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森林南麓小住

九九年春末夏初的一个星期二,搭乘汉莎航空公司的班机,晌午时分到达法兰克富。鹭鹭在机场接我。由于多年不见,乍一看不敢认,越看越不象鹭鹭了,女大何止十八变!

鹭鹭开着一辆银灰色的相当与美国M3的宝马,在五号高速公路Autobahn上往南急驶。一路上有三个令人惊诧之处:一是车速,虽然知道在某些德国高速公路段上无限速、但亲临其境未免有些惊心动魄。鹭鹭有时在最左行道上开,还不停地打左转车灯,问其故,答是通知前面的车辆让道;鹭鹭的时速大约每小时180至220公里。我在惊叹之余唯有唏嘘不已。其二是车,一路上满眼是漂亮乾净的豪华车,连警察都开奔驰和保时捷。这第三倒是有点不雅,在半路休息处停车用厕所时,见不止一个男人在树下站着拉开拉链就地方便。

鹭鹭的德国丈夫H不屑地说他开车比鹭鹭要快的多。H开的是辆七系列墨绿色的BMW,专找了条山路,特意炫耀一番他的驾驶技巧。盘山公路上每到拐弯处就来个急煞车,然后车头一转若无其事地加速。那刺耳的煞车声音直钻人心肺,想必这车轮儿一定会磨去不少。担心着这车子万一煞不住的话连人带车就会掉下山谷跌得粉身碎骨,下意识地抓紧了车门把手。他看出了我的恐惧说不用怕,德国的车子性能绝对好。那半小时真是心跳到嗓子眼儿,豁出去了。

其实车的性能只占完整的开快车体验的三分之一。路的质地、人的胆量与技术同样举足轻重,如同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鹭鹭的家在德国南部与瑞士交界处的一个安静美丽的小镇上,紧挨着德国西南部著名的黑森林(Schwarzwald)。位于半山腰的三楼顶层的penthouse,居高临下。窗外三面有游廊,东面最大、是长宽各有七、八米的阳台,靠门处有两、三米宽遮荫挡雨的屋檐,低下放有室外餐桌摇椅子等。楼房北面隔开一个小园子是山间的一条蜿蜒的羊肠小道,远处缓缓的山坡上是郁郁葱葱的黑森林。清晨或山雨欲来之时,森林上空蓝天之下便迷漫着霭霭雾气,朦朦胧胧,欲幻欲仙。东、南、西三面一望无际、相邻房舍均随坡而筑地势较底,一点也不影响开阔的视野。天气晴朗的日子,在阳台上可以看到远处东北方上空,零零星星随风飘逸着的五彩缤纷的降落伞。东南方视野尽处是朦胧的瑞士剪影。西面则能眺望落日在绿树梢上逐渐将万里云天染成金橙色。

以鹭鹭家为绎站,每天出去遛遛,造访些名城古堡。闲来游个泳,或在阳台上晒日光浴,得天独厚的至高点,即便是裸体晒太阳左邻右舍也无法饱这眼福,当然德国人是不会管别家闲事的。泡在浴池里也能透过宽敞明亮的窗子眺望远处黑森林,不失为一种慵懒闲适的享受。屋子里有桑拿房,在里面蒸热了便取一瓶冰镇啤酒到阳台上纳凉。跟渡假村比这里只欠推拿的了。晚间便坐在阳台的荡椅上伴着摇曳烛光,边抿着美酒边回忆起在上海的校园时光。

雨天就坐在阳台屋檐下荡椅上听淅淅沥沥的雨声,唱缠缠绵绵的老歌。回想起当年的一个寒假,诺大的校园里空空荡荡,我俩坐在河边教学大楼的凹角避风处晒太阳,也同样唱着那些歌。一晃十多年了,要说那时含着泪唱“友谊地久天长”还带有“强说愁”的成份;如今可真是各自零落天涯,在诺大的世上和亲朋故友都只能长相忆、而不能长相见了。动情处未免泪水沾衣......
发布了2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0 · 访问量 2602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