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恨此生非我有 --杨不悔自述

 我姓杨,叫杨不悔,我的名字是娘给我取的。我问过娘,不悔是什么意思?娘说那件事她永远都不后悔,还有个说书的金爷爷说是不悔仲子逾我墙,我听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我不喜欢峨眉山这个地方,这里每个师太都对我不好,骂我是小杂种。我唯一的玩具就是一块用金丝镶嵌着一个火焰之形的铁牌,娘说这是爹的东西。娘每个晚上都抱着我给我讲故事,讲爹的故事。从娘的口中,我知道了父亲是统领着第一大派明教赫赫有名的光明左使杨逍,在娘的故事里父亲武功卓绝、见识不凡、英俊潇洒、成熟稳重。我心里想爹爹这么好的本事为什么不把我和娘带走,使我们母女受尽欺凌,难怪我们峨眉派的掌门灭绝奶奶说明教是魔教,他们专欺负小孩子。父亲是魔教的人,我不喜欢他。娘终日以泪洗脸,我对父亲的憎恨有增无减……

   初见他时,他15岁,我8岁。翠峰环绕的蝴蝶谷绿意葱茏,娘红着脸对我说:“这位是张家哥哥,他爹爹是妈的朋友。”张家哥哥不象我们求医那个胡伯伯那么冷漠和冰冷,他在那里笑道:“好啊,小妹妹,你的名字倒跟我有些相像,我叫张无忌,你叫杨不悔。”。在峨眉山,我没有过小伙伴和我玩,身边的都是凶巴巴的师太,现在有了一个无忌哥哥,我很喜欢,从小我对母亲表示欢喜,就是扑在她怀里,在她脸上亲吻,这一次我也是扑到无忌哥哥的怀里,他的怀抱很温暖很舒服,给我一种全然信赖的感觉,我忍不住亲了他一下。

   如果永远是这样就好了,有一个很爱我的娘,一个呵护我的哥哥。

   可是那天我和无忌哥哥捉迷藏,回来后娘再也不和我说话了,无忌对我说娘飞了上天,要过很久很久才回来带我走,要我先去找爹。我很后悔,我想对娘说我再也不调皮,不惹她生气了,可是娘在天上了她听不见。我只看见我们掌门师太和丁姨姨提着剑在骂小贱人,我害怕,我怕她们把我带回峨眉山。那个晚上,无忌哥哥带着我在荒山野岭东躲西藏,四下里狼嗥枭啼。

   时为元至正十一年,民不聊生,处处饥荒遍地饿殍。到处都有人造反,到处都见到杀人,市镇中家家户户都是空屋,田中长满了荆棘败草,一片荒凉。四处都是饥民。因为没东西吃,有的地方还出现吃人。父亲在很远的昆仑山隐居,无忌哥哥说很远很远。一路上我们跌跌碰碰,好在无忌哥哥什么都懂什么都会,他知道最近的山泉在哪里,也知道山里的野果哪些能吃,哪些有毒。我们担心土匪山贼把我们抓去吃,一到太阳下山,无忌哥哥就找古庙找山洞安歇,他抱着我给我讲冰火岛打熊屠豹的故事,那些故事很新奇,我从来没有听过,也知道了殷阿姨对无忌哥哥说过的那句话:“孩儿,你长大了之后,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妈妈说我很漂亮很可爱,我会骗他吗?我长大后我要划花自己的脸,我不骗无忌哥哥。

   我们走了很长的路,天气也越来越冷,无忌哥哥的衣服穿到我的身上了,他说他有神功护体,不会冷。有天,我们到了一个叫驻马店的地方,这里很热闹,有唱戏的,有买武,有变戏法的,还有卖糖人的。我哭着不肯走,我很喜欢这些糖人,我盯着那个卖糖人的滩子迈不开步,那些搪人一文钱一个,可是我们身上没钱,我是被无忌哥哥一步一步拖走的。那个晚上在山神庙,无忌哥哥说他会变戏法,喊我闭上眼睛,当我挣开眼睛,一个又甜又脆的大糖人出现在我眼前。我舍不得吃,第二天拿在手上一边赶路一边把玩,走着走着糖人融了,我伤心的哭个不停,无忌哥哥说晚上再变一个给我,我不依,再有更大更好的糖人儿给我,我也不要了,我只要我的第一个糖人,我再也见不到那个宝贝糖人了,呜呜呜呜呜呜……

   见到父亲了,那是在经过很多风波之后。父亲一身布衣纤尘不染站如玉树临风,俊朗儒雅,年纪虽然稍大,可以看得出认识娘的时候,他是个英俊潇洒的美男子。我知道他年轻的时候在江湖上叱垞风云,可眼下双眉略向下垂,嘴边露出几条深深皱纹,略带衰老凄苦之相,谁会想到他就是当年的逍遥二仙。以前恨他,埋怨他,现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满腔的委屈,一下子从眼眸哗啦哗啦流了出来。

   我与父亲见面了,无忌哥哥一句也没提途中的诸般困厄,也拒绝爹爹传授他天下少有的武功。夕阳西下,风簌簌吹乱了他沾满灰尘的衣服,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去,他的步伐有些迟疑,我知道,他舍不得我,一路上我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我了,可是他紧咬着嘴唇冷冷地看着爹,我大叫:“无忌哥哥,无忌哥哥!”但爹展开轻功,顷刻间已奔得甚远,我再也见不到无忌哥哥了。

   江湖岁月催人老,光明顶上的桃花开了又谢。不知不觉很多年过去了。自从教主阳顶天失踪之后,爹爹独揽教中大权处理教务,解决四大法王的纠纷,抵抗各大门派的围攻,指挥明教攻打官兵,明教的名头越来越大,爹爹也越来越忙。我厌恶周围的那些粗豪汉子,光明顶方圆500里的范围内我找不到一个说话的人,其实,又有谁人敢和杨左使的女儿说心事呢?

   我没有如寻常的女子那般对镜自怜长吁短叹,我只是蓄起长发,因为我知道以后为我挽起长发的是他,因为我知道,有朝一日我会和他再一次行走江湖,这一次他会向别人说:“这是我内子----张杨不悔。”每想到这里,我就会晕生两颊,嘻。小时候,娘和我讲过梁祝化蝶的故事,我很羡慕自由自在任意飞翔的蝴蝶,我时时在想,如果我和无忌哥哥化身蝴蝶翩翩于花丛草间就好了。

   光明顶碧水清池,绿草如茵,满山的桃花和云霞映成一片,那么的美,我时常站在窗子看看纷纷飘落的桃花,感受随风吹来的味道。这些年来我始终听不到他的消息。当年我们相依为命的那段路, 竟然是那么的短,短得让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过。我常常想起那个抱我的少年,他的怀抱经过多年,感觉依人没变,相隔那么久还是那么的温暖。无忌哥哥,我知道我是你的寄托,所以我的等待是不是负担,我有这个责任等你,但别让我等太久了,长久的等待会让我失去生趣的,你快来,快来带我走,我好担心等不到我们见面的那一天。无忌哥哥,你要答应我,要真有那么一天我先你而去,见不到我了,你不要哭,我要你忘记我,好好的活下去……。

   总算天可怜见,无忌哥哥终于出现了,原来那个大破六大门派的破衫少年曾阿牛,就是我在无数夜里为他哭泣,为他憔悴的无忌哥哥,从没想过,在这种情况见到我魂牵梦挂的无忌哥哥,我应该换上那套从没穿过的白裙,插上那支碧玉衩。他比以前瘦多了,怎么还是那么的瘦?衣服还是那么的破?但这些丝毫没有遮挡他的潇洒,那种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气势和笑傲群雄的豪情,该是每一个少女心中的梦想。围在他身边的漂亮女孩也多,就连我那个丫头小昭也盯着他看,眼波流动,这个傻女孩。无忌哥哥是我的。我去厨房学炒菜是为了他,我学针线女红是为了他,这些年来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他,只为了将来再行走江湖的时候,能把他照顾得舒舒服服。他也似有所察觉般转了过来,微微一点头,他看到我了,他看到我了,他的笑是那么的让我心神荡漾。恍惚间,只见一把青光闪闪的倚天剑透入了他的右胸,一瞬之间,我只觉得天旋地转,耳中嗡嗡地响了起来,脑海一片空白,恐惧、绝望布满我的全身。“无忌哥哥!”,没人注意我这个女孩的叫声,因为他是全场焦点。怎么他就忘记了张妈妈交代要提防女人骗他,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他怎么还是照样受骗不误?那一剑刺在他的身伤在我的心,好痛,好痛。眼前一黑,竟不知身在何处。

    悠悠醒转过来,我已经躺在自己的房里,小昭告诉我,无忌哥哥没有什么大碍,现在东厢房里休息。我跳起来,跑到厨房,亲自熬了一大锅粥,我知道无忌哥哥吃了我熬的粥会好得更快,我卷起了袖子。

   无忌哥哥的房间很多人,一道道的目光包围着我,那些眼神都在笑话我,我浑身不自在,这么多人怎么和他说话,我唯有放下粥就跑了出去,哼起了小曲顺着小道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西厢房。西厢房一片喧哗,有个男子的叫声极为凄厉。我拦着一个下人,原来是武当殷六侠被金刚伏魔掌所伤,哎,这个男人,比我的无忌哥哥差远了。没想到当年深爱着妈妈的殷六侠却是这般的懦弱,难怪娘会被爹爹夺走,我知娘负他良多,又见他情形如此凄惨,不禁怜惜之心大起,我去厨房把剩下的粥拿来喂他吃下,他在昏迷中哭着拉着我的手,叫我“晓芙”,求我不要离开他,男人的眼泪与女人的眼泪是一样的,对他这么个的可悲人儿我有说不出的可怜。可我又怎么会因为可怜他而不离开他呢?为补娘之过,我衣不解带服侍他。
   
   那天,爹来到我的闺房,遣走了小昭,对我说:“不悔,殷六侠现在如何?”

  “殷六侠好多了,他可以自己翻身。”

  “嗯,现在明教一片混乱,六大门派虎视眈眈,东边战事吃紧,我们明教损兵折将,爹爹也很累呀。”

   我不知道爹对我这番话什么意思,从来我就没去过问明教的事。“是这样的,爹爹每次见到殷六侠总是抱愧于心,刚才我已经去和殷六侠说了,把你许配给他,这样一来,爹爹便赎了自己的前愆,明教和武当派再不存芥蒂,灭元扬教更是如虎添翼,后天是个好日子,你准备一下。”爹的心肠很硬,至少对我很硬,他怎么不理会我的感受呢!哎,若是他也懂得怎么去理解女人,又怎么会让娘和我颠沛流离那么久呢!罢了!罢了!我的命是爹娘给的,我是为爹娘还债来到这世上的,对爹这卤莽的决定,我没有恨,只有无限的哀怨,自己福薄缘悭,怪得了谁呢?其时,薄暮的烟靄笼罩着光明顶也笼罩着我的心头,愈来愈浓郁。终于,象烟靄的夜幕压得我难以喘息。

   今日是四月初六,明天,就是爹说的好日子,天一亮,我就是武当殷六侠的媳妇,可我没有一丝做新娘的喜悦。夜深了,外边不知是谁吹响了笛子,我推开窗户,想追寻那悠扬的笛声,却只见空荡荡的天上挂着一弯孤单的新月,凄冷地照着人间,一地清辉。我一直侧耳聆听外面的声息,每一点轻微的声音都会唤起我的希望,希望看到无忌哥哥推门而入:“无悔妹子,我们走吧,仿效神雕侠侣寻那一片静土,听花开花落,数繁星点点,看云卷云舒,再不去管什么江湖明教。”然而,当希望一次次在心头燃起旋即熄灭。淅淅沥沥,天下起了雨,雨点穿林打叶,带来一阵飕飕的凉意,透过雨帘,依稀只见到满地飘落的桃花,而无忌哥哥却一直没有出现过,我知道和无忌哥哥相糯以沫是终身无望的了。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了出来:“无忌哥哥!”依稀间我好象又回到那个集市,无忌哥哥手拿着糖人哄我疼我抱我。

   那一晚整个光明顶回荡着我撕心裂肺的哭声……


花伴私语影凄迷
对月当歌情难启
空有灵犀
殊途却难归
最断人肠奈无计
只盼有来世
相聚鹊桥底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