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程序员(5)

(18) RMB500
摆弄了大概10分钟,绝影就知道老杨交给他的这东西绝对不是他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虽然看上去很简单,真开始做才知道麻烦,很多时候往往都是这样,把书看完了,觉得什么知识点都掌握了,C++ Builder也会用了,但真的一个CASE上来才发现真的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
反 正要下周才去公司,时间还算充足,一边学一边做还来得及。总之等他去公司的时候他也真把东西做了出来,交给老杨,老杨还算满意,拿给他一本书:《C++ Builder编程实例》,他说:“其实我也不会C++ Builder,接到CASE的当天,我把它的帮助文档全部看了一遍。还有这本书,也看完了,给你看吧。”
他说得倒轻松,以至于绝影都不好意思跟他说自己英语很菜,C++ Builder帮助文档自己一个字没看。
绝影恭恭敬敬收好书,老杨说:“今天你帮我把几个函数做完,函数的原型我都写好了,功能很简单,主要就是一些字符串处理,要求写在注释中,你看看就明白了,不明白的来问我。”
整个上午,绝影都没能好好工作。他喜欢在安静的环境里工作,要一点声音都没有,连音乐也不能放,可旁边那老杨收音机一直开着,放的什么歌也听不清楚,反正感觉就像寺庙里天天放那种。当时绝影就怀疑这老杨莫非是个信佛的?
一直熬到中午12点半,老杨好像终于解 决出一个大难题,如释重负地说:“走吧,吃饭去。”绝影其实早饿得不行,早上来的时候就没吃饭,现在肚子又饿,又饱受老杨收音机的摧残,根本没办法写程 序。本来食堂是11点半开始放饭,他早想一个人去,可是老杨不动他不敢动,老杨不说话他不敢下楼。
总的来说食堂的效果还是不错, 四份菜一份汤,要什么要多少自己去取,比起现在某些公司所谓的“管饭”就相当于一个5块钱的便当,这家公司显然要大方得多。绝影一个人先打了两大碗牛肉, 碗里装得满满地。他往座位走的时候大家都小心让着他,这时候他又后悔起来――其它人都很自觉,量力而食,就自己好像从来没吃过牛肉似的。――不仅是后悔, 简直就是丢脸。
老杨的举动更奇怪,他不去前台打饭菜,径直去了后台,出来的时候碗里装得满满的。绝影想老杨不厚道,自己一个人开小灶,肯定是什么好东西,望过去一看全是素菜,总算知道这个老杨真是个信佛的。他开始注意这个老杨。
怎么说 在这么大一个公司研发部工作,工资没有5000也有3000,天天穿件和守门大爷差不多的衣服,脚上蹬一双布鞋,稀须的胡渣,蓬乱的头发,经常变魔术似地 从包里抓出一把果冻或者糖,像宝贝似地,但有时候也给绝影几颗,一只手提台IBM笔记本电脑另一只手拎着个收音机,里面放的音乐让人极不协调。
难道搞技术的人注定就是这副德行?
后来绝影又去了几次公司,每次都是坐公 交车去,来回一次要4块钱,最初他们是在研发部办公室工作,后来他、老杨、老周三个人干脆就把办公桌电脑搬到下面的车间对着那机器现场办公。车间里面进进 出出还是有好多工人,都穿着一致的脏兮兮的衣服,他们也在食堂吃饭,不过比绝影他们晚一些。公司的组织结构在食堂体现得淋漓尽致:首先是领导吃饭,一人一 桌,专人专菜,然后是中层干部,提供点菜服务,再然后是老杨绝影这些办公室工作人员,就那五个桶里自己选,最后才是车间里的工人,桶里还剩什么就吃什么, 桶里没有就没得吃。
每次他们从绝影身边过,或者绝影从他们身边过,他都要立刻作出一副沉思的样子,恨不得把他们拉过来一个一个告诉他们:“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是搞技术的,你看我穿的都是便衣”
到五一节前最后一次去公司之前,绝影和燕儿在食堂吃饭,燕儿问:“应该发工资了吧。”
“是阿,干了一个月了。今天他不发,我就问他要。”
“能拿多少呢?”
“还不知道,这么说吧,要是500以下,我就立马走人不给他干了。你想写50行代码都拿100呢。这个月我给他们做了多少东西。”
绝影这样说他的确没有吹牛。进度表上的工作他是按质按量的完成了,那本《C++ Builder编程实例》他也看得差不多,里面有很多东西还是很有用的。相反倒是老杨很不够专业,进度一直没跟上,每次去他总说:“这个,先别忙,先别忙,你上次给我的东西,我得先用起来。”
这次去了,老杨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写程序的时候绝影一直在想一会应该怎样跟老杨开口要钱,眼下就是五一节,因为绝影找到这么个兼职的工作,他和燕儿花钱就大方起来,想反正到时候有工资领,要是这次拿不到工资两人还真的就没法活了。
下班的时候,绝影还没开口,老杨先说话了:“一个月了,来,咱们结算一下工资。”绝影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就从包里掏出一大把钱,一二三四五数了五张递给绝影:“怎么样,对报酬还满意吧。”
说实话那一刻绝影的心情跌落到谷底,但是他能怎么说?他能跟老杨说:“才这么一点呀,上次写50行的代码都拿了100元呢?”就算你真想这样说,你也不能说。就像现在在公司里和小组奋战3个月终于拿下一个价值300万的大CASE,想这下好了,1/1000的奖金总该要发的吧。结果BOSS过来拍拍你的肩膀,和蔼地说:“干的不错阿,小张,按时安量完成项目了。去会计那里领1500奖金吧,直接去领就行了,我跟他们打了招呼了。好好休息几天阿!”那一刻你恨不得当场给他几个耳光。
所以他只能违心地说:“嗯,满意满意。”
你要明白程序员想 要的是什么?是肯定。钱也许是次要的,但是凭良心说,自己做了CASE,并且做得很好,自己觉得自己的劳动可以值3万快钱,但是他们就拿1500来打发 你,不管他嘴上怎么说,首先这就是对你工作成绩的不肯定。所以后来绝影总跟朋友提起那50行三元线性回归的代码,他说:“写50行代码,1块钱,知道怎么 写,99块钱。”他觉得就算给他100块也不多,因为有很多人花一周的时间也写不出来。
回到学校,燕儿还没问绝影就跟他说:“领钱了,领了500块。”说完拿出5张崭新的百元钞票:“就是这个,看。”
虽然离想像中还是有点距离,不过燕儿还是很高兴,毕竟这相当于他们每人一个多月的生活费。
“下个月我不去了。”
“不去也好,反正都很累,表面上是每周去两天半,实际在学校也常常在做。”
“不是因为累,是因为我觉得我所做的工作价值不止500元。”
吃过晚饭,绝影给老杨打了个电话。他说:“老杨,下个月我不来了。”
老杨有点吃惊,问:“为什么?是嫌报酬低了吗?“
“这倒不是,我觉得压力太大了。我回学校都要做,而且时间很长。”
说心里话,虽然他嘴上这么说,还是希望老杨能留一留他,就算仍然是500元一个月,他还是愿意继续做下去,只要他留他。
“哦,这样阿。那好吧,不过你要把你的东西跟我交接一下。”
说心里话,虽然他嘴巴上这么说,还是希望绝影能留下去,就算他要1000元一个月,他还是愿意他留下,只要他愿意。
“东西都没什么,我今天打的包中已经包含了我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你清点一下。”
挂了电话,绝影还是觉得心里很哽,他幻想这事情还有转机,想起老杨《C++ Builder编程实例》还在自己这里,连忙又打个电话过去。
“你的书还在我这里呢。”
“没关系,我也看完了,你方便的时候拿过来吧。”
又挂了电话,绝影还是觉得心里很哽,但是没有什么理由再打电话过去了。
五一长假绝影和燕儿都没什么事情做,那本《Windows环境下32位汇编语言程序设计》,罗云彬,电子工业出版社中远程线程那节和PE文件那章他还没 看,他觉得这两个内容非常重要,隐藏进程和感染PE文件的方法就在这里面介绍,这正病毒必须具备的特点,高级技术阿,所以一定要好好看,看懂,所以,放到 最后来看。
这时候,绝影突然 发现自己的QQ终于升级到有一个太阳,他一直盼望这一天。以前挂QQ按小时来算,他就后悔那时候天天开着电脑写程序不养成习惯挂QQ,好多人早就有太阳 了,他还挨了这么久才有。有太阳就是好,可以建群。他迫不及待地去建立一个群,叫什么名字呢?自己正研究32位汇编的,觉得自己技术还算行吧,就建个群叫 “Win32汇编”,说做汇编有时候还是挺尴尬的,你看CSDN的论坛和Blog,就没有汇编专区,不得不把自己划分到“其它”分类里面去,QQ群也是这样,分类只有“技术联盟”,“其它”比较合适。
第一个进这 个群的是“绝影”,第二个是“清影”,那是燕儿的网名。过了一周,终于有第三个人加入他的群。后来,绝影的群里人慢满多了,再后来,绝影成了QQ会员,再 后来,绝影的群里人满了,他把群名字改成“Win32汇编总群”又新建了“Win32汇编第一扩展群”,“Win32汇编第二扩展群”,再再后来,人实在 太多了,绝影就把“Win32汇编总群”升级成高级群。
五一假还没放完,这一天,土匪突然给绝影打电话说:“惨了这次我惨了,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绝影想:你个土匪,五一假就顾自己出去玩理都不理我,没想到也有你求我的时候,哈哈。




(19) 天天上网的工作
这次土匪的确不得不得低三下四地求绝影,开始他认为单片机技术基础是门很简单的课程,你想51单片机指令就那么多条,比80x86的背起来不知道容易多少,微机原理自己都能过,还怕这个。
他这么想的后果就是考试前不得不又一次来找绝影。
他说:“你出去住,大家也好久没聚了,来一起吃饭,去吃鱼。”
吃鱼的时候,他用力 拍着绝影的肩说:“单片机,就靠你了。”他这样说的时候,那神情跟现在资本主义公司老板没啥两样:我给你发了钱,你就应该给我干,并且是我让你干啥你就得 干啥,我让你干到啥时候你就得干到啥时候,因为我给了你钱。土匪的意思就是:我给你吃了鱼,你就得帮我过单片机技术基础,因为我给你吃了鱼。
所以现在很多公司的老板们们都没搞懂这个情况,别认为只有钱才是东西,技术就不是东西。并不是说你给了别人钱,别人就必须按照你的任何要求给你做事情,应该是别人给你做了事,作为回报,你应该给别人钱。
土匪这样说,绝影自然很不爽,他说:“这个恐怕还是要靠自己阿,我单片机都自身难保。”
这下土匪急了:“啥不行阿?你肯定有办法,就凭你的技术,那课就是不上闭着眼睛也能过。”
所以说你越是跟别人证明你行,别人就越不信,相反什么也不证明就是最好的证明。
土匪想绝影也是个聪明人,如果不给他点实质上的东西看来他是不会轻易帮助自己的。他说:“哎呀绝影阿,眼看快毕业了,学院还有两个保送研究生的名额,今天曹妈还在让我推荐。我觉得你又聪明自学能力又强,不就是英语菜了点,努把力其实也没啥大碍,现在给你说下,推荐你去,你愿不愿意?”
听了这话,绝影欣然点头,这笔买卖就算成交。
土匪想自己也真够聪明,一眼就看出绝影的死穴,所谓投其所好,送其所要。念研究生,谁不想去念?至少以后拿出去跟别人说:“我乃XXXX大学XXXX硕士研究生毕业。”说起来也觉得倍儿有面子。但是以绝影的英语成绩他要想考研,那难度等同于让土匪这样的人去考系统分析师。
这样看来土匪还真有点聪明,但其实他真的很笨,他最大的笨就是不知道自己很笨。绝影根本不是他想的这样,他说的话绝影只听了一半,他就觉得前面夸他的话很 中听,至于后面念研究生什么的他根本没往心上去。道理很简单:帮忙考个单片机又不是啥大难事,有这么好的事情你土匪早自己去了,还会放到这里?就算真要放 到这里,至少也要让绝影帮他考个十科八科才能成交。
他望这土匪得意的神情,冷不防对他说:“你呀,当你有一天知道自己笨了,你就有点聪明了。”
话音一落,土匪的笑脸突然间好像有点抽筋。
土匪顺利地过了单片机技术基础,了却了他一桩大事:如果大学四年有挂课的就没资格申请保研。当然土匪也够有自信,他理所当然地自己占用了保研推荐名额。
那几天土匪就像欠了绝影一大笔钱似的,整天躲着他。绝影也没跟他计较这些,他知道就算土匪真的钱了他钱,他也要不回来。所以只要人心态好心情就会好,本来那东西就不属于你,你要真把他往心上放了到时候整的还不是自己。
新学期的时候王江跟大家说:“最后一学期了,大家还是经常回寝室住吧。毕竟四年同学,就快散伙了。大一大二的时候还经常开下卧谈会,现在住回来,再回味一下年轻的时候吧。”
土匪见绝影从来没跟他提起保研的事情,以为他已经把这事忘记了,觉得还是有点对不起他,也诚恳地说:“就是就是,绝影你也回来住段时间吧,大家同学一场,说实话有时候还是多想你。毕业了,你老婆肯定还是会跟着你,兄弟伙就不一样了,得各奔东西找钱呢。”
晚上躺在床上,他们三个又开始开卧谈会。本来寝室应该住四个日人,但是超薄实在太不和群。他不是本地人,性格也跟大家有点不合,加上语言又不通以前开卧谈 会他们三人谈得兴高采烈的时候往往就伴随这超薄的鼾声。而且他对自己的女朋友很满意,尽管他们三个看了之后都只用了一个字来形容:丑。但他就是觉得她很不 错,觉得他们没欣赏水平,所以就越发地鄙视他们,所以他不回寝室也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王江说:“一毕业,我就要创业。”
土匪稳:“你找好项目没有?”
“还没有。找项目还不容易,关键是如何找钱找投资。不过这个你放心,根据我多年拍电影跑市场的经验,找投资对我来说不是啥难事情。”
王江就是这样,他就是不相信“事在人为”这些简单的道理,总是认为事业阿,成功阿这些东西总是为他准备着,不管干哪行哪门,只要他王江上马事情就做成了。对他的这种思想土匪和绝影都不好说他,他们就沉默着,等他去做,等他失败,等着笑话他。他去做了,失败了,可是他的理由也来了,他的理由能让失败也变成成功。因为那事情没有失败,是他自己在关键时候放弃了。为什么要放弃?因为他突然对这事又没了兴趣。所以他的事情总是在想像中成功,在实践中失败。
这次土匪却发表了不同的观点:“创业当然也好,但是刚毕业就去创业太没经验了要吃亏。还是想再念几年研究生,多充点电,以后走上社会才吃得开。绝影,你的打算呢?”
土匪这样一问,绝影不免有些惭愧。他不像王江那样要雄心勃勃地去创业,一是经济上不允许,二是他真的没有什么好的CASE可以去创业,也不可能像土匪那样去考研,因为他英语实在太菜,考研等于去浪费钱。他说:“我嘛,我就想找个可以天天上网的工作。”
土匪突然很激动:“那你也太没追求了。别拿出去说,真给我们寝室丢脸。”
王江也说:“就是!我要去创业,自己开公司,等到开招聘会那天我一定会去,不过不是去参加招聘,是去招聘人。”
大四的招聘会,如果我也参加,但是不是去被招聘而是去招聘人,那该有多好。绝影把王江的这句话深深地记在了心中。
大四下期没有课学校都管得很松,巴不得大家都认真去找工作,顶级大学互相比什么?比研究水平,比课题,比863计划。像绝影他们这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大学比什么?比招生规模,比就业率。所以学校巴不得每个学生都不要上课,不要待学校里,都去认真找工作都去创业。
土匪天天抱着书往图书馆跑,王江一到白天人影子都找不着,估计是去跑创业的事情去了。绝影还是有空就坐电脑面前写写程序,跟群里的人聊聊天,反正就是天天都呆网上,顺便在网上找找工作。
技术进步了就是好。高考结束的时候绝影和三陪觉得自己都没考好感觉肯定念大学没戏了,于是一起去找工作。那个年代网吧都还在用猫拨号,他们不得不头天晚上就跑城里网吧上个通宵网等着早上人才市场开张。结果两个高中毕业生,论人才又算不上人才,自然碰了一鼻子灰。现在可好,天天就坐电脑面前边聊天或者边打QQ游戏的时候边翻翻招聘网页比在那人才市场站一天见识到的公司还多。
这天他翻着招聘网,看见有这么一条信息:XXXX公司是XX省科技厅认证的高新技术企业,专门事医学影像软件开发,与GE,Siemens,Kodak等公司有多年合作经验,现面向学校招收实习生,初级程序员,要求能熟练使用C/C++,掌握VC,MFC,有数字图像处理经验者优先。有意者请将简历邮寄至XXXXX,所有资料将保存至人力资源库。
看了绝影就想笑:招大学实习生还有数字图像处理经验者优先。别的不说就这个大学里面有几个人会搞数字图像处理?当然学校也的确开了数字图像处理这门课,不过那是选修课,纯粹是给学生混学分的。上课的30多个人老师都知道,就绝影还算合格,其它人都可以给他挂了。
话又说回来,这时候绝影才 想起自己真的对数字图像处理还有些研究。什么计算灰度阿,中值虑波阿他还是懂,就是小波变换这些高等数学的东西他弄得不是很明白。不过上学期为了让别人知 道自己技术又进步了,他专门去买了本《遗传算法》。遗传算法是什么?谁知道?学校里面谁都不知道,数据结构和算法反正是没讲这个。没人知道的东西就是高档 技术。你想你听都没听过的东西我绝影都在研究,我绝影的水平那比你不知道高多少。
书买了他也没浪费,还是看了一 些。特别是选修数字图像处理之后,注意到遗传算法最后一章居然讲到图像歪斜校准,觉得很有意思,认真看了一下,居然还看懂了一点。那一天他又有一个梦想: 现在网上不是有很多图片或者翻拍的老照片不是很清晰么?哪一天我用遗传算法做个优化照片或者去马赛克的程序,你运行了就放那里,让它慢慢进化,慢慢优化, 最后居然能得到一张清晰的照片,那这个软件肯定能卖不少钱。
这么想,他就给那公司去了一封邮件,想不去白不去,反正他们做医学影像,谈到数字图像虽然我没啥真正水平但比起其它的大学生来说我至少还能说出点专业术语。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绝影就街到一个电话,号码他不认识,电话那头的人说:“你好,我是XXXX公司总经理,你能到我们公司面谈么?”






(20) 应聘
绝影放下电话,对燕儿说:“XXXX公司让我过去面试。”
“有把握吗?”
“当然,你不知道刚才那人打电话的语气,简直就是求着我去。”
“你简历还没做好呢。”
“要啥简历阿,人去,行就行,不行就走人。此地不留爷,自由留爷处。”
“那总该去把头发理了吧,早就让你理了,就都说没时间,这次去面试不管怎样总要给别人留个好印象吧。”
绝影想燕儿说的也是,本来头发就已经长了两个多月,并且发型和脸型一点也不配合,脸型又和衣服完全不一致,平时大多数时间都呆住的地方上网写程序,反正又不用出去见人,就算见也就见土匪王江他们几个。对他们来说评论哪个妹妹脸上多了一颗豆豆,走路的姿势完不完美比评论绝影头发的长短来说有意义得多。
绝影去外面转了一圈找了个可以理发的坐了下了。店主见了他老远就打招呼,高兴得不得了,似乎很久没有顾客光顾他们。他对小工摆摆手:“让开,这次我亲自操刀!”
既然亲自操刀,自然要充分展示自己的实力。他一边理发一边滔滔不绝地跟绝影讲理发的理论,比如他怎么剪,他就讲为什么要这样剪,这样剪有什么好处,有什么样的效果。理完之后,前面要留一小撮长的,这样人看起来才有个性。
那人小心翼翼地围绕绝影转了一圈,一边打量着绝影的头一边不住地点自己的头,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俨然一个艺术家在欣赏自己精心设计的作品。
绝影说:“算了吧大哥,我是去应聘的,能不能给弄正式一点?”
艺术家和程序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自己的作品宝贝得不得了,像自己的儿子似的,就算自己的儿子有一点瑕疵,但终归是自己的儿子,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愿意轻易去修改它。这就是为什么在公司里面开会的结果是大家一致认为程序应该这样这样改,就是程序员不同意修改。
显然那店主也极不情愿修改自己的作品,但碍于客户的要求,还是稍微修正了一下,两剪刀下去从外观上来看其实修正效果并不大。绝影想反正这样也不丑,感觉那店主和自己一样自以为是,还是少跟他打点交道,大不了以后永远不来了。但是还是很礼貌地跟他说句:“不错不错,这样很好。多少钱?”听到表扬,店主大方起来:“12块钱,给10块钱行了。”
回去见了燕儿,她厉声说:“不行不行,前面留那么长一撮,都是要工作的人了又不是混混,不能这样,再去找他!”
绝影觉得再去找那店主不好,再说实在不想再跑一躺,他说:“懒得麻烦。反正我是去写程序的,又不是跑业务见客户的。”
“不行,不行,一定要去弄好。这是个人形象问题。走,我带你去。”
又见到那个店主,燕儿一上去气势汹汹地跟他理论,把他的作品贬得一文不值。绝影一句话也不说,店主听了十分尴尬,想反正跟她讲理发的理论她又不懂,女人还是少去惹比较好,终于极不情愿地同意把绝影前面那一小撮头发剪掉。
绝影上公交车的时候,燕儿还叮嘱他:“一定要注意形象!”
那家公司离绝影原来做C++ Builder的公司不远,其实很多高科技企业都集中在这附近。第一次进去公司还是让绝影有点失望――比起原来那家公司肯定要失望。公司很小,人也不多,任何人很难想像就这么巴掌大一点的公司居然跟GE,Siemens,Kodak有长期合作关系。
进去公司遇到的第一个人大概就是个程序员,他头也没抬,眼睛始终盯着显示器,手不断在键盘上敲打,只说了一句话:“面试的吧?里面去。”
里面的人看上去就成熟多了,或者叫“老练”吧。他站起身,一边说:“你好你好,我就是公司的总经理,我叫Ivan Zhou,叫我周总就是了。”一边跟绝影握手。绝影很少跟人握手,印象中这好像是第一次,所以握得极不自然。
绝影说:“这是我第一次面试,有点紧张。”
“没事,没事,没啥好紧张的。”
那人让绝影坐下,叫外面小李给他倒了杯水,继续说:“你就是绝影吧。我看了你发的邮件。你提到你熟悉底层,擅长汇编。很好很好。会用VC++吗?”
有个笑话说小白兔去问副食店老板:“有100个包子吗?”老板说:“没有。”小白兔走了。第二天,小白兔又问:“有100个包子吗?”老板说:“没有。”小白兔走了。第三天,小白兔又问:“有100个包子吗?”老板高兴地说:“有。”小白兔说:“那我买两个包子。”
这种情况就绝影深恶痛绝的。既然你要招的就是会VC++的,会C/C++语言的,那你还说“熟悉底层擅长汇编”好。那不是用高射炮打蚊子么?
想虽然这样想,不过看起来周总还是一脸真诚,绝影还是很客气地对他说:“VC++接触过,但是用得不多,不过我学起来很快的。学校里面一边都是用TurboC或者TurboC++,这两样用得比较多。”
“行,那数据结构算法怎么样呢?”
“这个我们在学校学过了,我还行。关键是我对驱动开发啊、逆向工程啊、数字图像处理啊这些有些研究,我觉得这才是我的强项。”
“OK,你可以现场用VC++做两道题让我看看吗?用VC++有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绝影这样说的时候心里有点虚。VC++这个微软出的东西很有名气,绝影自然有所接触,但他还真没用VC++像模像样地做出过东西。你想天天用32位汇编根本没啥好的IDE,大部分都是用ml、link在汇编链接,搞成了习惯,最后明明放着好好的VC++的IDE不用偏偏要用cl去编译C/C++程序。要换成IDE了,反而还不会用了。
周总让小李给绝影安排了一台电脑,他觉得这台电脑好破,起码连机箱的盖子都少了一边,穷得都没钱穿衣服了当然是很破的电脑。小李帮他打开面试题的文件夹,题目有两道:一道指针的填空题,第二道很变态:限时1分钟用冒泡排序法排序10个数字。
指针的填空到是很简单,反正你记住几个原则:一、处始化;二、注意空指针和野指针。基本上学校考试题啊,面试题啊的考点就这些。不过绝影还是花了一些时间,首先是来熟悉VC++的环境,怎样建立New Project,编译在哪,链接在哪,点什么才能运行。他又不会用VC++来调试,那时候他用32位汇编对他来说基本上就是没办法调试,最多用个MessageBox输出结果来看看,要输出数据还得用wsprintf格式化一下,而且格式字串又没办法弄成局部变量,所以那样的开发实际上和瞎猫逮老鼠没啥区别,你就得不停地希望这次遇到的老鼠是只死老鼠。
排序可难倒了绝影,不过限时基本没用,做完了指针的题花半小时来检查,其实就在心中想排序的事情。以前数据结构和算法肯定是学过冒泡排序的,奈何那时候什么冒泡排序法,快速排序法,插入排序法,希尔排序法确实学得太多,名字都记不住。他也搞不清楚到底哪个该怎样排,鳖了半个小时干脆自己写了个排序法,好歹还是把结果给排了出来。
交给周总,绝影心里惴惴不安。他运行了一下指针的程序,没问题。看看排序结果,也没问题,便说:“嗯。排序我不具体看了,反正是两个For循环嵌套,应该没问题。做还是做出来了,可以先到公司来实习。”
听他这么说,绝影算是松了口气,没等他说话,周总继续说:“至于待遇问题,既然你是来实习,就没有工资这个概念,给你发生活补助,一个月250块钱。先有2个月实习试用期,完了之后转正式实习,如果实习没有问题等你毕业了,可以留在我们公司试用,如果干得好咱们就签合同。你今天先回去,把你的时间表整理一下,看看每周什么时候能来公司。”
所以现在资本家就是聪明,先是2个月实习试用期,完了又是几个月实习,然后又是几个月试用,真要是干得好签上正式合同那起码也要等大半年,要是BOSS觉得不爽最后连合同也不跟你签,那你就亏大了。绝影想也没啥,反正现在自己还正在念书,不过那250块的生活补助也太少了,亏这个跟GE,Siemens,Kodak有长期合作关系的公司开得出来。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客气,本来一周可以来两天半的,我就来两天。
绝影点点头表示同意,起身跟周总说:“那我先走了。”
周总突然像想起了什么,说:“哦,那一起走吧,正好我要出去办点事,顺便用车送你一程。”
两人一起出门,走到门口,周总又补充了一句:“小绝啊,还不熟练。”
了车上,反正路上也没事,绝影首先打破沉默:“现在有好多人做ASP啊,Java啊,可是我没学那个,我一直就学的是汇编啊,SDK啊这些比较底层的东西,经常用命令行编译,所以有些工具用起来不是很熟悉。”
周总突然问:“会写makefile吗?”
“当然会。”绝影这样说,因为在那本《Windows环境下32位汇编语言程序设计》中第二章就讲了makefile的写法。他天天用汇编写程序,哪里有不用的。
“VC++的编译器可执行文件名是什么?”
“cl.exe。”
“不错不错,我很较喜欢研究底层的人,什么VB这些根本不可能用在具体的应用软件中,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详细探讨探讨。对了,我们公司还有一个董事长,叫Steven Chen,我们都不是四川人,你跟我们讲普通话有时候听不懂,以后在公司还是尽量讲普通话吧。会讲吗?”
“会讲。”
周总把绝影送到公交车站,坐在车上,虽然这个公司不是很令绝影满意,但想想一周才去两天,一月才去八天,有250块钱,要按一个月出勤24天来算,也有750块钱。这么想,他又按赖不住激动的心情,掏出“电蛐蛐”给三陪发了个短信:兄弟我又找到工作了,250块钱一个月,一周去两天。
回到住处,燕儿还在上课,绝影迫不及待地跑去CSDN的汇编论坛。那上面经常有人因为考试过了、升学了、就业了,甚至生孩子了这些喜事来发些散分贴。绝影在其中接了不少分,老早也想自己有啥喜事也去发篇散分贴回报一下各位网友顺便炫耀一下自己。
这次跑去论坛,他发表了一篇名为《还没毕业,当上程序员了,散分100》的帖子。散分贴就是火热,不一会就很多人回复,其中二楼的回复是“用汇编写程序的不叫程序员,叫工程师”,绝影看了心中美滋滋地,好像自己就已经是一个工程师了。




(21) MFC
绝影第一次去公司周总先给他介绍同事:“小李是秘书,小周是程序员……以后你就跟着小周,他很厉害的,要好好跟他学习。”
他对小周点点头,本来想跟他打个招呼,但实在又不好称呼他。周总当然可以叫他小周,自己总不能这样叫他,叫“周哥”,绝影又觉得特别别扭,以前他还很少这样称呼一个人,所以他也就只好跟他点点头。
介绍完,周总安排绝影就坐小周旁边的办公桌,说:“那你们先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遇到什么问题要多问小周。”
小周一直没说话,也一直没抬头,等周总走了,他只说了句:“听说你汇编不错。”
绝影忙说:“不敢当不敢当,就是学了一点,了解一点。”他看这办公桌上的电脑正是自己面试时做题的那台机器,连衣服都没得穿,破得不得了。他问小周:“那我现在做什么呢?”
“先看MFC。”
先看MFC,MFC这个东西绝影倒是知道,其实只能算是了解,不就是Microsoft Foundation Classes――微软基础类库么。具体是什么他不知道,总之一个东西你只要知道他的全称是什么至少能给别人留下非常专业的印象,你问小周:“你知道MFC全称是什么吗?”他还不一定答得上来。
MFC在哪里看?从哪里开始看MFC?看MFC什么?绝影都不知道。他本来想问小周,但看他一直神情专注一丝不苟而且貌似他又是个不爱答理人的人,至少说的第一句话“听说你汇编不错”感觉有点藐视绝影的感觉,他不想去碰壁,干脆就开了电脑对着它发呆。
最后终于还是小周沉不住气了,他说:“我在你共享里拷了个Project,你先打开看看,有什么不懂就问我。”
他双击打开那Project,VC++的进度条唰唰唰跑了好几躺终于才看到它的真面目,尝试编译一下,乖乖,居然用了将近一分钟,有时候就编译一个cpp文件居然就要用好几秒。还是汇编好,你看一个ASM文件拿来汇编,基本就没有停顿,汇编器来得快,写起程序来也来劲。拉开左边的Source Files列表,里面密密麻麻都是cpp文件,看得绝影头都大了,程序入口点在哪里,哪个文件干什么,他都不知道。你想用32位汇编来做,做再大也就放在一个ASM文件中,技术好一点,分成几个ASM文件用include包含进来,技术再好一点,分别把几个ASM文件汇编成obj再连接,要找入口点,直接去搜索“end xxx”,这个Project可好,居然连WinMain都找不到。
可他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小周,作为一个程序员,虽然只是实习试用期的程序员,你跟别人说你连入口点都找不到那还不被同行笑死。于是就装模作样一个人看,似乎看得仔仔细细津津有味。
燕儿问绝影:“第一天去工作感觉怎么样?”
他不敢跟燕儿说自己去做了一天啥都不懂啥都没做,只能说:“行,还不是那样,不就写程序吗?”
他这样说,自己还是偷偷去书店买了本《MFC入门与精通》,得亏大家都还不知道他对MFC一点都不懂,要不这工作八成没希望。虽然公司不怎么样,但拿出去跟同学说:“工作吗?这个问题我已经落实了,程序员。”还是感觉很有面子,特别是新闻上老是讲毕业生就业率怎么怎么不乐观,说得多了,看得多了,让他们这些大四学生还是挺有压力,前几届毕业生还互相比谁谁谁的工作单位好,待遇高,前途大,最近几届就比谁谁谁找到了工作,谁谁谁已经签了合同。
所以那段时间绝影一遇到同学聊天不到两句就把话题扯到找工作上来,他问他们:“怎么样?工作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他们说:“还没呢。”然后一般会反问一句:“你呢?简历做好了没有?”
这就是绝影要的。他可以大大咧咧若无其事地说:“做啥简历阿,工作我已经落实了,程序员。直接去做了个面试题就过了,简历什么的做都没做,自己有技术有东西就不用去骗人,还要简历那东西干啥阿?”
很多时候程序员中的前辈讲一个人学写程序有没有前途,总说:“学程序,不光要能吃苦能用功,还得看有没有‘sence’,没sence的人就是再怎么学再怎么给他讲效果都不好。”
本来绝影挺相信这话,毕竟是前辈说的,他总想自己应该算有sence的吧,至少很多人都还是夸他智商高聪明。要换成另外一个人听了这样的夸奖肯定高兴得不得了。但绝影不这样,别人越夸他聪明他越反感。
初中的时候有一个星期五班长对大家说:“明天是星期六大家去放松一下我组织大家一起去看场电影吧。”绝影没去,他回家一个人背政治,就在家里踱步从客厅这头踱到那头一边踱一边背政治。星期一政治考试他考了94分全班最高分。于是同学们开始夸奖他:“哟,真是太聪明了,看几遍就能背了,就能考94分,智商高就是不一样。”
绝影觉得他们那样说简直是对自己的侮辱。凭良心说我背书的时候你们干啥去了?看电影去了。我考到94分你们就说我智商高聪明来为自己没考好找借口,同时把我的刻苦用功给我全部抹杀掉。
其实“sence”这个东西也是这样。
有时候想学个东西比如KmdKit开发驱动程序吧,学了好几天都没啥进展,头脑里全是调用API,想凭着经验去套用驱动程序,结果帮助文档是看完了可自己头脑里还是一点印象都有甚至连Kernel Mode Driver是啥东西都还不清楚。
又说用VC++,MFC,本来知道这东西是有用以后工作阿开发的肯定要用,还是去看了一两天,觉得还是没一点头绪,想算了还是放弃了也许自己真的是没有“sence”。
所以“sence”就像跟你捉迷藏,开始你以为肯定找不到他了或者他根本就没在你这里,等到你急着要用的时候它突然又不知道从哪里一下蹦了出来,让你突然欣喜若狂。
绝影也是这样,没想到这几天突然“sence”出来,他看MFC如有神助两三天时间居然看出点门道。不过这东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看的,比如土匪,这学期都学了C++了,你跟他说“微软基础类库”他还是照样理解成“微软基础内裤”。这样理解也就算了,可他还一脸虔诚地问绝影:“你说微软没事了搞内裤做啥阿?他们不是搞软件开发的么?”
又去了几次公司,土匪突然给绝影打了个电话:“C++的杨老师到处找你呢,说你好几次没来上课,问你C++还想不想考试。”
绝影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上次本来数字信号处理这门课他铁定能过的,就因为旷课又没给老师打招呼结果给挂掉了。后来他给那老师写了封信,告诉他我现在是计算机XXXX三级,软件设计师,我在一家公司兼职就是做数字信号处理的(当然这个是为了增加说服力虚构出来的),如果这门课连我都挂了,估计这个学校能过的人不超过3个。后来也许那老师去了解了具体情况,还是给绝影回了封信,大概就是很遗憾什么什么的,但是他也没办法了,因为成绩已经入了教务处的数据库是没办法修改的。
后来绝影一个很好的朋友也是他数字信号处理试验课的老师跟他说:“以后什么课不去上,先去给老师打个招呼。”
他立刻找到杨老说,说:“我现在在一家公司实习了,程序员,用的就是C++和MFC,所以C++这门课肯定没问题,因为公司的事情比较多,可能来上课的时间就比较少了。”
那时候工作是头等大事,就算拿到院长校长那里去他们都是鼓励和支持学生就业的,再有可能杨老师还是觉得自己的学生挺有出息,这么早就找到了实习工作,还是搞开发的,凭良心来说在公司用C++实习两个月肯定比在学校念半年书有用得多。于是和蔼的说:“没关系没关系,考试的时候来就是了。要是考试的时候来不了,就提前给我打个招呼。好好工作去吧。”
绝影觉得这个杨老师挺好挺讲道理,还是去上了他几节课。下课的时候他问杨老师:“我定义了一个类,如果用‘new’来动态创建它,编译器会分配空间,自动调用构造函数等对它进行初始化,如果我用GlobalAlloc这个API来为它分配空间,系统会自动调用构造函数来对它进行初始化吗?”
杨老师用粉笔在黑板上比划了半天最后说:“还是去试一下吧。”
那时候他忽然觉得学校很忽悠。当时他真的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他没想到教C++的老师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公司里面跟小周学了一段时间,绝影也觉得特别鳖,那小周看起来每天都很忙,忙得没有一点时间回答他的任何问题。他总是说:“等一会,你自己先看看。”这一等往往就等到他下班,他又说:“下班了,工作上的事情先不谈了,下次你来我给你说。”于是扔给绝影一本VC++的书,书绝影没怎么看没有印象。
没办法还是要自己学,虽然累,但成绩还是有的,那个他自己做的读写注册表的Demo就是证明。他把这个东西交给周总,周总脸上露出一点笑容:“不错不错,小周还是让你进步很快嘛。行,实习试用期就算过了,现在开始正式实习。”
过来国庆节,周总又把他叫到办公室:“由于种种原因,小周要暂时离开公司,以后你要在公司发挥更大的作用。看看能不能多点时间来公司。虽然你在学校也可以做点东西,但我们主要还是想让你尽快融入这个环境中来。”
绝影想这不是整死人吗?就这巴掌大点的公司,对外还宣称一个医疗软件公司,年利润多少多少实际上真写程序的人也许就小周这么一个,现在他都走了不如关门算了。还让自己发挥更大的作用,自己还指望过来学点东西呢。
这么想,绝影还是跟周总点点头。他说:“马上毕业了,学校事情还有点多,下周马上体育期末考试了,我考完了就多抽点时间来公司。”
回到学校的几天,绝影一直在思考还要不要去公司。去,那公司实在没什么前途,也许让同学知道公司是这么个破样还会被耻笑;不去,同学都知道自己找到了工作,现在工作丢了还是会被他们耻笑。
这天,正好是体育期末考试,绝影刚跑完1000米感觉气都接不上来,突然“电蛐蛐”响了,一看,是公司打来的。




  • 0
    点赞
  • 1
    收藏
    觉得还不错? 一键收藏
  • 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评论
添加红包

请填写红包祝福语或标题

红包个数最小为10个

红包金额最低5元

当前余额3.43前往充值 >
需支付:10.00
成就一亿技术人!
领取后你会自动成为博主和红包主的粉丝 规则
hope_wisdom
发出的红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