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角度解读Android P新特性

引言

2018年3月8日,谷歌发布了Android P的预览版,预计今年的Q3季度发布final release版本,有不少文章从开发者角度介绍了Android P的新特征,初步来看给感觉这次大版本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接下来,将从系统Treble,System,Framework,Runtime, Security等多方面来解读一下Android P的变化。

这是我的微信公众号:Android达摩院(AndroidAcademy),出品的文章,欢迎大家关注,后续会有更多精彩内容。

Treble计划

Treble计划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革,对系统层面的影响很大。Google每发布一个Android大版本,到厂商和APP的适配,过程是漫长的,每一次大版本适配工作的艰难厂商最能体会,各种兼容性问题。正如去年发布的Android O,目前Android O机型用户量比较小,APP都没能快速跟进把targetSdk适配到O的情况下,Android P又即将到来,Android系统的碎片化一直是一个痛点。该计划的核心主旨是让系统与硬件相关的解耦,加快系统升级速度。Treble始于Android O,到Android P又得以进一步完善。

接下来,来看看Treble在整个Android系统的位置。

treble.jpg
  • Product: OEM相关定制,主要包括Apps,产品sysprops等
  • System:Android系统的Framework和Daemons
  • Treble Interface: Treble接口
  • Vendor: 硬件相关
  • ODM: ODM相关定制,比如VINTF支持

最中间Treble Interface组成成分,在Android O添加的接口:C++依赖(使用VNDK),IPC调用(使用HIDL),SELinux,通用Kernel接口,Android Verified Boot(AVB);到Android P新增接口:Java依赖(使用System SDK),系统Properties。从图中可以看出Treble计划是希望底层Vendor用旧版本,也能支持System层升级为新版本,从而保证Android大版本可快速升级。

这里需要注意,System Property兼容性对于treble来说是非常糟糕的,它允许平台和Vendor之间通过非稳定通道进行跨进程通信,这与treble的分离解耦背道而驰。
为此,treble计划通过分离properties到platform和vendor。platform进程只能访问平platform属性,vendor进程只能访问vendor属性, 当然也是允许platform属性去暴露给vendor进程。

  1. 所有platform对外暴露的属性位于system/sepolicy/public/property_contexts,Vendor无法访问其他的平台属性;
  2. 所有可用于vendor init脚本的属性位于system/core/init/stable_properties.h,Vendor init脚本不能使用其他的平台属性来作为
    action triggers。
  3. Vendor或者ODM属性必须有自己的命名空间,比如vendor., ro.vendor, persist.vendor等
  4. vendor init使用vendor_init域名,保障只使用vendor相关权限,不可访问system-only的属性

VINTF(Vendor Interface)被分离成硬件无关(Framework)和硬件相关两部分。为了进一步规范化系统架构,定义了CKI(Common Kernel Interface)作为通用系统镜像必须依赖的内核接口集,并且对Kernel分支精简也进行了有效的精简。
VTS会测试HAL,Kernel, VNDK的可靠性,CTS测试通用系统接口,framework feature。从Android O以后就强制要求,通过CTS/VTS则会为system解耦合的适配提供了保障。

Treble语境中,Vendor是指片上系统的HAL层和外围设备,不依赖于硬件的软件则不属于Vendor;VNDK是指Vendor用于实现HAL层所提供的系统库。

  • platform和Vendor的构建是相互隔离的。
  • platform lib对应 system.img
  • vendor lib对应 vendor.img
  • 大多数情况下,Vendor lib跟系统核心不能相互使用;Vendor lib不允许dlopen私有的系统库
  • 合作伙伴不允许为自己的产品在VNDK新增lib,只能贡献到AOSP
VNDK.jpg

这一切都是为系统库与Vendor库之间的解耦合,在Android P上采用该方案,则下一个大版本Android Q更新,可以直接将新的System Q加上老Vendor P,组成新版本Android。

其中VNDK + Framework libs组成system.img, Vendor libs组成vendor.img。

Android P新添加命名空间namespace:

  • System命名空间/system/lib/;
  • Vendor命名空间有/system/lib/vndk,/system/lib/vndk-sp,/vendor/lib/vndk,/vendor/lib/vndk-sp

System

1. 存储性能提升

FDE用于Android 6.0, FBE用于Android 7.0,并且会创建DE和CE两个目录,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和隐私安全。 FDE很快会被彻底移除。
另外,未来会有更快的加密算法。

文件系统

文件系统配额从Android 8.0开始支持,三个主要目标是

  • 当打开设置时能快速计算存储使用情况,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
  • 更快和更公平的cache管理,通过quotas来管控滥用的app
  • 通过配额方式来限制应用滥用存储空间

Fair cache策略:

  • 分配cache配额给每个App(基于他们使用的频率),删除最老的cached文件,直到有足够的空闲空间;

  • 最佳实践:定期调用新方法以保证系统有机会去删除缓存文件,可以follow PackageInstaller,DownloadManager和DocumentsUI。
    限制滥用app:

  • 设备应该卸载恶意app,或者删除大文件

  • 避免设备卡在循环的重启过程

  • 阻止app使用block90%, 或者inodes50%

  • exFAT:Google没有资源支持相关的更新工作,只有会部分补丁;

  • vold:跟fw通信方式,由socket调整为binder方式,用于提高性能;这是继installerd之后的再一次由socket转变成binder模块;

  • TRIM: 该过程会运行f2fs GC操作,并且在夜间空闲时间来被调度执行;

  • FUSE: 已被删除,采用sdcardfs, 后续会有esdfs用于更深远的优化

  • 更快的文件拷贝: FileUtils.copy,比如纯userspace的方式快35~50%

  • FDE,FUSE, ASECs这些都被删除。

2. 简述Kernel

  • w的feature后续依赖Kernel 3.18或之后的版本,3.10将不再维护。另外Kernel 4.14已推到AOSP;
  • ION: libion在Android P上已支持新的kernel ion接口,强烈建议 使用libion,而非直接使用ion ioctl调用
  • kernel + clang: 强烈建议采用clang 5.0或之后版本,出错信息提供精准定位,占用内存和编译速度快,而gcc有一定的历史问题。
  • sdcardfs: android O默认的文件系统,ro.sys.sdcardfs=1,Android O上默认的文件系统是sdcardfs,但允许关闭,回退到FUSE。而Android P则计划直接删除FUSE,很快会更新一版sdcardfs。对于文件系统,即便不使用sdcardfs,也强烈推荐使用基于内核的文件系统,而非用户空间。

3. LMKD调整

基于内核的LMK缺点:

  • 依赖于硬编码的剩余内存限制,而非基于内存紧张情况来调整;
  • 厂商定制化比较多,也就意味着原有的设计比较死板,不适合增加policy定制,没有以group方式来杀进程
  • 在slab shrinker API中插桩,Shrinkers本应该快速drop不再使用caches并退出,以避免拖慢内存扫描进程。
    但事实上,lmk执行的工作量包括搜索目标进程以及杀掉它们,这个过程并非快速完成的动作
  • 有可能出现把重要的进程杀掉,而非重要进程并没有被杀
  • 从内核4.12中会移除lmk;

替代方案:用户态LMKD + memory cgroups

  • 可打造更智能的基于内存压力的杀进程策略
  • memory cgroups,内存压力事件,内存记账功能,额外的控制类似relaim和swappiness
  • 能被更方便的记录日志和track
  • 该方案的挑战:每个app需要有内存记账;杀进程组耗时;cgroups之间的task转移代价比较高;
  • 相应解决方案:最新内核已降低内存开销,应用启动时间增加了3%,在多个小的LRU队列并不高效;
  • 杀进程组耗时的问题,通过将杀进程过程移到AMS锁之外
  • LMKD的杀进程组委托给ActivityManager

用户态LMKD策略:

  • 通过ro.config.low_ram属性来划分低内存设备和高性能设备
    • 低内存设备:中等内存压力出现得比较常见,杀进程主要针对medium和critical内存压力情况,配置oom_adj_score,内存压力基于swap使用情况。杀进程策略会延迟,尽量保持服务处于运行中的状态
    • 高性能设备:优先考虑性能和尽可能留有更多内存来优化用户体验。杀的策略会提前,一次会杀多个进程以保证内存处于低压力状态,更加激进地释放内存以保持系统处于低内存压力的状态

未来

  • 提高杀进程策略,基于输入信号(可用内存,task大小,内存压力值,内存压力事件的频繁成都)
  • 合并杀进程策略,提供更多controll机制
  • 探索杀的时机,以及内存压力的潜力
  • 配合cgroups v2

4. F2FS

sdcardfs和fuse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sdcardfs比fuse的的性能更好,对同一文件的操作,fuse需要经历6次用户态与内核态的切换,而sdcardfs只需要两次。对于fuse可以使用各种文件系统,比如ext3, ext4, f2fs.

(F2FS,Flash-Friendly File System)文件系统重要特性

  • 后台清理:当文件系统碎片化比较严重的时候,读写速度会有所下降,开启一个反碎片的后台线程来清理文件碎片;
  • 异步discard:Discard文件系统的淘汰存储空间,对于减少闪存过度GC是很有必要的,当同步的discard对用户来说会有比较大的延迟,故采用异步Discard;
  • 原子写:SQLite是Android默认的数据库,通过管理记录文件来保障数据安全,这会带来大量冗余的写和同步操作;原子写能有效减少记录文件;

F2FS相比ext4在文件顺序写、随机写以及SQLite方面有较大幅度的提升。Google将持续调整F2FS的性能与稳定性方面的表现。

5. 性能

在Android O上将Binder大锁拆分为更细粒度的锁,便真正解决了binder锁竞争问题。

  • 内核驱动代码在必要时可采用RT调度器,避免在驱动里有长时间地禁用抢占
  • 建议:
    • 如果可能,建议使用mem cgroups
    • userdata文件系统,建议采用f2fs
    • 关闭不需要的内核配置项
    • 移除不必要的日志
    • 在早期的文档中建议低内存设备要开启KSM,之后的版本不要使用KSM

P上更加注重相同性能下如何改进功耗,EAS作为通用的基于功耗模型和性能数据的CPU调度算法,而非tuning的方式。
为什么Android采用EAS调度算法呢?需要一个标准的结合功耗和性能的调度器,能通过Framework来调整调度策略,这里需要考虑资源负载均衡、大小核、cpufreq、 governor、减少大核的使用、平衡功耗问题,2018.5完成EAS r1.6版本。

Framework

1. AMS

从Android P开始,只有当Intent flag中指定了FLAG_ACTIVITY_NEW_TASK,才允许在非Activity场景启动Activity。
APP必须拥有FOREGROUND_SERVICE权限,才允许使用前台服务,否则会抛出异常。

目前很多APP开发者们对Android O的一些后台限制行为不太了解这些变更,遇到问题可能误以为系统问题,所以这里说到这顺便提一下关于Android O对后台行为的一些管控。

  • 后台服务(Background Service)限制

    • 当进程处于后台1分钟后会进入idle状态,系统停止其后台服务,也就意味着应用处于后台必须1分钟内处理完收尾工作,不允许在后台长时间监控系统,从而节省功耗;对于应用后台执行用户不可感知的操作,官方推荐使用JobScheduler
    • 后台进程不允许通过startService方式启动服务,否则当targetSdk>=26的情况下会抛出IllegalStateException;
    • 对前台服务(Foreground Service)不会有这个限制,因为前台服务都会挂一个前台通知对用户来说是可见的。Android O新增startForegroundService(),用于启动前台服务,但有一个限制条件就是应用必须服务启动后5秒之内调用startForeground(),否则会抛出ANR
  • 广播(Broadcast)限制:

    • 应用无法使用其清单注册的大部分隐式广播,但部分隐式广播是被允许的, 比如BOOT_COMPLETED, LOCALE_CHANGED等。这样做是为了省电和性能,防止大量APP通过监听各种广播来拉起自己。
    • 清单注册的显式广播和动态注册的隐式广播依然可以正常工作。

2. PMS

重构Package Manger,减少核心服务的代码复杂度,将permission,intent等代码移到单独的类,
将user management,dex,shortcuts等不相关代码移到子包;尽可能操作本地数据,避免加锁;同时增加单元测试。

PMS在Android O主要改动是优化启动时间,将操作尽可能并行化执行,在Android P上主要改动是扫描过程scanPackageOnly(),
下一步提取更多的子组件和类,比如Intent resolution, package verification, dexopt等,减少修改对象成员的方法。

3. WMS

在Android O上,结构化窗口对象模型和容器层次结构, 提高CTS覆盖率并引入单元测试,SurfaceFlinger中引入层级结构用于SurfaceView,引入Task快照。在Android P上,继续提升创建对象模型,同步APP Transitions,WindowScope工具,

过度使用Stack ID, Stack管理着类似的task和activity,特定的窗口模式,例如HOME_STACK_ID,FULLSCREEN_STACK_ID,FREEFORM_STACK_ID,这就导致同一个Stack的task和activity不允许有不同的窗口模式。新的方案允许有多个WindowContainers,窗口模式不再受限于Stack ID。

采用同步的APP Transitions, animations的过程可不再需要WMS大锁。另外Transitions,WindowScope工具是一个类似于systrace的工具,可用于方便查看WindowManager和SurfaceFlinger,仅在userdebug版本开启,对性能影响较小。

4. 续航提升

之前关于续航方面,有JobScheduler, Doze, 限制隐式广播,后台服务和定位限制,缓存wakelock释放等功能,
一直以来Google在功耗方面没有从整体上的策略,不同OEM往往会有不同的策略针对功耗,比如Force stop app,
kill activity/service等。这次Android P在功耗方面也是重点,Google计划在Android P上采用机器学习的思路来预测用户使用习惯,来做省电优化。
从而把APP分为四类Active, working_set,frequent, rare,划分到不同bucket的app则采取对Jobs,Alarms,Network, FCM等限制策略。

目前很多应用为了后台存活,都挂fg-service,其实Google,包括厂商都非常不建议开发者一直这样使用的,应该尽量克制,只要需要的场景使用,比如后台导航、后台播放音乐。
这也是为什么fg-service一定要显示通知,为的是让用户可知应用的行为,对于不该后台活动的依然挂前台通知,那么用户可能会主动杀它,甚至卸载。

5. 机器学习

在Android 8.1中引入神经网络API,提供Android内置的机器学习,在Android P中又进一步扩展和改进TensorFlow.
在Android P上采用AI预测用户行为来进行更智能化的省电策略,在UI搜索界面也使用到机器学习,AI正在逐步强化Android系统

Dynamic App,需应用商店支持,资源文件,配置,语言,App内部基于版本格式的信息等都可以采用Dynamic App来精简APK尺寸。
Autofill:平台、插件、app、浏览器,一套完整的自动填充框架解决方案

6. Location

电话体验
提升打电话的用户体验,扩展APIs从而支持不同APP的电话并发,Telecom可跟踪所有的活动来电,但只有一个应用可获取焦点。另外,
调整SIM状态改变的广播,SIM_STATE_CHANGED改为SIM_CARD_STATE_CHANGED和SIM_APPLICATION_STATE_CHANGED广播。
也同步调整了TelephonyManager。

活动检测
活动检测会结合传感器和声音数据,能识别走路、跑步、骑车、开车、上下楼梯,甚至要区分使用者是在汽车、地铁、火车,还是摩托车,也能识别睡眠模式,
当AR检测到处于开车模式,则停止通知以避免打扰开车人员。为系统提供使用者活动状态转换的API

室内导航
一直以来无法做到精准的WIFI室内定位,次次Android P系统支持了IEEE 802.11mc WiFi协议,室内导航功能即将到来,应用能使用室内定位,为定位服务提供便利。

CHRE
优化功耗就意味着需要尽可能少的唤醒AP,比如Doze模式,后台定位限制模式。定义一个Context Hub运行时环境,在该环境下的CPU不允许直接运行Java/Linux,只允许执行特殊的功能。
在Android P实现了Context Hub Service,使用起来更加简单。后续可以有always-on,低功耗模式

Runtime

1. ART和libcore

在安装、更新、OTA的时候ART需从APK里提取压缩过的dex并进行校验,这样既浪费空间,也浪费CPU时间。
为此,正在做的方案是采用未压缩的dex文件,商店将会对其进行Java校验并将校验结果直接在安装过程使用。
对于dex文件开始采用一个新的紧凑的格式,减少对内存和存储空间的使用,更加智能的布局优化,更少的闪存读取。

关于调试方面,使用JVMTI来替代ART debugger,提供更多的扩展功能,包括断点、异常等事件,本地变量审查,字段监测,类的重定义。

Backtraces使用Java上下文来显示,省去使用addr2line来转换的一个过程,方便调试分析问题。例如

backtrace.png

Kotlin作为Android官方正式语言,其性能并不会比Java执行慢

Profiles in the Cloud:
从N开始使用profile方式编译,对于存储空间、内存、功耗、CPUs使用率都有益处,但目前profile只是本地的方式,
在优先之前仍需要等待获取profile。未来收集用户的profile,并上传到云端(Google play),在安装时从云端获取profile直接使用到新用户。
大概能提升20%的冷启动性能。

core lib
升级libcore代码到OpenJDK 9。APP弃用策略,Android将添加支持的最低版本,当targetVersionSdk<17的app则会弹出警告框。
从bootclasspath中移除Apache HTTP库、JUnit

2. Soong编译系统

采用Soong来编译Java,从GNU Make移植到Soong

跨版本构建过程:

soong.png

Android P到底可见的Android.bp,所有依赖必须使用android.bp,androidmk工具可用于将make文件转换为Android.bp文件;

3. 私有API

Android P在运行时强制限制应用通过反射方式来操作被标记为@hide的类、方法、属性。
将API分为4类:白名单、灰名单、深灰名单、黑名单;当API属于白名单则不限制,灰名单(targetSdk ≥P)则警告,黑名单则
抛出NoSuchFieldException/NoSuchMethodException异常。对于深灰名单,介于灰名单和黑名单之间,取决targetSdk,
当(targetSdk ≥P)按黑名单方式处理,当(targetSdk <P)按灰名单方式处理。
对于黑名单只允许平台APP使用,对于灰白名单的API虽然不会直接抛出异常,但不再保证跨版本的兼容性,这样限制是为了后续新版本能更快地完成适配。

Google之所以要设计灰白黑名单,也是为了给应用一个过渡时机,也给Android一个完善公开API的机会,对于某些很重要的@hide接口,可能也会考虑适当增加公开接口,另外那些API会被第一批加入黑名单,还需拭目以待。对于AOSP的黑名单和深灰名单将放入CTS测试,进而限制厂商不能轻易修改名单。

关于兼容性测试,Google目前有CTS/VTS/GTS,其中CTS主要测试API行为,VTS针对Treble计划以及测试HW实现,GTS针对GMS需求和分销协议,
很快Google还会推出STS,用于隐私测试。从Top应用的测试数据来看,目前国内大多数的APP都存在兼容性问题,问题主要集中在热修复、混淆、加固以及依赖internal API。

另外,@SystemApi不再向后兼容,另外几乎所有的系统API都需要权限。
/vendor/priv-app将在Android P上支持,权限会被限制有vendorPrivileged标识的权限。

Security

将所有网络流量从明文转向TLS,更改网络安全性配置 (Network Security Configuration) 的默认值,以阻止所有明文流量。
为保护用户隐私,当应用UID空闲时,断开应用对摄像头、话筒、传感器的使用,如果应用强制使用则会产生错误,从而进一步防止流氓应用后台手机隐私数据。

FBE加密:FBE将会更容易支持高端元数据加密的设备,以及对sdcard的支持。对于OEMs能够更简单地移植。对于低端设备,更快速的算法,适合所有机型的移植。 

总结

  • Android P的Treble计划为后续Android大版本可快速升级提供支撑;
  • 采用全新的Soong编译系统,将Android.mk全面替换为Android.bp;
  • 私有API的限制进一步规范化Android生态,但同时也面临着生态圈中大多数的APP都不可用的风险挑战;
  • 默认采用sdcardfs提升存储性能,F2FS相比ext4在文件顺序写、随机写以及SQLite方面有较大幅度的提升;
  • Framework逐步优化PMS、WMS大锁,未来应该还优化AMS锁;
  • 逐步试水AI技术,增强对APP后台管控,以提升系统续航能力。

总之,Google一方面从系统层面不断优化Android系统;另一方面致力于改善APP生态,不断加强对非友善APP的管控,减少其对系统性能与续航的影响。

阅读更多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Gityuan/article/details/79946150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