楚。他有一次跟我说在那边蛮爽。和朋友刚出去玩了一次。以前在家里交的一个女朋友也去了。 后来有一次是叫我把阿辉一起叫过去,说他发现了一个事情可以干,叫我们去他比较放心。呵呵,我对他说了什么都忘了,只记得说过一句,你自己小心点。 他无所谓的态度。04年底传来消息他被抓了。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想要是判个三五年也许对他不是一件很坏的事情。06年判了,是死缓。唉! 
   
  其实辉在那里出来后不久,他们那帮人就出了事情。被逮了,他们都出了好多钱才取出来。后来辉说他运气好,刚好出来了,不然出事了家里人会很着急的。后来我想辉看起来是运气好,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一直没有迷失自己。他出去是年轻的一时错误。当他觉醒的一天发现有个家在等着他时,他就回归了。而阿兴在外面混不知道目地是什么,就这样把自己越陷越深。也从来没想过未来,有过什么打算。就这样让自己一步步迷失在那个圈子中。最后出事情看是偶然,但这份偶然中有夹着一种必然吧。 
   
  小辉无所事事的玩了几年,那时候跟他说学个手艺。他没学,现在也开始后悔。小鹏年轻的时候学裁缝,他觉得没前途,后来去深圳,做过吧员,做过领班。后来回家开的士。07跟我聊天时他也后悔,觉得当初没有坚持。他的师兄弟在广州做服装和办培训,有的已经在广州买房。

这几年的学习阶段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苦苦坚持过来的,有的时候都想放弃。去做一个什么网管的算了。但这辈子我基本上没怎么成功过做一件事情,到后来我发现学编程不是我有多么的爱好,只是我和命运的一种抗争。我的命运中有的是失败,失败和再失败。所以我一直在抗争着,多年后的我一直在想,当时是我对写程序有多么的爱好而学习的吗?其实不是。我所向往的是能成功的达到一个理想。小时候想考大学,但那时候农村家庭都认为考大学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我在读初中的时候也认为我是考不上的。所以当初父亲要我回家不念书的时候我也觉得不太重要。只是后来看见很多成绩一般的同学都上了大学。我一直想我读下去能上大学吗?后来我去学手艺也没成功,我想到外面打工,仅仅想当电脑城装装机。也没有机会。我和第一次动心的女孩四目相对很久也不敢牵起她的手。 所以我一直朝着我当初的梦想编程而努力。我人生也许需要的是这一次来树立信心吧! 
   
  在这几年里,我与曾经儿时和少年时呆过的家也越走越远。父亲的做法让我觉得和他的亲情越来越淡,有的只是一种无法割掉的血缘关系吧。零零年我要送报纸,要交五百块钱押金,都是姐姐给我的。零二年我和小斌去打工,当时出去之前我和小斌回家跟我母亲上坟,在上完坟后返回的路上碰见了父亲。他已经听姐姐说了我马上要出去,他很关心我的样子说了一些话,说啥我也不记了。然后我和小斌就走了。走了后,小斌问我,你爸爸为什么不给你钱啊?我以为他喊你要给你钱的。我苦笑了一下。本来那时候家里情况不好我也知道,可半年后我的那个弟弟要去深圳。钱全部是家里出的。后来我和姑妈说起这些,第一次姑妈说要我想开些。 后来姑妈说,你爸爸说了,你有你姐姐在管呀,那个弟弟去深圳的钱是家里借的! 呵呵,姐姐对我有义务吗?能给他借,不能给我借? 我真的觉得跟他们无法做多的沟通,他们真的没有把我当家的一份子了。零四年我乙肝住院的时候,姑妈来看了我,姑妈看了我后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说你现在就是没什么钱,还是去看一看他吧。他们都没有来,估计觉得有姐姐在管我吧,可当时姐姐还在北京进修。 
零五年四月,我参加完自学考试后来到了上海,当时要到上海是因为有一个朋友在这,阿华。阿华是我初中同学,从初中开始关系就不错。后来读高中时我经常找他一起玩电脑游戏,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开始是他教我玩的红警和星际争霸。我在阿华这住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阿华对我非常好。阿华是一个非常实在的人,为他的同事看对我非常好,就问阿华我是谁,是不是他的老表(表兄弟的意思)。阿华说是。就这样他一直叫我老表,我也叫他老表。后来的几年里,我们一直这样称呼地方。 
   
  我到上海的时候是05年四月二十五日, 在深圳和上海的面试经历使我感到了前途非常艰难,当时我没有一个学历。也基本上没有啥正式工作经验,程序也只能写简单的逻辑,计算机体系各学科没有一个好的基础。那时我想不应该学VC这门语言,因为学VC对基础知识,英语不好的人来说上手太慢,让你有时非常郁闷。 
   
  我投了不少简历,只有一些做对日的外包公司让我去面试,可基本上都没啥结果。无论在深圳,还是上海的面试,其实面试的人最关心的就是两点,你的工作经验和做过的项目。这两点我基本上为零,如果没有这两点,再看你的学历和你的基础知识,当你前两点没有也不是一个科班出身时,你的劣势也就显示出来了。国内的公司总是希望你能很快上手的。在上海面试的这段时间,我自己总结了一下,觉得自己要拿点动手能力来,然后才能找工作的时候有点资本。我在网上详细地搜了一下利用TCP协议的SOCKET建立连接的过程和代码好好看了下。也正是这点,让我拥有了第一份工作。 
   
  后来我在上海的第一家公司要我去面试,这个公司对技术要求并不高,也不是一定要求学历。 
  第一次面试的时候,是两个人,一个人事经理和一个业务部门的经理,我进去后他们开始没说话,我问他们要不要我自己介绍下,他们说要,我简明地阐述了自己的学习经历以及在深圳实习的经历(这这点给了他们一个好的印象,面试的时候给别人的印象也很重要的)。然后他们问了我点基础的问题,就让我第二天复试。记得复试的时候要我用做一个用TCP建立连接后收发的小例子。让后把收到的内容插入到数据库。这个正好是我前一段时间看过的。我大概费了点时间完成了这个。技术经理看了后就说没什么问题。这样,我拥有了我的第一份工作。 
   
  然后讲好的工资是二千五,试用期两千。当时我写的学历是中专(我的大专当时还有三门没考完),后来人事让我拿学历的时候,我说没带,让家里帮我寄过来。然后我给辉打了一个电话,赶紧找路边办证的办了一个给寄过来。零五年二十号是我第一天在上海上班,然后开始了我三年多的工作生涯。 
进公司后,技术经理给我一本C#的书,说以后公司开发程序都用这个。然后我看了几天C#,技术经理让我两周的时间做一个用SOCKET转发的程序(现在看来是很简单的,就是四五个socket连接,然后做服务器的客户端,对收到的数据做一点逻辑后然后转发一下)。然后把一份文档发给我后。我对公司业务逻辑一窍不通,当时对C#也不熟悉。当时觉得压力好大,从小自卑的习惯又暴露出来。那时候不懂得调整自己的心态。觉得这个东西若做不出来,自己还有什么用,肯定也过不鸟试用期。那样的话,还能找到公司吗?这辈子还能干啥?反正那时候也没啥办法,只有一个人在那死弄(当时也没人会,公司就两个程序员,一个用DEPHI,另一个好好像会JAVA和C++)。现在想来当时我应该好好看看C#基础的书和分析一下逻辑上的处理。当时一个人闷头做得非常郁闷。不过最后还是交了一个东西出去,虽然很不稳定。 
   
  后来慢慢对公司业务逻辑了解后,也开始慢慢上手了。其实公司所要求的技术并不深。基本就是读写数据库。还有就是用几个socket通道与合作方交换下数据。所以后来的工作都基本上这样。工作了快一年的时候工资也涨到了四千。06年四月合同快到期的时候,我开始考虑跳槽的问题了,因为公司内部管理非常混乱(很多小公司都这样吧),主要是关系户太多,老总和老板都介绍了不少人进来。然后这些人基本上不干啥事。搞得部门之间又经常扯皮,我也受到影响(一个东西有时改来改去,比较头疼)。本来我想老老实实干我的活,拿点工资就好。后来觉得也学不到什么新的东西,而这个行业也日落西山,像这样的小公司都越来越难以支撑。 
   
  命运让我在幸运和不幸之间徘徊吧,那时我用了一年的C#,会写点简单的小东西。当时想换工作,在网上也没找到啥合适的,我的QQ加入过一个技术群。当时群里的一个朋友帮我推荐了下,我到了现在的公司面试。按说我绝对是进不鸟的。我学历没有,基础专业知识和英语也不好,C++工作经验没有(VC的水平还是停留在摆弄摆弄对话框,或google一下,自己能动手分析和写东西的能力很差),并且没有那个行业工作的经验。那次面试的时候,因为我是内部推荐的,加上懂一点点网络上的东西。这样就让我进了公司。 

在试用期里,老大给了我一些英文资料给我看,看得我头都是大的。那三个月又让我回到了当初工作的那种感觉,觉得自己还是什么都不会。后来试用期满后,我以为公司会不要我的。呵呵!当时不能干出啥事情,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但领导找我谈了一次话,开始我进公司的时候谈的工资是五千,试用期是四千。领导找我谈了话,意思是说工资不怎么变,等以后做出了成绩在涨。我也没说啥。然后老大就让我做一些外围的小东西,他写的代码,让我做一些测试例子。我后来的了一年多里我就做这些。 
   
  这样,直到07年七月我跟领导提了下,能不能涨涨工资。当时我在MSN里说的,领导打来了几个字:“呵呵!***会找你的”。我的工资终于到了五千。在这一年多里,我和大多数程序员一样,下班后用游戏麻醉着自己。没有努力去学习和提高自己。就这样得过且过吧,当听见别人工资高的时候,觉得运气很重要。其实很多时候付出和收获还是成一定正比的。 

我人生中也其实也有幸运的一面,因为偶然的幸运入了当初梦想的行业。并且有公司也培养了我。公司里的两个老大都很好。我的老大教了我很多东西。让我对C++有了更深的认识,也让我有了点工作的信心。另外一个老大(我们主程,是我老大的老大,我进公司一年左右他跳槽了),他为人也很好,我也很感谢他。到了零七年底,我对工作的感觉也有点找到感觉了。工资也涨了些,公司每个月发的小奖金比原来也高多了,基本上每个月的收入也有税后6.5K了。零八年年过完后,技术群里的一个朋友说他们公司招人,我想过去看看,没打算跳槽。但想出去看看自己能力如何了。当时我过去面试的时候,那边的主程问我:“***(我们公司以前的主程)你认识吗?”我说:“认识,是我以前的老大。”他说:“他是我朋友,我问了他你怎么样,他说蛮好的。他让我照顾你。”然后问了我一些C++基本的知识。就敲定说要我去,当时我提的是税前7.5K。那边公司也答应了。不过我还是没打算过去,因为那时候公司项目重构,有一块让我自己来写,我没有打算走。再就是工资没有什么根本变化。但以前的主程帮我说话我真的很感动,因为我水平那么差,并且他在时我实在没做什么正经的东西出来。自己也不太努力,有一种得过且过的心理。 
   
  在年轻时的迷惘一直缠绕着自己,本来我以为自己要是工作后,会找到自己的方向,可这些年一直还是这样。和大多数程序员一样的习惯,喜欢熬夜玩游戏。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反正应这样得过且过,有时候觉得自己像行尸走肉一般,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周末就在网上泡着,用游戏一直麻醉着自己。有时候我会想,命运对我真的是不公平,生在了一个穷的农村家庭,一岁让我失去了母亲,从小到大在一个有阴影的家庭生活,初中也没让我念完,年少的无知让我曾经浪费了一些光阴,可我那时只是想学一个手艺,可上天又让我的眼睛又近视,也没有一个家让我回归。每个人也许都会像我这样埋怨命运的时候,我也曾经无数次的埋怨。08年过年的时候,我想想我已经二十八了,我儿时的朋友基本上都成家生子了(没有生的也在老婆肚子里)。我苦苦的想着我的人生,我追求了这么多年结果就是一个人在外孤寂的打工生活吗?总是想着自己有多少钱,可以回家买个房子,以后娶个老婆?我打电话跟辉倾诉,辉说:“你现在不错了,在外面工作开始顺手,工资比我们都高一些了。好好做以后会比我们好的,你想想阿兴吧,你现在真的很幸运了。” 我跟辉说:“其实我真的不想追求这样的生活,我和你一样,其实年轻的时候无知,后来真的只是想找个和自己合得来的人结婚,平平淡淡的过日子。我也不是一定要攒钱买房子,如果我有个正常的家,我干嘛一定要想着买房子,可我从小到大没感觉有过一个真正的家,我现在打算买房子真的想回来建立一个自己累了能有个地方回归的地方,现在压力好大……”我记得我说了好多好多。 可辉在我说完后说了一句话:“你说的都是事实,可这些都是命运,你只有接受,要改变也要你自己的努力……” 呵呵,自认为我后来看了那么多书,自己也闯荡这么多年,自己懂不少道理。可最后还是辉的一句话惊醒我。是啊,都是命运,要改变也只有通过自己努力,再多的抱怨也改变不鸟你的状况,只能让你的情绪越来越急躁。 
人生总要经过青春年少,青春年少是幼稚的,但也是最真诚的。也许是你多年后觉得青春年少时的感情是幼稚可笑的,但那却是人生中最真挚的感情。也只有在青春年少时会有那种真挚会留下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也许那份回忆中有一点伤感,也许结局并不完美,但留下的却是一辈子不能忘记的情感,这份情感会一辈子留在心底,当你不经意的回想起来,就如人生中品尝一口陈年的老酒。那份感受,只有自己能体会吧。我的人生留给了我什么,留给我的只有失败,我的青春没有什么美好,但也有回忆,但想起来只是失败和无奈。 

青春年少时和对方的一个眼神,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九九年暑假的时候,我遇到了我人生中第一次动情的女孩,雪玲,那时的她刚高考结束。雪玲非常可爱,她笑起来的样子我至今还记得。我和雪玲并没有真正的开始,我相信她和我有过一样感觉,虽然我从来没表示,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连手都没牵过。但我一直认为我们是有过感觉。人生只有那个年龄才会有那种刻骨铭心的真情,认识她的时候她刚高考结束,我第一次在一个网吧见到她时,那种四目相对的眼神,也许只有在青春年少才有的一种感觉。 

那时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和她吃吃麻辣烫和逛逛街。每次逛街,我会扭过头去看她,她发现时,会微微低着她的头。我和她之间那种感觉我也说不出来,我很想表示,但不敢。中间的那层纸我真的没有勇气去捅破,她家在城市,且爸爸妈妈都在比较好的单位。当时的我是什么?真的是一无所有。如果我有一个完全且殷实的家庭,即使在农村,我想我会鼓起勇气告诉她,我虽然现在什么也没有,但我会努力的! 会争取和她好好开始一次。当时的我真的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自卑,我不敢表示,真的,一点也不敢,直到最后,无疾而终。我自己其实心里真的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痛。 


雪玲后来去上学,到我们城市的另一个地方读大专,我有一个月的时间没去找她,后来终于忍不住打了她的寻呼机,和她聊了好久,最后告诉她我那个周末去看她。当时的她在电话里听说后非常的高兴, 那个周末的晚上我来到她学校,她还特意的去把做了头发,当时那晚那划了一个粉红色的口红。我和她去吃饭,然后逛街。到十一点的时候我想把她送回学校的时候,她告诉我不想回了。我和她一起去看通宵录像,那天,我真的好想想牵起她的手,可我不敢,自己不管能不能对一份爱情给一个结果,就是来面对这份爱情,我也没有勇气。在通宵录像室里,她看了一会就靠着我的肩睡着了,我扭过头看着她的唇,我看了很久很久,我多想当时吻一吻她的唇,哪怕轻轻的吻一下。当时觉得如果没有对她说我爱她就吻她或牵她的手是一种亵渎,对自己最爱的人的一种亵渎。我真的没勇气对着她说,我爱她或我真的好喜欢她,因为我知道当时的我没有资格去追求一份爱情,也负担不起这一份爱情。那晚的心情我想没有人能够明白。后来我一直想着很多很多事情,根本没有看后来放的电影。

后来我又见了一次雪玲,这是我最后一次见雪玲。那天她回家后,我们出来一起去看烟花,在市中心玩到了十点钟的时候,我问她为什么还不回去?她爸爸妈妈管得紧,在家要她九点半回家的。以前有几次晚上出来都是九点钟的时候我送她回家。那天我送她到了她家的那个巷口,在昏暗的灯光下,她转过头来看头我,我也看着她,就这样四目相对了很久,我当时笑着说,你怎么还不去啊,都十点半了。呵呵,那是一种帮做潇洒的笑吧!雪玲走后,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昏暗路灯的马路上走啊走,我也不知道走到哪,最后我来到护城河边坐了很久,那天晚上河边的微风吹着我,我的心情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来描述,有一种觉得上天对我太不公平的感觉吧。让我自己真的没勇气拥有一份自己的爱情。

那次后,我没不敢再去找雪玲,后来她打我的呼机。我让阿兴帮我回了一次。告诉她我去外地了,以后回来了会去找她,可我再也没有去过(如果我的人生在一两年前有很大的转机,我会去找她,告诉她一切我的感受,可老天这个机会也没有给我)。是不敢吧,不敢让我自己再有那种痛苦的感觉吧。后来我曾经有过去找她的想法,但终究是没有敢去,多年后的她也有自己的生活了,我又何必去打扰她。现在想来,和雪玲没有开始是对的,如果开始留下来是更长一点的痛,而这些年来想起来是一种隐隐说不出来的痛吧。只是我不知道我不去找她会不会让她觉得因为我觉得她不漂亮而不去找她(曾经我和她说她穿什么很好看时,她当时幽幽的对我说,我长得又不漂亮!),当时的我应该告诉她是我心底很好的女孩,当时我真的觉得她好可爱。 

年轻很无知,但也很真诚。人生总是希望在年轻的时候能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感情,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但我人生的经历回忆起来就是无奈,真的好无奈。在后来的岁月里,我真的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也极度的自卑,觉得自己真的佩不上一个好的女孩。自己算一个什么呢?呵呵!唉!我不想用那些词语来形容自己。 

我的朋友辉,也和我有过类似的经历,辉比我还小一岁,辉年轻的时候长得比较酷,是让女孩看了比较容易喜欢的男孩,也的确有许多女孩蛮喜欢他。辉也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淑敏,淑敏真的长得很漂亮,也是一个城市女孩。辉和淑敏开始过,确定过关系。但辉也和我一样自卑,只不过他可能表面上比我好些,因为毕竟他有一个正常的家庭,虽然在农村,当时辉二十岁,淑敏只有十九岁,辉做厨师,淑敏做幼师。辉和淑敏交往几个月后,让他有了想改变人生的想法,因为他觉得做厨师都不好意思去淑敏的父母,一个月几百块钱能给两个人带来什么呢?后来辉下定决心去广州混,走的时候辉给淑敏打电话说:“我去做点事,以后会好的,做好了就回来找你的!”呵呵,现在想起这些当年真的好幼稚。辉以后没有去找过淑敏,就像我以后没有找过雪玲一样。但辉当时至少有勇气说一句承诺。辉对淑敏有一个交待,可当时我连说一个承诺的勇气也没有!辉抱着满腔的热血去了广州,跟我报着满怀期望去惠州一样,都期望能届此让自己的人生展开一个好的诗篇,但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我也不用写了。 

每个人的出生,决定了他在这个社会中的层次。越是出生底层,越是不甘心自己的命运,不想自己一生就在社会中苦苦挣扎。我和辉在那个热血年少的年龄,又怎会甘心?摆在自己眼前的感情自己只能装作不见让它远去,自己又怎会觉得公平?但一个人要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和层次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越是底层的人,每走一步,都要付出比常人付出得更多的艰辛。否则就只有走向极端,可能下场就是一生尽毁! 


在我的人生中,让我非常难忘的一段岁月就是在惠州的半年,在那段岁月里,让我知道了现实的残酷。在惠州我没有感情经历,但却有一个让我了一辈子记得的女孩,记住她,是因为我觉得她的命运和我一样坎坷。零一年底,我在那个培训中心学完电脑后,想到外面闯出一点天空出来。家乡留给我的只有失望与伤感,我希望能出去找回一点生活的自信! 
零二年初我和小斌两个人一起到外面。小斌家里条件非常好,他那时和我到外面去完全是因为在家无所事事,他老爸天天骂他不争气。他出去完全是因为和家里赌气!我当时到外面则真的是想好好做事,当时学了电脑,希望一边工作养活自己,一边继续学习进步吧!这么来说吧,小斌是全无压力,他当时打算先自己找找工作,不行去深圳投奔亲戚!我则是山穷水尽,破斧成舟! 

现实让我一步一步明白了许多人生的道理吧,到惠州先是经历黑工厂让我明白没有文化和一技之长找工作的困难,然后举目无亲的处境知道了在外面打工的艰辛。在惠州的那两天真的让我心情凄凉,我出发前,朱老师(那个培训部的老板)跟我说过一句话,先生存,后发展。当时我不懂。后来到了那个环境下算是慢慢明白了吧。当时的我们就住在惠州长途汽车站旁的一个小旅社。在那的每天一顿饭就让自己要少两三块钱,每一外晚上要七块钱啊。对面的一个餐厅招服务员,我和小斌去试了下。当时招服务员就招十来个,只要三四个男生,女孩要的多点,可当时报名的男孩子有几十个。最后算是还好,先是让我们试用几天(没有工资的),试用期间对我们来说就是让我们能吃得饱一点,不用再出饭钱。试用三四天后搬到了寝室,不用再花钱了,终于让我松了口气,当时我手里也只有两三百块钱了。 

接着开始了我的半年服务员生涯,遇见了一个女孩:远琴,远琴的经历是一个农村在外打工女孩命运的无奈的写照。远琴是和我同一批进来的女孩,长得很漂亮,是那种放在人群中能一眼认为觉得漂亮的女孩,可以这么来形容吧,在女服务员里就她一个是与众不同的,别的服务员基本上都是相貌普通的女孩,即使有一两个较好,也和她很有差距。她是八三年出生的,当时十九岁,呵呵,这是人生中多么美好的年龄啊!但这时的她,已经在外面打工一年多了,她在来这里之前,在博罗的一个工厂做了一年多。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她是一个能吃苦的女孩,因为工厂的打工是枯燥而辛苦的,虽然她可能不是在像我那种变态的小厂,但也是蛮辛苦的。我不知道远琴后来的命运如何,但我却知道现实的无奈也让远琴的人生观会有所改变,她应该也曾有过像我的那种对人生的失望! 

我那时也还算是年轻(虽然不是很小了),也肯定有男女间的情感!当时有一件事也让我有点动心,我们那一批进来的服务员后来慢慢就熟了,有时候当然在寝室就一起聊聊天,开开玩笑。有一次我们一起开玩笑时,我和远琴也比较熟了,我就拿她开玩笑吧,她突然间就眼红了,跑回寝室哭了起来。后来他们来告诉我她在那哭,我有点不好意思了,也只有到她的寝室看她坐在床上哭着。我看了会,然后就拉着她的手(她的手好白的!^_^)说,不好意思,真的是开玩笑的!就这样老说这几句话,说着说着,她就笑了一下。其实当时间我也膨然心动过,后来,我在那打工的半年,没有对远琴表示什么,也没有和任何女孩谈过恋爱。其实这些并不是我有多高尚,本来做服务员也是一个正常的行业,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当时做服务员的要比吧台的和厨房的矮一些,否则有的人就会说你很吊(广东话,就是说你很傲吧),服务员没有技术性,真的是备受冷眼吧!唉!我真的想脱离这个层次!在那里打工一个月是五百块钱,如果和一个女孩子谈恋爱的话,还能有钱留下来吗?当时的我有两个打算,一是自己攒个几千块钱回家继续学编程;二是到深圳继续找一个电脑方面的,比如网管、装机,然后慢慢学习,慢慢进步。但在外面打工的生活真的是孤寂,非常孤寂。所以当时男女服务员中谈恋爱的也非常普遍,但基本上是没有结果的,大家都是来自天涯海角的穷苦人,在一起工作时因为孤寂而在一起有个慰藉,任何一方离开时基本上就各自飞了。但有一点,一般女孩用情会比男孩用情认真一些,虽然大家可能知道没有结果,但也有不少女孩还是认真的。我说这点是因为我曾经看见过,一个女孩要辞工走了,和她谈恋爱的那个男孩送她都懒得送,那个男孩真的是找一找临时的安慰吧!那个女孩走的时候哭得非常伤心! 

转载于:https://www.cnblogs.com/huhudollar/articles/4646053.html

  • 2
    点赞
  • 0
    评论
  • 1
    收藏
  • 一键三连
    一键三连
  • 扫一扫,分享海报

表情包
插入表情
评论将由博主筛选后显示,对所有人可见 | 还能输入1000个字符
©️2021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