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学价值观

版权声明:转载注明出处。有任何疑问可留言。 https://blog.csdn.net/Techmonster/article/details/79978155

前段时间读了美学大师朱光潜写的《谈美》,受益匪浅。虽说很多观点我并不认同,但也太多次给我醍醐灌顶之感。本文可以算作是读后感,但并不是单纯的读后感。有些地方引用了书中观点,但经过了我大脑加工,有些地方完全是我个观点,总体来说,是我在朱光潜老先生指引下构建起来的美学价值观。

什么是美感?

  人看待事物有三种不同的态度:实用态度、科学态度、美感态度。

  所谓实用态度,是指对自己有无意义、利害的判断。例如,某个人看到一个杯子,觉得它非常便宜,想到它可以用来喝水。

  所谓科学态度,是纯粹客观理论的判断,抛开了情感和成见。例如,某个计算机专业的同学,看到一台电脑,想到它的组成原理、体系结构。

  所谓美感态度则把注意力放在事物本身,使其孤立绝缘,成为独立自足的世界。看到杯子,只想到杯子本身,只觉得它长得很美,比例适当,颜色搭配协调。看到一台电脑,只觉得它设计简约,在微光点缀下,反射出边上杯子的倒影。

  实用态度在心理活动上偏重于意志,有时候甚至是欲望的驱使。科学态度在心里活动上偏重于思考,是理性的分析。美感态度在心理活动上偏重于直觉,是对事物基本的感受,既没有意志,也没有理性,而是单纯的欣赏、品位。

  因此说,美是一种超脱于科学理性之外的主观感受,是客观事物在人内心的投影。但与此同时,又不能受主观欲望驱使。想要感受一件事物的美,既不能离得太远,完全用理性去分析它;又不能离得太近,只想到柴米油盐这些生活琐事。对于任何一个想要感受美的人,应该学会关闭自己理性的大脑和原始的欲望。

  有人可能会觉得,自己只要实用态度或是科学态度就够了,要美感态度有何用。在谈论美感态度的有用与否时,事实上我们就是在用实用态度来看待“美感”这件事了。这里,只想简单的说,美感对于我们的肉体可能是无用的,但精神需要美感。疾病衰老的身体才没有口腹的饥饿。同理,一个没有精神上的饥渴的人或民族,你可以断定他的心灵已到了疾病衰老的状态。

如何获得美感?

  上面谈了什么是美感的同时,其实也已经提及了获得美感的一些影响因素。

  美感的影响因素主要有三点:距离、移情作用程度、美感经验深浅。这三者共同影响了物的意蕴。下面将逐一讲解。

  首先说距离。为什么对岸的树,异国的风景,古代的器具,别人的生活总是感觉更美?为什么非要到不熟悉地方,甚至远行,才能感受风景,才能算是旅行?这是因为对于自己身边的东西,我们总是很难跳出实用态度的考量。例如久住的城市,出门看见一条街就想到朝某方向去上班,朝令一方向去银行。我们注意力不自觉的迁到旁物,不能专心看到事物本来的样子。这也就是上文提到的,要感受美,则不能离得太近。美和实际人生有一个距离,要见出事物本身的美,须把它摆在适当的距离之外去看。

  再说移情作用程度。这一点其实说得还是距离,想要达到较强的移情作用,就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所谓“移情作用”,指的是人在聚精会神中,由物我两忘达到物我同一,把人的生命和情趣“外射”或移注到对象里去,使本无生命和情趣的外物仿佛具有人的生命活动,使本来只有物理的东西也显得有人情。例如,竹子,它本无性格,而我们却非说它刚直谦逊,不卑不亢。中国古诗中这种移情作用非常常见,诗人写诗的过程,本身就是审美的过程。审美本身就是一个创造的过程。

  另外,人不但移情于物,还要吸收物的姿态于自我,还要不知不觉地模仿物的形象。所以审美的直接目的虽不在陶冶性情,而却有陶冶性情的功效。心里印着美的意象,常受美的意象浸润,自然也可以少存些浊念。苏东坡诗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要达到物我同一的境界,势必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距离。忘记理性,忘记欲望,方能忘记自己。

  前面说的两点,实际上说的是同一点,归根究底就是要物我同一。然而,就物我同一这种境界来说,最容易达到的人,往往是孩子。孩子缺少理性,又没有太多争名夺利的欲望,他想要的不过是单纯的快乐。我们能想起太多儿时物我同一的场景,玩游戏、看电视,都能达到忘我的状态。但随年龄增长,这种体验就越来越少。那难道说孩子的审美就强于他人吗?这就引出最后一点,美感经验的深浅。

  审美本身是一个人和物交流的过程。物被人的直觉捕捉,成为一个形象,形象映照于人心。人的情感、经验又施加在物的形象之上。因此,物的形象是人情趣的返照。物的意蕴深浅和人性密切相关。深人所见于物者亦深,浅人所见于物者亦浅。比如一朵含露的花,在这个人看来只是一朵平常的花,在那个人看或以为它含泪凝愁,在另一个人看或以为它能象征人生和宇宙的妙诗。一朵花如此,一切事物也是如此。而此处所说“深人”,何以为深?情感、思想的深度,是需要人生经历铺垫的。但也并不是经验丰富,美感经验就深。经历只是原材料,品位其中的情感,思考它的本质,才将单纯的经验化作一种美感经验。人生经历也不一定非要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书上的、银幕上的,都能成为美感经验的原材料。

  因此,在我看来,想要感受世间之美,需永远怀着赤子之心,和好奇之心。赤子之心让人不忘记自己最初对美的感受,记得那种人物同一的忘我境界,并为此而坚持追寻美的体验,不忘记精神生活。好奇之心驱动人不断向前,不安于现状,不断体悟、思考,增长自身美感经验。两者失其一,都可能放弃对美感的追求,最终陷入生活的泥沼。

  有时候觉得,我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上路,而是因不想陷入,而苦苦追寻。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