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

接上篇:哪个男人经得住这样的考验?

看完美倩的信,泪水模糊了云剑的眼。

“干嘛呢?” 一倌推了一下云剑。“没干嘛。” 云剑说。

“送走了?”一倌问道。 “嗯,送走了。” 云剑答道。

“你哭了?” 一倌看见云剑眼里的泪,跳了起来,用手指着云剑的眼睛大声喊了出来,“我靠,不会吧,你哭了!真哭了...”

“不是,眼睛里进了沙子。”云剑辩解道。

“行吧,依我说,你就是犯贱,人家在这帮你洗衣做饭,你非要撵人走,人家走了吧,又搞这出。得了,别在这伤感了,出去喝酒。”一倌说道。“去!”云剑答道。

“行,我打电话叫上月京。” 一倌说。

打完电话,一倌说:“月京开车过来,我们等他一下。” 云剑答道。“行。”

不久,两人上了月京的车,只见月京少了点往日的神采,一倌调侃道:“跟你那大你十几岁的女朋友咋样了?” “分了!” 

“啊?为什么分了?” “她老公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月京边开车边抬头看了一眼云剑和一倌道。

“我去!你也是个人才。” 一倌说。“展开说说,还有时间。” 一倌接着说。

“我刚来广东那会,也没什么学历,就在一家发廊给人做头发,女人嘛,头发一做起来时间都比较长,所以一般就边做边聊,她吧,那时候可能也是因为没什么事做,就经常来我们店,一来二去,大家就比较熟了,你也知道,我外形条件不错,容易招花引蝶,再加上经常看《知音》杂志,不断加强文化修养,那时候,不瞒你们说,简直就是寂寞妇女收割机。我呀,虽然道德水准很高,但毕竟也是肉身凡胎,经不住寂寞富婆的围猎啊,最终没把持住,沦为了她们的玩物,还是理想信念不坚定!哎...”

说完,月京把脖子往后一仰,叹了一口气,那神态和语气,被包养的一脸正气。

“其实那时候我也有一个女朋友,人温柔又可爱,相当长一段时间,我都陷入在那种混乱的关系,既刺激又焦虑,白天被富婆榨干,晚上还要补课,有时候,走路都腿软,你想,我那么好的体格子,都经不住那折磨,中年女人的性欲来了,就像老房子着了火...”

一倌专注的听着,云剑也听的入神,全然忘记自己正经历着一场痛彻心扉的分离。

见月京停了下来,一倌便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暴露了,我深爱的女人离开了我,离开了广东,她走的时候对我说,她恨我,但她今生都不会忘了我。我听完这句话,泪水哗一下就下来了。然后就彻底沦丧了,用从女人身上赚的钱,出入各种娱乐场所,花到了女人身上。”

“那你跟那个大婶分了是咋回事?” 一倌问。

“要说我前女友,年纪是大了些,但比俺村刘婶可漂亮多了,人家老公是个生意人,一年赚好几千万,有的是钱。早不久,我跟她的事被发现了,被揍了几顿,哎,草率了,本来也没多深感情,这么一折腾,莫名其妙被揍,便干脆分了,不过也挺好,分了之后,至少我这身体好多了,现在早上起来,雄风依旧。”

说完,三人相视一笑,车里充满快活的空气。

“嗯,云剑,我刚才窗外好像瞅见一个人。” 一倌说。

“谁啊?” 云剑问道。

“美碟。之前她去学校找你,我见过她。” 一倌道。

云剑听到这2个字,心不禁颤抖了一下...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游动-白 设计师:白松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