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开发组(1)--一个程序员的成长史(16)

也许是昨天晚上睡得早,今天代是雄起了个大早。在外面吃了点包子稀饭之后,便坐着公交车来到了公司。公交车还是一如既往的拥挤,代是雄一路上都是站着过来的,对于长期在大城市上班的人来说,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来到公司的大门口,代是雄发现很多人都是坐班车来上班的。下了班车之后,有些人又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代是雄放眼望去,才知道他们去食堂了。对于像Z公司这样的大公司来说,在每个研发中心都设立了食堂,提供早中晚三餐。这样,很多人就不用早起在家里面做早饭了,睡醒之后到公司吃饭更方便。代是雄决定从明天开始,自己也直接到公司吃早饭算了,毕竟对于新人来说,熟悉公司的环境最重要。

代是雄一边想着早饭的事情,一脚便想跨进大门。这时,一个膘肥身健的保安把他拦住了,让他出示工牌。代是雄说自己昨天刚来报到,还没有工牌。听到这个话,保安说没有工牌就不让进,他们是看工牌这个身份证明说话。代是雄现在觉得人一辈子做事情好像都要证,开车要驾驶证,找工作要毕业证、学位证、英语等级证,结婚要领结婚证,买房要房产证,连最后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都要证明自己已经挂了。怪不得网上有人调侃说比尔·盖茨到中国来不一定找得到工作,因为他英语讲得再流利,没有四六级证书照样会被用人单位踢出去。代是雄对这个看证的社会感到相当的无奈!

见这个新来的实习生挺可怜的,保安就让代是雄打电话给领导,让领导把他带进去。代是雄拨通了邹总的电话,并把实际情况向他讲清楚了。邹总说他现在还在班车上,马上就到公司了,等他到了公司就来“认领”代是雄。

代是雄在大门口等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终于看到邹总走了过来,这时距离上班时间已经不远了。代是雄本来想早点到办公室,好表现一下自己,看来这个想法落空了。邹总对保安说这是他们开发组的实习生,保安让他在一个记事薄上面登一下记,之后便可以让代是雄进去了。

办完了登记手续之后,代是雄便跟在邹总后面往电梯口走去。路过一排刷卡机的时候,代是雄看到有很多人在那里刷卡,邹总也把工卡贴到了刷卡机上。邹总对代是雄说,上班之前必须要先刷卡,下班的时候也要刷卡,这样当天的上班时间才有效,否则,即使当天来上了班的,也会被当作缺勤的。邹总问代是雄有考勤卡没有,代是雄这才想起昨天人事部的李sir给了他一张卡,貌似就是考勤卡。代是雄马上在包里面把那张和公交卡差不多大小的考勤卡找到了,放到了刷卡机上面。几声清脆的滴滴声响起来了,这也表示代是雄刷卡成功了。

来到工位的时候,代是雄看到周围位置上的人基本上都到齐了。有几个人在工位上吃东西,估计是起来晚了,没有时间到食堂吃饭,于是便在外面随便买了点东西拿到座位上吃。代是雄又朝幸部长和赖科长的位置上望了一下,发现他们早已经来了,现在正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看。

邹总做完了上班之前的准备工作之后,便走过来问代是雄电脑的系统装好没有,代是雄说没有。于是,邹总便叫代是雄抱着电脑主机到一楼的IT部去安装操作系统。“大公司就是不一样,连安装个系统都要设立一个单独的部门”,代是雄在心里想着,顿时感觉到大公司真的是好牛逼的样子。

来到IT部的时候,代是雄发现里面只有一个人,电脑倒是挺多的。那个人的工位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安装系统”几个大字,代是雄瞬间明白自己要找的人就是他。但是,这个人好像现在还不在工作状态,而是在用座机电话和谁摆着龙门阵,聊到有趣的地方,这人哈哈大笑起来。“请问,这里可以安装操作系统吗?”代是雄也不管那人在给谁打电话,便大声问到。

见有人来了,那人匆匆挂掉了电话,一脸不高兴地说:“是这里,拿过来吧。”代是雄便将主机抱了过去,放到了那人的工位上。放下主机之后,代是雄仔细地打量了这位仁兄一番。这位仁兄也很年轻,比代是雄大不了几岁。相比代是雄之前看到的开发组那几位程序员来说,这位仁兄的气色明显要好很多。代是雄模模糊糊地看到了这位仁兄的工牌,上面印着他的名字。“张工,你好!”代是雄觉得还是应该对他客气点。

正当张工准备给代是雄装系统的时候,一位身上香水味很浓的美女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走了进来,开口便说到:“张哥,我的电脑不知道怎么回事,office 2007老是装不上,麻烦帮我看看吧。”说完这话,美女就把自己的电脑放到了张工的位置上,全然没有察觉代是雄还站在她的旁边。

“好的,我马上给你看看。”张工满脸笑容相迎,随即将代是雄的电脑放到一边,把这位美女的电脑打开了。“不会吧,解决系统问题也要讲个先来后到吧,明明是我先来的。”代是雄在心中想着,但他没有说出来。他知道在男人眼中,美女的事情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自己说了也没有用。

这样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张工把office 2007给这位美女装上了。“谢谢张哥,我改天请你吃饭!”美女说着,便拿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出去了。出门之前,还不忘给张工来个回头一笑。这一笑让张工心花怒放,独自一个人在那里陶醉了半天。

“张工,麻烦你给我装下系统吧。”代是雄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到。这句话终于让张工从自我陶醉中恢复过来,他一脸的不爽,说到:“慌什么,我一会给你装就是了。”

“一会是多久呢?一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半天?你总要尽快给我装好啊,我还要干活呢。”代是雄在心中想着。

©️2020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