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被漫画骗了..棋魂真正的结局是....

棋魂本来不是23棋结局
是因为在北斗杯篇,因为韩国棋士高永夏的设定,
引来韩国方面的不满,为了平息事件,集英社方面在故事才让韩国胜出,
而且暂停连载(甚至完结),大家又点睇?
节录内文:
棋魂书中出场人物常有影射现实棋士,高永夏的狂傲形象,影射的是南韩天才少年李世石,并且其实影射得很棒,
除了长相外,李世石就是这样的人,韩国读者受不受得了,则是另一回事
原著作者就是这样子....因为被人告....所以就无法 连载下去
结局咁早完 因为引来韩国不满 所以暂停连载 所以作到光仔输左
就是这样子...棋魂就结局都没有
但是给我在网上找到原著...棋魂结局...
我本人很喜欢棋魂.........
以下就是真正的结局.........
前回提要:自从塔矢行洋老师引退之后到目前为止,日本围棋界各头衔战接二连三的被年轻一辈所胜出:
塔矢亮继承父亲成为新一代名人,绪方精次在获得十段头衔之后又赢得了棋圣和天元两个头衔,不久之后,仓田八段也摘取了王座的头衔,目前仍然保留头衔的老一辈棋手中,只剩下桑原本因方了。
而进藤光,刚刚晋升为四段的17岁少年,终于打入「本因方」循环赛,并击败对手越智、和谷等人,获得向桑原老师挑战的资格!
而为期两天的「本因方」挑战赛,光仔的表现令人刮目相看,尽管是第一次参加头衔战,他不仅没有怯场,反而恰到好处地给桑原老师以回击,到第七场比赛开始之前,他们打成了3:3的平局,那么最后的关键一局情况会怎么样呢?
「进藤光……他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围棋周刊的编辑三宅先生一边看着直播的荧幕一边感叹。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参加头衔战吧,表现不俗啊!」仓田先生吃着荞麦面,却目不转睛地望着电视机。
而塔矢、绪方等人都聚集在日本棋院的直播间里,等待着第七局的结果。
「按照现在的情形,进藤胜出的可能并非没有呢。」
绪方吐出一个烟圈,缓缓地说。
「进藤……你终于开始发挥实力了吗?……」
塔矢虽然没有回答绪方的话,却在心中默默地想着,不禁回忆起四年前他们的第一次对战:「你的棋力有几段?」
「我也不知道……应该比较厉害吧!」
「不知道却说比较厉害,啊哈哈……!」
----------------------------------------------------------------------
定石的手法很古老,下子的手势很外行,可是,自己却真的败在他的手上了。
但,为什么在中学团体赛的时候遇到的他,棋艺一下子退步那么多呢?
「在你的心中,有另外一个你……在围棋会所跟我下过两次棋,那是……SAI!抑或
是……现在的你?」塔矢看着「幽玄棋室」中专心致志下棋的光仔,心中充满了疑问。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离第七局开始已经过了四个多小时,桑原老师渐渐露出了疲态。
「不行了吗……?毕竟年事已高了啊……」桑原老师的手指夹着白子,久久没有落子,「日本的围棋界,真的已经刮起一阵年轻的风呢……!」
「但是,进藤光,你有资格从我的地方夺走本因方的头衔吗?」桑原老师那狭长的眼隙中射出精灵般的光芒,「如果有的话,就在这里打败我吧!」他将一颗白子「啪!」得定在出乎意料的地方。
观战的人们均是一惊:
「竟然还有这一手?!不愧是桑原老师……」可是,光仔却没有慌张。
他慢慢地收起手中的折扇,不慌不忙地执起黑子。
「进藤,你要怎么应付呢?」塔矢仔细地观摩着棋局,暗暗地想。
优雅而纤细的手势,冷静而自信的微笑,光仔下出了关键的一步。
「什么?!?!」这一步棋顿时引起场内场外一阵喧哗。
桑原老师吃惊地看着光仔的落子,围棋周刊的三宅先生和做报道的记者们都发出了惊叹,而更多的人,仓田、绪方、塔矢、伊角、越智、和谷、森下、白川等一干职业棋手脸上则浮现出更为奇特的表情,
那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是─骇异!因为他们的脑海中同时浮现出一个人─「本因方……秀策!!!」
「幽玄棋室」中,再一次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佐为,你看得到吗?……现在我所下的棋。」
光仔凝神在棋局上,脑海中浮现起第一次和佐为来这里下棋的情形,—那是他成为新初段后的幼狮战,与塔矢行洋老师的对决。
来到这间充满了幽玄气氛的棋室里,佐为他禁不住就想亲自上阵呢!还和光仔闹起别
扭。
「佐为那家伙,总是叫嚷着要下棋呢……」光仔默默地怀想着。
「可是,如果不是你曾经那么无私地站在我身后,就没有现在的我!」
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折扇。
「我的棋中,有你的存在……佐为,你一定看得到我所下的每一步吧……」
桑原老师陷入了苦思冥想中,而光仔的思绪依然沉浸在过往的回忆里。
「本因方秀策……就是佐为你啊,……所以,这一局我一定要赢!」
他抬起头,眼眸中露出坚定的神情。
桑原老师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我认输了……」
他低下了头。
东京日本棋院再次掀起喧哗。
「我想我确实……应该让位了……」桑原老师的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和蔼笑容,「日本围棋界需要一股年轻的风呵……少年,你赢了!」
「谢谢……桑原老师您的指教!」
光仔的眼里浮出一层柔和的银光,他站起身走到桑原老师的面前,大声地说。
----------------------------------------------------------------------
历时两天的「本因方」挑战赛终于结束了,而新的本因方也就此诞生—进藤本因方。
就这样,以绪方精次、仓田厚、塔矢亮和进藤光为首的新一代日本围棋界顶尖高手终成定局,
老一辈的棋士们也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后退出了职业棋坛的舞台。
然而,故事并没有完结,因为还有来自韩国和中国等职业棋手的威胁,以及更年轻的后辈们的挑战呀!
----------------------------------------------------------------------
走出「幽玄棋室」,难缠的媒体们倾巢出动,把光仔围得水泄不通。
「哎呀,真糟糕!」光仔望着铺天盖地的采访者,脑后掉下一滴汗。
幸亏三宅先生帮忙解了围。
「各位,进藤本因方刚刚下完比赛,让他休息一下再做采访吧!这也是媒体应有的职业道德呀!」
「说的好听,结果还不是想周刊围棋做独家采访?」
虽然有些记者们这么嘟囔着,但是三宅先生是有威信的报刊编辑,大家也总算「放过」了光仔。
「啊,真是太谢谢你了,三宅先生。」
「太客气了,进藤老师。应该要先祝贺A吧!」
「不……别称呼我老师行吗?」光仔吐了吐舌头,「还是像以前那样叫吧,很不习惯呢!」
三宅先生刚想回答,只听到从身后传来塔矢亮那沉静的声音。
「进藤,祝贺你。」
「塔矢……」
进藤回过头,看到了穿着西服的塔矢和绪方。
「谢谢。」
他也以平静的口吻回答他。
「话说回来,你真的变强了呢……四年多前,那个让我觉得深不可测的进藤终于回来
了……」
塔矢望着他的眼睛,极力地想寻找些什么。
光仔迟疑了一下,突然问道:
「塔矢,我问你:四年前的我和现在的我相比,哪一个比较厉害?」
「嗯……不相上下呢。」
「真的吗?不相上下啊……」
光仔不相信地问。
「啊,我的意思不是说你没有进步呀……因为我也在进步呢!」
塔矢会错了意,忙补充道。
「不……能说不相上下就已经……是最好的评价了……」
光仔抬起头,仰望着天空中飞翔的鸟儿。
「塔矢,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什么地方?」
「因岛。——本因方秀策的出生地!」
两位年轻的棋士,怀着各异的心情,一同PowerZone上了前往广岛的列车。
「哪,进藤,为什么突然要去那地方呀?」
塔矢还是有些疑惑。
「因为……我觉得会有什么好事在那里发生呢!」
光仔神秘地一笑。
「我的心中,有另一个我。」
「哎?」
「两年多前,你不是这样对我说吗?」
「可那是我的胡言乱语呀!」
塔矢的脸红了,但是光仔却面色严肃。
「塔矢,你并没有猜错,我的心中,有另外一个我;一个可以和本因方秀策媲美的
我……想知道原因的话,到了因岛我会告诉你哟!」
「是这样子吗?……」
几经转车,他们终于踏上了因岛的土地。
海滨的空气异常清新,到处可见翱翔的海鸟,感受到与东京截然不同的舒适气氛,塔矢与光仔不禁精神一振。
「怎么说呢,真的感觉好象会有好事发生的样子耶!」
光仔深吸了一口气。
「你以前就来过这里吗?」
塔矢见他熟门熟路的,便问道。
「是啊,很匆忙地来过一趟。你呢?」
「我只去过东京的秀策墓地。」
「那这里应该有很多地方值得你去呀!」
光仔拉拉他的衣服,「我们快走吧。第一站:秀策纪念馆。」
「秀策纪念馆?」
「嗯,秀策的出生地呀。」
----------------------------------------------------------------------
带有和式风格的庙会展现在两人面前,篱墙围着的庭园里立着一块大理石碑,上书「日本第一棋圣本因方秀策」几个大字。
欣赏着幽静的风景,光仔回忆起曾经为了寻找佐为而特意来此的情形;秀策纪念馆的景致似乎一点也没有改变,然而来访者的心情却不同昔日呢。
「就是这里吗?」
他们停在一间屋子前,在门口玄关处换上拖鞋。
柔和的阳光穿过薄薄的窗帘透进朴素的房间,窗边一盆淡雅素洁的菖蒲花正悄然绽放。
明凈的玻璃柜子里,整齐地陈列着秀策的遗物:带着四脚的棋盘,散乱的棋子,已经有些泛黄的棋谱,还有歌舞伎的道具,字画卷轴,油纸伞,横笛,桧扇等等100多年江户时代的器物。
「保存得可真完整呀。」
塔矢一件件浏览过去,发出了感叹。
「还有呢,我们去看看秀策的墓地吧。」
光仔似乎有些等不及的样子,拉着塔矢来到后山的墓地。
「不只是秀策,历代所有的本因方之墓都在这儿哪!」
塔矢边走边观察,随着光仔来到一座青灰色的石碑前,看到上面用工整的字体写着「秀策四量墓」这五个字。
墓碑的雕花基石旁,放着前来拜谒的人所留下的白菊花。
他们不约而同地驻足在这墓碑边,没有说一句话。
风飒飒地吹过,可以听见啁啾的鸟声;白菊花的叶子上沾着晶莹的水珠。
「本因方秀策啊……」
第一次,如此接近的感觉到这位江户时代的棋圣,尽管从那至今已经过了100多年,可是现在的棋艺是不是超越了那个时代呢……?
墓地里非常的安静,仿佛不愿吵醒安睡在这里的灵魂。一个身穿褐衣的僧人,长时间地伫立在墓地中;偶尔会有一只受了惊吓的鸟破林而出,才稍微显出这里的生机。
「果然……还是不在啊……虽然早就猜到了……」
光仔颇觉失望。
「谁不在啊?」
塔矢侧脸问道。
「不,没什么。我们再去一处地方吧。」
「呃?」
「竹原的宝泉寺啊,秀策曾在那里下过棋。喂,我们要不要用那时的棋盘来下一局?」
「好是好,不过……那么珍贵的东西,收藏的管理员会让我们使用吗?」
「没问题的啦,那里涨悝B是很好说话的人!走啊!」
「知道了啦,你不要扯我的袖子嘛……」
光仔迫不及待地拉着塔矢来到宝泉寺,他们屏气敛神地走过那些阒无人声的厢房,来到收藏秀策棋盘的那一间屋子里。
「这就是当时使用过的棋盘,小兄弟,我记得你好象来过吧。」
管理员大叔似乎认出了光仔。
「哎,两年前来过呢。大叔记性真好!」
「呵呵,因为会两次来这里的人并不多见呀。小兄弟,你也会下围棋吗?」
听着那个大叔近乎于没有常识的问题,塔矢和光仔相视一笑。
「大叔,你能让我们用这个棋盘下一局棋吗?」
「可以呀,这里是棋子。」
那个管理员很大方地说,还把当时所用的棋子也拿了出来,又叮嘱他们:
「不过,还是要尽量小心一点啊。」
「是!」
塔矢和光仔异口同声地答道,很快地相对而坐在棋盘的两边。那大叔微笑着看了看他
们,便起身走出门去。
「呀,我用黑子。」
猜子的结果,是光仔执黑子,塔矢执白子。
「和那个时候一样呢。」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塔矢冒出一句话。
「……是呀,不过,和你对决的人可不一样哦。」
光仔在「星」的位置下了第一手。
「这是什么意思?」
塔矢也同样下了「星」。
「在我的心里,曾经存在有另一个我。」
光仔一边落子,一边说。
「他是平安时代的棋士,以前在本因方秀策的心中复活,100多年后又复活在我的心
里,借着我的身体继续下围棋。—为了达到神之一招!」
光仔的脸色很平静,尽管叙述的是一个并不平静的故事。
「那么,曾经和我在围棋会馆下过棋的人果然……」
「是佐为呀,那个复活在我心中的棋魂,——藤原佐为;也是网上那个打败你爸爸的
SAI。」
「藤原……佐为……SAI?」
塔矢重复着这些名字,光仔继续说下去。
「我在佐为的影响下开始下围棋,而且,以你为目标……可是有一天,佐为消失了;就是在我成为新初段后不久。」
「是你连续不战而败的那段低潮期吗?」
「没错。我为了寻找佐为,来到过这里。可是,他彻底地消失了……」
光仔低垂着眼帘说。
「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居然真的有鬼怪的存在。」
虽然已经猜到些什么,这个匪夷所思的故事还是让塔矢感到不可思议。
「现在你明白了吧,为什么我的棋艺一下子好一下子坏了吧。因为我是个蠢材,光想着自己下自己下,完全没有考虑佐为的心情……」直到今天,他还是把佐为消失的责任归咎在自己身上。
「我也要跟你说对不起,塔矢,我知道你很想和佐为下,可是就因为我的缘故你们下棋的机会很少……我想佐为他,一定是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吧。」
光仔的眼中涌起一种酸酸的感觉,一想到佐为的消失,他还是无法克制悲伤的心情。
「不……我认为不是那样子的。」
塔矢的眼中亮着光芒。
「哎?」
光仔不解地看着塔矢。
「因为,我想他应该和我们一样,发现了你的光芒,你的与众不同之处。我想,他一定是带着希望和欣慰离开你的,他相信你可以完成他所没有完成的事情,.....神之一招
!」「神……之……一……招?」
光仔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心中划过一丝奇异的感觉。
这个时候,房间里想起一个声音。
「是呀,小光,塔矢亮说的没错。」
听到这个熟悉又陌生,亲切又温柔的声音,光仔的心一下子定住了。
「进藤,你怎么了?刚刚好象有人叫你哎!」
是佐为吗?是佐为吗?光仔睁大眼睛朝着四处问道。
「你也听到了是不是?是佐为啊!!!!」
他大声对塔矢说。
「佐为!佐为!你在吗?你在这里是吗?」
光仔急切地在房间里寻找。
「佐为!我一直在找你啊!你在哪里呢?」
「进藤!你看这棋盘!」
塔矢突然说。
棋盘上空的空气发生一阵异常的波动,两个少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地方,突然之间,在空气中浮现出一位戴着高帽的平安棋士的身影。锦衣朱唇,长发轻扬,不是佐为是谁?!
「佐为!!」
光仔激动地跑上前。
「我是佐为,藤原佐为,一个平安时代的棋士。小光,我一直在等你呀。」
「你就是……进藤所说的……藤原佐为吗?」塔矢也吃惊地看着那个神秘的身影。
「正是,很荣幸曾跟你和你的父亲交过手啊。」佐为微微的笑着。
「佐为!你原来没有消失啊!回到我身边来呀,佐为!以后我把所以的棋都给你下啊!
不要……不要再离开我呀!」
光仔哭喊着说。
「小光,我其实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呀。」带着优雅而高贵的笑颜,佐为温柔地说。
「我的形体虽然已经消失了,可是我的棋局和我的存在,却融化在你的每一步棋中
了……」
「小光,你知道吗?虎次郎是为了我而存在的,而我是为了你而存在的呵……」
「围棋就是这样,才会一代一代相传下去,总有一天,你也会发现那个你为之存在的人吧……」
「什么存在不存在我不管啦!我只要你回到我身边就可以了!求求你!只要像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一样就好了……」
「你错了,小光。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神之一招……你要自己用心去体会……」
「佐为!佐为!你别走啊!佐为!我还有许多话要跟你说呢!佐为!」
不管光仔如何呼喊,那绚丽的面颜在空气中逐渐黯淡下去,最终消失于无形。
「佐为!佐为!佐为!!!佐为啊!!!!!」
「他已经消失啦!进藤!」看着光仔不顾一切地在棋盘四处寻找,塔矢不禁提醒他。
「为什么?为什么?佐为!为什么呀?……」光仔痛苦地跪在棋盘前,喃喃自语。
「进藤,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耳边,塔矢的声音传来。「他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而走的,将棋艺留传给后人的使命……他是为了将围棋传给他的后代而存在,同样,我们也是为了我们的后代而存在……」
「可是,我想和佐为下棋啊,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啊……」虽然也知道佐为的心意,光仔还是低着头哭泣。
「进藤,你别忘了,还有我们啊!你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了吗?你是新一代的本因方啊!
本因方秀策曾获得的荣誉,现在正由你承受着啊!」塔矢一把拉起他。
「为了达到神之一招,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呢……」
「神之一招……吗?」光仔轻轻地重复说。
「没错,我们不是一直都以这个为目标吗?……而且,即使在我们有生之年无法达到,也要像佐为一样,寻找到可以继承围棋的后人哪……」
听着塔矢的话,光仔逐渐停止了啜泣。
「那,我以后还能再见到佐为吗?」他看着秀策用过的棋盘问。
「佐为不是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吗?在你的棋当中……你不是说因为你的缘故而使我错失了和他交手的机会吗?
那么,你现在就要代替他补偿我喽?……」
塔矢看着光仔,眼中燃烧起竞争的火焰。光仔默默地收起了泪水。塔矢亮,一生的劲敌啊……
「你说的不错,我必须,继续下围棋!」
「和你,和绪方老师,和仓田先生,和所有的人!」
「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佐为继续存在下去!」
他说着又重新做到原来的位子上。「现在,我们把这一局结束吧。」
塔矢的嘴边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你还没有赢过我呢!」
他执起白子很快地落子。
光仔用袖子擦干残留在眼角的泪水,立刻回了一子。「我不会再轻易输给你了!」
「出这招吗?看我的!」
----------------------------------------------------------------------
隐约,浮现了佐为的身影。
在两个少年你来我往的执子、落子中,棋盘间隐约浮现出佐为的身影。可是,他们谁都没有再注意。因为,他们都正朝着新的目标奋斗着……
还是像以往那样,佐为微笑着,俯视为了达到「神之一招」的年轻的棋士们,佐为微笑着。
「围棋,就是这样一代一代相传下去的啊,小光……」

转载于:https://www.cnblogs.com/ggjucheng/archive/2012/02/09/2344245.html

  • 1
    点赞
  • 2
    收藏
  • 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2022 CSDN 皮肤主题: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评论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