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下无贼看SOA全球化

仅仅在基础设施上投入而不采用网络服务的SOA,就好像傻根宁愿冒险带钱做火车回家也不愿使用邮政服务一样
 
本期的博客SOA还是跟铁路有关。在上期中,我提到了SOA的产生就像工业时代的铁路系统建立一样,是在信息系统的无序建设和基于客户的需求的双重驱动下应运而生。那么有了足够强大的基础设施是不是SOA就一定成功呢?回答这个问题还是从一个发生在铁路上、众人皆知的电影《天下无贼》说起吧。
《天下无贼》这个影片起因就是傻根带着6万元钱坐火车回家,如果说铁路就是SOA,那么傻根坐了火车,但是在途中他还是丢了钱。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傻根只是使用了铁路(SOA架构)但是却没有使用SOA的服务,或者说没有使用相关的解决方案。
其实傻根可以使用邮政的服务,如果那样《天下无贼》的故事就不存在了,但是他没有使用。正是没有使用相关的服务,傻根的6万元钱才惹来后来的风波。傻根的故事其实和很多企业一样,傻根之所以不使用邮政服务是舍不得花那一点点邮费,就像很多企业一样,即使花了很多钱搭建了基础设施却不舍得在软件和解决方案上投入,最终的结局就是使基础设施失去了其发挥作用的效率。
在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傻根不仅没有选择邮政服务,即使在火车上,傻根选择的也是最低档的服务——硬座,而火车上其实还提供了很多更高级的服务,比如黎叔坐的就是软卧,如果傻根选择软卧,安全系数肯定会高一些。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即使采用同样的基础架构,但是由于选择服务或者解决方案的不同,获得的效果也是不同的。
SOA和铁路的发展一样,铁路也有快慢车之分,车上也有以硬座、软卧,车站周围也有档次不同的宾馆、酒店等设施,这些都说明SOA的关键不是在于架构有多好,而是选择的服务是不是合适。
除了在服务上的不同之外,建设SOA也必须要有全球化的视角,这需要做到四个就绪——包括理念就绪、品牌就绪、网络就绪和服务就绪。
近五十年以来,软件业的中心就是美国,后来通过爱尔兰渗透到欧洲,事实上它是通过欧洲的一个门户,通过以色列来做加密和核心的软件,通过墨西哥来做南美的渗透,通过印度来做外包,除了日本的软件比较特殊一些,它完全是通过嵌入式的软件来发展。中国可能更复杂一些,但基本上来说五十年来整个软件全球化的过程都是通过美国来制定标准向全球辐射的,20世纪90年代以后从全球化的角度来说,从政治和经济体的角度来说,又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说新自由主义,完全是从政治和经济体的角度来考虑这个全球化的,包括WTO,其实都是从政治和经济体的角度来考虑全球化的,当然到2000年以后突然发现软件业和互联网是密不可分地融合在一起了,所谓Internet、web2.0事实上都是在这个背景下,所谓的大策就是理念就绪。
品牌就绪其实就是美国的另外一个发明特许经营,就是完善通过品牌化的手段积累资金来做商业,成立一个品牌的体系。
另外一个就是网络就绪,网络就绪其实就是Internet,包括SOA通过企业的渗透,2.0通过个人的渗透,完全搭建了一个全球化的列车,在这个全球化的列车上会发现发展中国家或者是所有的国家只要想搭这个车都可以上来,或者是说所有人都可以上来。
但是上来之后会发现这个待遇是不一样的,因为这个车厢不一样,所以就好比傻根和黎叔坐的车厢不一样,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傻根为什么没有任何服务,黎叔坐的车厢有一套很标准化服务网络在支持他,那么在这个时候网络就绪是远远不够的,这时候必须有一套成熟的、全球化的服务体系来支撑,所谓的SOA应用的含义就应该把服务也加进去,它必须有一个服务的功能在里面,这就是服务就绪。
有了这四个就绪,建设SOA的条件才算成熟,才有可能搭建SOA架构。在四个就绪里面,头三个基本已经形成,只有服务的标准还没有形成。
解决这个问题的有利条件是全球化,全球化让企业拥有了共同的平台,包括标准的网络推介语言,基于全球化的标准服务接口,使各个企业之间、社会的各个部门之间的联通有了一个沟通的共同语言,这样的话能够使信息的分享以及信息的流动更加顺畅,使所有企业能够更加充分发挥SOA的价值。
就像铁路,铁轨的宽度有了标准之后,铁路的发展就实现了飞跃,SOA也是一样,当服务的标准形成之后,其发展速度也会大大加快。但值得注意的是铁路的服务也不是一个标准,其中有共性的,也有个性的。比如一些基本需求,吃喝拉撒等等这是所有人都需要的,但是傻根和黎叔需要的服务还有不同的地方,傻根是图便宜,黎叔要的是舒服,所以,两个人做的车厢、吃的饭、喝的水是不一样的。
SOA也是如此。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SOA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